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你們不是很厲害麼?設了那麼多幻境,現在還讓我身處在幻境當,指不定我殺的根本不是你們實體。”這確實有可能,我見識過季雲和紅巧舞的身手,這前後反差太大了。

“要殺殺少特麼廢話!”季雲怒道:“你這樣帶着強大能力的人只會爲我們幻師族帶來毀滅!不殺了你我們沒法生存!幻師施法的時候不能靠近其他人,否則法術作廢,和你這樣帶着劍的戰士近戰,是幻師族的死穴,既然落在你手,我也無話可說。”

幻師族施法如此強大,原來也有這樣的缺陷,這世界,真是生生相息,生生相剋。

我不想留他們,爲了自己的性命,所以我舉起了斬屍劍。

“手下留情!”虛無的空氣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一頓,擡頭去看,這房間裏除了我們三人以外,誰都沒有!

咚!

季雲和紅巧舞在我眼前直愣愣倒了下去。

不是我殺的,也不是紅紅!

“誰!”我對着四周空氣大叫。

“我可以解除你的幻境,但求你放過這兩個孩子,他們只是被矇騙了。” 寒門嬌寵 女人的聲音又來了。

可我仍舊找不到是誰在說話,甚至是變成了紅眼睛,也沒法看到對方的影子。

這太怪了!

我緊緊皺起眉,沉默一會兒,對着四周說:“好,你解除我的幻境,我放過他們。”

女人沒再回答我,只是下一瞬間,空間碎裂。

我回到了真實世界,而真實的世界……

“這是什麼!”我望着自己被反綁在身後的雙手,我根本沒在豪華的雪包房裏睡覺,而是被扔在了凍死人的暗屋裏,肚子也是餓的,根本沒有吃那頓豐盛的飯菜!

敢情從我進村莊開始,這一切是個幻境!

“朝着村子東邊跑,不要被雪霧迷惑,盡頭的地方,是雪山。”之前那女人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我已經回到現實世界了,可還是看不到那個女人!

“他們很快會發現你脫離了幻境,快跑吧,童瞳。”女人說。

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這女人到底是誰?太怪了,爲什麼她會知道我的名字?難道她認識我?在這個雪絨村,竟然有認識我的人在?是誰?

我充滿了無數的疑惑,但現在來不及多想了,這女人雖然神祕,但她似乎並沒有什麼敵意,她說的也很對,我再不走,恐怕走不了了。

我沒有從柴房正門出去,而是翻旁邊的門窗跑了出去,雪村裏的人似乎還並不知道我已經脫離了幻境,沒什麼動靜,村莊點着影影綽綽的燈火,雖然那女人的話值得懷疑,但目前的我也別無出路了,只能按照她給我指明的方向,朝着村子東邊跑去。

“童瞳你的馬。”沒跑幾步,紅紅突然提醒我。

差點把小白馬忘記了!

在這樣的冰天雪地,沒有小白馬我將寸步難行,更別說自己一個人翻過雪山了。

紅紅說:“小白馬應該被栓在村莊剛進來那裏,那裏人應該會很多,現在要冒着風險去救它麼?乾脆隨便牽匹馬得了。”

這村子裏的馬我能相信嗎?不行,我還是隻相信我的小白馬!

冒着風險,我接着夜色偷偷繞到村子後面,從村子後面接近了大門,果然看到小白馬了,被栓在雪地凍得瑟瑟發抖,幻師族的人壓根沒打算接待我們!

周圍有一兩個幻師族的人說着話路過,我藏在雪堆後面,好冷,等着他們離開之後我跑出來,小白馬看到我顯得非常興奮,呼哧着鼻子腦袋來拱我,我牽下繮繩拉着它快速的離開了大門。

小白馬和身體高大很容易被發現,我只能從一棟棟房子後面走,好在是晚了,沒多少人出行,我跑出了房子集人集的地方,看到東邊有條寂靜的小路,想都沒想拔腿跑,小白馬看到我跑也追了來。

眼看着快要跑出村子了,突然那女人的聲音在後面叫我:“童瞳。”

我猛地回頭,什麼人都沒有,黑暗的村莊,卻似乎有雙眼睛在一直盯着我看。

是誰?!

