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悠然掙脫了我。

掏出了一個摺疊鏡子,掰開,竟然是一面八卦,朝着着一尊邪氣凝聚的雕像照射,慘叫聲中,邪氣凝聚的雕像像是要被蒸發掉了一樣,不過,葉悠然在露出得意笑容之前,八卦直接碎裂成了滿地的碎片,而邪氣雕像也是直接鑽進了葉悠然的身體之中。

幾乎是在一瞬間,葉悠然就直接軟到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都被膨脹的身軀給直接撐大,然後碎裂開來,葉悠然原本白皙的皮膚已經變得漆一片,雙手下面,隱隱有小包?脹,像是有東西要從裏面鑽出來一樣。

借身化形。

我瞬間明白過來那一尊小雕像到底是想要幹什麼,但是因此,心中也變得更加的震撼和吃驚起來。

這麼霸道的借身,完全就沒有一個過程。

似乎只要鑽進去了就直接開始了這個不可逆的轉變了。

就算是猛鬼附身,其實也有很大程度上要遭受到附身人意志上的抗拒,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夠附身完成的。

着一尊雕像所面對的對象還是葉悠然,一個會一定道法修爲的女人。

但是即便這樣,竟然也是一瞬間就完成了對於葉悠然的控制,至少,完成了對葉悠然身體的控制,這算是什麼個情況?

我都被嚇了一跳。

“殺了我,快殺了我,我感覺到了,他正在入侵我的腦子,我不想要變成行屍走肉,不想要變成像那尊雕像一樣的吸血怪獸。”

葉悠然此時腦子果然是清醒的,掙扎着對我開口說道。

我自然不可能會殺了葉悠然了。

正在我思考是不是要用驅邪符試一試的時候,賤老虎從玉印之中鑽了出來,然後大嘴一咬,竟然硬生生的將鑽進了葉悠然身體裏面的那一尊詭異雕像給咬了出來。

然後大嘴一張,直接吞了下去。還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 這五年他可是聽了不少關於自家姐姐和姐夫的傳聞,對於還沒見面的姐姐墨九狸和姐夫帝溟寒,可是好奇的不得了,就連自己的小外甥小澤九辰也是很好奇的……

墨湮看著兒子和妻子,心裡十分的滿足,兒子的天賦和聰明,讓他意外又驚喜,更加讓他十分的滿足,這輩子有妻,有女兒如此,他已經別無所求了……

「娘親,姐姐他們什麼時候會出關啊?」小九辰看著墨綵衣問道。

「應該快了,不一定什麼時候就出關了!」墨綵衣笑著道。

「那我繼續修鍊去了,等到姐姐出關,娘親記得喊我啊!」小九辰說道。

「好的,去吧!」墨綵衣聞言說道。

「綵衣,小九辰可真的是乖巧聽話啊!」南宮藍看著十分羨慕的說道。

「是啊,比起我預想中的要聽話很多!」墨綵衣也說道。

「等到九辰再大一些,我們也應該閉關了,不能一直耽擱著!」墨綵衣看著跑回房間修鍊的九辰說道。

「也對,雖然我們決定留在這裡,但是修鍊還是不能落下的,綵衣你想閉關就去,九辰有我們照顧著,你就放心吧!」 大國金融 南宮藍聞言說道。

「我知道,我是想等九狸和小寒出關的,我想他們這一次出關,應該就要離開了,所以才想等他們出關后,再去閉關!」墨綵衣聞言說道。

南宮藍聞言也明白墨綵衣的意思,墨九狸和帝溟寒這一次出關怕是真的可以直接飛升了,如果墨綵衣現在閉關,怕是要很久才能再見到他們夫妻了……

另一邊,風護法和暗護法十分的鬱悶,他們兩個可是找忘川和花護法找了五年的時間了,結果一直就沒有找到,冥殿內外都被他們兩個翻了個遍,愣是沒有找到人……

本來兩個人想著通知帝溟寒一聲的,但是主子閉關了,小書說反正也丟不了,讓他們繼續找找看,他們覺得也對,忘川和花護法的實力,雖然沒到蒼穹界頂尖的地步,但是應該不會出去惹事找死的,指定是兩個人遇到什麼好玩的事情,不知道躲在那裡了……

可是,風護法和暗護法也沒有想到,他們這一找就是五年,愣是沒有找到一點蹤跡!

