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謝謝你了”我接過王思琪手裏削好的蘋果謝道。

“這謝謝我接受”王思琪笑道,王思琪這個人有些嚴謹,我很少看到她笑,今天看到她的笑我覺得她還是蠻可愛的,此時我看着王鶴瞳有些愣神。

“看着我幹嘛,我臉上有花嗎?”王思琪摸着臉對我說道。

“沒”我趕緊將眼睛向別處看去,此時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哈”柏皓騰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一笑可好,給我笑的是滿臉通紅。

“你笑個什麼啊”我紅着臉沒好氣的對柏皓騰說道。

“沒什麼,那個我出去透透氣”柏皓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臨走的時候用腳輕輕的踹了二柱子一腳。

“柏師叔,你踹我幹嘛?”二柱子從沙發上蹦起來說道。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跟我出去”柏皓騰對二柱子使了個眼神,二柱子也不傻,他看了一眼我跟王思琪就乖乖的跟着柏皓騰向外走去。

“林不凡,我想問你一件事”王思琪見柏皓騰跟二柱子走出茅山堂她轉過頭向我問了過來。

“什麼事,你問吧”我一邊吃着蘋果,一邊說道。

“你說實話,我這個人怎麼樣”王思琪一臉認真的看着我詢問道。

“你確定讓我實話實說”我將嘴裏的蘋果嚥到肚子裏問道。

“廢什麼話,讓你說你就說”王思琪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那我就說了啊,說完你可別生氣啊”

“林不凡,你怎麼跟個娘們似的”

“我說,我說,你這個人吧心腸不壞,人也挺好的,就是有時候表現出來的有點不近人情,你平時應該多笑一笑,不要那麼嚴謹”

“就這些,再沒有了嗎?”

“沒有了,就這些了”我點着有說道。

“行了,我知道了,那我走了”王思琪說完這話就站起身子向外走去,而且臉色有些難看。

“是不是我哪句話說錯了”看着王思琪走出去,我自言自語的說道。

受傷的這幾天我過的很安逸,茅山堂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除了我跟柏皓騰還有二柱子就根本沒什麼人。

“柏兄弟你爲啥不讓王鶴瞳早點搬過來住啊”我莫名其妙的向柏皓騰問道。

“我覺得現在挺好的,她要一來就徹底的亂套了,能安靜一天是一天”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身子向後仰舒服的躺在了沙發上。

“王鶴瞳要知道你這麼說的話,你猜她會怎麼樣”我不懷好意的看向柏皓騰。

“林兄弟,你要敢把這件事告訴鶴瞳的話,我就跟我大師姐說你喜歡她,反正我大師姐最相信我的話了”柏皓騰也同樣拿出一副不懷好意的表情看向我。

“還是你厲害,我服了”我拱手的對柏皓騰說道,雖然我跟柏皓騰年齡有些差距,但我們倆在一起卻很有話說,我跟柏皓騰也有種相遇恨晚的感覺,這是我在三哥身上找不到的,畢竟我跟三哥他不是一路人。

“你的傷怎麼樣了”柏皓騰轉移話題向我問道。

“已經好多了,就是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疼”我笑道。

“這還是要謝謝王思琪啊,各種補品給你吃着,還有六味地黃丸,這姑娘還真用心”柏皓騰又開始打趣着我。

“柏皓騰,你再這麼鬧可真就沒朋友了”我假裝陰着臉子說道,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六味地黃丸是什麼,因爲我從來也不看電視,直到二柱子解釋給我聽我才知道這是促進夫妻生活的補藥。之前不知道的時候我還吃了小半盒,等我知道以後再就沒有吃過。

“哈哈,鬧着玩不帶急眼的啊”柏皓騰嘻嘻哈哈的笑道。

“還是把鶴瞳還有暮道友叫過來吧,我最近這右眼皮老是跳,我這心裏也有些擔憂,我怕那個黑衣人會找上門來,如果他來的話,我們三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我慎重的對柏皓騰說道,柏皓騰知道我這句話沒有跟他鬧。

