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普瑞言道。

這時候,站在他身後的一名西裝大漢,將昏倒在地的維特克斯扶到一旁,並檢查了下傷勢。

「維特先生,克斯少爺的傷勢,恐怕要影響那方面了的功能了……」

大漢無奈說道。

秦穆然剛才使用的力道,維特克斯能夠不死,已經算是僥倖。

「混蛋,我一定要把這個夏國人,千刀萬剮!」

維特普瑞冷聲說道。

然而此刻,秦穆然拳打腳踢,百十餘名維特家族,已經折損過半兒,慘叫連連!

維特家族的人,個個神情驚愕,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穆然居然這麼能打!

「父親,這些高手,可是咱們維特家族一半兒的戰力啊!」

維特克欽擔憂說道。

此刻,維特普瑞的表情,也越來越僵硬。

什麼情況?

難道這個夏國人,真的能夠以一敵百嗎?

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后,維特家族的百十餘名高手,全部倒地,沒有一個能站起來的。

秦穆然拍拍手,大氣都沒有喘一口,面帶笑意,目光看向維特普瑞!

「老傢伙,現在,我還是個死人嗎?」

秦穆然笑道。

維特家族的人,臉色都陰沉到了極致!

不錯!

他秦穆然,真的能夠以一敵百,而且還毫無壓力! 維特瑞普的神情,寫滿了驚愕,不過馬上又恢復過來。

作為維特家族的一家之長,維特家族能在格蘭塞堡城佔據一席之地,絕對有著自己的殺手鐧。

「東方人,你果然很能打,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的高手了!」

維特瑞普笑道。

秦穆然收拳,眉頭輕挑,目光炯炯有神,看向了維特瑞普身上。

「少拍馬屁,我沒功夫跟你廢話,我只問一句,這個手鐲的主人,現在怎麼樣了?」

秦穆然輕示自己小姑秦霜的荷花金手鐲,聲音冷冷問道。

維特瑞普看了眼那隻手鐲,目光中還是有些詫異。

「你和那個女人,是一夥兒的?」

維特瑞普驚訝道。

「這跟你沒什麼關係,你只要告訴我,她現在怎麼樣,在哪兒,就足夠了!」

秦穆然徑直問道。

維特瑞普嘴角一揚,裂出一絲冰冷的笑意。

顯然,即便自己家百十餘名高手,現在已經全部倒在了地上,可他仍舊沒有驚慌。

「如果我說,她已經死了呢!而且死的很慘!哈哈……」

維特瑞普大笑說道。

對維特家族而言,殺死一個人,彷彿就像是踩死一隻螞蟻那樣無所謂。

秦穆然神情愣了片刻!

死了!

雖然,自己小姑秦霜平常對自己管的極其苛刻,甚至讓自己避之不及,但她終究姓秦,身上流著和自己一樣的血,是自己的至親之人。

四周,一片沉寂,讓人有些窒息。

秦穆然周身上下,散發出的氣息,讓人有些不禁發寒,彷彿四周的溫度,都足足下降了幾度。

「如果她死了,維特家族,闔家陪葬。」

秦穆然語氣低沉,短短一句話,字裡行間,便已經充滿了殺氣!

維特普瑞不禁感到在這個年輕人身上,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場,他內心暗自驚嘆。

這個小子,到底什麼來路?

不僅僅身手了得,連氣場都顯得與眾不同!

「哼哼……讓我們維特家族闔家陪葬?這話說的有些過大了,就憑你嗎?」

維特瑞普冷聲質疑道。

白龍之凜冬領主 在格蘭塞堡城,維特家族的實力,雖然比不上四大家族和那些一流家族,但是,一個東方來的年親人,想憑藉一己之力毀滅自己整個維特家族,這無異於是痴人說夢,異想天開。

「區區一個維特家族,憑我一人,夠了!」

秦穆然語氣森寒。

話音落下,維特瑞普目光看向自己身後的那名黑人大漢,只是一個眼神,那名大漢已經心領神會,站了出來。

「庫茲德,五根金條,給我幹掉這個討厭的東方人。」

維特瑞普冷聲說道。

「維特先生,放心,交給我吧!」

庫茲德言罷,嘴角露出一絲貪婪的笑意。

剛才,他看秦穆然的身手,便已經感覺到,秦穆然和自己一樣,都是已經進入古武境界的強者。

在古武境強者面前,維特家族的普通高手,自然沒有勝算的可能!