“我指引你離開這座村子前往雪山,作爲報酬,等你辦完事情返回來的時候,把這村莊大鬧一場吧。”女人的聲音漂浮在空,卻看不到她的人,而且她說話沒人發現,說明她是用了特殊的方法,只讓我聽到她在講話。

“你是誰?我爲什麼要大鬧這村莊?”我對着虛無的黑夜天空問道。

“我叫做冗,是這個村莊的預言人。”

預言人?!

這女人竟然是這個村莊世世代代守護着的預言人?!

“那不是更怪了嗎?”我皺起眉:“幻師一族世代守護着你,你爲何還要讓我來大鬧幻師一族的村莊?”

“他們被奸人矇蔽了雙眼,我苦於沒法說話,又被囚禁,每天只能透過心眼瞧着村莊發生的變化,幻師們正在走毀滅的道路,他們已經漸漸偏離正道了,我說的話他們已經不相信了,與此如此,不如讓人來大鬧一場,解開這座村莊的陰謀。”

這個叫做冗的預言人恐怕用了什麼法子暫時讓別人看不到我,又或者她預言到了這個時候,這個時間點,沒有人會來打擾我和她的談話,所以她纔不着急着讓我離開。

“我爲何要幫你?對於幻師族我並不感興趣,對於預言師我也不感興趣,之前你讓我放過季雲和紅巧舞,你指引我前往雪山的道路,我和你之間已經兩清了,沒必要幫你的忙吧。”這預言人很怪,不能信任。

“你會大鬧這村莊的。”女人卻說,聲音非常肯定。

“爲何?”我凝眉。

“因爲幻師族現在在做的事情,和你即將要做的事情息息相關,想要救你的朋友和親人,必須毀了這座村莊。”女人說。

我的朋友和親人?

難道說……冗指的是被宋凌風抓走的,流月和宋家的人?!

這下我急了:“你到底什麼意思?你知道些什麼?這村莊到底有什麼祕密?!”

“等你再回這座村莊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你說的話有什麼憑據?憑什麼讓我相信?”

空氣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女人說:“流月和宋家的人性命危在旦夕,雖然你現在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做的,但他們同樣需要你去救,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因爲此時的雪絨村,正在按照宋凌風的蠱惑,建立強大的陣法,到那時候,流月和宋家的人都得陪葬。”

!!!

這個女人真的是預言人!太恐怖了!她竟然什麼事情都知道!

“馬你要被人發現了,速速離開吧,當你拿到心魂之後,我們還會見面的。”女人說完之後,不論我再怎樣呼喚她,都在沒有任何應答了。

“紅紅你怎麼看?”連我是要去拿心魂這女人都知道,我驚悚的不行。

可是,紅紅卻不吭聲。

“紅紅?”我又叫她。

她還是不說話。

怪,難不成紅紅在忌憚預言人?忌憚預言人什麼?

“你!”村莊突然有人大叫:“你怎麼跑出來了!”

糟了!冗預言對了,我真的被人發現了!

“小白馬,快跑!”我對小白馬大叫。

小白馬我跑的還快,早竄前面去了,我連忙追了去。

村子裏嘈雜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人在後面追我,還好這村子裏積雪不厚,跑起來沒有障礙。

東邊這條小道沒有居民房子,雪的迷霧很嚴重,根本看不清迷霧後面有什麼東西,似乎後面藏着只猛獸,張開着血盆大口在等着我跳進去,讓人想要退卻。

但冗說讓我不要被迷霧迷惑,大膽的往裏面衝,我現在也沒法後退了,一咬牙,一股腦衝進了迷霧裏面。

在我衝進迷霧的那一刻,聽到後面有村民在叫:“她瘋了!她竟然跑到那個地方去了!”

“怎麼辦?我們不能進去的啊!快去叫族長!”

什麼鬼?爲什麼幻師族不能進這迷霧?這裏難道不是通向雪山的道路嗎?

“啊!”下一秒,我腳下一空,人掉了下去。 是誰說的不要被雪霧迷惑,大着膽子的往前衝!

我衝了,可爲什麼會掉進那麼深的大坑裏?!

我現在深深的懷疑那女人冗壓根不是預言人!

不,她是預言人,只是她在耍我!她絕對知道這裏有個坑,然後故意引我掉進這個坑裏!

這坑很深,如果不是我藉助牆壁的跳着作爲緩衝落到地,早被摔死了,而且這坑裏又黑,伸手不見五指,雪村幻師族的人估計是用來當作陷阱抓捕野獸的吧?不過也是怪,那些人爲什麼說他們不能進這迷霧裏來?

