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鬥大會的規則很簡單,第一輪是混戰,從冥界80人,鬼界50人,人界6人當選出15個隊伍晉級第二輪,每個隊伍3人,總共45人。

人界人數那麼少,很有可能第一輪被完全淘汰。

“宋子清會力保一個隊伍。”冷陌淡淡說道。

我笑了笑:“這是明智的做法,與其死在第一輪,不如拼一下,保出一個隊伍。但鬼冥兩界不同了。”

鬼冥兩界人數太多,每個人都想得到位者的賞識,都想嶄露頭角,自然不會因爲誰而謙讓出位置來的。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接下來,武鬥大會試即將開始,請閻王大人及宋掌門退場。”

閻王和宋子清離開角鬥場。

“下面,我宣佈,試,開始!”

隨着解說員一聲開始,角鬥場瞬間沸騰了。

人,鬼,冥三界的人混戰在了一起。

閻王和宋子清來到我們這邊的觀看席,宋子清把夜冥擠開,在我身旁坐下。

“宋子清。”我喚他。

他微微點頭:“武鬥大會過後跟我回家,再不回家爸媽要報警了。”

咳,自己確實離開夠久了:“嗯,好。”

“你要跟其他男人回家?!” 賴上首席的女人:豪門劫 冥王大人不高興了。

我假裝沒聽到他這句話,指着角鬥場:“快看,兒子和童笙打起來了!” 冷陌牙齒咬的嘎吱響:“死女人,過後再跟你算賬!”

宋子清瞥冷陌:“她是我宋家的人,跟我回家有什麼不對麼?別以爲你是冥王,你是她老公,能限制她的自由,再威脅她,我第一個不同意。”

“呵,那麼,你又當你自己是誰?”冷陌睨宋子清。

“不如讓二貨跟我走吧,你們不用糾結了。”魑魅不嫌事大的又插話進來。

夜冥也跟着湊熱鬧:“小妮子我帶你去我家吧,順帶可以看流月。”

“……”

人家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我看這四個男人湊在一起,簡直可以拍一部好萊塢虐心大片了。

混戰當最激烈的是冷煜和童笙了,這兩人完全不顧什麼三人組隊不組隊的,把其他隊友完全拋到一邊,自顧自的打了起來。

在我離開的這百年間,超神劍一直與冷煜做伴,冷陌說小時候冷煜經常抱着劍睡覺,不願意離開劍半步的,而且神的是,劍的999個少女冤魂在這百年間並沒有消散,但似乎對冷煜沒有任何影響,冷煜把這把劍當作了我的寄託。

宋子清肯定教過冷煜宋家劍訣了,否則冷煜使劍不會使的那麼麻溜,而童笙那邊……

“宋子清。”我扭頭看向宋子清:“你是不是把宋家劍訣都教給那兩個傢伙了?”

宋子清闔首:“反正都是你兒子,有什麼不妥嗎?”

低調千金:領養神祕老公 “……”我知道,童笙雖然使用鐮刀,但舉手投足的動作,完全是宋家劍訣啊,宋子清還真是不偏心。

除了冷煜和童笙以外,其他鬼冥兩界的完全是大混戰,以滑頭鬼良賢爲主的一隊厲害的不得了,突出重圍,已經佔據了優勢。反觀人界,以宋天痕爲主的六個人安靜的站在角鬥場一個角落,不動神色的看着角鬥場。

那個長髮女孩立在宋天痕身側,偶或和宋天痕交談兩句,大多數時候都是沉默着,讓我較在意的是,那女孩的視線,雖然已經極力掩藏了,但我還是捕捉到,她的視線,基本都在冷煜身。

難道說這女孩喜歡冷煜?

可看她的樣子也並不像喜歡冷煜……是陰謀嗎?

不管怎麼樣,這女孩需要觀察。

混戰的時間並不長,很快結束了,冷煜和童笙之間也沒在這一輪分出什麼勝負,人界那六個人更是,站在角落裏基本沒怎麼出手,在混戰分成兩個隊伍統統晉級了。

說來也是鬼冥兩界那些參賽選手太急於表現自己了,只忙着向看臺的人展示他們的才華,完全忽略了角落裏人界的人,才讓人界的人第一輪毫髮無損的過關。

“宋子清,還是你最狡猾。”我笑嘻嘻的說,雖然我和冷陌已經結婚領證了,但某種程度自己還是人界的人,人界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我還是很高興的。

“人界的人,果然是這個世界最狡猾的。”夜冥嘖了聲:“前有小妮子勾搭了冥界赫赫大冥王,後有小妮子的哥哥坐收漁翁之利,媽呀,冷陌,我真爲你的未來堪憂。”

一羣人被夜冥逗樂了,連宋子清都心情很好的笑了起來。

冷陌望着我,神情有些入迷:“被她勾搭,我很高興。”

“沒救了你。”夜冥翻個白眼。

後面幾個士兵傭人偷笑。

魑魅悶悶的:“真不想看你們秀恩愛。”

第一輪結束之後是場休息,有專門表演的人來表演節目。

唐輕說:“大帥,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感覺,總覺得雖然今年的武鬥大會流程一樣,但好像以前的更熱鬧更開心了。”

“我也發現了!”唐奕緊接着道:“往年沒有大帥在場,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如今不一樣了,大帥已經迴歸了,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覺別提多高興了!”