「暗護法,你說這兩個人去那裡了啊?分明也沒掛了,但是就像忽然間消失了似的,完全感應不到了啊!」風護法看著暗護法鬱悶的說道。

「是啊,我們都找了這麼久了,這兩個該死的傢伙也不知道躲在那裡了,如果被我找到,非好好收拾他們一頓不可!」暗護法難得黑著臉生氣的說道。

「那是必須的,如果被我找到他們,絕對到主子面前好好告他們一狀!」風護法也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覺得外面都過去五年的時間了,主子和夫人過不了多久,應該會出關的,我們還是繼續再找找,實在不行就等主子出關再說吧!」暗護法想了想說道。

「現在也只能如此了!」風護法無奈的說道。 我都忘了,賤老虎還有這樣一個本事了,上次對付韓德,他對銅甲屍沒有辦法。不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將韓德從銅甲屍裏面給扯了出來麼。

葉悠然鬆了口氣,然後身子無力,直接軟到在了地上。

因爲她之前體型豁然變大,衣服都被撐碎了,現在軟到在地上之後就有點春光外泄,第一次看到某些限制級的東西。我頓時面紅耳赤,哼哧了半天之後,纔想起來要轉身背對葉悠然。

“謝謝。”

葉悠然並不像是一般女人那樣尖聲大叫,相反還頗爲平靜。這樣的態度反倒是讓我更加的尷尬起來,我咳嗽了一聲不知道怎麼回答。

身後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我不敢回頭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過心裏面卻像是長了毛一樣,無比的想要回轉身去看看是不是和想象中那樣又是一些限制級的春光外泄。

“好了,你可以轉過身來了。”

好不容易聽到這樣一說,我鬆了口氣。又是遺憾又是輕鬆,轉過身,然後愣住,再看了看地上的小夜鶯,頓時就有點皺起了眉頭來。

小夜鶯竟然被葉悠然給扒光了,就剩下一套很是花哨的內衣,而小夜鶯的衣服此時就在葉悠然的身上。 我不由得有點不高興了。

小夜鶯的確討厭,但是葉悠然這種舉動似乎對於小夜鶯也太過不尊重了一點。

“你不高興?”

葉悠然看到我的表情,倒是閃過了一點點尷尬,然後開口說道。

“你至少應該問過她的。”

葉悠然笑了起來,說:“她會很開心的。”

說完,打開自己的包包。從裏面掏出一張銀行卡,放在小夜鶯的身邊,輕聲說道:“裏面有十萬塊,我想你應該會開心的,對吧?”

原本我認爲應該是昏過去的小夜鶯竟然一下子睜開眼,將銀行卡給死死捏在手中:“你們不殺我?另外,密碼呢?”

“13456,放心,我開通了手機銀行的,我把手機銀行的密碼和賬號給你說。自己查詢,還有,我們當然不會殺你了,以爲我們是那一尊吸血怪獸麼?”

做這種事情葉悠然顯然是輕車熟路,很有經驗,對着小夜鶯開口說道。

小夜鶯有些尷尬的看着我,顯得訕訕,我皺眉,開口說道:“我不會爲難你的。”

這一下,小夜鶯頓時就來了精神,仔細的查看了一下手機銀行,然後當場修改了預約手機號之後,很是興奮加愉快的說道:“那我走了,你們繼續……我不打擾你們了,放心,今天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和任何人說的。”

葉悠然也笑了起來,說:“大可不必做這樣的保證就算你出去說,也沒有人會相信的,對吧?”

葉悠然笑眯眯的開口說道,然後目送小夜鶯歡天喜地的離開,似乎有錢在手,小夜鶯連外面是否鬧鬼都不管不顧了。

“這樣處理,你滿意麼?”

