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大舌頭說:“啥,你,你直 接說,說幾塊就,就行了,我,我有不,不是你,你們劇,劇組的人。”

老闆說:“客觀您說的話我怎麼聽不懂啊?”

羅大舌頭說:“裝,還,還裝。”

老闆剛要說話,就看見從街頭跑來一羣人,嘴裏喊着:“山賊來了,山賊來了,快跑啊。”

老闆也顧不上跟羅大舌頭要錢了,抱起錢箱子就跑。羅大舌頭心想:真好,白混了一碗麪條。

不但混了吃了,還有現場的打戲能看,真賺大便宜了。他也不跑,坐在凳子上翹着二郎腿看大戲。

就看見一羣騎着馬拿着刀的山賊從街頭追了過來,見人就砍。女人直接拽上馬,刀砍在人身上血直接濺出去兩米多。

羅大舌頭不知道這是真的山賊,還以爲是在拍電視劇,坐在那裏拍手叫好。他其實是在稱讚人家特效做的好,跟真的一樣,殊不知那就是真砍,真死。

知道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被砍倒在羅大舌頭不遠處,血崩了他一臉的時候他才發現血是熱的,這特麼是真砍啊。

其中一個山賊從馬上跳下來對着羅大舌頭就砍過來,羅大舌頭一看不好,本能的反應一躲然後抽出刀一刀砍在那個山賊的喉嚨上。

當時就斷氣了,羅大舌頭剛纔抽的是家傳斷風刀。因爲小七鬧脾氣把刀扔了,被他撿起來背在身上。

斷風刀極薄,極快。那個山賊的脖子被砍下來一半,要是勁頭再大一點能直接砍下來。

倒黴催的山賊,砍他幹啥,看不見他揹着刀的嗎?還揹着兩把。人啊自古就爭強好勝,非得想試試自己的能力有多高,有多少人試着試着就把自己試進去了。

這些山賊平日裏就敢欺負一些老百姓,都是他們欺負人家,這是頭一遭吃虧。平日裏驕橫慣了,哪吃的了這個虧。

總共十來個山賊,六個都跳下馬來砍羅大舌頭。不跳不行啊,馬跟電動車不一樣,不是想拐彎就能拐彎的,很麻煩。等掉過頭羅大舌頭早跑了,所以只能跳下來。

羅大舌頭一見六個人拿着刀追他,肯定打不過。電視劇裏都是瞎吹的,一個打三個就不容易,一個打一羣那都是扯的。

羅大舌頭雖然看起來笨,可是心眼多着呢。專往小巷子鑽,那些個山賊想包抄他,這可就得兵分三路了。這樣就大大的削弱了實力。

羅大舌頭回頭一看就兩個人追自己,就抽出那把新做的鋼刀直接向後甩出去。然後抽出斷風刀直接就往後衝過去。

兩個人正在躲閃鋼刀,羅大舌頭衝過來讓他們猝不及防。可是羅大舌頭是有備而來,“刷刷”兩刀就割斷了兩個人的喉嚨。

然後撿起鋼刀往回跑,之所以往回跑是因爲有四個人在前面堵他。

剛跑出巷子就看見一個山賊正拿着弓弩瞄準,羅大舌頭一出來“嗖”的一聲就打出一支弩箭來,直接就從羅大舌頭的右肩穿過,打了個對穿。

把他打的往後推了好幾步,這個時候顧不上疼,得跑。往巷子裏一看,剛纔圍堵他的四個人已經追上來了。

一股子無名之火不由而生,先前自己誤殺了我和導員就已經夠憋屈的了。當然他是以爲,因爲我們沒死。

