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師瞪了一眼蔣舟舟,他知道趙小川出口是爲了幫助蔣舟舟解圍,但是他卻沒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這麼蠢,挖了坑自己跳。

趙小川長出一口氣,笑了笑,道:“算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還是說說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吧?”

“你呢?小川你以後打算做什麼?”蔣舟舟反問道:“是真的打算去找那趕屍人麼?”

嬉笑者 趙小川點點頭,緊握拳,道:“沒錯,我一定會讓若曦復活的。”

蔣舟舟咬牙道:“好,小川,反正我也沒事情做,如果你不嫌棄那就算我一個,畢竟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

兩人相互間不斷交流着,黃大師眼神閃爍,康惠眉頭微皺。

“湘西趕屍人麼?師父是什麼時候認識湘西趕屍人的?”

康惠瞥了了黃大師的眼神,低頭沉思,漸漸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陸家徹底完了。

洋城雨過天晴,天際的烏雲散開,灑下明媚的陽光。

彷彿一切,都已經成為了歷史。

人群中還站著一名陸家人,陸天魁長子陸永豐。

他親眼目睹了陸家的覆滅,這時候,他臉上沒有太多難過,反而嘴角掛著一絲笑意。

「現在,輪到我了吧!」

陸永豐淡然說道,彷彿他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秦穆然轉身,目光看向陸永豐。

他和陸永豐見面的次數並不多,但陸永豐的性格和陸永慶卻有著很大不同。

這些年,陸永豐在陸家的地位,也只是空掛一個大少爺虛名而已,陸家的實權,他絲毫沒有。

「據我了解,陸家的所作所為,好像你並沒有參與。」

秦穆然淡然笑道。

「但我也是陸家人,難道你不打算斬草除根嗎?」

陸永豐說道。

「我和陸家無冤無仇,談不上斬草除根,也沒必要,我這個人是非還是很分明的。」

秦穆然笑道。

秦穆然心裡很清楚,對於一個在家裡被處處排擠的人,陸家的機密業務,陸永豐根本沒有機會觸碰。

陸永豐和陸家其他人不同,可能是因為在陸家受到排擠造成的這種性格。

如果陸永豐真的對陸家所作所為不知情,也沒有參與,那自己也沒有理由殺他。

「所以,你真的打算放過我?」

陸永豐驚疑道,語氣中有些難以置信。

「你這個問題很奇怪,如果你沒有做錯什麼,我為什麼不能放過你,如果你真的不想活了,我建議你自殺……」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陸永豐苦笑一聲,對於陸家的現狀,他並不感到太難過。

畢竟,這些年自己在陸家,誰又把自己真正當成陸家人看到了?

這時候,李建勛走到秦穆然身邊,低聲言道。

「東皇,狼群小隊,還有一個代號紅狼的漏網之魚,我派人去處理一下?」

李建勛言道。

秦穆然眉頭輕皺,沉默片刻。

「不必,老龍特意命令,入侵者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這條漏網之魚,交給我處理就可以了。」

秦穆然回道。

秦穆然心裡很清楚,能進入狼群小隊的,必然都是各國特戰精銳,而李建旭只帶來幾名隨身保衛,貿然進去,未必能對付得了紅狼。

「明白,那就有勞您了。」

李建勛恭敬說道。

秦穆然言罷,徑直朝陸氏集團辦公大樓走了進去。

……

此刻,在陸氏集團辦公區大樓內,紅狼身影一閃,快速朝著救生通道跑去。

作為狼群小隊現在唯一的倖存者,她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在通道的盡頭,一道健碩身影,快速出現,擋在了紅狼身前。

「這麼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兒?」

聲音落下,紅狼抬起目光,神情掠過几絲驚訝。

「現在,就剩下你了,哥哥可以陪你好好玩玩兒。。」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不禁目光打量了一眼紅狼的身材,身穿一身連體緊身黑皮衣,婀娜有型,和夏國的女人相比,有著多特的風韻之處。

「是你?」

「狼頭和山狼他們,是你殺的?」

紅狼冷聲問道。

「不錯,你們應該知道,夏國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既然敢入侵夏國境內,就要做好死在這裡的準備……」

秦穆然笑道。

紅狼怒氣心生,卻並沒有貿然出手,連自己老大都被秦穆然秒殺了,單打獨鬥,自己又怎麼可能有勝算?

