很快,我聽到宋子清的腳步,也跟了來。

山包的洞口,在我們身後,轟然合。 山洞裏漆黑一片,腳下坑坑窪窪的,有水,踩在水裏,鞋子和褲子全溼了,走起來很困難。

冷陌問我腳冷不冷,冷的話他把水凍成冰,我連忙阻止了。

山洞裏氣溫本來低,他再弄些冰出來,那隻會更冷好不好?

走了一段路,進入死路了,前面被一大塊石頭嚴嚴實實堵住了去處,宋子清在後面說:“把銅鏡拿出來。”

我從揹包翻出銅鏡,遞給他,他從我們後面來,咬破手指把血沾在銅鏡,之後將銅鏡按在石頭,又唸了些什麼怪怪的咒語,眨眼間,石頭破開了,在巨石間出現了個很小的洞,宋子清將銅鏡扔回來給我,態度一點都不好,力量還大,照着我臉砸過來的。

冷陌單手擋我臉前接了下來,然後交給我:“看到了麼,還要巴巴的追着人家麼?說到底哪個纔是對你最好的,嗯?”

壓根我和宋子清沒有半毛錢的事,這男人在這方面的性子,特別像小屁孩,他的玩具必須只能他霸佔着,我無奈搖搖頭,順着他的話說:“你最好,你最好。”

他毛順了,哼哼兩聲帶着我進了石頭洞,石頭洞很小,他讓我先進,石頭洞頂有幾個尖尖的棱角,他怕我撞到,用冰凍成一片,手擋在我頭頂,跟在我身後。

這男人雖然有時候霸道的沒有天理不可理喻讓人想揍死他,但他一旦認定了你是他的……東西,他會專心的對你好,處處維護你,這一點,也無可厚非。

冷陌是個性格超級別扭讓人又愛又恨的男人。

我們從石洞裏才穿進去沒走一會兒,到了洞口,宋子清已經出去了,從這個洞口鑽出來之後,彷彿進入了另外一片天地。

這裏是一片森林,遮天蔽日的都是黑暗,隨時都有怪異的飛鳥獸飛出來,那些飛鳥獸背長着很多刺,冷陌說,這些鳥獸含有腐蝕性很大的劇毒。

宋子清沒有獨自一人與我們拉開距離了,等我和冷陌過去後,我們三人前後很近的一起走了。

兩邊都是蒼天大樹,我們進了樹林。

很暗,這天暗的怪,冷陌對我說:“古墓裏面陰氣很重,冤魂也很多,你走在前面,走路要靠右,或者靠左,絕對不能走間,因爲間是給鬼走的。如果不小心撞了,裝作不認識,繼續走,記住,千萬不能回答任何話語。”

怪不得宋子清一直貼着邊位置走,而不走在兩棵樹間。

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可我的眼睛能看到鬼,不至於會和鬼迎面撞吧?”

“現在這樣的黑暗,你能看到什麼?”

媽呀!對啊!現在這黑的我連自己手指都看不到,我算有雙能看見鬼的眼睛又怎樣啊?壓根看不到鬼!

“還有。”冷陌在我身後又說:“現在,不論發生什麼事,有誰喊你,都不要回頭,只要記住,我一直在你身後,行了。”

冷陌說的這個我以前聽一些老人說過,說是走夜路的時候,不論是在那個道路,都不能回頭,老人們說,人共有三盞燈,肩膀兩盞燈,頭頂一盞燈,轉頭會在短時間之內熄滅,這時候是最危險的,那些鬼會你的身。

我默默把走歪出去的身子移了回來,與宋子清對齊,嗯,這樣沒危險了。

咔。

宋子清不知道踩到了什麼,發出特大一聲,把我們全嚇一跳,宋子清拿出手電照了一下……

骷髏……到處都是骨頭!

在前面地鋪着的,全是骨頭,其隱隱約約出現了人的頭骨,大多數是動物的,還有很大的骨架,感覺像恐龍,太驚悚了!

冷陌和宋子清的臉色也凝重了起來,宋子清隨後關了手電。

視線又陷入了黑暗,我問他們:“爲什麼有手電不開啊?”