“那好吧,等我晚上的時候我給大師姐打個電話,明天早上我開車接她們過來”柏皓騰點着頭說道。

“那行,樓上不是兩間臥室嗎!我看王思琪買的牀挺大,到時候你跟二柱子一個間屋子,讓鶴瞳跟暮道友住一間,我睡樓下沙發”我對柏皓騰說道。

“師傅,還是我睡沙發吧,你老人家睡樓上”二柱子擺着手說道。

“你要想拜我爲師的話,我說什麼你就聽什麼,不要跟我說那麼多沒用的”二柱子聽我這麼說再也沒反駁我,我之所以讓二柱子住在二樓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天冷了,這一樓有點冷,我怕二柱子感冒。這第二個原因就是讓二柱子一個人在這樓下待着我有些不放心,如果哪天那個黑衣人帶着飛屍闖進來的話,這二柱子就是給飛屍添牙縫的,所以我讓二柱子住在樓上。

“林兄弟你還真像張老會長,做人有情有義”柏皓騰一臉敬佩的看着我,因爲柏皓騰瞭解我心裏是怎麼想的。

“我比起我師傅他老人家可是差的太遠了。”我一臉懺愧的說道。

“張老會長可是個傳奇,我很羨慕你能拜入張老會長的門下”柏皓騰從心裏說道。

“可惜我這一身實力都不及我師傅的十分之一,我覺得我有辱師門”我嘆了一口氣回道。

“林兄弟你可別這樣自貶自己,我聽我的師祖潘應蕭說過,張老會長他是先天道體,這可是幾百年難遇的道家奇才,我們上一輩,我們這一輩,包括我們下一輩想要出現一個超越張老會長的人是不太可能了”柏皓騰感嘆的說道。

“也不知道我師傅他老人家現在怎麼樣了,已經二十多年沒有見到他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的腦子裏出現了師傅那往日慈祥的面孔。

“啊欠,又不知道是誰在念叨着我“此時在終南山全真教祖地的花園裏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跟一個白髮蒼蒼百歲的獨臂老人坐在一起喝着茶聊着天。

“張兄,咱們倆多少年沒見了”那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拿起茶壺給他對面的青衣男子斟了一杯茶說道。

“自從我離開龍虎山到現在都沒有見過你了,我還以爲你駕鶴西去了,沒想到你這個老傢伙還活着”中年人喝了一口茶說道。

這個年約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是道教界的傳奇人物張大狗,而張大狗面前的老者則是全真教上一任的掌教以及原道教協會的副會長潘應蕭,潘應蕭同樣也是張大狗的生死兄弟,兩個人曾經一起斬妖除魔鬥邪道,潘應蕭的胳膊就是在對付邪道宋元豐的時候被旱魃砍斷的。

“你這些年爲什麼要躲着我們”潘應蕭很不理解的看向張大狗。

“不是我想刻意躲着你們,而是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們,因爲每當看到你們我這心裏就會無比的傷痛”張大狗說這話的時候眼睛望着天空上的那幾朵碎雲。

“那你現在怎麼想起來找我了”潘應蕭面對着張大狗也是充滿了感慨。

“想你了,所以就過來看看你”張大狗宛然一笑的對潘應蕭說道。

“這真是不容易啊,我還以爲這輩子都不會見到你了”潘應蕭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在笑,但是他的心在疼。

“我也以爲這輩子都不會見到你了,我這次來見你也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張大狗長出了一口粗氣說道。

“你知不知道你的師弟天龍還有天龍的媳婦張檜已經不在了”潘應蕭淡淡的對張大狗說道,當張大狗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悲傷的搖了搖頭什麼話都沒說,眼淚順着他的臉頰慢慢的滑落下來,潘應蕭看着面前這個滄桑的男人也感到無比的心疼,因爲這個男人經歷了太多的無奈,太多的傷痛。

“潘兄,你什麼都不要再跟我說了,我什麼都不想知道”張大狗站起身背對着潘應蕭說道,原本潘應蕭想跟張大狗再說一點關於他兒女的事情,最後他想了想還是算了。

“好吧”潘應蕭點着頭說道,潘應蕭此時心裏也有些不舒服,當年那羣老夥伴已經全部都死光了,現在唯獨只剩下了張大狗還有他還活着。

“潘兄,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說”張大狗將眼角的眼淚擦乾回過頭慎重的對柏皓騰說道。