「夏國人,你已經被列入死神公司的黑色名單,今後無論你到哪裡,都會遭到我們公司無休止的追殺,直到你死為止……」

紅狼冷聲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挑,冷冷一笑。

「啊呦,我好怕怕……不過,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臨死前還有什麼願望嗎?譬如,想讓哥哥陪你娛樂會兒?放心,這個願望,我還是不介意滿足你的……」

秦穆然擺出一副嬌羞姿態,恬不知恥說道。

紅狼雙拳緊緊一握,卻也無可奈何,看不慣,還干不過。

「夏國人,你別太得意,別以為自己身手好,就一定能勝過我……」

紅狼說話間,手悄然已經朝身後摸去,顯然她想掏武器,不過秦穆然並沒有在意。

對他而言,無論什麼武器,在紅狼這麼一個女雇傭兵手上,都是玩具罷了。

「怎麼,連你的上司都已經敗在我手裡了,難道你還想抵抗嗎?」

秦穆然笑道。

話音落下,紅狼快速抬手,手上多了一把黝黑色的手槍,槍口冷冷指向秦穆然。

「夏國人,我的身手確實不如你,可那又如何?只要我現在扣動扳機,照樣可以殺掉你。」

紅狼得意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不禁有些想笑。

「那我們玩兒個遊戲,反正面對你這麼漂亮的敵人,我不著急趕時間。」

秦穆然笑道。

「What?遊戲?」

紅狼詫異道。

「不錯,就玩兒一下,是你槍的速度快,還是我的速度快,如何?」

秦穆然從容笑道。

紅狼嘴角裂出一抹冷笑,在他看來,狹窄空曠的樓道,只要自己扣動扳機,眼前這個夏國人,必死無疑。

「Good!我現在,就送你去見上帝!」

紅狼話音未落,已經快速扣下扳機,然而槍聲卻遲遲沒有響起。

「Fuck!」

紅狼內心一緊,秦穆然已經出現在了她面前,一手牢牢握住紅狼握槍的手,一根手指,輕挽扳機。

秦穆然微微一笑,手腕輕微用力,只聽咔嚓一聲,那把手槍,被直接握的變形,成了一團廢鐵。

紅狼眉頭一皺,神情滿是不可思議。

她想抽身後撤,但一切太晚了,秦穆然右手快速一閃,緊緊抓住了紅狼的脖子。

「死神公司,狼群小隊,不過如此,該結束了!」

話音落下,秦穆然右手稍微發力,樓道內,響起清脆的脖骨斷裂聲…… “師父不知道湘西趕屍一派的下落,他是在騙趙小川!”

康惠思考片刻,立刻明白了黃大師的剛纔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與此同時,趙小川和蔣舟舟的對話也接近了末尾,聊起了蘇雨晴。

“蘇雨晴?額,不用管她,我和她沒什麼關係。”蔣舟舟揉了揉自己的腦門,有些苦惱道。

趙小川道:“我和她沒什麼的。”

“你和她有什麼也無所謂!”蔣舟舟說道:“我根本不喜歡她,那都是家裏人的意思。”

“這樣啊!”趙小川長鬆了口氣,心中的負罪感減少不少,但很快他注意到了蔣舟舟的目光,立刻明白過來,自己這好兄弟果然還是對蘭雨欣一往情深。

“好了,不要再耽誤了!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裏,否則遲則生變。”

黃大師看到兩人沉默了下來,開口說道。

趙小川轉頭向着外面看去,發現穆皇后和妖兩者的大戰已經到達了白熱化的地步。

雷海在黑霧中不斷地閃爍着,妖的身影在空中若隱若現,讓人捕捉不到痕跡。

兩者間的大戰單單是帶起的颶風就已經讓周圍的地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讓下面的御鬼師們苦不堪言。

“對了,我的父母呢?”趙小川凝重的看着外面的情景,忽然出聲問道。

黃大師道:“放心吧!剛纔在救你們之前,我就已經將他們轉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也多虧了妖吸引了穆皇后大部分的注意力,要不然我還真的沒法做到。”

趙小川感覺放下自己心中一塊巨石,點頭道:“好吧!那麼我們出發吧!”

