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一切遠遠沒有秦巖想的那麼簡單。

莫非出口需要自己找?

秦巖選定西北方向一直向前走去,但是他走了一天一夜,也沒有走到草原的邊緣。

秦巖覺得這裏的草原應該無限大,他是不可能走到邊緣的。

那麼我該怎麼離開這裏呢?

秦巖陷入了沉思中,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就在這時,天空中飄來了慕容雪菡的聲音:“主人!主人!”

秦巖擡起頭,看到慕容雪菡的臉懸掛在半空中。

咦?這是什麼情況?慕容雪菡怎麼進來了?

“主人,剛纔九窈公主說,每個幻境中都有四根支撐陣法的柱子,你需要打斷這四根柱子!”

慕容雪菡的聲音從天空中飄下來。

“好的!我知道了!”

秦巖點了點頭。

只要知道了具體的結症,秦巖就能想辦法出去。

“乾坤無極,陰陽無形,天地大道,尋跡覓痕。”

秦巖念動咒語,揮掌拍在地面上,四道似有若無的鬼氣,立即順着地面向前延伸出去。

秦巖跟在其中一縷鬼氣之後,飛也似的向前飄去。

幾個小時後,秦巖來到鬼氣消散的地方,他當即將地面上的土掃開。

一根巨大的柱子被深深地埋在地面下。

秦巖念動咒語,揮掌拍在柱子上。

“轟”的一聲,柱子被拍的四分五裂。

緊接着,秦巖根據其他三縷鬼氣,找到了另外三根柱子,並且分別拍裂了三根柱子。

當最後一根柱子斷裂後,整片草原在瞬間消失在秦巖的面前。

“主人,你終於出來了!”

慕容雪菡她們圍上來,驚喜無比地看着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覺得自己有點冷。

他趕快念動還魂咒,回到了肉身中。

直到此刻,秦巖才覺得暖和多了。

人的魂魄不能離開肉身太長時間,一般是不能離開二十四小時,否則就再也回不去了。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離魂的人是天師級別的高手。

“怎麼樣?外面還好吧?”

秦巖轉過頭問慕容雪菡她們。

“嗯!沒有發生任何異常狀況,一切都還好!”慕容雪菡點了點頭。

“你看我給你們帶了什麼?”秦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了巨蟒的蟒膽。

當蔣婉兒看到蟒膽後,不由睜大了眼睛:“主人,這可是鬼蟒的蟒膽?”

秦巖點了點頭。

“主人,這東西吃了以後百毒不侵,無論是對人還是對妖精!”

“對你們應該也有好處吧!”

“啊?主人,你準備讓我吃嗎?”蔣婉兒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可是這東西太珍貴了!更何況我們吃了,效果不是很大。”

蟒膽對有肉身的人、妖精以及殭屍有用。

但是對鬼類和邪靈的作用不大。

蔣婉兒還不知道,秦巖無論對誰,只要是自己的人,他向來都是一視同仁。

“好了,來,一人一塊,都吃了吧!”

秦巖拿出五塊巨蟒的蟒膽,分別扔給慕容雪菡她們。

“你們先吃,我再進其他幻境看看!”