現在吃個面還遇上了山賊,心想:這是天要亡我羅大舌頭,罷了。我也不腆着臉苟活了,今天豁出命去爲民除害吧。

想到這裏一手攥着一把刀就衝進了巷子,和四個人打在了一起,一個打四個肯定得受傷,但是羅大舌頭的殺氣震懾了這些山賊。

雖然羅大舌頭自己受了幾處刀傷,可也把四個人給砍死了。

索性四處刀傷不致命,羅大舌頭捂着胸口靠在牆上想休息一會。可是他忘了,後面還一個呢。

剛送了一口氣突然又一支弩箭飛過來直接打穿的他的大腿。

羅大舌頭這會已經不覺得痛了,心中只有一個念想,殺他丫的。艱難的轉過身,發現拿着弓弩的山賊已經裝好了弩箭對準了羅大舌頭。

這一次要打他的頭,就在手要摳動扳機的一瞬間,羅大舌頭本能的往一邊倒下去了。 就在倒下的一瞬間,那個山賊突然眼睛圓睜,嘴裏多出個東西。

多了一根紅纓槍的槍頭頭,一個人突然出現在他眼前,一個穿着白袍的男子。男子伸手拽住槍頭直接從那個山賊嘴裏把槍拽了出來。

山賊倒地,那個男子走過去把羅大舌頭拉起來說:“這位壯士好功夫啊,在下秦彝,能否敢問壯士尊姓大名。”

羅大舌頭說:“我,我叫羅,羅大舌頭,謝,謝謝搭,搭救啊。”

秦彝說:“我看你受傷了不如跟着我回去療傷吧。”

羅大舌頭說:“不,不大好,好吧。”

秦彝說:“你受得箭傷這城裏的大夫恐怕處理不好。不如跟我回去,我那裏有隨軍的醫生。”

羅大舌頭說:“你,你是個當,當兵的。”

秦彝說:“在下不材是靠山王楊林手下的一名小將。”

羅大舌頭說:“啥,啥,靠山王。你姓,姓秦,你,你是不是還,還有個兒,兒子叫,叫叔,叔寶。”

秦彝說:“怎麼,你認識。”

羅大舌頭說:“聽,聽說。”

秦彝說:“還聽說什麼了,我也多年沒有回過家了。”

羅大舌頭說:“你,你兒,兒子可,可厲害了,以,以後一,一定能,能封王拜,拜相。”

秦彝說:“言重了,言重了,我扶着你咱們走吧。”

羅大舌頭心想自己受得傷這麼嚴重,拖下去也是個死。不如跟着他走算了,這個時候羅大舌頭才知道自己應該是像電視劇裏面一樣,穿越了。

不過他這個人心比較大,既來之則安之。吃飽了喝好了比什麼都強,這跟着秦彝一走說不定還能謀個一官半職啥的過過官癮。

就這樣羅大舌頭跟着名將秦瓊的父親就隨了軍。

再來說說小七,坐在樹下喝的醉生夢死的,最後昏死過去了。

剛好路過一個老頭,見山上到處都是野獸的屍體所以四處搜尋原因。剛巧看見小七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新生好奇所以就帶回了家。

這個老頭來頭可不小,是蜀山的掌門人的師傅,叫張天陽。雲遊四海,剛好就碰到了小七。

於是就將小七帶在身邊,也算收了這麼一個半拉徒弟。

我和導員在紫淵家養了大約一個星期總算是可以下牀活動了,在一個星期的時間多虧了紫淵的照顧。

端茶送水,服藥擦身體,大小便還是扶起來。能下牀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出來呼吸了一口大山裏面的新鮮空氣,順便活動了一下渾身的筋骨。