我有點無語。

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葉悠然笑了起來,說:“她們這樣的女人有自己的生存法則,你不用爲他們擔心了,之前的事情多謝你了,我叫葉悠然,心理醫生,當然,這是兼職,真正的職業是靈異調查員,我跟這件案子已經很久了。”

葉悠然說完,很是大方的對我伸出手來。我愣着,然後尷尬了好一會兒才伸出手和葉悠然兩個握手,就算這樣也弄得我一臉的不好意思。

葉悠然笑了起來,然後看着賤老虎說:“你家的貓怎麼這麼厲害?之前就是它救了我吧?它能驅邪?”

我看到葉悠然眼中都開始朝着外面冒着小星星了,不由得有點害怕,真擔心這傢伙對賤老虎做出一點什麼事情來。

“這是老虎,不是貓。他的確有點其他的作用,反正一般鬼物非常害怕他他”

我強調了一下。本來是想要說就連厲害的鬼物也很怕他的,最後還是忍住沒說,要不,這女人說我吹牛呢?

葉悠然看了賤老虎半天,然後一臉笑容的點頭說道,那好吧,就算他是老虎吧,真可愛的小老虎。

葉悠然笑得真是沒有誠意,顯然將賤老虎徹底的當成貓了。

而賤老虎也真是下賤得可以,竟然一臉猥瑣笑容的叫了一聲:喵~

葉悠然像是被賤老虎的萌樣子給感動了,然後一下子就將賤老虎抱了起來,剛好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面,揉啊揉啊的。

我看着賤老虎一臉爽快的都像是要融化的樣子,腦袋配合着葉悠然的動作在她的胸前拱啊拱的,一張臉都開始抽搐起來了,這葉悠然還真是太給力了一點。

葉悠然一對兇器都快把賤老虎給憋死了方纔將賤老虎給放開,然後對我笑眯眯的說道:“這貓兒真可愛,讓給我怎麼樣?你開個價。”

彌天之旅 我看着一臉得意的葉悠然,似乎她覺得賤老虎很喜歡她?可惜,這女人並不知道賤老虎的本性,便宜都被佔光了,還在這裏得意個屁呢。

這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寵物,如果它願意跟着你的話,我不會反對的。

我的話頓時就讓葉悠然雙眼亮了起來,竟然掏出了一罐小魚乾,對着賤老虎晃盪起來:“乖,跟着姐姐好麼?姐姐以後天天都給你好東西吃。”

喵~

賤老虎又是猥瑣的學了一聲貓叫,然後又是一下子撲到了葉悠然的懷抱裏面,腦袋就在兇器上面噌啊噌的。

女人就是這一點沒辦法,對於看起來有點可愛的小動物完全沒有防備,只是這女人完全沒有想到,賤老虎完全是一頭淫蕩猥瑣到了極點的老虎精。

和他玩兒,會被吃了的。

讓賤老虎佔了半天便宜,葉悠然再次提出讓賤老虎跟着自己離開的時候,賤老虎直接翻臉,毫不猶豫的跳到我的腦袋上趴下,然後給我腦海中傳遞過來聲音:“好大,好軟,好香……法一,我從來不知道,當一隻貓是這麼幸福的一件事情。”

我嘴角抽搐,強忍着發飆的舉動,沒有理會賤老虎的猥瑣叫囂。

“對了,還沒有問你叫什麼名字呢,真是失禮了,救命恩人。”

賤老虎沒有給她面子,葉悠然也不怎麼在意,而是看着我開口說道。

“李法一……”

我看着葉悠然開口說道。

葉悠然頓時就皺了眉,說:“你姓李,這趟車是去容縣的,你是李家坳的人麼?”

我愣住,然後點頭,說:“是的。有什麼問題麼?”

葉悠然見到我肯定的答覆之後,直接就朝着後面退了兩步,顯得很是提防,神色一時間就徹底的變了。

我皺眉,看着葉悠然,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悠然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手下意識的想要抓自己的袋子,可惜,之前換衣服的時候袋子扔到一邊,拿了銀行卡之後又隨便扔了,顯然覺得沒有危險了,現在想要找到她的裝備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把事兒說清楚好不好?”

