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行人站在那裏,四周頓時有着一個個的殭屍圍了上來,不得不說幸虧最後軒爺他們也進入了鬼市,按照這個局面我估計那些返回酒店的陰陽先生都已經變成了這樣的一具具的乾屍。

“看來,我們大家都中計了,這一切都是那王乾的圈套。”

小蝶站在那裏,滿頭的長髮肆意飛揚,呆爺幾人則是將我和兒子護在中央,朵朵在我眼睛的正前方,此刻周圍那死寂的地面突然開始微微的顫動起來,然後從那顫動的地面裂縫爬出來了一個個的屍體。

這些屍體都是乾枯至極,而且此刻我們頭頂的天空也是開始慢慢的變得血紅起來,我們的腳下開始緩緩的開始移動,一時之間原本四周的山脈開始變化。

“果然是風水高手,這般隨便的移動山脈,看來我們已經進入了王乾佈置好的萬屍殺陣之中。”

小蝶聲音冰冷,身體之中一股股

狂暴的陰煞之氣瞬間化作了一股股肆意的風,將我們幾人完全的包裹了起來。

“小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的心中早已經是震驚不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現在所遭受到的一切,四周都是陸陸續續不斷爬起的屍體,這些屍體在那血紅色的天空映照之下,每一個都是吐出了鋒利的獠牙,完全就和我之前遇到的劉福他老爸那般的風水殭屍一般。

八兩叔他們早都是一臉的凝重,將各自的兵器緊握在手上。

“相公,你放心我一定會帶着你衝出去的!”

聽到小蝶的話,我的心中有暖意但是更多的是對自己的鄙視,難道自己就真的那麼無用,我用那槍囊將兒子纏在自己的胸口,快速的拼湊好長槍。

“小蝶,我們大家都要一起出去,落下一個人都不可以!”

說完這句話,我看到幾人都是有些驚訝的看着我,小蝶微笑着點點頭。

“看來這一切都是王乾的陰謀,這個地葬鬼圖就是這個王乾出售的,因爲在鬼市之中他不可能動手,鬼市雖然很亂,但也是有着鬼市的規矩,在鬼市有着鬼域執法隊,最然他們一般並不會管理一些打架鬥毆復仇的事件,但一旦這個事件造成了嚴重的後果,那麼他們就會出手。不過只要離開了鬼域發生的任何事都與他們無關,自然他們也不會去管理這些。”

“所以這個王乾才利用了鬼域的拍賣會,將自己的地葬鬼圖出售,以此來吸引各方的勢力進入鬼市,然後在鬼市之外設下埋伏,等我們出來之後,便想着一網打盡!”

葛青峯看着四周不斷朝着我們靠近的乾屍分析道。

此刻的姬芳華冷冷道:“那王乾的目的恐怖遠不止如此,他是想要將我們從鬼市出來的所有人都煉成他的殭屍大軍,雖然我們姬家早就接到了王乾的邀請,讓我們和他結成聯盟,但是最後被大姐婉拒了,想來一直沒有出現的薛家,恐怕已經和王乾結成了聯盟。”

“這個王乾絕對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一下子想要煉製如此多的殭屍,要是我猜的不錯那地葬之穴之中定然有着什麼莫大的危險。不然憑着王乾這樣神祕的人物,早就已經悄悄的取走了。”

小蝶補充道。

聽到他們的推測和補充我才大體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這會兒這些乾屍靠的越來越近。

“大家小心了,這些都是被殭屍蠱控制的乾屍,威力巨大,大家務必要小心,千萬不要被這些殭屍咬到,不然的話,那殭屍的蠱毒就會蔓延到自己的身上。”

呆爺說話之間,對着那衝在最前面的那個乾屍便是猛地一炮。

那就要靠近的殭屍瞬間被炸成了粉碎,但與此同時從那碎開的殭屍之中飛出了一個個細小的飛蟲。

“小心!”

小蝶臉色微變頓時冷哼一聲,長髮一揮,瞬間將那些飛出的小蠱蟲頓時洞穿。

這會兒讓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這些殭屍在靠近的瞬間,竟然

都開始爆開,無數的小飛蟲幾乎是在幾分鐘之內瀰漫了整個空間,此刻小蝶只有退後幾步,頭髮瞬間飛出,化作了一張巨大的網,密密麻麻交織在一起,將我們完全的籠罩在其中。

啊!

就在我們大家都躲進了小蝶的髮網之中的時候,軒爺卻是大吼一聲,渾身猛地顫抖起來。一時之間那無數的小飛蟲便朝着他飛去。

“軒爺!”