“你是真蠢。”宋子清沒好氣的回我:“開着手電是想把怪物全吸引過來麼?你一個人對付麼?”

“我不隨便問了一句,你兇什麼啊。”宋子清的態度讓人很不爽,好歹我和他也是一路結伴到這裏的:“你對冷陌有意見,你對冷陌態度差,關我什麼事啊?別把對其他人的情緒發我身,我不待見!”

“你!你找死是不是!”宋子清惡狠狠的瞪我。

我也瞪他,挺胸:“怎樣!你是人,我也是人,要說我們共同對抗冷陌,這還說得過去,你這同根生,對抗我算個什麼?”

“你說什麼?!”這下冷陌不樂意了:“死女人你信不信我揍你!”

呃……好像又說錯話了。

結果兩個男人都不理我,冷陌甚至走前面去了,媽蛋的,是誰之前深情款款的對我說,他會一直在我身後的?!

要踩到骨頭屍體走路,又在這樣陰暗的環境裏,聽着腳下嘎吱嘎吱的聲音,真的非常考驗人的心理素質,我歪歪倒倒的踩去,冷陌和宋子清走前面好一段路了,我害怕,大聲叫他們:“冷陌!宋子清!”

他們同時停下來,回過頭,滿臉不耐煩的讓我快點,總算是能等我了,我朝着他們跑了過去,剛擡起第一步,我耳邊傳來一道很大的勁風,緊接着我被一雙巨大的爪子抓住了我的腰,然後帶着我飛了起來。

“冷陌!”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我只能扯着嗓子大叫。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擡頭去看,是隻巨型的鳥,很長的尖嘴,眼睛裏閃着綠光,翅膀很大,爪子抓着我的腰,帶着我不知道要飛到哪裏去,我看到這鳥嘴角微微張開,有透明的液體在嘴角,像是流口水了似的。

我是它的食物!

以前我遭遇的都是鬼,這是第一隻我遇到的怪物,這種身形模樣,我多希望只是個電影模型道具啊!

然而這一切都是真的,我拼命蹬腳拼命去掰腰的爪子,都沒用,錮着我腰的爪子力道太大,我都想吐了。

冷陌來了,裹着一道冰旋風從我耳邊劃過,緊接着我只聽到怪鳥骨頭斷裂的聲音,再緊接着,爪子鬆開了我,我從高空墜落了下去。 我想我鐵定完蛋了,冷漠在對付大怪鳥,宋子清現在又不待見我,我更沒有飛行的能力,從這麼高地方摔下去,鐵定要殘廢。

我都看見宋子清的臉了,距離地面很近了,腰一重,我下意識低頭,是冷陌的胳膊,他帶着我安全落回了地面。

而那隻大怪鳥也在我們不遠的地方,墜落進了骨頭堆裏,死了。

我重重吁了口氣,拍着胸脯:“嚇死我了,那是什麼怪物啊!”

“這古墓存在了千年之久,又是封印神劍的地方,裏面有什麼怪物都不足爲,膽小。”宋子清嗤了聲。

“你說我膽小?!”那個在古宅裏又慫又膽小的宋子清竟然說我膽小!

“有些人是裝傻,像你,根本不用裝,你怎麼不去演傻子,簡直本色出演。”宋子清抱着胳膊,一臉嘲諷。

爲什麼這個男人恢復本來面目之後也那麼欠揍呢?!

冷陌板着我下下檢查了一遍,確認我沒事之後,也開始打擊我:“沒見過你那麼蠢的女人。”

我明明纔剛剛死裏逃生,這種心情他們是不是不懂?哦,對,他們肯定不懂,他們是佼佼者,區區一隻怪鳥哪裏能動的了他們,所以他們根本不能明白,我這樣小人物的心情。

“你們厲害!你們最厲害!行了吧!要嫌我礙手礙腳的我現在離開!找什麼破劍,關我什麼事!”我頓時覺得很委屈,鼻子酸了,眼淚溢在了眼眶,哽咽着吼他們。

兩個男人看我要哭了,他們應該是對女孩子的眼淚沒招,都沒再說話了,宋子清哼了聲,先走到了前面,冷陌也閉嘴了,安安分分跟我身邊,拿張衛生紙遞給我,不敢講話,滿臉不知所措的樣子,讓我剛纔的委屈頓時又煙消雲散了。

我沒好氣的從他手把紙搶過來,用力吹了一大把鼻涕:“你一個大男人,隨身帶什麼衛生紙,太娘了!”