吼。

在這時,我突然聽到有一聲野獸的低喘。

我神經瞬間提了起來,拿出斬屍劍。

這坑裏面,還有其他的野獸存在!不知道是一隻還是兩隻。

安靜,死一般的安靜。

我與黑暗的野獸緊張對峙,只是它能看到我,我卻看不到它,手悄悄摸到褲兜,褲兜裏還塞了幾張符咒,其一張是燃火的,實在不信燃火,總瞎打好吧!

對峙良久之後,沒想到第一個開口的,竟然是那隻野獸。

“你是誰。”野獸說話了,還是一個深沉穩重好聽的男人聲音!

我更緊張了,一般能夠說話的野獸,修爲都是很高的,甚至有些已經成精怪,成仙了,實力並不人的差。

“你又是誰?”我反問他。

野獸不回答我,只是又說:“你是活着的人?並非冥界人?人界的活人爲何會來到這個地方?”

“我爲什麼要告訴一隻野獸?”我退到牆角。

“你以爲掉到這裏,還能活着出去麼?”

“我當然能活着出去。”我說。

爵爺你老婆又開掛了 對方一頓,而後笑起來,笑聲帶着野獸般的喘氣:“有點意思,不如讓你點了火,好好看看我的樣子,再收回你這句話。”

野獸都是怕火的,這隻野獸卻主動讓我點火,這說明什麼?

“童瞳小心,我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紅紅總算說話了。

她不說我也知道,這隻野獸說完讓我點火之後,空氣一下子充滿了某種強大的壓力,壓迫着人的心臟,讓人無法喘息,甚至還有些腿軟,這麼強大的壓力,我也只在冷陌,冥王洛柔,惡魔之王身感覺到過。

這隻野獸的實力,竟是冷陌那個檔次的!

我摸到褲兜,拿出燃火符,然後朝着前方空氣一扔,符咒被點燃了,火焰燃燒了起來,這坑亮了起來。

我已經做好準備在火焰亮起來的瞬間與野獸戰鬥了,可是坑的正壓根什麼都沒有!

吼!

怒吼突然來自我身後!

我迅速轉身,可也只來得及將斬屍劍擋在自己身前,巨獸的爪子已經拍到了我身,我被巨大的力量拍飛出去,重重撞在後面的牆壁,又跌下來,淬了一口血出來。

撐着斬屍劍站起來,我擡眼去看。

……

我勒個去!

這尼瑪是野獸嗎?!這是怪獸吧!

在我前面還尚未照亮的陰影角落,一隻毛色雪白的巨大老虎在注視着我,身軀一半在亮光處,一半在黑暗,完全不能和我們在動物園在電視看到的白虎來,動物園電視那些老虎,大概只到這隻白虎的腿那麼高,一腳被這種白虎踩死了。

巨大驚駭的頭顱微微歪着,那雙猙獰兇狠的眼睛盯在我身,我頓時感覺自己是隻到了嘴邊的獵物,已經被它鎖定,逃不走了。

人對野獸本身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懼怕,更何況是百獸之王,老虎。

只不過我注意到,這隻白虎的四肢都被粗壯的鏈條鎖住了,怪不得他那麼龐大厲害,還沒法離開這個深坑。

“小丫頭,現在還認爲自己能逃走?”白虎看着我說。

我平復了一下這隻白虎帶來的威壓,擦掉嘴邊血漬,然後望向他,不再懼怕:“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我們人類的一句古話,狗急跳牆,狗急了都能跳牆,更何況人,總不可能讓我待在這裏坐以待斃被你吃了吧?與其早晚是死,不如放手一搏,殺不了你也能給你帶點傷害,不會讓你好過的!”

這隻白虎大概沒料到我這麼小這麼矮的人類敢說這樣的話,楞了一下,旋即張開他的嘴,衝我齜牙:“看到這是什麼麼?”

尖銳而巨大的獠牙,屬於野獸最強大的威脅,只要被他撲倒,我絕對會死!

“你牙齒多久沒清潔了,面髒的要命。”我說。

老虎眼角一抽,衝我吼:“老子特麼的是叫你注意這個嗎?!”

“野獸也稱自己‘老子’嗎?那麼人性化,你還是野獸嗎?”

