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他朋友,他這一頓飯多少錢?”

“一共一百六。”其中一個頭發鋥亮的男人對我說道,估計他就是這鴛鴦火鍋店的老闆。

我聽到後,從口袋裏掏出零錢,查了幾遍,一共一百五十五塊錢,不夠一百六,我所有的現金和銀行卡都在給老牛的那個錢包裏,現在身上只有這麼多了。

那個老闆看到我手裏的錢後,一下拿了過去,然後對我和老牛說道:

“行了,行了,算我倒黴,下次沒錢別裝什麼大款,吃不起就別吃,鄉下人!”火鍋店老闆走的時候,對我和老牛說道。

我聽到後,當時就火了,忙叫住火鍋店老闆對他說道:

“你先給我站住,你當你這裏是五星級酒店還是咋的?!非得大款才能來?還鄉下人?鄉下人怎麼了?我就問問,在坐的哪一個敢說自己的先人不是鄉下人?!”

那火鍋店的老闆聽了我的話後,臉一下子都變‘色’了,上下打量了我一便後,冷眼對我說道:

“瞧你那樣,就你們倆大男人,連吃一頓火鍋的錢都沒有,還在這裏大呼小叫,我告訴你們,像你們這種沒錢還壯闊的人,我是見多了。”火鍋店老闆說完後,不理我和老牛扭頭就走。

老牛剛要攔住他,我忙叫住了老牛:

“老牛,你回來。”

“老野,他說話太氣人了,我氣不過。”

“行了,算了,你來這火鍋店之前,錢包還在不在身上?”我對老牛問道。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想了想說道:

“在身上,我來的時候,就把錢包放在那張桌子上面了。”老牛說着用手一指南面一張空桌子說道。

“你說你錢包放你口袋裏是不是嫌沉得慌?哪有像你似的,吃個飯還把錢包放在桌子上?!”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讓他‘弄’得哭笑不得,我說話的同時,也朝着那張桌子那邊望了過去,在老牛那張桌子旁邊還有三個年級不大的青年在一起喝酒,聊得不亦樂乎。

其中一個看着年級最小的青年,時不時的朝着我和老牛這邊看,目光中帶着一種異樣的神‘色’,他見我看他,忙低頭開始繼續吃東西。

看到這裏的時候,我就覺得那個青年不對勁,他看我和老牛時的那種眼神特別像是賊心虛,但是我這也是猜測,所以我想過去證實一下。

想到這裏,我忙對老牛說道:

“老牛,走,咱上那桌上去看看。”我說着便和老牛朝着那三個青年吃飯的那桌走了過去…… ?

“哥們兒,你手機能借我打個電話不?”我和老牛走過去後,看着那個青年問道。,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借什麼手機?你自己沒有?!”其中一個人聽到我的話後,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我和老牛語氣不善地說道。

“我去上個廁所。”剛纔那個老是朝着我和老牛看的青年說着起身就要去上廁所。

我見狀後,忙伸出手拉住了他:

“我說朋友,你上廁所之前,我有件事得問問你。”

“什麼事?”那個青年一臉心虛地對我問道。

“我朋友放在那張桌子上的錢包你看到了嗎?”我盯着那個青年問道。

“什麼錢包?我沒看到。”那個青年說着用力一拽,把他的衣服從我手裏拽了出來,就在這個時候,啪的一聲,從他的口袋裏,掉出一個黑‘色’的皮夾。

我低頭一看,正是我的錢包。

“臥槽!老野他們是小偷,這就是咱的錢包!” 最壞最好的你 老牛看到後,忙從地上把錢包給撿了起來。

“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這時在桌子上的另外兩個人也站了起來,看着我和老牛說道。

就在我估計老牛要發飆的時候,他突然朝着一個地方看了過去,楞了幾秒後,急忙拍了拍我的胳膊說道:

“老野!你看那是誰?!”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朝着他看的方向望去。

只見一個‘女’人帶着一副墨鏡在這火鍋店的‘門’外站着,當她看到我和老牛也在看她之後,轉頭朝着街邊就跑!

