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的胡籽看着場中的局勢,眉頭微微皺起。

“不愧是第十世,身上的輪迴之力居然這麼渾厚?這十世的積累果然不同凡響?只不過他身上的第九世和葉楓去了那裏?他似乎和那鬼臉達成了某種協議?還有郝大寶似乎也參合進來?”

正當他疑惑不解時,在鬼臉內部,郝大寶和冰翎則氣喘吁吁地看着眼前的敵人——蘭雨欣!

“蘭雨欣,你讓開!我要去救小川,你再這樣糾纏不休我就不客氣了!”郝大寶怒道。

他想不明白在剛纔異變時,自己和冰翎兩人怎麼會在這個奇異的空間中遇到蘭雨欣?更想不明白,蘭雨欣爲什麼要攻擊他們?

“不要再和她廢話了!她是有鬼物的怨氣構成的怨靈,根本就沒有自己的思想,只會聽從指揮!你現在和他說話,不過是對牛彈琴罷了!”冰翎凝重地望着蘭雨欣說道。

“怨靈?那是什麼玩意兒?”郝大寶疑惑道。

嗖嗖嗖~

郝大寶話音剛落,無數的冰箭從他兩的正面射出。

“小心,這是有鬼物怨氣構成的冰晶,可傷自身靈魂,端是可怕無比!”

щшш ⊕тт kán ⊕¢O

冰翎側身閃過冰箭,出聲提醒着郝大寶。

郝大寶輕喝一聲,身上的龍紋變化成一條黑龍,嘶吼一聲,將那些冰箭都吹飛了出去。

“怨氣?和怨靈有關係麼?”郝大寶想起之前冰翎說的話,急聲道。

冰翎剛想解釋,又一波冰箭射來。

兩人一陣手忙腳亂,再次躲避開來。

冰翎略帶惱怒的語氣道:“怨靈說起來就話長了!總之是很難對付的角色,這點以後再和你詳細的說,現在最關鍵的是我們怎麼離開這裏!如果我沒猜測錯,剛纔的異變應該是九龍印和樹上的詛咒之子引起的,現在外面已經打亂了!”

“哼!沒找到小川我是不會出去的!”郝大寶說道。

“趙小川很有可能就在外面!”冰翎愈加惱怒道:“剛纔詛咒之力的融合被九龍印打斷,九龍印又是趙小川的東西,很有可能趙小川已經在外面的世界裏了!”

“真的?”

“我雖然不能確定,但至少有八成把握!”冰翎斬釘截鐵地說道。

郝大寶眼中閃過一道亮光,然後大吼一聲,身上的龍紋一滯,然後像是巨大的氣球般瞬間膨脹,塞滿了整個空間。

“臥槽!這郝大寶身上的力量也不完全是詛咒之力,不過這股強大的力量是什麼?”

冰翎被膨脹的龍紋擠到一旁,心有餘悸地看着空中的龍紋,眼中充滿了震驚。

同時那龍紋構成的大龍轉頭看向蘭雨欣,蘭雨欣驚恐的倒退一步。

原本她控制的冰箭掉落在地上摔成粉碎,然後龍紋從頭到尾,一條光線貫穿他的全身。

緊接着,黑色龍紋發出耀眼的光芒構成一條虛幻的大龍揚起腦袋,發出一聲悠長的龍吟聲,似乎在召喚着什麼。

“龍骨,該死的!竟然有人將龍骨煉入了郝大寶這個廢物的體內?真是暴殄天物啊!我如果有了龍骨,再加上剛得到的鬼靈淚,還有其他幾種珍稀的材料,煉製真龍體,絕對要比郝大寶強悍一百倍啊!”

冰翎看到光線亮起的剎那,心中不由大聲咆哮起來。 秦穆然打完電話,並沒有停留下腳步,他站起身來,便是離開了瀑布。

其他的草藥,想要找到,只能夠隨緣,但是秦穆然心態卻是好的,一方面用勁氣壓制著體內的毒素侵襲,另一方面則是趁機好好瀏覽下這深山老林的,美景。

轉眼,便是十天過去了。

京城早就過了元宵節,這個新年算是過去了。

因為秦穆然的原因,陸傾城沒有返回中海,而是讓莫輕舞臨時擔任集團總裁,自己在秦家等待著秦穆然回來。

自從第二天打通電話以後,接下來的時間,他的電話就再也打不通。

不知道是沒有電,還是秦穆然已經…….不過,陸傾城更加相信前者。

其實這麼多天里,秦穆然也不好受,每天飽受這細胞藥液的折磨。

雖然他的內力雄渾,能夠壓制的住,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細胞藥液的力量卻是與日俱增。

十天,秦穆然的臉上已經蒼老的如同七八十歲的老者,雙目無神,有氣無力,甚至他連走出去的力氣都沒有。

他癱倒在山洞之中,若是此時來一隻野獸,恐怕都能夠輕而易舉地將他給打敗。

全身的武功全部喪失,丹田更是如同石化了一般沉寂。

秦穆然知道自己真的玩大了!