隨着唐奕的話,冷陌幾人也同時看向我。

一家人在一起……

我眼眶溼潤,能和他們在一起,我也開心的不得了。

“永遠都不會分開了。”宋子清說。

“不能生生世世,但餘下的時光,也便足夠長了。”冷陌說。

是的,百年以來,藥師族的人已經研製出像我這樣的異能人變得與冥界人壽命一樣長的藥來了,我不需要再借助記憶水晶一世世投胎轉世,一世世讓冷陌等了。

第二場試開始了。

第二場的試規則是一個隊伍與一個隊伍的組隊戰,最後從15支隊伍選出6支,18個人,進行最後的角逐。

第一輪出場的是宋天痕率領的人界一隊,對抗滑頭鬼良賢率領的鬼界一隊。

宋天痕這邊有那長髮女孩,還有背大劍的男人。

“宋天痕今天有個驚喜要帶給你,丫頭。”宋子清對我說。

“哦?驚喜?什麼驚喜?”

“你看下去知道了。”宋子清賣了個官司。

宋天痕嗎……

我看向角鬥場。

雙方隊員正在按照基本禮儀相互介紹彼此。

宋天痕先介紹了名字,其次是良賢,再然後輪到一直關注的那女孩。

她微微前,女孩的側面乾淨凌厲,向對方伸出手,說道:“我叫沐顏,請多指教。”

“啊!”我突然大叫一聲。

冷陌他們嚇一大跳,紛紛問我:“怎麼了?”

我捂住心口半跪到地,沒忍住,噴了一口血出來。

慕修?

聽到剛纔那個女孩名字的時候,慕修的靈魂發出了強烈波動,那一瞬間我的身體無法承受如此劇烈的震動,才導致血液倒流。

這一下把冷陌他們徹底嚇壞了,冷陌一把將我扯進了懷裏,對侍從大叫:“去找寒羽!”

“我沒事。”我擡手止住他:“你把我放椅子,冷陌。”

冷陌大概看我臉色蒼白,嚇慌亂了,把我放在他的王椅。

“慕修,你到底怎麼了?”我在心問道,這是我認識慕修到現在,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算當時知道宋凌風是宋逸,算當時知道宋凌風強姦了那叫顏兒的女孩他都沒有如此大的靈魂波動。

等等!

顏兒?

沐顏?

“難道說……”我驚的張大了嘴。 “慕修,你以前喜歡的女孩,是不是叫……沐顏?”我問。

慕修久久不說話。

而此時角鬥場並沒有因爲我們面的動靜而停下來,現在雙方隊員已經介紹完畢了,退到兩邊,準備開戰了。

“小東西你好點沒有?是不是你身體慕修的原因?”冷陌猜到了。

我點點頭,擦掉嘴邊的血:“我沒事,真沒事,剛纔是一瞬間的情況,我現在沒以前那麼弱的,放心吧。”

慕修到現在都沒有反應,估計他是呆了,那麼我猜測的十有八九也是對的了。

“宋子清,我問你件事。”我轉向宋子清。

“說。”

“你帶來那個女孩,是和宋天痕在一起那女孩,她叫什麼名字?”

“沐顏啊,你剛纔沒聽到麼?”宋子清有些怪。

又來了,提到這個名字,慕修的靈魂明顯又波動了。

“你知道她的來歷嗎?”我又問。

“一個孤兒,發現她之前,她所在的孤兒院經常發生靈異事件,有一天院長更是親眼看到她變成了一根香蕉藏在廚房裏,自那以後孤兒院裏的所有人都把她當作了怪物,並且報了警了,剛好當時警察局裏有宋家的人,便來找我,帶我去找了她,把她帶回了宋家。我查過她的資料,她父母早亡,又沒什麼親戚,所以才把她送到了孤兒院。”說完,宋子清皺皺眉:“你怎麼對她有那麼大興趣?”

對那女孩有興趣的人,是慕修。

“千年之前我和宋逸爭奪的女孩也叫沐顏。”慕修終於開口了:“名字相同或許沒什麼可震驚的,這女孩的出身與我們認識的沐顏一模一樣也是很有可能的,但是,能夠變成任何想變成的東西是顏兒獨特的能力,至少千年以來沒有任何一個人擁有她的能力,而如今,她的能力再次出現了,這到底是不是巧合?還是說……”

“還是說,這女孩,是千年前那個沐顏的轉世。”我接着補充說道。

慕修神情複雜的點頭:“轉世……真的會是顏兒的轉世嗎?”