我耐着性子,看着葉悠然開口說道。

葉悠然沒有理會我,而是一下子魚躍衝頂,抓住了自己的口袋,然後從裏面掏出了和之前的電擊槍有些類似的東西,對準了我。

整個過程我一直都站在原地沒有動,看着葉悠然動作,葉悠然拿着槍,對準了我之後,似乎覺得安全有了保障,然後這時候纔開始感覺到有點不對,看着我,說:“你爲什麼不阻止我。”

“我爲什麼要阻止你?說實話,我到現在都還覺得莫名其妙的,你這樣,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是李家坳的人這很奇怪麼?”

葉悠然皺眉,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後小心翼翼的朝着後面退開,看着我,說道:“你確定你是李家坳的人?”

我皺眉,說:“難道我還冒充不成。”

我被葉悠然一連串的舉動弄得有些火氣上升了,看着葉悠然不爽的開口說道。

葉悠然看了我半天,然後說:“我能不能看看你的胸。” 地獄山脈

隱藏在地獄山脈深處的一個山谷裡面,跟地獄山脈外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整個地獄山脈都是漆黑無比的,唯獨這個小山谷彷彿黑暗中的一抹綠光,到處綠意怏然,生機勃勃的,處處充滿著生機……

此刻,山谷裡面兩個男人,瞪著對面一個小女娃,一臉的苦大仇深和無可奈何,這兩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發現了小寧兒出關,剛想跟小寧兒打招呼,卻瞬間被小彩弄暈,一起被小彩帶在身邊的忘川和花護法兩人……

他們已經來到這裡兩個多月的時間了,兩個人也是昨天才蘇醒過來的,醒過來發現四周有些陌生,還嚇了一跳,想到之前的事情,兩人心中一驚,心想該不會小寧兒出事了吧……

於是兩人就想找個出口趕緊回去,結果出去之後才發現,這個鬼地方烏起碼黑的根本出不去,怎麼走都在是山谷入口打轉,忘川和花護法整整轉悠了一天,還是轉不出去,只能從新回到山谷內,起碼山谷能是綠色的,看著也比外面的黑色順眼啊……

坐著也無事可做,兩人無奈只能坐在地上打坐,讓和就察覺到了小寧兒的氣息,睜開眼睛就看到小寧兒坐在小彩的雲朵裡面,飄到了兩人的眼前……

而且,小寧兒看到兩人笑眯眯的告訴他們不要問,先聽她說,可是等小寧兒說完了,忘川和花護法更加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啊……

天知道他們兩人這點實力,在這裡真的沒把握保護好小寧兒啊,再說如果被主子知道他們兩個和小寧兒偷著跑了,不管理有是什麼,被收拾的絕對是他們兩個人啊……

「小寧兒啊,你說的我們都明白了,我們也很擔心寶寶的,可是我們三個人的實力,根本救不出寶寶的,不如我們先回去好不好?等到你爹娘出關了,我們再一起來這裡去找寶寶,你說怎麼樣?」忘川想了半天,看著小寧兒勸說道。

「不要,爹爹和娘親飛升上來,還要很久的時間呢,萬一姐姐遇到危險怎麼辦啊!我要去救姐姐,絕對不能讓姐姐受傷……」小寧兒直接拒絕道。

「寧兒啊,那你知道寶寶在什麼地方嗎?」花護法想了想問道。

「不知道啊,我們去找就行了啊!」小寧兒眨著眼睛說道。

「那我們在這裡都出不去,怎麼去找寶寶啊?」花護法無語的說道。

「這裡是地獄山脈,還沒到開啟的時間,等到時間到了,我們就能出去了!」小寧兒笑了笑說道。

「好吧,你說什麼我們就聽什麼吧,反正你也不會把我們送回去的對不對?」花護法看著小寧兒期待的問道。

「當然了,如果把你們送回去,娘親和爹爹不就知道了,我還怎麼再離開啊!不然,我也不會把你們帶上來的啊,誰讓你們兩個那天發現我的,不然我才不想帶著你們呢!」小寧兒看著忘川和花護法十分無語的說道。 我:“……”

愣了好一陣,我才說道:“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

葉悠然被我弄得頓時紅了臉,像是要發飆的樣子,說:“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只是要證明你的話而已。”

我看了葉悠然半天,然後決定滿足她,因爲葉悠然的古怪舉動弄得我也很是好奇起來,我很想要知道,到底李家坳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夠讓葉悠然對我提防到了這種程度。

隱藏學霸,奶甜奶甜 我扯開衣服讓葉悠然看了一陣,葉悠然看的很仔細。我雖然沒有多少胸肌,好歹也算得上健美,被這樣盯着看,不免覺得有些尷尬。幸好,葉悠然看了半天之後,長出了一口氣,說:“嚇我一跳,看來你還真的沒有問題。”

我看葉悠然放鬆下來,也是開口問道:“現在你能夠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了麼?”

