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你怎麼過來的這麼快?」

「看到我,不開心?」

「南初在哪裡?」

網游之登陸神話世界 陸司寒環顧一圈詢問道。

「三嫂她——」

「她——」

「堂嫂落水被簡梓佑救起,兩人去客房換衣服拉。」

「盛雲帆,你臉抽筋的好嚴重,該不會年紀輕輕面癱吧?」

盛雲帆擠眉弄眼,然後戰盼夏什麼都不懂。

最後盛雲帆徹底無奈,轉而看向三哥。

三哥一向心思深,立刻面無表情,盛雲帆完全看不出他的喜怒。

「真是好的很。」

「易家的生日宴,專挑我不喜歡的過來,存心觸我的眉頭?」

陸司寒淡淡開口,詢問一旁易醒醒的父親。

明明天氣很冷,但易庭感覺汗都要從額頭冒出來。

易庭只是商人,消息不夠靈通,完全不知道簡梓佑與姜南初之間的關係。

「三哥,我沒有仔細檢查,我的錯。」

「我現在立刻帶你上去,你可以放心,三嫂和簡梓佑絕對沒有不清不楚的事情。」

權離亭立刻上前安撫。

然而姜南初就是陸司寒的逆鱗,簡梓佑是他心中始終存在的一根刺。

陸司寒沉臉一把揮開權離亭,朝二樓客房走去。

他不清楚姜南初究竟在哪間客房,直接一間一間踹門。

「砰!」

「砰!」

「砰!」

第三扇門被踹開,姜南初全身完好披著毛毯,簡梓佑正在用電風扇吹他的濕衣服。

姜南初正要解釋,陸司寒已經一把握住簡梓佑的衣領。

「為什麼來錦都?」

「南初已經結婚,已經不愛你。」

「為什麼還要纏著,你是真的不怕死嗎?」

高高的拳揚起,光是想到南初與他同處一室,陸司寒便覺得受不了。

然而這一拳最終沒有砸下去,不是陸司寒不敢,而是南初擋在簡梓佑的面前。

「姜南初,你選擇幫他?到底誰才是你老公!」

「司寒,這次是你誤會了。」

「簡梓佑,他是易家的合作夥伴,受到邀請參加生日宴。」

「我和他能夠碰上,完全是運氣。」

「至於後來我落水,更加和他沒有關係。」

姜南初解釋道,她更害怕的是陸司寒一拳砸下去,會影響他在外面的名聲。

「你讓簡梓佑捫心自問,他只是單純的參加生日宴,他一點都不期待可以見到你?」

「姜南初,我比你了解他!」

陸司寒極度不滿的盯著簡梓佑,他甚至想要利用權利,讓他消失。

「我是想看看南初,這是錯誤嗎?」

「陸司寒,難道南初沒有交朋友的權利,難道你對南初連這點信任都沒有嗎?」

簡梓佑絲毫不懼,還用毛巾擦擦濕透的短髮說道。

聽聽這幾句欠揍的話,上趕著插足別人婚姻,還想挑撥感情。

「不要吵,我很冷!」

「我想回家。」

姜南初握住陸司寒的手臂開口道。

陸司寒發現南初根本沒有換衣服,衣服還是濕淋淋的。

外面的圍觀者越來越多,陸司寒深深望向盛雲帆,隨後一把抱起南初往外走去。

原本熱鬧的生日宴,出現這一變故,大家開始幸災樂禍。

「要我說,易家想要作死,權離亭也攔不住。」

「也不知道邀請的什麼客人,把陸司寒得罪透底。」

安靜的車廂內,沈承在開車。

沈承不清楚易家發生什麼事情,但肯定先生和少夫人有很深的矛盾。

不然不會這麼快出來,而且先生的臉色真是算不上好看。

「我知道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參加生日宴。」

「姜南初你真的準備氣死我,換老公是嗎?」

「我生氣的是這點嗎?」

姜南初狡黠的望著陸司寒,他願意說話,說明一切還有救。

「我生氣的是你擋在他的面前。」

「南初,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在我和簡梓佑之間,你選擇他!」

陸司寒生氣又委屈。

簡梓佑能是什麼好鳥?

他和南初分手將近兩年的時間,但是仍然不找女朋友。

甚至明知道他和南初結婚,還來錦都參加冠冕堂皇的生日宴,絕對賊心不死!