“你說吧,什麼事”潘應蕭望着張大狗那嚴肅的表情問道。

“五十多年前,我去了一趟洛陽,在洛陽老城附近的那個亂葬崗我發現了宋元豐”潘應蕭聽到張大狗這麼說,驚得是目瞪口呆。

“你說什麼,你是說宋元豐還沒死”潘應蕭不可置信的問道。

“恩,他活過來了”張大狗點着頭對潘應蕭說道。

“這怎麼可能,當時他不是魂飛湮滅了嗎?”潘應蕭還是不信。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信,這些年我一直在查詢他的消息,結果卻杳無音訊,宋元豐好像從這個世間消失了一樣,我怕他的出現會掀起驚濤巨浪,我也怕這世間的百姓會再遭受苦難”張大狗皺着眉頭說道。

總裁的懶妻 “看來我也要出山了”潘應蕭從石椅上站起來說道。

“潘兄,你還是算了吧,你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潘應蕭了,這件事你別插手了,我勸你還是安心過你的晚年生活吧”張大狗不想潘應蕭插手,畢竟潘應蕭年紀以大。

“你是懷疑我這老胳膊老腿蹦蹬不動了嗎?”

“那不是,我不想看着我最後的老朋友在我面前離去,不說這個了帶我去看看我你於師叔吧”

“好的,咱們走吧”潘應蕭與張大狗起身就向後山走去,全真教後山同樣也埋着一個道家奇才他的名字叫於迷龍,他不但是潘應蕭的師叔也同樣是這個張大狗的義父,當年這個於迷龍也是爲張大狗而死。

第二天早上,柏皓騰早早的就把暮婉卿還有王鶴瞳接到了茅山堂,暮婉卿上樓看了一下二樓的房間,她沒有說什麼,但是從她的臉上能看出她對着住的地方還是很滿意的,我跟王思琪說過樓上的房間暮婉卿還有王鶴瞳會住,所以王思琪特意將樓上裏面的那間房格外的佈置了一下,被褥牀單都換成了清新的粉色,屋子裏還擺放着一些女性用的東西,名牌化妝品還有大姨媽巾。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樓上是誰佈置的,好貼心啊”王鶴瞳從樓上走了下來向我們問道。

“思…是林兄弟的小相好佈置的”原本柏皓騰想說是思琪,但是他怕王鶴瞳聽見會吃醋於是他趕緊換成了我小相好的稱呼。

“柏兄弟,你再胡說八道的話,我就生氣了啊”我說這話的時候向暮婉卿臉上掃了一眼,暮婉卿還是一副冷冷的表情。

“別,別,別,我下次再不說了”柏皓騰笑道。

“對了大師姐,張師兄他什麼時候過來”柏皓騰向暮婉卿問道,當暮婉卿聽到柏皓騰這句話的時候,她整個人都變的不自然了,一絲寒氣從暮婉卿的身上散發出來,二柱子望着暮婉卿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柏皓騰也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明天早上九點,到時候你開車去機場接他吧”當暮婉卿說完這話的時候,她站起身子就往樓上走去。

“柏師兄你真是欠,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王鶴瞳沒好氣的數落着柏皓騰。

“這的確怪我,我說這話也是無心的”柏皓騰一臉內疚的說道。

“你就是個神經病”王鶴瞳對柏皓騰說完這句話也往樓上走去,柏皓騰則是愣在原地看着王鶴瞳的背影。

“活該,一天天讓你沒事欠欠的”我在一旁笑道。

“唉”柏皓騰嘆了一口氣什麼都沒說。

“林大哥,我來看你了”此時柳涵推開茅山堂的門蹦蹦噠噠的走了進來,從柳涵的身上我能看到青春還有活力,這纔是年輕人應該有的,反而在王思琪的身上我看不到這些,她跟王思琪比較起來,還是王思琪能顯得老練穩重一些。

“柳涵你來了,快請坐”我從沙發上站起來熱情的對柳涵說道,柳涵也不客氣,她滿臉笑容的坐在了沙發上。

“我介紹一下,這個姑娘叫柳涵”我指着柳涵向柏皓騰還有二柱子介紹道。

“你好”柏皓騰點着頭對柳涵打了個招呼,而二柱子則是一臉發呆的看着柳涵。

“這位是我的好朋友柏皓騰,還有我的小徒弟二柱子”我也同樣對柳涵介紹着,當我介紹二柱子稱呼的時候,那是我第一次承認這個小子是我的徒弟,二柱子完全沒想到我會這樣介紹他。