黃大師點頭應是,向着通道的深處走去,不一會兒,他們便到達了皇城的外面。

然而當他們回頭再看向皇城時,不由倒吸了口涼氣。

在他們兩三公里處,皇城的影子若隱若現。

只不過此時的皇城完全沒有當初的雄偉壯麗,而是煙火繚繞,鬼霧沖天。

一道道鬼氣靈體在空中化作巨大的漩渦,緩緩地盤旋着,漩渦中電閃雷鳴,雷海翻滾,讓觀望者不由膽戰心驚。

巨大的裂縫在皇城的周邊蔓延開來,從中升起的光膜正好將整座皇城籠罩其中,而其中傳來的嘶吼聲,尖叫聲,哭泣聲交織在一起,響徹四野。

即使是遠遠觀望的趙小川等人,也不由感到一陣心寒。

“皇城這些天到達的御鬼師們差不多有十萬人左右,沒想到全部摺進去了!不過還好,之前政府就已經驅散了平民,不然的話,死傷的更多。”

黃大師低聲嘆息道,語言說不出的蕭瑟。

趙小川正在檢查着自己父母的身體,聽到黃大師的話,眉頭微皺,道:“你的意思是所有人都會死在裏面?”

“當然,那可是輪迴境強者之間的大戰。其他人只能充當炮灰罷了!”康惠冷笑道。

“十萬人啊~”趙小川嘆息道,沉默了下來。

黃大師以爲趙小川是被對方的力量所驚歎,道:“師父,其實你也不必過於悲觀,別看他們很強,但是他們距離仙來說,連提鞋都不配。”

“而你不同,你融合了本源輪迴碎片,又是輪迴者,總有一天你會超越他們的。”

“超越他們?”趙小川眼中一亮,連聲道:“你是說我有可能比他們更強?”

黃大師斬釘截鐵的點點頭,趙小川深吸一口氣,正色道:“總有一天,我會結束這一切的。”

黃大師一愣,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會錯了趙小川的意思,而其他人也驚訝的看着趙小川。

就在此時,衆人感到身體一冷,心有所感向着遠處望去,只見一條金色的巨龍趁着夕陽從天邊飛來。

“哈哈,當年的龍傲天這是怎麼了?怎麼見了老朋友掉頭就走呢?來來來,我們好好敘敘舊!”

金龍後面一陣狂笑聲傳來,只見一個渾身乾枯,僅僅只有一層皮膚包裹着骨頭的老者腳下踏着滾滾黑霧追趕着金龍。

金龍身體一頓,回頭噴出一道金色的火焰。

乾枯老者揮手一擋,那團火焰瞬間被擊飛,撞擊在一座山峯上。

轟!

一道金光閃過,那做山峯瞬間汽化的無影無蹤。

強力的衝擊波從山峯消失處傳來,趙小川等人看到滾滾塵土如土龍般翻滾涌來,不由臉色一變。

“定!”

黃大師首當其衝,衝上前去,快速地在空中寫下一個黃色字符,滾滾塵土速度一頓。

不過僅僅一瞬的功夫,黃大師便被衝飛了出去。

“居然連師父的定風符都不管用?”康惠驚呼一聲,臉色瞬間變得煞白無比。

就在這時,趙小川華爲一道黑影竄了出去。

“快躲開!”黃大師看到趙小川擋在自己身前,大叫一聲。

趙小川沒有理會黃大師,深吸一口氣,伸出手指快速的在空中劃出一個符咒。

符咒一成,立刻形成一道光膜將衆人四周籠罩起來,衆人立刻感到周圍的疾風停止。

“居然是比定風符還要複雜的隱匿符咒?”黃大師眼神複雜的看着周圍的光膜,心中暗道:“不愧是輪迴者,天賦居然如此之高!”

隱匿符,不僅可以隱匿自己的身影氣息,甚至還可以阻擋外界的防禦,算是茅山派三大符咒之一。

想當年黃大師用了將近三年的時間才掌握,已經算是難得的天才,可是趙小川才成爲御鬼師多久?

黃大師算了算,發現趙小川成爲御鬼師還沒有一年啊!

正當趙小川符咒畫好後,天空中正在追逐的兩人微微一頓,齊齊向着地下望去。

他們在剛纔一瞬間,感受到了一股完全不輸與他們的力量。

然而當他們仔細觀察時,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莫非是幻覺?”軒轅無敵皺眉。

而龍傲天見狀,速度激增,拉開了和軒轅無敵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