他特好脾氣的沒反嘲諷我,又給我遞一張紙。

經過這一出,宋子清沒走太遠,冷陌更是在我身邊寸步不離了。

女孩子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我鬧了會兒彆扭沒鬧了,問冷陌:“這裏算是古墓內部了嗎?這是第一層嗎?”

“不是,這裏算古墓外圍。”

這還算外圍啊!那麼多屍骨!

“看。”冷陌努努下巴:“那裏纔是入口。”

我順着他視線往前看去,在我們前方有四根大柱子,其兩根已經斷裂了,只剩下了柱子根,四根柱子都刻着花紋,我們走近過去,我看着其一根,與其說是花紋,倒不如說是符,像是古老字,我看不懂,不過宋子清挺感興趣的樣子,一直在這幾根柱子附近繞着看,時不時還做下筆記。

冷陌沒多少耐心,從這四根柱子穿過去,叫了我一聲,我沒再看柱子了,追着他過去。

大佬失憶后成了我的靈寵 柱子後是棵參天大樹,樹枝我們看不到,已經延伸到土以了,只能看到巨大的樹根逶迤千里,這棵樹是黑色的,黑詭異,樹根像是什麼怪物的觸鬚一樣,在樹根正間,有個洞,冷陌指着那兒說:“從那裏進去,是古墓了。”

宋子清隨後來:“時間緊迫,我們直接下去。”

我們進了樹洞,從往下看,下面跟無底洞似的,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也看不到底。

我們都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宋子清往通道里丟一些小火石下去,冷陌跟我說宋子清是在試試裏面有沒有空氣,如果火石熄滅,說明裏面沒有氧氣,我們必須想辦法下去,否則會被悶死,如果火石燃燒旺盛,說明裏面含有一氧化碳、甲烷等等的助燃氣體,要小心觸碰到什麼地方,引起大火。

樹洞旁邊有藤條,宋子清先拉了一條,試了試,然後握住藤條,順着下了樹洞。

冷陌拉起另外一條,招呼我:“過來。”

“不是吧,真的要蕩着藤條下去?”我雙腿在打顫,不是我沒出息,當有一天你真實的站在這種環境下,不是做夢,也不是拍戲的時候,也許我還恐懼。

我真的只是個小平民啊嗚嗚嗚!

“快點過來,別耽擱。”冷陌不讓我緩衝,一把將我勾進他懷裏:“抱住我的腰,腦袋埋我胸膛,別擡頭看,懂?”

“爲什麼?”

“下落的過程,是穿進另外一個通道里,也許你會看到很多可怕的東西。”他說完後,一手拉藤條一手勾我腰,蕩下了樹洞。

媽呀!

我緊緊抱着他的腰,腦袋根本不敢探出來看,哪裏還有這個閒情逸致探出腦袋來看周圍啊!這種飛速的下降早讓人無暇顧及了!我只能聽到耳邊,隱隱約約有不同人的聲音,叫着‘救我’‘我好慘’‘帶我走吧’,各種各樣的聲音,甚至我抱着冷陌腰的手感覺到有誰抓了我一下,嚇得我差點鬆手了,還好冷陌抱我抱的緊。

我不知道這通道通往哪裏,是不是亡者的世界?