呆爺大吼一聲,猛地一炮便轟向了軒爺的身邊,將那些瘋狂靠近軒爺的小蠱蟲一炮轟成了渣。

但這些小飛蟲實在是太恐怖,軒爺的身體在不到一分鐘便被這些蟲子完全的籠罩住了。

“三清化血,冥王之身,開!”

就在我以爲軒爺就此死亡的時候,突然之間我又看到了軒爺從那恐怖的一堆蟲子之中站了起來,他雙手有些艱難的疊加成了一個手印,然後我便看到了軒爺的身體瞬間開始冒血,那鮮紅的血水一出,那原本靠近軒爺的小飛蟲瞬間開始後退,瘋狂的後退。

“他奶奶的,都給老子來呀,上峯,你們趕快走,這裏我頂着!”

軒爺轉過身,這個時候的軒爺渾身是血,連頭上都是鮮血淋漓,看得我心驚膽戰。

“老軒!”

葛青峯大吼一聲。

“上峯,你們趕快離開這裏,我雖然開啓了冥王之身,但是我頂不了多久!”

就在我剛要說什麼的時候,小蝶開口道:“他開始便吸收了能夠吸引殭屍蠱的香精,所以說這個時候這些蠱蟲都朝着他去,我們趕快離開這裏,不然再過一會兒,等大陣真正開啓的時候我們就很難離開了!”

“走!”

葛青峯看着那渾身是血正在不斷一掌一掌碾碎小殭屍蠱的軒爺,低沉的吼了一聲,然後小蝶一收長髮,我們便往回跑。

跑出了足足三分鐘,我們依舊在那恐怖的血紅天際之下,腳下依舊是有着一條條裂縫,雖然這些裂縫之中爬出的乾屍都被我們全部用黃符封住,但是我們至始至終都還在這座大陣之中。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八兩叔一臉凝重道,隨即看着我不遠處的朵朵。

對着朵朵道:“朵朵,過來!”

朵朵並沒有多想,而且因爲我和八兩叔的關係,朵朵也是叫八兩叔爲叔。

朵朵一飛入陳八兩的手中,陳八兩頓時咬破自己的中指,然後點在朵朵的眉心。

“天清明澈,大地無影,世間萬物,無所遁形,陰之天眼,開!”

突然之間八兩叔猛地一口鮮血噴出,身子接連退後了幾步,而此刻的朵朵則是渾身迸射出一股恐怖的黑光,整個頭顱瘋狂的在我們我的眼前旋轉起來。

“開!”

突然之間我聽到了朵朵的聲音,不過這個時候的聲音格外的冰冷,在一聲開之後,瞬間整個空間都是猛地一顫。

朵朵從那一片黑氣之中飛出,看着我微微一笑,隨即道:“大家跟着我走!”

(本章完) 說完朵朵瞬間飛起,有了朵朵的帶路,我們很快便衝到了一座山巒處,站在山巒之上我擡頭一看,頓時臉色大變。

眼前根本就不是什麼生路,而是一汪沸騰的血水,那不斷升騰而起的血色泡沫,讓我們都是望而怯步。

小蝶一步踏出,沉聲道:“大家不要被幻術迷惑,跟着朵朵!”

就在小蝶聲落的瞬間,葛青峯長劍一揮,在他身後瞬間出現了一道影子。

“暗,出動!”

剎那之間,我只感覺到了一股肆意的風吹過,下一刻在我們衆人的面前便出現了一道黑色的人影,我根本就沒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的,只看到暗站在那滾滾的血池之上,周身一股股肆意的陰煞之氣沖天而起,化作了一條黑色的巨龍嘶吼着衝破了重重血霧。

“大家快走!”

八兩叔一步踏出,大吼一聲。

這一刻我們頓時瘋狂的跟着朵朵便沿着山脊線往下跑。暗卻是緩緩的化作了一道影子消失不見了。

我自然知道暗便是長生事務所三傑六屍九鬼的六屍之一,而且是作爲長生事務所最神祕的一屍存在,除此之後的金木水火土五屍都是有着特定的能力。

我們沿着這條山脊不斷的往下跑,朵朵在我們的身前飛行的越來越慢,在飛到不過三分鐘之後朵朵便停止了,她轉過身,一臉驚慌道:“不好,大家快閃!”