葉悠然點頭。然後指了指地殘留的污血,說:“我追查這個神祕組織已經很久了,所得到的消息極爲有限,但是除了渣五這些傢伙,我們這邊還潛藏了好幾撥這種人,都是祕密的抓人來進行這種邪惡的儀式,我調查了好幾次,都沒有什麼聯繫,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都和這種雕像有關,而這雕像的來源正是你們李家坳。”

我看着葉悠然說:“你的意思是說,這種詭異的雕像,甚至是說這種隱藏的害人性命的邪惡儀式是來自李家坳?”

說實話。其實我是有點相信的。

因爲我之前做過的那一個詭異的夢境,那個夢境的確是太過邪異了一點。

但是李家坳我也有印象,畢竟以前我每年都要回去兩三次,那裏環境雖然不怎麼好,但是好歹村民都很善良,並不像是爲非作歹的邪惡之輩,難道說,我的那個噩夢就是在告訴我說,那邊的確是出了大問題了?

“恩,我調查這件案子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但是除了知道這一尊雕像和這個邪惡的儀式是從李家坳傳遞出來的之外,就只知道李家坳的人,胸口上面都有一個這樣的標記,這似乎是某種身份證明,之前被雕像給殺了的渣五他們身上有這樣的雕像,不過沒有手臂,我想,應該是手臂越多,地位就越高。”

葉悠然對我倒是沒有多少隱瞞的地方,看着我開口說道。

這讓我的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這件事情多少都顯得有些詭異。

而且我的夢境之中也沒有和這件事情相關的信息傳遞出來啊。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的?看渣五他們的樣子,應該是最底層的,即便這樣,他們所供奉的雕像就已經這麼厲害了,倘若如你所說,李家坳的人有大問題,你能夠從裏面出來麼?”

葉悠然雖然有點別出心裁的給道術差上了翅膀,開闢了一個豁然開朗的利用空間出來,不過,終究道術修爲一般,着一尊古怪雕像邪異無比,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我可不相信就靠着葉悠然的效率就能夠搞定。

葉悠然開口說道:“我不是一個人,我也有隊友的……可惜,他們進去了,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葉悠然一時間情緒低落,顯得很是傷心,我不由得有些內疚起來,沉默了好半天,然後對着葉悠然說道:“對不起了。”

葉悠然豁然擡頭,看着我,很是認真以及期盼的說道:“你是李家人?那你爲什麼沒有紋身。”

我知道葉悠然想要說什麼,不過我還是開口說道:“我七八年沒有回去過了,以前回去的時候李家坳的一切都顯得很正常的。”

葉悠然聽了我的話,看着我,開口說道:“你要會李家坳,我和你一起回去好麼?你帶我進去,我必須要知道真相,不能讓我的隊友就這樣白白犧牲了。”

“你能夠進去?”

我有點猶豫的開口說道,完全沒有理會賤老虎在我的頭上一直吶喊,帶着她,帶着她。

“你說我是你的女朋友,帶我回去見家長的。”

葉悠然看着我,充滿期待。

我頓時皺眉。

“你這麼多年沒有回到李家坳了,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瞭解,我能夠給你更多的信息,怎麼樣?”

葉悠然繼續說道。

見我還是有點猶豫,葉悠然竟然直接想要給我跪下,說:“算我求你了。”

我肯定不能讓葉悠然給我跪下,我一把抓住葉悠然,將她扯了起來,說:“我答應你就是了。”

葉悠然顯然根本就沒有跪下去的意思,我抓住她她就順勢站了起來,笑得很是有點得意,對我說道:“謝謝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