這個時候,我也同時看清了那個‘女’人的面貌,雖然她帶着墨鏡,但是她對我來說太熟悉了,就算她化成灰我也能認出來。

‘門’外那個帶着墨鏡的‘女’子,正是五行邪教的青蛇任‘玉’柔!這任‘玉’柔是五行邪教中人,我從‘陰’間回來後,都和老牛說過,所以老牛看到她纔有此反應。

見她想要逃走,我顧不得那幾個小偷,帶着老牛直接從火鍋店裏跑了出去,一到路邊,我便和老牛朝着任‘玉’柔所逃的方向追去。

追出數裏,依舊沒看到任‘玉’柔的影子,再追下去也是徒勞,我便停下了身形。

“老野,她怎麼來這裏了?”老牛從後面追上來後,對我問道。

“估計是在跟蹤我們,那五行邪教的教主並沒有死,所以五行邪教對我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對老牛說道。

“那咱就找到他們的老窩,給殺過去!”老牛說道。

“老牛,你剛纔看到那個任‘玉’柔逃跑的時候是不是和正常人一樣?”我問道,對於他殺過去的言論,我只能笑笑,咱想殺過去,也得找的到啊。

“我看她跑起來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啊,怎麼了?”老牛不解的對我問道,他並不知道任‘玉’柔曾經被我打斷一條‘腿’。

“那個任‘玉’柔在我在臨死之前,把她的‘腿’給打斷了,可是我見她剛纔跑的時候和常人一樣,這是怎麼回事?”我對老牛說道。

“是不是五行邪教的邪術能幫她再生的?”老牛猜測道。

我搖頭道:

“算了,咱先回去,明天一早早起進山,敵暗我明,這次不管怎麼樣,必須處處留心,別讓他們鑽了空子。”

之後我和老牛便回了客房睡下。

早起收拾妥當,我和老牛便坐上了去樂山市的車,到達樂山市後,我和老牛沒做任何停留,直接按照事先規劃好的路線一頭扎進了這峨眉無人深山之中。

這峨眉山後山的山峯遠遠望去,個個縹緲,猶如畫眉,這種陡峭險峻、橫空出世的雄偉氣勢,使我和老牛看到之後不得不爲之讚歎。

現在已經是初‘春’,天氣倒也不算太冷,一路走來,我和老牛都被這霧氣和四周植被上的‘露’珠給打溼了衣服,不得不從隨身‘玉’佩裏拿出了雨披穿上。

峨眉山以多霧著稱,常年雲霧繚繞,雨絲霏霏。雖然霧氣和‘露’珠多,但是我和老牛的心態卻絲毫都沒被感染,人走在這瀰漫山間的雲霧之中,感受這變化萬千的濃霧,把峨眉山妝點的婀娜多姿,讓人心生嚮往。

一路走來,我和老牛發現了不少了植物‘藥’材,無一遺漏,都讓我和老牛挖出來,放進了隨身的‘玉’佩空間裏面。

這時雲月也醒了過來,她白天只能呆在‘玉’佩裏,所以我一邊行路,一邊對雲月講解各種‘藥’材的作用。

行至深山,一直都沒有找到,百年雨‘花’木和百年龍鬚草,這兩種‘藥’材的外形我早已熟記於心,清竹大師給我我一幅牛皮紙畫,上面畫着韓穎所需的那四周‘藥’材的詳細外貌特徵。

中午我和老牛吃了些東西,休息了一會兒,見霧氣小了不少,而四周的植被上面的‘露’珠大多也沒了,便把雨披脫了下來,放進了‘玉’佩空間裏。

再次行路,走了約半個多小時,突然發現前面有一個長相很怪異的樹,我和老牛走近觀察了半天,這才確定它是一顆陽桃樹。

爲什麼說它怪異呢?因爲這棵楊桃樹很矮,幾乎和我差不多高,衆所周知這正常的陽桃樹很高,最高的可達12多米,但是這棵怎麼會這麼矮? 掠愛:情遇神祕邪少 而且它枝身上的樹葉極爲茂盛和蔥綠,如同翠‘玉’一般。

更爲奇怪的是,這棵矮小的陽桃樹上,它已經開始慢慢結陽桃果了。

陽桃一般都是在7、8月份纔會成熟,現在才3月份,這個楊桃樹便已經開始結果了,你說它怪異不怪異?