這一刻小蝶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子猛地向後退了十幾步,長髮瞬間飛揚,在剎那之間便將眼前的我們完全的包裹在了小蝶那滿頭長髮之中。

就在小蝶將我們包裹住的瞬間,我們幾人都是瞬間被小蝶的長髮懸空托起。

“煉屍塔就差你們幾個啦,哈哈哈……”

透過小蝶的那滿頭的長髮,我看到了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片森森黑雲,在黑雲之中出現了一個幽暗的聲音,聲音極爲的平和,宛如是一個躲在黑暗之中老人一般。

“煉屍塔?”

我的心中猛地一顫,在我的世界裏根本就沒有聽說過煉屍塔,但是我之前在八兩叔的筆記裏彷彿看到過關於煉屍塔的描述。

煉屍塔,天地之間最邪惡的聚力之法,屬於魔道的手段,已經消失了數年。

“煉屍塔,你竟然煉成了煉屍塔?”

小蝶的聲音之中有些驚愕之色。

我們一行人都被小蝶那瀑布般的黑色長髮包裹着,兒子坐在我的肩頭扯着我的耳朵道:“粑粑,這個人好厲害,媽媽她不是對手,粑粑……”

兒子不斷地扯着我的耳朵,這一刻我的心中也是擔憂至極。

“張小蝶,你就是那個當年被靈選中的繼承人?不過你身上的力量比我想象的要差得太遠太遠了!”

那濃濃的黑氣之中一個聲音顯得格外的沙啞,我彷彿能夠想到這個聲音的背後是一個怎樣的人。

“你究竟是誰?你不是王乾!”

小蝶的聲音之中帶着震驚,我們也是將目光瞬間看向了那片黑色的陰煞之氣。

這個時候的我們一行人都漂浮在小蝶的身後,顯得格外的詭異。

“師父的名字豈是你能夠直呼的,單憑這一點你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笑話,我張小蝶雖然這麼多年沒有活動身體了,但卻並不畏懼任何人!”

“是嗎?”

滾滾陰煞之氣之中的聲音瞬間顯得冰冷起來,突然從那滾滾陰煞之氣之中衝出了一隻大手,這隻大手直接朝着小蝶抓來,小蝶站在我們的身前,突然直接小蝶雙手猛地一伸,剎那之間我們就如被高高放飛的氣球一般被小蝶遠遠的放開了,我緊緊的盯着小蝶,兒子更是緊緊將我的耳朵抓住。

我知道兒子是在擔心小蝶,我看着小蝶的身體瞬間飛竄而出,伸手便直接抓碎了那陰煞之氣凝結而成的大手。

嘭!

一聲巨響,眼前那恐怖的陣陣陰煞之氣瞬間被小得抓得粉碎。

“這就是當年被靈選中的繼承人的實力?”

聲音之中滿是輕蔑之情,這個時候我便看到了那濃濃陰煞之中緩緩走出了一個乾枯的人,不,不能說是一個人,而是一具屍體,一具乾屍,一個被抽取了脂肪的乾屍。

這具乾屍一邁步,周圍的陰煞之氣便瞬間讓開,那具乾屍一步步的走出,乾枯的頭顱上有着一頭紫色的長髮,身上披着一件血紅色的風衣,雙眼也滿是紫色,一張嘴便露出了鋒利的牙齒。

“你是九幽?”

小蝶的聲音冰冷,這一刻我看到了小蝶緩緩的站定身軀,周身的氣勢開始飛快的收斂,那原本已經足足一米的指甲此刻恢復了原狀。

“正是在下,沒想到這麼多年了,還有人會記得我,不過你知道我也極爲的正常,畢竟當年靈可是拋下了我而選擇了廢柴一般的你。這麼多年不見,你還是沒有變!不管是實力還是長相!”

這個乾屍的聲音十分的難聽,話更是讓我難以接受,我看着站在那裏的小蝶心中一陣憋屈。

這個叫做的九幽的人我雖然不認識,但是看樣

子似乎和小蝶曾經還是有些關係,甚至和自己的奶奶都是有些關係。

“我自然是沒有變,可是你變了,變成了一具行屍走肉,變成了別人的狗!”