“你們好”柳涵也是一臉微笑的衝着柏皓騰還有二柱子點着頭打着招呼。

“柳涵,今天你怎麼有時間來我這裏”我坐在沙發上向柳涵問道。

“難道我沒事不可以來你這嗎?”柳涵瞪着大眼睛看着我。

“那到不是”我尷尬的說道。

“還有件事我要說你,爲啥我上次給你買衣服,你要讓我們董事長把錢退給我”柳涵拉着個臉子生氣的說道。

“我沒想到那一身衣服那麼貴,而且你一個月也賺不了幾個錢,我花你的錢心裏有些不得勁”我如實的說道,柳涵聽到我這番話更生氣了,她的小臉氣的通紅。

“妹妹給哥哥買衣服這也沒什麼,你有必要分的那麼清楚嗎?”

“不是…..”此時此刻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跟柳涵解釋了,柏皓騰則是坐在我們對面饒有興趣的看着柳涵在那質問我,這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剛剛我還在笑話柏皓騰,這下輪到我了。

“柏師叔,咱們倆現在是不是可以出去了”二柱子向柏皓騰問道。

“再坐會,不着急”柏皓騰還想繼續看一會熱鬧。

“我爸媽打電話問我,什麼時候再帶你回去吃飯”柳涵依然是紅着臉向我問道,此時我根本看不出這柳涵是生氣還是害羞。

“怎麼還去啊”我一臉茫然的問道,我心想柳涵的爺爺一定沒有把這件事告訴柳涵的父母。

“林大哥,反正你幫了我一次,那你就好人做到底再幫我一次吧,下個星期再陪我回去一次,應付應付我媽跟我爸”柳涵拽着我的胳膊撒嬌的說道。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柳涵。

“林大哥,這件事就算我求求你了還不行嗎?”此時柳涵的眼圈有些紅,看起來隨時都有哭的可能。

“好吧,這次是最後一次“我無奈的答道。

“林大哥,你真好”柳涵挽着我的胳膊高興的說道。

“二柱子,可以走了”柏皓騰起身對二柱子說道。

“哦”二柱子放下手上的那本符籙大全要跟柏皓騰出去。

“你們倆去哪”我向柏皓騰問道,我知道他們倆這是要幹什麼。

“這屋子有點憋,我們倆出去透透氣”柏皓騰回頭衝我說道。

“是不是我妨礙你們了”柳涵不好意思的看着柏皓騰說道。

“沒有,我是怕我們倆妨礙你們”柏皓騰依然笑道。

“我來就是跟林大哥說這事的,也沒有其它事了,還是你們聊吧,我不打擾你們了,我要跟我的小小姐出去逛街了”柳涵站起身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再坐一會吧,着什麼急”我站起身子對柳涵說道。

“不了,我小姐妹還在等我呢,林哥我下個星期天過來接你”柳涵說完這話就向外走去,臨走的時候他衝柏皓騰還有二柱子微笑的擺了擺手。

“柏師叔,你說她也算是我的師孃嗎?”二柱子一臉茫然的看着柏皓騰問道。

“我看像”柏皓騰一臉認真的回覆着二柱子。

“胡說八道什麼”我對着二柱子的腦門使勁的拍了一下。

“哎呀,疼”二柱子呲牙咧嘴的衝着我喊道。

“活該,讓你沒大沒小的,還亂說話”我沒好氣的衝着二柱子說道。

“你咋不說我柏師叔呢,太欺負人了”二柱子摸着腦袋抗訴道。

“你小子還頂嘴是不是”我揮起手對二柱子比劃了一下。

“師傅手下留情,我再不敢了”二柱子向後跳了一步向我求饒。

“林兄弟,把你的生辰八字給我一下”柏皓騰一本正經的對我說道。

“你要我生辰八字幹嘛?”我疑惑的問道。

“我向給你算一卦,看看你是不是命犯桃花,這走了王思琪又來了個柳涵…..”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笑仍然是一臉嚴肅的樣子。