「我哪裡有這麼大的魅力。」

「而且不用先氣死你,我都快被凍死。」

「沈承,溫度調高一點!」

心中生氣,但陸司寒身體很誠實的脫下外套蓋在南初身上。

「我並不是想因為他和你作對。」

「你知道嗎?現在有很多的眼睛都注意著你。」

重生嬌妻震驚全球 「你的一舉一動都會被無限放大。」

攝政王總想拐哀家私奔 「簡梓佑出事,很有可能被有心人利用,最後陷害你。」

「我是在幫你。」

趁著氣氛緩和,南初將心中想法說出來。

「還冷不冷?」

「不冷。」

姜南初以為陸司寒會十分感動,結果只是簡單的問冷不冷。

真是白白浪費她的真情告白。

「原本打算不嫌棄的抱你,既然不冷,安靜坐著吧。」

「等等,我突然覺得好冷。」

「糟糕,如果沒有你的擁抱,我一定會感冒,說不定還會發燒的!」

陸司寒長臂一伸,直接將南初抱坐在大腿,嘴角露出一抹笑。

他可以原諒姜南初,但絕對不意味放過簡梓佑。

肖想他的女人同樣是種罪,不給點教訓,他不會學乖。

安靜被陸司寒抱在懷中的姜南初,卻在想另外一件事。 “啊,呵呵呵…”小八憨憨的笑了笑。

“你在看什麼呢!”江素素怒道。

“額…我…”

小八撓着頭,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暮然,這時遠處傳來了一個十分不友好的聲音。

“哎呦臥槽!你們幹特麼什麼屁呢?!”

兩位聽到聲音連忙回頭望去。

見到那是一個身材高大健壯,如同野熊一般的男人。那人朝他們罵了一聲,就走了過來。

那人穿了一條藍色的馬褲,黑色的破T恤,胸前掛了一根小指粗的金鍊子,身後跟着兩個人,一副耀武揚威的黑大哥的樣子。

“呵呵,有問題嗎?”江素素迎面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時,那人見到江素素的長相頓時起了色心。

“呦呵~小妹妹長得挺漂亮啊~去跟哥玩玩?”

“滾開!”

江素素罵了一聲,一把打開了他那骯髒的大爪子。

這時,那人頓時感覺臉上沒光,一下子怒了。

“草擬嗎!老子都要五殺了!就是被你們吵吵煩了纔沒拿到!全網吧都是你們倆的聲音了,你們不思悔改還敢這麼囂張?!”

那人說着,身後的兩個人就一左一右走上前來。

“你!”江素素氣的頓時說不出什麼了。

小八在旁邊窺看了一切,看到江素素吃癟,男人心中的責任感頓時油然而生。

攔回江素素,隻身走上了前。

“怎麼着?說吧,你想幹什麼?”小八毫不客氣的說道。

“呵呵,幹什麼?”

那三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小八,見是一個弱不禁風的瘦猴子,頓時心裏更加無所畏懼了。

“爸爸今天就是要教訓教訓你們~”

小八聽後,哼聲一笑,道:“打架?可以啊~但是你們可別後悔!”

聽到小八的話那人頓時笑了,道:“後悔?就憑你?!”

“就憑我。”小八淡然道。

這時那個大狗熊輕蔑一笑,道:“兄弟們,把他幹趴下,我一人賞你們一沓~”

那人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大金鍊子說着,看向了身後的兩個人。

“呵呵!大哥,這種小嘍囉,交給我們就好!”

“放心吧!”

那兩個人笑說着,走了出來。

小八手插在口袋,傲然地看着他們,道:“就他們兩個?不如,再加你一個。”

這時,那人聽到小八這話,頓時笑出了聲來。

“呦呵?這小子挺狂哈~”

那人笑着看了看旁邊的兩個人。

接着說道:“小子,我看你今天就是自己找死了!”

說着,掰着指頭走了上來。

“呵呵,打你們,我一隻手就夠了!”小八輕蔑道。

聽到這話,那人頓時勃然大怒,道:“罵了隔壁,小子,你別狂哈!小心老子今天弄死你!”

“呵呵?怎麼?還要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呢?”小八故意的挑釁道。

這時候,周圍的人紛紛圍了上來看熱鬧。

網管見了也是一聲不敢吭,躲在角落裏偷偷觀看。

這時那人見周圍湊上來了這麼多人,心想氣勢上不能輸,道:“呵呵,今天我要是弄不死你,我特麼就爬着出去!”

“啪!”

那人話剛說完,小八一個閃身上前,一巴掌扇了過去,頓時把他抽懵了。

“我去你大爺的!在老子面前裝B,忍你很久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傻眼了。

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那身材健壯的大胖子就被這個瘦弱的少年給放倒在地。

沒有人看清那人是怎麼倒在地上的。

只是看到那人現在躺在地上,捂着臉,一臉委屈的樣子。

“你~你~”

那人一手指着小八,一手捂着臉,鼻子一酸眼淚都已經流了出來。

“草他麼,給我乾死他!”

那人回過神來,仰頭乾嚎了一嗓子。

左右的兩人面面相覷,沒敢動彈。

“一人兩萬!乾死他!”那人又提高了一個聲調。

這時,那兩人又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才作勢慢慢的朝着小八走了過來。 我殺了惡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