“老野,這顆陽桃不一般,我看咱把它挖出來種在你那‘玉’佩空間裏怎麼樣?”老牛看着眼前這顆不尋常的陽桃樹對我問道。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忙一拍自己的腦袋,我自己怎麼沒想到呢?這‘玉’佩空間裏,有草地有水流,那肯定能種植別的植物,雖然能不能成活我也不能確定,但是總得試試。

想到這裏,我忙從‘玉’佩空間裏,拿出了鐵杴,和老牛開始挖這顆陽桃樹,不到半個小時這顆陽桃樹便讓我和老牛連根挖出了。帶着楊桃樹,我和老牛一起竄進‘玉’佩空間裏,找了一個地方,在草地上挖了一個深坑,把這棵楊桃樹給種在了裏面。從‘玉’佩空間裏出來後,前面就是一條小溪,老牛下去逮了幾條草魚,便一起放進空間裏的小溪裏面養着,他的意思是,看看我這‘玉’佩的獨立空間到底有沒有別的作用,是不是在裏面養的魚,能好吃一些? ?

看着那幾條草魚在‘玉’佩空間裏的小河裏來回的遊走,顯得很是興奮,很明顯,這小河適合它們的生存,而且可能讓它們感覺比在外面的溪流中更舒服。,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雲月也在一旁看着那小河裏的草魚,不一會兒,她挽起‘褲’子,坐在小河的旁邊,把一雙潔白的小‘腿’放在小河裏面,在水中的草魚也不怕她,在她的小腳旁,來回的遊走。

我和老牛從‘玉’佩裏出來後,老牛便對我說道:

“老野,你這‘玉’佩可真是好東西,雖然裏面的空間有限,但是什麼東西都能放在裏面,無論是死物還是活物。”

“行了,咱趕緊走,爭取在天黑之前越過前面那座山峯。”我指着前面的那座陡峭、‘插’入雲中的山峯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到我的話後,順着我手指的方向一看,頓時便抱怨道:

“我說老野,你當咱倆是飛機啊?那座山峯最起碼有個上千米高,而且還那麼陡峭,咱怎麼上去?”

“老牛同志,革命的道路向來是艱苦和困難滴,黨教導我們遇到任何困難都不能逃避,我們要勇於去面對,勇於去克服。”我一本正經地對老牛說道。

“你趕緊拉倒吧,還克服,你能上去,我上不去。”老牛說的倒是實話,前面那座山峯的確很陡,我要上去都有些困難。

“行了,到了上不去的地方,我用登山繩拉你,你也知道,像雨‘花’木和龍鬚草這種稀有的‘藥’材,肯定藏在險峯峭壁之中,要是在這種地方,早讓別人給摘走了。”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也沒說什麼,跟在我身後走了過來,看來他是默認了。

走了一段路,前面的雜草和藤蔓越來越多,每走一步都很困難,雖然因爲‘玉’佩空間的關係,我和老牛身上都沒揹着裝備,但是現在的地形也是讓我倆寸步難行,累得滿頭大汗。

“老野,咱歇一會吧?這裏的藤蔓好像故意的,老子每走一步,都讓它們給纏住了,累死了。”老牛喘着氣對我說道。

“行,那就休息一會兒。”我現在也覺得累的不輕,所以便和老牛原地休息一會兒,‘抽’根菸,喝點兒水。

就在‘抽’煙的時候,在‘玉’佩裏的雲月突然對我說道:

“張野,你給我在山上找些好看的鮮‘花’,我要把你的‘玉’佩裏面裝飾一下。”

我聽了雲月的話後,心想這妮子還真把裏面當家了,不過這樣也好,裏面漂亮一些,人進去的時候看着滿地的鮮‘花’,心情也會愉快很多。

“行,我和老牛看到就給你‘弄’進去。”我答應了下來。

休息了十多分鐘,我和老牛便再次上路,一路上,我和老牛隻要看到有‘花’的植物,不管開沒開,全都一股腦挖出來,扔進了‘玉’佩的空間裏面,甚至有的一些看好稀有的植物也一併挖出來,扔到裏面。

現在我和老牛就跟土匪差不了多少……

就這樣,我倆朝着那個陡峭的山峯走了半個小時後,老牛突然像發現寶貝一樣,朝着一個草堆裏猛地就撲了過去,整個身子都壓在了草堆上面。

“老野,你看着點兒,這裏有個熊貓!”老牛撲在草堆上,對我說道。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雖然不相信這裏會有熊貓,但是也朝着老牛那邊看了過去。