“神經病,懶得理會你”我站起身子就向外走去,我並不是因爲煩柏皓騰纔出去,自從我上次受傷就一步也沒有離開過茅山堂,此時我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師傅,你去哪?”二柱子有些不放心我,他站起來跑到我身邊問道。

“你跟你柏師叔在家待着,我出去散散心,一會就回來”說完這話我就走了出去,剛出茅山堂我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的胸口還有點隱隱作疼。

我剛走沒兩步就感到有些不太對勁,因爲我總覺得好像有一雙眼睛在盯着我看,我站在原地往四周看去,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

“可能是我最近太緊張了”我自我安慰道,我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走去,我走了還沒有十步遠,我就發現前面有一個身穿黑色風衣戴着墨鏡口罩的男子在看着我,而我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人就是變異殭屍小吳,此時的我有些驚訝。

“林不凡,我不會放過你的,你奪走我的一切,我會從你身上全部奪回來”變異殭屍小吳說完這話就向旁邊的衚衕走了進去,我趕緊向那個變異殭屍小吳追了過去,我追了兩條衚衕後,那個變異殭屍小吳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我眼前。

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待了十分鐘左右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我轉身就向茅山堂走去,此時我心裏的壓力是越來越大了,心中那不好的預感也是越來越強烈,我覺得黑衣人的報復即將要來臨了。

“雜了,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我剛剛跟你開玩笑呢,你可別當真”柏皓騰以爲我是因爲剛剛事不開心呢。

“剛剛我在外面看見了那個變異殭屍小吳”我皺着眉頭對柏皓騰說道,柏皓騰一聽我這麼說他起身就往茅山堂外跑去。

“柏兄弟,別追了,他已經跑了”柏皓騰聽我這麼一說這纔將身子停住。

“我覺得那個黑衣人要對我們展開報復了,我們要時刻的保持警惕”我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在看着二柱子,二柱子同樣也是一臉茫然的看着我,我倒是不害怕就是心裏有些爲二柱子感到擔憂,而二柱子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中午我們在茅山堂吃飯的時候,柏皓騰把這件事告訴了她的大師姐暮婉卿,暮婉卿也爲這件事感到一絲擔憂,畢竟我們現在在明處,人家在暗處,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們現在必須要做好充分的準備防止那個黑衣人來偷襲我們,等中午吃飯完以後,暮婉卿拿起我的狼毫筆在茅山堂樓上還有樓下的牆上畫滿了符咒。

“這些符咒對殭屍還有陰靈能產生致命的打擊,等晚上你屋子那三個陰靈出現的時候你想辦法趕緊將他們收到收魂袋子裏,以免誤傷了他們”暮婉卿對我提醒道。

看着滿屋的牆上都畫着符咒我心裏開始有些擔憂起來,我現在並不是擔憂那個黑衣人,而是有點擔憂王思琪,我怕這姑娘看見我把剛裝修好的房子整成這個鬼樣子她會罵我,我心裏也準備好了賠錢的準備。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等到晚上劉梅,劉倩,還有峯哥出現在茅山堂的時候,我趕緊用收魂袋子給他們三個收了進去,然後我又走出茅山堂把他們三個放了出來簡單的把事情給他們講了一遍。

“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就是在茅山堂外待着等投胎,這第二個就是進這收魂袋子裏等到投胎的時候我把你們三個再放出來”我對劉梅他們三個說道。

“我們還是在外面待着吧,待在你這收魂袋子裏實在是太憋屈了”峯哥擺着手對我說道,畢竟當初他跟二彪在我的收魂袋子裏待了有一段時間。

“你們兩個呢”我望向劉梅跟劉倩。

“我想四處走走”劉梅輕聲的對我說道。

“我想跟着劉梅姐”劉倩在一旁附和道。

“好吧,那你們三個小心一點,有什麼事的話趕緊到茅山堂來找我”我對劉梅他們三個囑咐道,因爲二彪的事我不想他們三個再發生什麼意外,我也早就把這三個陰靈當成了我的親人。

“林道長,我們知道了,你也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劉梅在一旁對我也囑咐道。

“劉梅,你一個禮拜後的九月初一回來一趟,我還要給你做一次超度法事,等這次法事做完以後,再等一個月你就可以下地府投胎轉世了,這件事千萬不要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