「小子,不用太得意,以一敵百,我也能做到。」

庫茲德冷笑說道。

秦穆然目光冷冷,掃了一眼這麼叫做庫茲德的黑人。

膚色黝黑,身高近一米九,渾身的肌肉,透著西裝都能隱隱看到,尤其是他那雙黑色的瞳孔,極其深邃,讓人捉摸不透。

「哦?是嗎?」

秦穆然冷冷一笑。

「東方人,如果你現在肯跪下求饒,我可以考慮讓你死的輕鬆一些。」

庫茲的淡然笑道。

他神情自信,彷彿成竹在胸,勝券在握。

此刻,剛才昏厥過去的維特克斯,也蘇醒了過來,兩腿間的疼痛,清晰入骨。

不過,當他看到庫茲德出手的時候,神情有些苦中作樂。

有庫茲德在,這個可惡的東方人,這次死定了!

他的身手和實力,維特家族很清楚,步入古武境的真正強者。

「東方人,庫茲德可是古武境的真正強者,你小子等死吧!我會讓你給我的痛苦,十倍歸還!」

「順便,我再告訴你,你要找的那個女人,就是被庫茲德拿下的,哈哈……」

維特克斯大笑道。

在他腦海裡面,已經想出了一百種報仇的方案,現在,只差庫茲德出手了。

秦穆然雙拳微微一握,目光有些僵化,眼前這個黑人,就是傷自己小姑秦霜的兇手?

呵呵,既然如此,那自己還有什麼理由客氣呢?

不管秦霜現在生死如何,既然這件事情,和庫茲德有關係,那他只有一個下場,去見上帝贖罪去吧!

秦穆然微抬目光,看向庫茲德。

古武境的真正強者?

不錯,從眼前這個黑人的氣場來看,確實像一個已經步入古武境的西方異能者。

但是,古武境也分三六九等。

在其他人面前,但凡實力能夠進入古武境的人,或許都算得上是難以項背的強者。

可惜,在他秦穆然面前,即便步入古武境又如何?

他幾乎已經傲立於古武境的巔峰,這份實力,足以讓他無所畏懼。

而且,小小一個維特家族,能有什麼強者?

「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們嘴裡的古武境真正強者的實力,出手吧!」

秦穆然說道。

庫茲的眉頭一皺,怒從心生。

這小子,也太不把古武境強者放在眼裡了!

「找死!」

話音落下,庫茲的腳下生風,離地瞬間,在地面裂出一道道裂縫,快若閃電,揮拳而去,空氣彷彿都要爆裂一般,方圓十幾步內,都形成了肉眼可見的空氣波動。

「哈哈……不知死活的東方傢伙,看我待會兒怎麼收拾你!」

維特克斯冷聲笑道。

不過下一秒鐘,他的夢想就破滅了,彷彿被現實惡狠狠抽了一個大嘴巴子。

只見,在庫茲德拳頭已經打在秦穆然臉頰前時,秦穆然不急不緩,伸出一隻手,一把將庫茲德的鐵拳,握在了手中。

秦穆然用力一握,庫茲的的拳頭,瞬間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碾成粉碎。

「啊!」

一聲慘叫,撕心裂肺!

庫茲德的拳頭,白骨外露,碎骨成渣,鮮血淋漓,讓人不忍直視。

「連化勁都達不到的螻蟻,竟敢在我面前裝強者?」

秦穆然冷冷一笑,目光中,沒有絲毫憐憫的意思,敢傷自己小姑,這種人,必須死! “九龍印?到底什麼是九龍印?”趙小川沉吟片刻,出聲問道。

陌雨辰驚訝地看着趙小川,疑惑道:“聽說你和穆皇后很熟?”

“是啊!”趙小川有些莫名奇妙,道:“那又怎麼樣?”

“聽說你認識御鬼盟郝仁之子郝大寶?”陌雨辰道。

趙小川微微皺眉,點點頭。

“我還聽說你和貴族學校的歐陽琪琪有關係?”

“和她不熟,但勉強算認識!”趙小川皺眉道:“那又如何?”

“先別急,等我說完!”陌雨辰再次問道:“你還和茅山派的那隻黃皮子和莫問有關聯。”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趙小川有些不耐煩。

他本來想要問陌雨辰關於九龍印的事情,結果現在反倒好像對方一直在調查着自己周圍人的關係。

陌雨辰用一種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趙小川,搖頭道:“你不是剛纔再問我什麼是九龍印麼?九龍印就在你的身邊,你怎麼會不知道呢?”

重生九零做學霸 “你什麼意思?”趙小川不解道。

“你知道爲什麼華夏子民被稱爲炎黃子孫麼?”陌雨辰問道。

“似乎是因爲一個神話。”

“沒錯,相傳當年黃帝和炎帝結盟共同打敗了魔神蚩尤,所以我們華夏一族纔會存在至今,因此我們被稱爲炎黃子孫。”

趙小川眼中充滿疑惑,不明白對方說這個什麼意思。

不過陌雨辰又繼續說道:“然而並沒有人知道當時控制着天地間鬼神之力的人就是蚩尤,當蚩尤死後,六道開始崩毀。炎帝爲了華夏,犧牲自身,遏制了輪到輪迴的崩毀時間。”

“而當時曾經與黃帝用上古祖龍的身體煉製了九枚印章。相傳炎帝死後,黃帝將這九枚印章分佈在九州各地,並且留下口諭。”

“輪迴崩毀之時,將是鬼道橫行之日,九龍印將全部會重現人間,凡是集齊九龍印者可以將六道輪迴重組,封印鬼神!”