“不需要你來管!去死吧!”開不起玩笑的白虎大吼一聲撲向了我。

我雙手握劍,宋家法決捏起,紅紅也準備好衝我身體衝出來,與白虎生死大戰了。

可是身軀龐大魁梧威猛的白虎在快要撲到我跟前的時候,栓着他的鏈條發出一道光,他慘叫一聲,被鏈條又拖了回去,砸在地。

“該死!”白老虎很不甘心的仰天長吼:“要不是這些鏈條拴着老子,老子早弄死你們這些該死的人了!”

也不知道這鏈條是怎麼回事,好像鏈條有法咒一樣,只要這隻白虎一掙扎,鏈條發出了光,灼傷了白虎的四肢,白虎四肢流血出來,毛也被燒傷了,四條腿血肉模糊的,看去被傷的相當嚴重。

看到白虎痛苦的臉色,懼怕他的心也消除了不少,畢竟這隻白虎跟我無冤無仇的,我試探着問他:“你……爲什麼會被拴在這裏?”

“你們這些該死的人類!以爲把我關在這裏吸收我的能量能達成你們的目的了嗎?!告訴你們,這不可能!我白虎的能力算是死也不可能交給你們這些人類!”白虎衝我吼。

“等等,你的什麼能力?”我有些懵圈。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白虎瞪我。

全球巨星從練習生開始 我很無語:“我是真不知道,你再厲害也只是只老虎啊,人類要奪取你的什麼能力?”

“無知!”白虎冷哼:“你可知道我是誰?” “你是誰?”我更莫名其妙了:“荒郊野外大雪地深處的,我爲什麼一定要得認識你啊?”

“你特麼連老子都不認識?!看到老子的樣子你都不知道老子是誰!”

“……”這隻白虎白瞎了那麼好聽的雄性嗓音,脾氣性格那麼暴躁的,還不講道理,還不講邏輯。

見我不理他,他不高興了,吼我:“老子是傳說的四大神獸之一,白虎!”

……

我耳朵沒聽錯吧?我耳朵沒出現幻聽吧?四大神獸之一的白虎,這個性格的???

“我不信,你憑什麼證明你是傳說的四大神獸之一的白虎?”白虎是遠古時代神話傳說最令妖邪膽戰且法力無邊的四大神獸之一,百獸之王,它的威猛和傳說降服鬼物的能力無人能敵,從混沌開天闢地開始存在了,永生不死,被稱作殺伐之神。

那可是大神獸白虎啊!我怎麼可能會相信在這個地方,這個坑,這隻被拴了腳的野獸是白虎啊!

“是真的,童姑娘。”綠龜突然冒了出來,從腰帶變回人的樣子,看着白虎:“他是四大神獸之一,白虎。”

見到綠龜,白虎並沒有顯得震驚,反而一副早知道的樣子:“藏在這丫頭身藏那麼久終於藏不住了? 狼夫強佔:吃定你,沒商量! 臭烏龜。”

“你們……認識?”我指指綠龜,又指指白虎,一時之間還沒從震驚回過神來:“別告訴我綠龜你是四大神獸之一的玄武?!”

天降萌妃:皇叔,寵翻天! “不是。”綠龜笑着擺擺手:“我只是活的時間久一些,所以才認識了白虎,你別看他嘴火爆,其實人挺好的,童姑娘救救他吧。”

“可他是神獸白虎啊!怎麼可能會被人的陷阱束縛住啊!”我不相信,我哪裏敢相信,書那些神的怪獸,我竟然會遇到!

“說起這個老子火大!你們人到底怎麼回事?老子在雪山散個步也能不下天羅地的來抓我,要不是好多天沒吃東西看到好吃的,一時貪吃,我會被抓?還有那什麼見鬼的陣法,那陣法特麼的是古時期抓蚩尤的陣法,現在爲什麼還有人會在用!老子真是大意了!”白虎一邊說一邊氣的吹鬍子瞪眼。

我聽到他說到了陣法。

陣法……

預言人冗有說過,這個村莊與宋凌風脫離不了干係,那麼這個陣法……

“他們把你關在這裏做什麼?”我又問。

“還能做什麼,老子是神獸白虎,自然大有用處!身體存在強大的能量,只要吸收了我的能量做成能量結晶,能製造出強大的武器,到時候世界的平衡會再次打破,恐怕人、鬼、冥三界都不會如此安穩了。想以前保護人類的是老子,現在被人類利用的也是老子,人,果然不是個東西!”

我深深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