驚心動魄的下滑終於停止了,冷陌把我放下去,我雙腳碰到了地面,但我仍然不敢睜開眼,不敢放開他,冷陌有些好笑,揉了下我腦袋:“行了,已經到底了,你別趁機佔我便宜。”

“膽小鬼。”宋子清的聲音。

我顫巍巍的把腦袋從冷陌胸膛裏露出來,真怕一睜開眼面前是一堆亡靈圍着我們,叫着要殺我們。

還好,眼前什麼都沒有,宋子清用手電照亮了光,大概是這下面沒有鬼魂了,他纔開的手電吧。

想到這裏,我心下總算是鬆了些。

冷陌摸了下旁邊的牆壁:“我看我們要快點了。”

我和宋子清同時看去,牆壁底部邊緣,有火焰燒焦的痕跡。

是夜冥,夜冥也來了!

宋子清我們更着急,加快了步子朝前面的通道走去,招呼我們:“快點!”

事情似乎很嚴重,冷陌也不再逗我了,輕推我一下,讓我走前面,我跑起來,去追宋子清。

宋子清本來走挺快的,卻毫無徵兆的忽然停了下來。 由於宋子清停下的太突然,我沒剎住車,一下子撞在了他背脊,疼的我捂鼻子,差流鼻血了:“宋子清你後背鐵做的吧?”

“怎麼停下了。 ”冷陌來。

“不知道,問他。”我指着宋子清。

宋子清卻依舊不動,望着前面,喃喃自語:“不對啊,這裏應該被清理乾淨了纔對。”

“你在說什麼?”我沒聽清,走前去,看向宋子清看着的方向:“前面有什麼……”麼嗎……

“這是什麼?!”我驚呼起來,宋子清一下捂住我的嘴,聲音引來了面前動物的注意。

ωωω▪ тт kΛn▪ c o

全是老鼠,在我們前面的空地,光是老鼠還不足以那麼讓人驚悚,關鍵是,這些老鼠,看去都快要我還高了!

巨型老鼠!

老鼠發出了“吱”的聲音,至此彼伏,好像在唱歌,又好像在召集同伴,其他的老鼠從前面五個洞口出現了,一大羣巨鼠堵在我們前面,並且用放大無數倍的眼睛看着我們。

我默默的縮到了冷陌和宋子清身後:“宋爺爺不是說這路沒有什麼障礙了嗎?難道這已經到了倒數的那三個關卡?”

“不,這裏還沒到關卡,老鼠應該被清理乾淨了,可爲何又突然多出了那麼多……”宋子清看去也非常疑惑。

“先不管這些,對付了老鼠再說。”冷陌活動了下手指。

“不行。”宋子清卻阻止:“你的冰不能用在這裏,這些並不是普通老鼠,是黃鼠狼,你看,尾巴。”

我這才順着宋子清說的看去,果然,這些老鼠的尾巴不像小版老鼠的尾巴,而是蓬鬆的,更像黃鼠狼,我沒明白,問他:“爲什麼冷陌不能用冰攻擊黃鼠狼?”

冷陌說:“黃鼠狼,又名黃大仙,雖不是真正的仙,但見到黃大仙要磕頭,不能打、不能罵,還要把雞送,不然會受到黃大仙的詛咒,任何人都不例外,一旦我出手,這些黃鼠狼都會死。”

宋子清蹲下去,開始在地畫符咒,冷陌拉着我往後退了退,我問冷陌宋子清在幹嘛,他說宋子清在超度這些黃鼠狼。

“超度?”我愣了愣:“你是說,這些黃鼠狼都死了,在這裏的都是黃鼠狼的鬼魂?”

冷陌點點頭,我又去看黃鼠狼,那些黃鼠狼的巨型眼珠滴溜溜轉着打量我們,好像下一秒要撲來把我們吃乾淨一樣。

我想到小時候看的童話書裏,有講黃鼠狼的地方,當時我還小,覺得有些恐怖,記下來了,如今看到和當時書一模一樣的場景,哦,除了這些黃鼠狼變大了,除了蹲在前面跟個神棍似的宋子清,其他的和書描述的,都差不多一致。

我不禁有些訝異:“難道說有關黃鼠狼的傳說是真的?”

“是真的,也不是真的。”冷陌說。

“什麼叫是真的,也不是真的,你別繞彎子了好不?”

冷陌睨我一眼,又望向那些黃鼠狼,淡淡說:“你在書看的,都是真的。”

他怎麼知道我看過這方面的書?

