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我們撞上鬼打牆了?不可能啊!鬼打牆是最最低等的鬼術,怎麼可能困住我們?

鬼打牆一般都是普通的孤魂野鬼爲了迷惑普通人施展的鬼術。

這種鬼術對於任何一個稍微懂點道術的人都是小菜一碟,更別說秦巖他們了。

不過爲了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秦巖念動咒語揮掌按在地面上:

“天地問道,陰陽借法,日月交輝,洞徹萬物。”

魂力通過秦巖的手掌鑽進地面,就像石頭被丟進了湖水裏,以秦巖爲中心,向四面八方蕩起了一圈圈漣漪。

但是四周的景物並沒有任何變化,這說明秦巖他們沒有遇到鬼打牆。

奇怪,既然不是鬼打牆,那這到底是怎麼了?

“主人,你們先在這裏等着,我去四周看看!”蔣婉兒自動請纓。

“不用了!如果我們真的被發現了,我們分開反而容易被各個擊破!”秦巖擺了擺手,沒有同意蔣婉兒。

“巖哥,那我們怎麼辦?”慕容雪菡問。

“計劃改變!我們走到哪就殺到哪!”秦巖眯起眼睛,轉過頭向旁邊的幾棟房子望去。

李天霸立即明白了秦巖的用意,拍着胸口大聲說:“主人,讓吾去!”

不等秦巖答應,李天霸雙腳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嗖”的一聲彈射出去,“轟”的一聲撞破院牆,衝進了院落中。

“轟!轟!轟!”

緊接着,院落裏面發出了激烈的鬥法聲。

不過鬥法聲只持續了片刻就停下了,這說明不是李天霸將對方幹掉了,就是對方把李天霸幹掉了。

秦巖覺得肯定是李天霸把對方幹掉了。

不一會兒,李天霸從破損的院牆中走出來。

“主人,吾把裏面的幾個小蝦米解決了!”李天霸拍了拍胸口大聲說。

秦巖非常滿意,點了點頭說:“好!不錯!我們繼續向前走,見一座房子拆一座,見兩座拆一雙。”

“主人,吾來打頭陣!”李天霸立即毛遂自薦。

秦巖點了點頭,帶着他們繼續向前走。

不一會兒,一排房屋出現在秦巖他們面前,不等秦巖吩咐,李天霸當即大吼一聲,就像炮彈一樣彈射出去,撞塌院牆進入其中一戶人家。

院子裏面頓時響起了鬥法聲和慘叫聲。

當鬥法聲和慘叫聲停下後,“轟”的一聲巨響,李天霸撞破院牆又進入了另外一戶人家。

接下來,李天霸以秋風掃落葉般的速度,迅速滅掉了好幾戶殭屍。

到了最後,其他幾戶殭屍紛紛從屋子裏面逃出來,並向其他方向逃去。

李天霸冷哼了一聲,從院子中飛奔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那些殭屍追去。

“天霸,不要追,小心中計!”秦巖對李天霸大聲說。

李天霸止住身形,轉過頭對秦巖點了點頭。

但是接下來,無論秦巖他們走到哪裏,房子裏面再也沒有殭屍了,就好像所有的殭屍都絕跡了。

氣得李天霸將這些房子全部搗毀了。

“主人,看來高家的人全部藏起來了。”李天霸憤慨無比地說。

秦巖點了點頭:“他們不是逃走了,就是在醞釀一場大陰謀,大家小心一些!”

緊接着,秦巖擡起頭掃了一圈四周,大聲說道:“高金鑫,出來吧!別裝模作樣了!”

沒有人說話,高家莊園中靜悄悄的。

再加上莊園中陰氣森森,就像走進了墓園之中。

“高金鑫,你給吾出來!”李天霸跟着秦巖大聲吼起來。

還是沒有人說話。

秦巖擺了擺手:“算了,我們還是走吧!”

“就這麼算了?”李天霸不甘心地說。

“我們找不到他們,只能這樣了!”秦巖裝出無奈的樣子嘆了口氣,卻給李天霸使眼色。

秦巖不是真的想走,而是假裝要走,只有這樣才能引出高金鑫。

李天霸恍然大悟,不過他依舊裝出鬱悶無比的樣子嘆了口氣。

就在秦巖他們準備動身的時候,一道陰冷的聲音在秦巖他們耳邊響起:“秦巖,你不就是想引我出來嗎?”

“其實不用你引我出來我也會出來的。我們高家不是公共廁所,不是你想來就能來,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你終於出現了!看來你準備的已經差不多了!”