轉世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算是轉世了,如果沒有像我那樣的記憶水晶,轉世之後的沐顏對前世也會沒有任何記憶,如今的沐顏是個全新的女孩,只是慕修的心,再也不會平靜了。

角鬥場的兩邊人開戰了。

鬼界那邊是良賢和兩位年輕的鬼差,兩個鬼差已經隱身了。

宋天痕那邊沒有動靜,宋天痕站在沐顏和另外那個叫做端木的男人間,表情淡淡的,似乎並不懼怕隱身的鬼差。

“哦?宋天痕那麼淡定的?”我好道。

“這一世的宋天痕已經與以前不同了,你應該也感覺得到,丫頭。”宋子清看向我:“我和他覺醒的你早,他接收了以前的記憶,知道他曾背叛過你,性格要以前更沉默寡言了。”

是的,從一開始我說過,宋天痕絕對有自閉症。

“來了。”場的沐顏突然說。

隨着她話音剛落,另外那邊的端木一把抽出後背巨劍,朝着前方某從空氣斬過去,藏在空準備偷襲的鬼差被迫出來,用鐮刀擋下了對方的巨劍攻擊。

“她能看到?”我問。

“她擁有製造領域的能力,雖然領域能力並不算太強,但她可以隨時隨地的製造出來,在她的領域當,她自然什麼都能看見。”宋子清說。

這麼說來,感覺這女孩,挺厲害的。

角鬥場兩個隱身鬼差都被發現了,良賢只好也加入了戰鬥。

滑頭鬼的能力不容小窺,況且良賢還是良生統領的三兒子。

我看到沐顏要前迎戰,宋天痕擡手止住她:“端木,你對付兩個鬼差,我來對付滑頭鬼,沐顏你在後方支援。”

條理清楚安排合理我,宋天痕確實成長了。

沐顏和端木聽從宋天痕指令,端木迎着鬼差去。

宋天痕一手捏決,宋家法決特有的白光出現在他身體周圍。

“口訣能力變強了。”我說道。

角鬥場所有的能量氣流波動,現在的我也能與冷陌他們一樣,全部清楚感覺到了。

只有頂尖的赫赫強者才能掌握到其他人的能量波動,當初遙不可及的能力和地位,如今的我,也已經擁有了。

宋天痕的宋家法決變得很厲害,即使不需要召喚式神,良賢也打不過他。

很快這場戰鬥結束了,人界獲勝。

不過良賢他們還是有機會晉級的,這輪規則是積分規則。

宋天痕帶着沐綿和端木從角鬥場通道離開了。

“丫頭,我想去找她。”慕修說。

我想了想,站起來:“好。”

“去哪兒?”冷陌問我。

校園絕品狂神 “衛生間。”這畢竟是慕修的私事,他沒讓我說,我不方便做太多餘的解釋。

冷陌不疑有他,只是說:“兒子與童笙的試還有三四場開始了,你速度點。”

“好噠。”我離開了觀衆席。

下到最底下,我拉了個士兵詢問了參賽選手的休息間,便朝着那邊走去。

休息間在底層角鬥場的裏面,我找到宋天痕他們休息的地方,站在門口。

慕修緊張的要死,我受到他靈魂的感染,心跳都開始笨咚笨咚亂跳了,像是要見暗戀對象似的。

“姐。”身後突然傳來宋天痕的聲音。

我回頭。

他們三人剛回來,宋天痕有些吃驚:“姐你怎麼來了?”

我視線不自覺飄向沐顏。

沐顏也正在看我,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無深邃。

直覺告訴我,這女孩絕對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的直覺,向來很準。

“丫頭,靈魂交換!”慕修卻被愛情衝昏腦袋,着急要和沐顏說話。

“等等。”我在心拒絕了他。

“等個屁的等!萬一顏兒現在還認識我呢!”慕修吼我。

我沒回慕修,對宋天痕說:“你成長了,能力變得以前強多了,你身後的兩位同伴也很厲害。”

那個叫端木的男孩抓抓腦袋,臉紅了:“沒想到能得到冥王妃夫人的賞識,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沐顏對此並沒有說話。

“天痕,你都不介紹的麼?”我說。

宋天痕這纔回過神來,把沐顏和端木又給我介紹了一遍。

藉着介紹的機會,我光明正大的把視線來回在沐顏身打量。

慕修在我心急的差跳起來給我腦袋狠狠拍兩下了。

“能看到鬼差,你的能力很不錯。”我故意對沐顏說。

“冥王妃大人是在貶低我麼?”沐顏卻冷嘲出口。

我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