秦巖念動離魂咒,再次靈魂出竅,鑽進了一個圓球之中。

這個圓球裏面是一片冰川。

腳下的地面覆蓋着冰,眼前的高山覆蓋着冰,似乎就連天空之上也裹着一層薄薄的冰。

總之站在裏面,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冰做的。

除了冰,還是冰。

這裏面能有什麼危險?秦岩心中十分好奇,擡起頭舉目四望,想看看四周除了冰還有什麼。

就在這時,秦巖發現自己好像在動。

但是他很清楚,他沒有挪動腳步。 秦巖低下頭,看到自己腳下的冰被切割出一塊,而他就站在這塊冰上。

四個眼神空洞的人擡着冰,漫無目的地向前走着,就像擡着一頂轎子。

他們的雙眼中流着兩股鮮血,鮮血順着他們的臉凝聚在下巴上,又從下巴上滴落到胸口上,最後從胸口上流到腳上。

他們每走一步,腳下就會留下一個鮮紅的腳印。

每個腳印都顯得詭異無比,特別四周又都是白茫茫的冰塊。

“喂!你們是誰?要帶我去哪裏?”秦巖大聲詢問。

這四個人不說話,依舊錶情木訥,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不緊不慢地向前走着。

“喂?你們什麼意思?再不說話可不要怪我不客氣!”秦巖語氣冰冷地說,同時捏住了法訣。

這四個人還是不說話。

秦巖雙腳點地,準備從冰塊上跳開。

但是秦巖發現他的雙腳就像被膠水粘住了一樣,根本無法動彈。

“土地把岸,河神守江,地下十丈,封封決絕!”

秦巖念動咒語,揮掌拍在冰塊上。

四根蔓藤破開冰面,從冰層中伸出枝葉,纏住了四個人的雙腿雙腳。

“噗通”一聲,四個人同時摔在地上,冰塊從他們的肩膀上掉下,“砰”的一聲摔得四分五裂。

秦巖的腳也獲得了自由。

“你們是誰?要帶我去哪裏?”秦巖走到其中一個人面前,眯起眼睛看着他。

這個人就像被抽走了靈魂一樣,目光呆滯地看着前方,似乎秦巖在他眼中就是空氣。

秦巖挑起眉毛,疑惑無比地審視了一下這個人。

要不要對他搜魂,搜魂是最簡單最便捷的辦法。

如果是在外面,秦巖肯定會考慮一下,會不會對他造成傷害。

但是在這裏根本沒有必要。

既然這是幻境,那這裏面的一切也就是虛幻的。

想到這裏,秦巖念動咒語拍在他的頭頂上,對他進行搜魂。

當秦巖的魂力順着這個人的頭頂鑽進他的體內後,秦巖發現這具身體居然是空的,裏面不但沒有靈魂,而且裏面就像原野一樣空曠。

就像無邊無際的草原一樣。

甚至於比草原還要遼闊。

就在秦巖準備將魂力抽出來的時候,空曠的空間中突然傳來了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桀桀!咯咯!哈哈!嘻嘻!”

緊接着,一股無與倫比的巨大吸力,吸住了秦巖的魂力,又順着秦巖的魂力抓住了秦巖的三魂七魄,並且將秦巖的魂魄吸進了裏面。

秦巖只覺得眼前一黑,人就進入了空曠的空間中。

“哈哈哈!好奇害死貓啊!”

一個虛無的聲音哈哈大笑起來。

“你是誰?”秦巖擡起頭,看着空曠的空間,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這個空間沒有天,沒有地,也沒有空氣。

“我是誰?我是我啊!”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上靈三清,下應心神,赦令一出,斬妖除魔!殺!”

秦巖懶得和這個聲音再說話,直接念動咒語施展出滅魂咒。

一道金光從秦巖的掌心中飈射而出,轟擊在虛空中。

“滅魂咒?哼!我沒有魂,亦沒有魄!你想滅我?”對方譏諷地說,語氣中滿是輕蔑。

嗯?沒有魂?也沒有魄?這怎麼可能?

沒有魂沒有魄的只有殭屍!

等等?莫非我中計了?剛纔那四個人是四具殭屍?他們誘騙我對他們搜魂,然後將我騙進他們的軀體,將我融化成他們的魂魄?