秦巖覺得高金鑫肯定正在佈置陣法,而且已經佈置的差不多了,否則不可能說話。

“沒有錯,我正在佈置一個大陣,一個堪比屍皇的大陣!我要殺掉你們,並且吸光你身上的鮮血。”

“想吸我血的人多了,但是他們大部分死了,而我還活得好好的!我相信你會是下一個。”

“哼!那是因爲他們太笨了!”

高金鑫冷笑起來,對死在秦巖手中的人滿是不屑,而對自己充滿了自信。

“不過很可惜,你的陣法還沒有布好我就要出去了!我不陪你玩了!”

說罷,秦巖抽出槐木劍,念起咒語向前方指去:“十方世界,上下虛空,東西南北,萬靈指路!”

隨着咒語唸完,槐木劍上當即飈射出一道金光。

金光就像一支利箭一樣,穿破空氣的阻隔,“嗖”的一聲向莊園外射去。

在金光穿過的路上,立即閃現出一條金光閃閃的大道。

收起槐木劍,秦巖對李天霸他們說:“我們走!”

“啊!”

高金鑫躲在暗處,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的道法如此高深莫測,居然可以穿破養屍地的陰氣。

“你們趕快佈置陣法,我和於老去阻止他們!”高金鑫壓低聲音對高家的幾個長老說。

“於老,麻煩您了!”高金鑫轉過頭,恭謹無比地對身邊一個白鬍子老頭說。

於老點了點頭,擡腿向前走去。

他看似走的很慢,實在速度極快,只是一小步就走出了四五米。

與此同時,高金鑫雙腳點地,“嗖”的一聲彈射出去,跟上了於老。

當於老他們來到距離秦巖三百米外,於老立即念動咒語施展道術向秦巖他們腳下的金光大道指去。 “轟”的一聲,秦巖他們腳下的金光大道在瞬間崩潰,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巖皺起眉頭轉過身向後面望去,不過秦巖什麼都沒有看到。

奇怪!殭屍是無法施展道術的,高金鑫怎麼會道術?莫非高金鑫這裏有陰陽師相助?

想到之前的湯健,秦巖覺得高家莊園中十之八九有陰陽師。

哼!有陰陽師又如何?你的實力和我也差不多,我倒要看看你怎麼阻止我。

想到這裏,秦巖給慕容雪菡和蔣婉兒使了一個眼色,讓她們伺機而動。

慕容雪菡和蔣婉兒微微點了點頭。

“血染天地,魂祭陰陽,問道九幽,術法歸一!現!”

秦巖再次念動咒語,揮起槐木劍向消失的金光大道指去。

腳下的路再次閃起金光,直通莊園之外。

秦巖帶着李天霸他們順着金光大道繼續前進。

看到這一幕,於老有些惱怒,冷哼了一聲念動咒語向金光大道指去。

在於老施展道術的時候,慕容雪菡立即施展鬼術,轉過身對着於老所在的方向指去。

“轟”的一聲悶響,於老的道光和慕容雪菡的鬼勁撞擊在一起,爆發出一聲悶響。

“該死的!”於老咬牙切齒地罵起來,攥緊拳頭看着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雖然看不到於老,但是知道於老就藏在身後不遠處,她笑呵呵地說:“小小天師也敢出來逞強,真是不自量力。”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於老被氣得臉色蒼白。

“無知小輩,真是猖狂!”於老憤恨無比地說。

“於老,沒有必要和這種小鬼生氣。您老消消氣!”

高金鑫嘴上面雖然這樣說,心裏面卻一頓鄙視:媽的,酒囊飯袋,如果不是看在你們於家的份上,我早就把你弄死了。

於家也是一個隱祕世家。

於家現在的家主是天尊,而且於家的道術專門針對殭屍,所以高金鑫極其害怕於家。

不過於老可不是高金鑫的對手。

高金鑫已經達到了屍王巔峯,實力可以和李天霸媲美。

於老點了點頭,咬牙切齒地說:“等你們的大陣開啓了,一定要給我把這個小鬼抓住,我要讓她嚐嚐我牀上的功夫。”

於老雖然已經七十多歲了,但是極其注重養生,特別是在性這方面,簡直就是直升機加戰鬥機,即便是三十歲的小夥也不一定有於老厲害。

“好好好!一定!一定!”高金鑫諂媚地說。

但是高金鑫卻在心中憤恨無比地想:媽的,這個老不死,這麼老了居然還想糟蹋小姑娘,真是不要臉。

高金鑫對於老這麼憤恨,那是因爲於家一直全力地壓迫着高家。

爲了方便壓制高家,於家勒令高家撤掉家族的防護大陣,這也是爲什麼秦巖他們闖進了高家,高家也一直沒有開啓防護大陣的原因。

現在高家正在重新佈置防護大陣。

“嗯!”於老滿意地點了點頭。

其實他在看到慕容雪菡的第一眼就動了邪念,因爲慕容雪菡的美極其特別,深深地吸引住了於老的注意力。

甚至於於老剛纔還在幻想抓住慕容雪菡後,一定要將慕容雪菡綁在牀上,任他欣賞加蹂躪,直到將慕容雪菡的鬼氣全部吸乾爲止。

“於老,不過他們好像快要離開我們高家莊園了!”