小蝶的聲音同樣冰冷。

我還是後來才知道九幽和小蝶的關係的,當年奶奶離開我們村子之後,似乎知道自己大劫將至,便急於想要找到一個繼承人,那時候有很多的天才人物都想要成爲奶奶的繼承人,可是最終奶奶在九幽和小蝶之間徘徊。

九幽是一個特別有天賦的陰陽先生,六歲便能斷八字判風水,封鬼怪開陰陽,但是九幽爲人急功近利,爲達目的誓不罷休,雖然有着強悍的實力,也屬於陰陽先生之中的佼佼者,但是正是因爲性格的原因,奶奶當初選擇了已經變成了鬼的小蝶,並且將自己得到的一件神祕至寶傳給了小蝶,這一度成爲了當時那個圈子之中的一件最不可思議的事情。而之後九幽則是因爲這件事自甘墮落,決心苦修陰陽術超越靈,然後奪取靈傳授給小蝶的那件神祕的至寶。

但是在幾次的爭奪之中都與靈直接的交手,最終重傷敗走,而就在這個時候他遇到了一個人,準確的說是一個從棺材裏走出來的人,王乾,一個活了至少千年以上的殭屍。爲了超越靈,九幽拜王乾爲師,從此在王乾的門下的苦修陰陽道術,可是等他再一次來尋找靈和小蝶的時候,兩個人已經杳無蹤跡。

從那以後他便也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裏,卻是沒有想到幾十年之後,他又再一次出現。

“當年你們竟然用祕法躲了起來,今天那靈早已灰飛煙滅,我看還有誰能保住你,今日我不然要奪取你身上的那件至寶,還要將這裏的所有的人都送進師父的煉屍塔!”

“既然如此,出手吧!”

看着小蝶那般自信,我便知道小蝶定然有什麼必勝的把握,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小蝶身上那神祕的至寶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小蝶之前因爲懷有凡兒一身實力完全被壓制,當初連一個小小的曾大牛都要經全力才能戰勝,在這一刻卻是表現出了恐怖的實力,我們都一行人都被小蝶的長髮裹成了一個個的繭子,只留下一個小小的窗口給我們觀看。

眼前的小蝶渾身緩緩的開始出現了一道微黃色的光芒,將他整個身體映得格外的詭異。

“哈哈哈,師父說的果然不錯,當年靈留給你的果然就是她耗盡心血從崑崙祕境之中得到的上古佛燈!”

我看到那站在陰煞之氣之中的九幽看到小蝶身上的微黃色光芒顯現出了一臉激動至極的神情。

(本章完) 上古佛燈,我還是後來才知道這盞佛燈的真正的威力,不過此刻在我面前的小蝶還在融合階段,根本就施展不出上古佛燈的威力。

小蝶冷哼一聲道:“九幽,你可知道當年爲什麼奶奶部將這佛燈傳授給你?”

九幽並不說話,只是冷聲道:“我不想知道,也沒有必要知道,因爲馬上這盞上古佛燈就是我的了,如今我修煉的附魔之軀,正需要煉化一件法寶進入我的身體,你這盞佛燈正好適合。”

我看着那站在小蝶不遠處一身乾枯的九幽,心中便是一陣陣的不安,總覺得這個九幽是一個極爲危險的人物。

就在我心中極爲不安的時候,九幽出手了。

九幽一步踏出,頓時他身後那滾滾陰煞之氣便化作了無數的鬼影朝着小蝶而去,這些鬼影或兇惡、或善良、或猙獰、或溫柔,總之這個時候,我們眼前的這一片空間完完全全的被無數的鬼影所包裹起來,無數恐怖的鬼影嘶吼着,朝着小蝶飛去。

看到這一切,我的心早已經是懸了起來,而坐在我肩頭的兒子也是不斷的擰着我的耳朵,雖然痛,但是這一刻我更擔心小蝶。

這會兒整個空間都涌動着無數的鬼影,雖然我沒有見過百鬼夜行,但是我能夠想象得出,此刻瘋狂攻擊小蝶的這些鬼影絕對要比百鬼夜行要瘋狂恐怖得多。

“滾!”

就在那些鬼魂在九幽揮手之間瘋狂衝向小蝶的時候,小蝶大吼一聲,身體四周瘋狂爆開了一股黃色的光芒這股光芒一出,那四周瘋狂朝着小蝶衝過來的鬼魂剎那之間被全滅,灰飛煙滅。

看到小蝶直接將他放出的鬼魂全滅之後,九幽沒有絲毫的感覺,反而是一種驚喜,接着陰冷道:“這些年我在國外生活,幾次大的戰爭讓我收集了數萬的鬼魂,我倒要看看你能滅得了我多少小鬼,哈哈哈!”

我的心中那股不安越發的強力,一想到小蝶孤身一人在外對戰這個怪物九幽,我就想要衝破小蝶用頭髮結成的防護網,和小蝶並肩作戰。

“你有多少本事都使出來吧,今日我想小蝶一定要滅了你!”