吃過早飯以後就去林子裏走一走,能活動歸能活動,可是渾身還是會疼痛。不敢做太劇烈的運動。

就這樣又修養了一個月總算是勉強的好了,導員早就已經呆不住了,非得要下山去給紫淵找婆家。

就這一個月的時間卻發生了很多事,秦彝被殺,羅大舌頭作爲秦彝的心腹也被人追殺,只好逃到塞又險些被蒙古人給宰了。

不知道他哪裏走的狗屎運,被蒙古的公主給看中了。爲求保命只好嫁給公主做了上門駙馬。

其實不是所有的公主都像電視劇裏面的一樣,美若天面似桃花身材婀娜的。這個公主比羅大舌頭還粗一圈。

雖說是個駙馬,可是跟個牲口差不多。腰上被拴着一根繩子,公主到哪裏都得牽着走。

小七被張天陽帶回了蜀山居住,做了一個蜀山弟子。這個蜀山其實就在四川峨眉山,有人說兩座山是想通的。至於蜀山在峨眉山的哪個地方可能只有小七知道了。

我和導員帶着紫淵費勁了周折終於找到了下山的路,下山以後發現這小城裏和電視劇裏面差不多。

把紫淵家的獸皮給賣了,換了一點錢,可是我們沒有動,這個是留給紫淵當嫁妝的。最後還是我聰明,去股東店當了點東西。

當了一些銀兩夠我們吃喝玩樂的了,當了三個一塊錢硬幣。

當我把錢放在桌子上的時候那個掌櫃眼睛都直了,大概是他這輩子也沒見過這種小玩意。

導員說:“沒見過吧,這個可是宮裏出來的物件,給當今萬歲占卜的天師用的,就是放烏龜殼裏晃的那個。”

我說:“對對對,這可是隕石做的,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石頭,比黃金還珍貴。要不是急着用錢我們纔不賣呢。”

掌櫃的說:“啥,你們記着用錢,五兩銀子一個。”

導員說:“你也太黑了吧,比煤塊還黑。”說完白了我一眼,我無奈的笑了一下。

掌櫃的說:“你不賣就走,這裏就我這一家,愛賣不賣。”

天下的當鋪都一個,這也是沒辦法的。拿了十五兩銀子我們就出了當鋪。十五兩銀子在以前可是不少的一比鉅款,夠揮霍一些日子的了。

紫淵說:“你們剛纔當的是什麼物件啊?”

導員說:“我們那邊使用的錢。”

紫淵說:“那一個能買什麼東西啊?”

導員說:“兩個能買這麼一個糖葫蘆吧。”

紫淵說:“那個老闆可賠大了。”

我說:“不一定啊,他可以拿去再賣給別人。”

紫淵說:“能給我一個嗎?”

導員掏出100塊錢說:“這個可以換100個那個,送給你吧。”

紫淵拿着這張毛爺爺說:“就這一張紅色的小紙就能換100個那個。”

我說:“對啊,這個在我們那邊可以買幾十根糖葫蘆。”

紫淵高興的把錢貼身放好然後高興的說:“那謝謝姐姐了。”

無限武俠冒險 逛了一圈新鮮勁過去了,這裏已經無法滿足我們了,沒有啥好玩的。玩具無非是些紙鳶撥浪鼓啥的。

吃也吃了,玩也玩了。坐在一家靠窗戶的酒家看着外面的古景發呆,聊天。

突然街上的人開始變得亂哄哄的,一匹馬從人羣中衝出來。上面騎着一個小姑娘,比紫淵大不了幾歲。

應該是第一次騎馬,還有些掌控不了,左搖搖擺的。後面跟着一些家丁模樣的人,在追趕。

馬騎到我們不遠的地方突然失控直接把那個小姑娘給甩了下來,直接摔倒我們面前把桌子給砸倒了。

那個姑娘頭的也摔破了直接昏死過去了,我和導員立馬進行急救。

幸好這個姑娘只是輕傷,導員懂鍼灸按摩,刺激了一下姑娘的穴位就醒了。 我家醫仙是病嬌 這個時候姑娘的家來趕來,攙走了小姑娘。

有一位穿着綾羅綢緞的老爺應該是這個姑娘的老爹吧,對我們說:“謝謝各位救了小女,不如跟老夫一起回府讓老夫設宴款待一下。”

我想拒絕的,可是導員搶在我前面利索的就答應了。當着到老頭的面,我不好說什麼。

跟着他們往回走的時候我小聲對導員說:“咱們去吃那頓飯幹什?”

導員說:“你沒看見這是個有錢人嗎,說不準還是個官兒呢。”

我說:“這跟咱們有什麼關係?”

導員說:“當然有關係了,說不準,他們家有個兒子呢,把紫淵的問題給解決了再說。”

紫淵說:“你們說什麼呢?這麼快就想把我給給出去。”

導員說:“哎呦我的好妹妹,你想什麼呢,你都這麼大了,再過幾年就不好嫁啦。”

紫淵說:“那就不嫁,不信沒有男人還活不了。”

導員說:“我們不可能一直呆在這裏,我們還要走的。”

紫淵說:“你們要去哪裏,不能帶着我嗎?”