“你這性格,膽子小,好心又重,最愛看的肯定是些亂七八糟的書。”冷陌直視着前方又說。

冷陌是有透視能力吧?他怎麼能看出我心在想什麼!

書裏面說,黃鼠狼愛吃雞,所以夜深會偷雞。開始的時候,大羣大羣的去偷,結果死傷慘重,幾乎滅族。

臥底天工 後來一隻黃鼠狼修煉成精,能開口人言,穿人類的衣服,到村莊給人算命,並稱自己是黃大仙,酬金是一隻雞。

這隻黃大仙在化形的時候,天給了它一個要求,那是得到人類的認可,才能化形成人。

於是,他傍晚跑到田地,這時候的下田勞作的人都回家了,只有一位老漢回去較晚,這隻黃大仙穿着衣服站在老漢的前方說,你看我像不像人?你看我像不像人?老漢吸了一口旱菸說,畜生始終是畜生,永遠成不了人,滾回你的老窩去吧,不要讓我再看見你,不然把你抽筋剝皮。

老漢回到家病倒了,過了不久去世了,有關於“黃大仙”的傳聞此傳開了。

“那你說什麼不是真的?”我擡頭看冷陌。

“這些黃鼠狼,並沒有“黃大仙”的本事,也沒有修煉化形的說法,只是普普通通的一隻黃鼠狼而已。但是今天我們遇到的這些黃鼠狼,和以往不一樣,古墓怨氣深重,這些黃鼠狼的鬼魂常年聚集在這裏,必然吸收了很多陰氣,集體在一起,是能詛咒人的。”

如果被詛咒了,那真的完蛋了。

怪不得宋子清和冷陌都那麼小心翼翼的。

宋子清的符陣佈置好了,他盤腿坐到地,雙手合十,閉雙眼,有模有樣的念起了咒語。

如果不是我知道他真的很厲害,絕對會以爲他在故弄玄虛。

很快,宋子清身體出現白光,他身在白光之,像極了仙俠小說裏那種翩翩俊逸,渡化衆人的仙君。

“無聊。”冷陌很不屑:“你們人解決個問題,磨磨唧唧磨磨蹭蹭。”

我假裝沒聽見。

一隻只黃鼠狼漸漸在宋子清的白光下消失了,其他黃鼠狼發覺了不對勁,其一隻尖叫了一聲,聲音刺透耳膜,所有黃鼠狼跟瘋了一樣,衝向了我們。

宋子清依舊盤腿而坐,閉着眼睛念着咒語,沒有半點動靜。

黃鼠狼已經要撲到他身了,我不敢看,捂住了眼睛,從手指縫看出去,宋子清安然無恙,冷陌的冰牆在他身前成爲一道黃鼠狼攻破不了的防護盾。

宋子清之所以不躲,是因爲他知道冷陌一定會出手幫忙的嗎?

這兩人之間,看去矛盾突出,卻沒想到,也能如此信任彼此的。

有了冷陌和宋子清在,成百隻巨型黃鼠狼全部被渡化消失了,山洞裏只留下了黃鼠狼的氣味,很難聞,讓人發嘔,我乾嘔了兩聲。

宋子清起來了,冷陌的冰牆也退下去,我們繼續往前走,前面出現五個山洞。

“往哪兒走?”我問。 最炫大明星 我想冷陌和宋子清應該是認識這路的,卻沒想到他們異口同聲的回答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我們該選哪條路?”

冷陌和宋子清再次同時沉默下來,兩人一人一邊去五個洞口查找有沒有線索。

“是不是一旦選錯,我們很有可能面臨生命危險?”我又問。

兩個人還是沒回答我,不過從他們嚴肅的表情裏,我已經得到答案了。

“走這邊。”冷陌忽然說。

我和宋子清過去,我看看他選的洞口,忽然明白了什麼似的捶一下手:“是不是你發現這洞口周圍也有燒焦的痕跡,判斷夜冥從這個洞口進入,夜冥沒從這洞口出來,說明這條路是正確的,對吧?”

冷陌五官平靜的看向我:“不,我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