小蝶的聲音之中充滿了無比的霸氣,看到這裏我頓時心中涌起一股熱血,只是當時我根本就沒有能力衝破小蝶用頭髮結成的保護網,所以只有提心吊膽的看着眼前的小蝶和九幽大戰。一邊的葛青峯告訴我,小蝶身上有大氣運,之前身上的力量一直被楊凡壓制,所以纔沒有完全的凸顯出來,而在生楊凡的時候又用自己的身體抵抗九龍天罰,到

現在也還沒有完全的恢復,所以小蝶究竟能不能戰勝眼前的九幽,還得看看小蝶身上的上古佛燈究竟有多大的威力,畢竟葛青峯也並不知道上古佛燈的存在,自然其他的人也是絲毫不知道。

兒子坐在的脖子上,看着眼前的一幕,我能夠感覺到兒子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股股莫名的力量,雖然我不知道這股力量是來自哪裏,但是我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兒子的身軀在一點點的變得陰冷至極。

嗡!

小蝶的身軀之中又是猛地一陣土黃色的光芒爆出,這片空間之中的鬼氣在剎那之間化爲了烏有。

而就在這些鬼氣化爲烏有的瞬間,那站在不遠處的九幽身後又是飛出一個個的面目猙獰茫然的鬼魂,這些鬼魂都是一個個的軍魂,因爲在鬼魂出現的那一刻我能夠看到這些鬼的身軀都是一個個的當兵的,看來九幽說的沒錯,這些都是他從國外的戰場之中收集而來,畢竟這些外國的戰爭比較多,每天的傷亡也是極大的。而且收集這樣的無主鬼魂,只需要佈局一個小小的聚魂陣法,便能將這些剛剛死去的士兵的魂魄完全的聚集在自己的身體之中。

經過幾次的衝擊,我明顯的看到了小蝶的身體似乎有些扛不住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小蝶只有不斷的釋放那上古佛燈的力量才能將這些鬼魂完全的撕裂。

“是不是感覺頭暈眼花,快要撐不住了?我真的想不明白爲什麼當初靈會選擇你來做他的繼承人,簡直就是靈一聲之中最大的敗筆,不過現在好了,我可以幫助他將這一筆添回去,看樣子你還沒有徹底的融合這上古佛燈。”

“撐不住?你儘可以試試!”

“還逞能嗎?”

冷哼一聲,九幽身子猛地一顫一把便朝着小蝶抓去,就在朝着小蝶抓去的瞬間我突然看到了小蝶突然之間眉心一顫,一股狂暴的力量瞬間洞穿天地一般,我只感覺眼前一花,一股狂暴的力量在剎那之間衝破空間,直接朝着那迎面抓來的九幽的那隻大手射去。

嗡嘭!

那一股狂暴的金黃色的燈光直接洞穿了那隻大手,接着小蝶身子瞬間消失在了我的面前,等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九幽的身邊,一指點在了九幽的眉心,氣勢滔天震破天地。

“死!”

這一刻我看到了小蝶真正恐怖的一面,我們依舊在被她放風箏一般的保護着。而她卻是一臉的扭曲,一指點出直接沒入了九幽的眉心,那原本土黃色光芒,瞬間凝結成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一聲巨響,那恐怖的金色光芒瞬間洞穿了就有的頭顱。

啊!

那之前還不把小蝶放在眼裏的九幽此刻慘叫一聲,身子瞬間沒入了那滾滾的陰煞之氣之中,下一刻九幽瘋狂的嘶吼一聲,那一片陰煞之氣瘋狂的沸騰起來,就在我們的眼前,那瘋狂沸騰的陰煞之氣緩緩的凝結成了一個三米高大的巨人,這個巨人渾身都是不斷洶涌的煞氣。

“你已經激怒了我,張小蝶,死!”

九幽此刻瘋狂的嘶吼着,猶如一頭髮怒的獅子。

我們看到這一幕都是臉色大變,因爲此刻的小蝶站在九幽的面前完全就猶如是一隻瘦弱的小羊一般。

“千金古佛,萬佛加身,鬼道佛途,萬佛之光,顯!”

就在九幽揚起那陰煞鬼氣凝結的手掌朝着小蝶拍下的時候,小蝶突然之間大吼一聲,我幾乎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小蝶渾身一顫周身剎那之間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一股股金色的光芒從那裂痕之中奔涌而出,一時之間小蝶周身金光萬丈。

“佛光萬丈!佛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