我說:“我們要一個很遙遠的地方,不可能帶着你去。”

紫淵說:“爲什麼?”

導員說:“那裏很危險,你不能去。”

紫淵說:“爲什麼你們可以去我就不可以去呢?”

我說:“紫淵咱們就這麼說吧,魚可以在地上生活嗎?”

紫淵說:“不能啊。”

我說:“這不就對了,我們那裏非常危險,比起這裏簡直就是地獄,關鍵外人去不了。”

紫淵面帶不捨的說:“你們還會在這裏呆多久。”

導員說:“當然是你嫁人以後的吧。”

重生娛樂圈:盛寵隱婚影后 紫淵說:“你們是我除了我父母之外見過的唯一的人了。我不想你們也倉促的就走了。”

導員說:“可惜我們不能永遠陪着你。”

紫淵說:“一定要走嗎,不能留下來嗎?”

導員說:“不可以,那裏還有人和事等着我們呢,我們一定要回去。”

紫淵說着話就要哭,我急忙去哄。可是 這已經到了人家老頭的府門口,這是官府啊。上面寫着提刑司府衙。

提刑官是一個不大的官職,專門負責一些刑事案件,和包拯還有宋慈的職責是差不多的。

這個老頭是個提刑官,放在現在應該是個刑警隊隊長吧。

進了府衙,老頭就把我們讓進內宅坐下。然後有下人給我們端茶送水並且送來瓜果糕點招待。

老頭對我們說:“老夫姓王名留言信,是這提刑府衙的老爺。今天多謝二位了,不如在這府中玩耍半日,用過晚飯之後再留宿一夜,明天派人互送你們回去。”

導員說:“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突然從後面冒冒失失跑來一個衙役說:“老爺,老爺不好了,不好了。” 王老爺說:“火急火燎的幹啥,有話慢慢說。”

那個衙役說:“又,又死人了。跟上一個一樣。”

王老爺一拍桌子站起來說:“不是抓住兇手了嗎?”

衙役說:“不知道啊,可能有同夥吧。”

王老爺對我們說:“幾位客人稍作休息,我出去處理一下公務,馬上回來。”

導員說:“王大人這裏是不是發生了命案?”

王老爺說:“對啊,這不剛死了第五個嗎?”

導員說:“不如讓我們去看看吧,我們也是略通一些斷案的東西。”

王老爺就像撿到寶一樣對我們說:“太好了,你們懂這個,快去幫我看看吧,再破不了案我腦袋就搬家了。”

我急忙搶在導員前面說:“我只是懂一點,不能確定就一定可以破案。”

王老爺說:“沒事沒事,本官現在哪怕是一根稻草也得抓勞啊。”

導員說:“咱們先去現場看看吧。”

王老爺對衙役說:“快,快備轎。”

坐在轎子上我對導員說:“你們事吧,就憑你看過的幾集柯南就敢來破案啊,這些人爲了自己的仕途可以出賣所有人。都是翻臉不認人的住。”

導員說:“我就覺得好玩,所以就來看看,所以沒想那麼多。”

紫淵說:“柯南是什麼啊?”

導員說:“這個,柯南是我們那邊的一個故事,也是破案的。”

紫淵說:“你們也會破案嗎?”

導員說:“多少會一點,不是什麼難事,只要肯用心你也可以破案。”

紫淵說:“我不行,我又不懂這個。”

導員說:“去看看就知道了。”

一路顛簸就來到了案發現場還沒進門就聞見一股子的血腥味,王老爺引我們進屋 。

就看見正對門趴着一個人後背插着一把匕首,人已經開始僵了。

仵作收拾好東西,過來跟王老頭說:“大人,已經看完了,出了後背那一刀別的沒有什麼致命傷。”

不得不說仵作很醜,這是一個對長相要求非常嚴格的職業。由於經常接觸死人,在那個封建落後的年代人們都非常看不起這一類陰氣重的職業。

所以仵作大多都是孤獨終老,仵作招徒弟的要求非常簡單,得醜。醜的鬼都害怕,這種人最適合。

王老爺對仵作說:“走吧,自己去庫裏領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