“你們高家的這些飯桶,居然連護法大陣都佈置不好!是不是又蠢又傻?”

“是是是!您老說的對!”高金鑫立即附和,臉上堆滿了笑容。

不過高金鑫心中卻將於老從頭罵到了腳:媽的,如果不是你們於家迫使我們撤掉了防護大陣,現在秦巖他們早就死在……

剛剛想到一半,“轟”的一聲,防護大陣開啓了。

與此同時,秦巖他們就差十多米就走出陣法了。

看到晶瑩透明的防護罩隔斷了自己的去路,李天霸忍不住破口大罵:“賊婆娘,他們的陣法居然開啓了!”

秦巖笑了笑說:“一切順其自然吧!”

“主人,你真看得開!”慕容雪菡笑着說。

“不看得開又如何?我們也出不去!”秦巖一邊說一邊轉過頭,對着隱藏在暗中的高金鑫大聲說,“高金鑫,現身吧!”

“哈哈哈!秦巖,你跑不了了!給我上!殺了秦巖!”高金鑫從迷霧中跳出來,猖狂無比地說。

高家的人憎恨秦巖殺了他們的人,紛紛跳出來,就像一顆顆炮彈一樣向秦巖他們飈射而去。

不等秦巖吩咐,慕容雪菡、李天霸和蔣婉兒同時飛身而起,向高家的人出手。

當蔣婉兒施展出鬼皇級別的鬼術後,所有的高家人都驚呆了。

包括高金鑫和於老。

什麼?鬼皇?這怎麼可能?這不符合邏輯啊!

一般情況下,天師是不可能擁有鬼王、屍王這樣的鬼僕和屍僕的。

天師和鬼王、屍王是一個級別,雖然同等級別下,天師比鬼王和屍王佔優,但是他們打不過天師可以跑,所以天師很難抓住他們。

更何況還是鬼皇。

天師雖然厲害,但是鬼皇更厲害。

鬼皇一般都可以秒殺天師,所以天師擁有鬼皇級別的鬼僕是絕不可能的。

但是現在秦巖就做到了,這讓高家人和於老看不懂了。

就在高家殭屍愣神的剎那間,慕容雪菡三個趁機殺掉了十多個高家的殭屍。

其中一多半都是蔣婉兒的功勞。

當這些高家的殭屍反應過來後,立即尖叫着開始四散逃竄。

“不要跑!不要跑!”高金鑫大聲嘶吼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族人居然這麼膽小。

其實這怪不得高家的殭屍,因爲蔣婉兒太兇悍了,殺他們的時候都是一招,從來不需要第二招。

即便他們的身上加持了護法大陣,也依舊不是蔣婉兒他們的對手。

“媽的,看看你們高家這些飯桶,真是……”

於老憤怒地大聲吼起來,不過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臉色就在瞬間大變。

因爲蔣婉兒身形一閃,就像流星一樣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向他和高金鑫撲去。

於老想也不想,轉過身就跑,忘了他也是一個飯桶。 高金鑫同樣轉過身就跑,他也不敢和蔣婉兒對戰。

蔣婉兒可是鬼皇,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和蔣婉兒對戰,那絕對是在找死。

“高家主,於老頭,別跑啊!” 重生之星空巨蚊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

慕容雪菡和李天霸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慕容雪菡她們即便在笑,也依舊殺掉了高家幾個殭屍。

眼看蔣婉兒就要追上高金鑫和於老道,一道閃電突然從半空中向蔣婉兒劈下。

蔣婉兒停下身形,擡起頭一把抓住閃電,就像抓住了龍頭,“嗖”的一聲向高金鑫和於老頭丟去。

啊?這怎麼可能?

看到蔣婉兒抓住了閃電,高金鑫和於老頭嚇得臉色煞白。

如果此刻被閃電劈中,無論他們中的哪一個,至少會身負重傷。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高家的二家主高居格大吼一聲,抓住兩個高家的門人弟子向閃電扔去。

“咔嚓”一聲,閃電劈在了這兩個高家弟子的身上。

他們只是血屍,剛剛被閃電劈中,就化作灰燼消失的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