突然,一個‘毛’茸茸,一身黃‘毛’的東西從老牛左側的身下躥了出來,朝着一旁的草堆裏跑去。

我這纔看清,哪裏是什麼熊貓?而是是一個長得跟浣熊一樣的‘毛’絨動物,黃黑相見的‘毛’發,一條‘毛’茸茸且粗大的尾巴吊在身後,倒也可愛。

我見那個小動物倒也屬於稀有,所以便沒有上去抓它,現在這世界上的物種越來越少了,除了生態環境的改變,其實和打獵跟濫捕濫抓也有很大的關係。

不過讓我意想不到的是,那個長得跟浣熊一樣‘毛’茸茸的動物,跑到草叢旁,它可能感覺到我沒有惡意,所以並沒有馬上鑽進去躲起來,而是在草叢旁前爪起立,後爪着地,站了起來,用一雙黑溜溜地眼睛看着我,雙眼中滿是可憐之‘色’。

“老野,那是什麼玩意?怎麼長得跟個小熊似得?還不怕人。”老牛這時也從地上爬起來看着那個動物問道。

我輕輕搖頭,表示我也沒見過,我看到那動物那雙可憐的眼神後,從‘玉’佩裏拿出了一包壓縮餅乾,打開,給它扔了過去。

那個小動物開始看到我這個動作後,先是嚇了一跳,然後見我和老牛都沒有朝它走過去後,這才慢慢地朝着地上的壓縮餅乾走了過去。

這個小動物走到壓縮餅乾旁後,先是用鼻子嗅了嗅,之後便啃了起來,看它吃東西的樣子,倒是也老牛有的一拼。估計是餓壞了,我說剛纔它老是用一雙可憐兮兮的眼神看我呢。

重生之銀河巨星 “行了,老牛,走吧,這小東西就別抓它了。”我對老牛說道。

“行,那咱接着趕路。”老牛說着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剛往前走了一段時間,我便聽到身後有一陣沙沙的聲音,往後一看,原來是那個‘毛’茸茸的小動物跟了過來。

一開始我沒在意,以爲它經常在這深山之中,從沒看到過人,所以有些好奇,纔跟着我和老牛,跟一會兒也就回去了。

但是我和老牛又繼續走了一段路後,再回頭,還是看到那個小動物跟在我倆的身後,它見我回頭看它,馬上坐在地上,小腦袋一歪,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這時老牛也看着那個小動物對我說道:

“老野,那個小熊不會把咱倆當成它爹媽了吧?怎麼咱走到哪它跟到哪?”

“估計你把你當成它媽了,你倆這體型還真‘挺’相似的。”我笑着對老牛說道。

“去你的,就你的體型好。”老牛說了一句,然後跑到一課大樹後面,‘尿’‘尿’去了。

我則看着那個小動物,然後蹲下身子,朝着它拍了拍手,示意它過來。那個小傢伙看到我這個舉動後,先是猶豫了一會兒,然後才朝着我這裏慢慢地走了過來。等到它走的近前的時候,我慢慢地伸出手,輕輕的在它頭上撫‘摸’了一下,它也伸出舌頭,朝着我的手‘舔’了幾下,然後便往我身上靠,‘毛’茸茸的小腦袋,在我的小‘腿’上面來回地蹭,一副親暱的樣子。 ?

我見此後,心裏有些高興,這小傢伙兒還真是乖巧可愛,我把它抱了起來,逗了一會兒後,直接把它放進了‘玉’佩空間裏。。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雲月,我給你找了個朋友。”我對雲月說道。

雲月在‘玉’佩的空間裏,正忙着栽‘花’種草呢,當她看到被我放在空間草地上面的那個‘毛’茸茸的小動物後,先是好奇地“咦”了一聲,接着轉而一臉欣喜:

“哇!好可愛的小熊!”說着雲月便朝着那個小熊跑了過去。

那個長得跟小熊似得動物也不怕雲月,就站在原地讓雲月把它整個都抱了起來,然後朝着雲月的臉上就‘舔’了起來。

雲月此時樂開了‘花’,抱着手裏的小熊一臉幸福的對我說道:

“張野,謝謝你!它真的好可愛,以後我們就叫它小熊吧。”

“行。”我在‘玉’佩外面說了一句,然後便睜開雙眼,鬆開‘玉’佩,峨眉山的景象,再次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老野,你剛纔把那小熊給放進‘玉’佩裏面了?”老牛‘尿’完回來對我問道。

“對,讓它跟雲月在裏面玩吧,相互也有個伴。”我說道,其實那個小熊要是自己在這峨眉深山中,倒也不安全,因爲這裏面有太多的食‘肉’動物了,既然它喜歡跟着我們,那就帶上它好了。

我和老牛繼續往前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後,總算是來到了這陡峭的山峯底下,這時天也開始暗了起來,我和老牛便準備休息一晚,然後明天一早,便從這陡峭的山峯下面爬上去。

這峨眉山的天氣的確出人意料,我和老牛剛找了些木柴,天就已經暗了下來,沒辦法,我只好先點起篝火,然後再和老牛撐起帳篷。

就在這時,雲月從‘玉’佩裏出來,看到我和老牛正在忙活,忙對我們問道:

“你們怎麼還在外面點篝火啊?”