“而且每一枚九龍印中都有着神鬼莫測的功能,甚至可以參悟生死輪迴,成爲真仙之體,達到靈體不死不滅的境界。”

趙小川看着滿臉狂熱的陌雨辰,等他的情緒慢慢平靜下來後,開口道:“可是這和我認識的人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陌雨辰瞪了趙小川一眼,說道:“雖然九龍印當初封印的下落都沒人知道,不過在這千百年來,人們就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九龍印。”

“華夏神話中的《封神演義》,《三國演義》,《西遊記》,還有《水滸傳》你都看過吧?其實都是一些古人根據當時人們爭奪九龍印的野史改變的,甚至當初我也也曾經差點得到過一枚九龍印。”

趙小川看着陌雨辰滿臉懊悔的神情,翻了翻白眼。

他原本還是有些相信對方說的話,但是說到這裏,他卻有些不相信了。

原因無他,那些名著中的人物可都是騰雲駕霧的神仙,現在他接觸的御鬼師雖然厲害,不過卻沒有小說中那麼誇大。

雖然說小說本身有着誇張的渲染手法,但那已經不能叫誇張了,而叫玄奇,或者說是人的妄想了。

“如果小說中的人物都屬實,就算他們都是御鬼師,但是有那麼強大的人物存在,怎麼可能沒有存活至今呢?”

這是趙小川心中鄙夷陌雨辰的原因,但是當着他的面,趙小川自然不可以這麼說,而是順着他的意思,表明驚訝道:“什麼?你當初差點得到一枚九龍印?”

“是啊!哎~就差一點點。”趙小川的表演勾起了陌雨辰的回憶,喃喃自語道:“我還記得按照普通人的算法,那大概實在清朝,當時有一個叫做賈寶玉的年輕人,他就是九龍印中的靈體之一,他的幻術十分的了得……”

“你夠了!”趙小川終於忍受不了,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陌雨辰,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爲什麼那些強大的御鬼師爲什麼現在根本不存在呢?如果他們真的按你說的那樣,應該非常強大吧?”

“這也正是讓現在御鬼師界感到玄奇的事情!”陌雨辰從“賈寶玉”的回憶中清醒過來,嘆息道:“幾乎每一次九龍印顯世,衆多御鬼師經過爭奪後,會有大多數御鬼師隨着九龍印一起消失,根本不見蹤跡,彷彿對方根本就沒有在世界上來過一樣。”

“這不是扯淡麼?”趙小川笑道:“如果他們根本不存在,你們又怎麼可以確定他的真實性呢!”

“絕對是真的,因爲在第九次搶奪九龍印時,我們趕屍一脈就是因此而毀滅的!”陌雨辰臉色一肅,凝重道。

“當年趕屍一脈是這樣毀滅的?不是因爲……”

“因爲這些勢力門派?哼,別開玩笑了!”陌雨辰打斷了趙小川的話,道:“二十幾年前,我們趕屍一脈是何等的強大!不光是我們一族,姬家,軒轅家,茅山派都是當時華夏最強大的御鬼師,但是不知怎麼回事,所有勢力都同一天神祕消失,然後不見了蹤影!”

“而這件事情也成爲了現在所有勢力口中的禁忌,根本沒有人會把這件事在翻出來,而我當時是捨棄了肉身,通過奪舍才存活了下來。”

“當然前兩天,我看到了龍傲天,知道他也存活了下來,不過我們都對當時的事情都不瞭解了,據我推測,是由一股強大的力量封印了我們的靈魂記憶,所以我們才什麼都不記得的。”

說到這裏,陌雨辰長長的嘆了口氣,道:“當我醒來的時候,滄海桑田,已經物是人非,我也就一直沒有出山,而是靜靜地安心修煉,等帶着下次九龍印的出現。”

“難道說這一切都是九龍印做的?”趙小川強壓住心中的震撼,道:“九龍印當真這麼可怕?”

陌雨辰聽到趙小川這麼說,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表情看着他,搖頭道:“不,九龍印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你!因爲我這些年經過歸納總結,發現每一次九龍印的出現並不是偶然,而是每一次都伴隨着輪迴者一起出現。”

“反言之就是,輪迴者纔是這千百年來造成天下紛爭的主要原因,而九龍印只不過是間接原因而已。” 維特家的人,個個臉色慘白,他們何時見過這種慘狀?

骨肉交叉,手骨外露,這種疼痛,不需要感同身受,只要看一眼都會覺得疼。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