想到這裏,秦巖冒出一頭冷汗。

這種道術叫做天虹奪魂術,乃是西漢陰陽鬼算東方朔所創。

當年東方朔利用鬼谷算法,卜卦算出霍去病將死於二十四歲。

霍去病爲了長壽,求東方朔續命。

東方朔搖頭,委婉地告訴霍去病,這是他無法避開的劫難,如果想續命,只能使用天虹奪魂術。

原來當年霍去病之所以病死,不是真的病死,而是他和他舅舅衛青功高蓋主,漢武帝害怕外戚專權,毒死了霍去病,暗殺了衛青,又處死了衛子夫。

兩百年後,霍去病使用天虹奪魂術重新復活,變成了東胡的首領,他帶兵南下與漢人整整打了三十年大戰。

“你是不是想使用天虹奪魂術?”秦巖直接問。

“哦?你居然知道天虹奪魂術?不簡單……嗯?啊!”

對方大聲慘叫起來。

不等對方說完話,秦巖就悄聲念動咒語,將槐木劍插進了自己腳下的空間。

雖然說秦巖腳下看起來是空的,其實那是障眼法。

如果真是虛空的,秦巖就無法踩在上面。

而且秦巖此刻已經猜到,他現在就在殭屍的身體裏,只要他滅掉了殭屍,他就能從殭屍的身體裏面出來。

“乾元陰覆,玄運無邊,天罰之最,身形俱滅!”秦巖用上了專門對付殭屍的咒語。

“啊……你……”

對方的話還沒有說完,秦巖就看到四周的空間裂開一道道細縫,一道道光線從細縫中照射進來。

“轟”的一聲,殭屍的軀體爆裂開,炸成一塊塊小碎片。

秦巖又回到了剛纔滿是冰川的世界。

當秦巖剛剛出現後,他看到另外三個殭屍正眼巴巴地看着他。

原來他們剛纔都是假裝的,爲的就是騙我搜魂。

想到這裏,秦巖氣不打一處來,立即抽出槐木劍向另外三個殭屍刺去。

這三個殭屍非常靈活,輕輕一閃就躲過了秦巖的攻擊,並且對視了一眼同時合力向秦巖攻去。

秦巖發現他們只不過是血屍,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

秦巖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念動封絕咒揮掌拍在地上。

無數根藤蔓從冰面下冒出,同時捆住了這三個殭屍的腿。

秦巖抽出槐木劍,念動咒語,一劍一個將他們殺掉了。

殺完這三個殭屍,秦巖覺得這一切似乎太容易了,他總覺得不應該這麼快就破掉了這個陣法。

就在秦巖詫異無比的時候,“咚咚咚”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可是秦巖循聲望去,卻沒有看到有人走過來。

奇怪,我爲什麼什麼也看不到?

秦巖念動咒語開啓陰陽鬼瞳,依舊什麼都看不到,但是腳步聲卻越來越近。 “砰”的一聲,秦巖只覺得自己胸口不知道被誰踢了一下,整個人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向遠處摔出去。

秦巖剛剛站起來,又被一腳踢在了胸口上。

他再次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飛出去,摔在了地上。

秦巖驚詫無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被人踢飛。

因爲他什麼都沒有看到。

這是怎麼了?

秦巖一邊在心中暗想,一邊從地上站起來。

但是他剛剛站起來,胸口上又捱了一腳。

幸虧秦巖有護身法器,否則接連被踢了三腳,早就魂飛魄散了。

當然了,這也是因爲對方只是鬼王級的高手,如果是鬼皇級的高手,秦巖此刻就直接歇菜了。

“他嗎的,你是誰?”

秦巖憤怒地大聲咒罵起來,同時眯起眼睛向四周望去。

“砰”的一聲,秦巖的胸口上第四次被踢了一腳。

秦巖從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砰”的一聲落在地上。

在秦巖從半空中劃過的那一剎那,他看到了地上的血腳印。

莫非對方是踩着這種腳印攻擊我的?

秦巖記得有一種隱身術,可以藉助鮮血隱去魂魄的窺視,而他此刻恰恰就是魂體。

想到這裏,秦巖伸出手向腳印上抓去。

這一下他抓住了一隻腳,而且這隻腳正準備踢他。

“天地動,日月明,三魂應,陰陽開,天罰一點驚鬼神,律令一出安乾坤!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