“不在這裏點篝火,在哪裏?”老牛不解的看着雲月問道。

“你們可以來‘玉’佩空間裏休息啊,這樣晚上也安全一些,‘玉’佩裏面晚上又不冷。”雲月看着我和老牛說道。

“臥槽!我怎麼就沒想到呢!老野,咱倆白忙活了,走去你那‘玉’佩裏睡覺。” 重生之青絡公 老牛說着便朝着我走了過來。

雲月這句話,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我和老牛長期在野外過夜習慣了,都忘記‘玉’佩空間這茬了。

“對了,老牛,每次都是你先進去,這次我先進去,你看看,我自己進入這‘玉’佩空間裏後,那‘玉’佩在不在外面。”我對老牛說道。

“行。”老牛答應了一聲。

其實我每次進到‘玉’佩空間裏都會看,看看這掛着我脖子上的‘玉’佩還在不在,一低頭,‘玉’佩還在我的脖子上,這我帶着‘玉’佩,進到它自己的空間裏,卻還是能看到這‘玉’佩,這個空間問題,讓我一直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快穿之並非什麼善男信女 我右手握住‘玉’佩,御氣,緊接着整個人進入到‘玉’佩的空間裏,然後我低頭一看,那塊‘玉’佩依舊還掛在我的脖子上面,我這纔在‘玉’佩裏面對外面的老牛喊道:

“老牛,還有沒有‘玉’佩在外面?”

“沒有,我啥都沒看到。”過了一會兒後,老牛在外面對我喊道。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這次放下心裏,看來這個‘玉’佩只有一個,不會什麼分身,也就是在我進入它自己的‘玉’佩空間裏的時候,這‘玉’佩也會跟着我一起進到它自己的空間裏來。

這麼說雖然有些矛盾,但是總算是‘弄’明白了,只要我和老牛跟雲月一起進入這‘玉’佩獨立的空間裏後,外面不會遺留任何東西。

想到這裏,我忙從‘玉’佩裏出去,讓老牛和雲月先進去,我最後御氣也進入了這‘玉’佩之中。

第一次進來的時候,我倒是沒發現,現在在一看,發現這‘玉’佩的空間裏面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草叢上面多了很多植物和‘花’草,四周開滿了各種顏‘色’的‘花’,這些‘花’草似乎被移植到這空間草地上之後,開的更‘豔’了,葉子也更加青綠,顯得生命力格外的強。

其中還有一些青翠‘欲’滴的葉子中,星星點點地冒出幾個白中泛綠的小‘花’蕾,空氣中也飄着一股淡淡地‘花’香,讓人聞之不由的感覺沁人心脾,宛如人間仙境。

而在空間草地的正中央,那棵陽桃正立在那裏,再次看到它的時候,我便發現這陽桃樹的上面葉子青翠‘欲’滴比起在外面時的樣子,更多了一份茂盛,而那個‘毛’茸茸的小熊和白靈鼠正在樹下嘻戲……

小河中的幾條草魚,時不時的跳出水面,讓我看的一陣出神……

“老野,怎麼變化這麼大?”老牛也是看‘花’了眼。

雲月看到我和老牛一副吃驚的樣子後,笑嘻嘻的對我們說道:

“嘻嘻,怎麼樣?我‘弄’的還算漂亮吧?”

“漂亮!你這裏‘弄’的何止是漂亮,這簡直就是仙境。”老牛看着四周,一臉嚮往地說道。

“行了,你們都趕了一天的路了,肯定都累壞了,趕緊吃些東西,洗洗腳,早點休息吧。”雲月對我和老牛說道。

在這‘玉’佩空間裏,我和老牛就着鹹菜吃了些壓縮餅乾和罐頭,便躺在這草地上睡去,這裏面溫度適宜,空氣新鮮,身上的草地也是和棉‘花’一樣柔軟,聞着空氣中的‘花’香和草香,我和老牛漸漸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雲月便把我和老牛叫了起來,我倆爬起來後,先是到河邊洗了把臉,之後吃了些東西,便從‘玉’佩裏出去,準備爬山,去尋找那雨‘花’木和龍鬚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