他對自己太自信了,只是沒有想到,終究還是小看了細胞藥液的厲害!

今天,他估計就要把命交代在這裡了!

秦穆然的眼皮微微一抬,看向遠處唯一的光亮。

我是于振南 皺著的臉皮,蒼白無力。

但是,此時他側身倒在石台上,臉上卻是帶著笑容。

他的眼睛逐漸的迷離,他彷彿看到了陸傾城向自己走來,他彷彿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在陪伴著陸傾城。

「不會真的就要死在這裡了吧!」

秦穆然的心裡無力地喊著,可是,他很想起來反抗,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十多天來,他將自己能夠想到的辦法都用起來了,可是這細胞藥液如同紮根了一般,怎麼都沒有辦法抑制,後來更是變異,只要秦穆然用勁氣刺激,它就會演變的更加兇險。

「傾城,對不起了,我恐怕不能兌現我們之間的諾言了,我回不去了!」

秦穆然有氣無力地喃喃自語。

「啊!」

突然,秦穆然的身體抽搐了起來,全身的經脈都從皮膚的表面凸起,好似虯枝竄入他的身體一般,看起來異常可怕。

秦穆然的嘴角開始流出漆黑的鮮血,順著嘴角流淌在石台上,再從石台滴落到地上。

地上,有不少的老鼠屍體縱橫交錯。

這群老鼠都是因為舔食了秦穆然吐出的鮮血后,直接被細胞藥液給毒死的。

這十來天,每天,秦穆然都要遭受這樣的折磨。

那鑽心之痛,那蝕骨之感,就好似有千萬把利刃在他的骨頭上刮,就好似有上百萬的螞蟻在他的心窩子上面鑽爬!

而他,卻沒有任何辦法阻攔,也沒有任何辦法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不能死,他也不想死!

作為天驕榜第一的絕世天驕,他還沒有去古武界攪動風雲。

作為夏國最年輕的百將之首,他還有著自己的使命沒有完成。

作為冥王神殿的冥王哈迪斯,他還沒有回到冥王殿見他的兄弟們。

作為陸傾城的丈夫,他還沒有跟陸傾城有一個自己的寶寶。

作為秦衛國的孫子,他還沒有在秦衛國的身前盡孝。

總裁換換愛 作為秦先文的兒子,他還沒有調查自己父母死亡的原因!

………….有太多的事情他還沒有完成,可是他怎麼就要死了。

秦穆然經歷過那麼多次的生死考驗,但是他都沒有死去,都活過來了。

他不怕死,但是現在,他有著太多的羈絆,他不想死!或者說,此時的他還不能死!

「嘭!」

想到這裡,秦穆然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一手撐住石台緩緩地將殘破的身軀撐了起來。

他秦穆然,就算是要死,也得坐著死,而不能夠躺著!

軍人,有著屬於軍人的尊嚴和傲氣!

秦穆然艱難地自己坐了起來,但僅僅是起身這麼一個小小的動作,在秦穆然完成以後,他的後背也已經徹底被汗水打濕。

身體虛弱到極致的他根本就不能承受如此大運動量的動作。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秦穆然喃喃自語。

「老不死的,你還說我是破軍命格,不會那麼容易死,現在可倒好,我真的要死了!你這個老傢伙不是神機妙算嗎?你有沒有算到你徒弟要死了啊!」

秦穆然此時想到了老道士。

「你要是再不出現的話,就真的沒有人給你養老送終了,老傢伙!我看你以後還怎麼收徒弟!」

秦穆然知道自己時日無多,索性自言自語了起來。

「等你再收了一個徒弟,你一定要記得跟他說,在他之前還有一個師兄,這師兄天賦第一,長得帥氣,魁梧英姿迷倒萬千少女。

不過,當他問到我的時候,你一定要如實告訴他!讓他知道,他的師兄是被自己的師父活活玩死的。」

「老傢伙,雖然每次都跟你搗亂,但是我心裡對你是真的敬重,你來無影,去無蹤,整個夏國都是你的傳說,可是能夠成為你的徒弟,我知道,是我的榮幸,也是我的際遇。」

「沒有你,就沒有我秦穆然的今天,我這一身的本事都是你教的,只可惜,我玩塌了,要交代在這裡了,沒有辦法給您老人家養老送終,也沒有辦法帶你去會所嫩模走一波了。」

秦穆然有氣無力地說道,但是臉上卻帶著懷念的笑容。

以前,他或許還沒有什麼感覺自己身邊人的珍貴,但是現在,他才發現,等真正要死去的時候,是那麼多的不舍。

或許,這就是老道士曾經跟他提到過的羈絆吧。

隱約秦穆然的腦海里回想起了小時候老道士教他時候的畫面。

「老不死的,為什麼你一直單著,不給我找個師娘?」

「因為有了愛就有羈絆,就越發的捨不得!」

老道士認真地看著他說道。

「那什麼叫做羈絆?」

秦穆然當時不解地問道。

「等你長大了,有了老婆就知道了!」

當時的秦穆然尚且年幼,不太明白,但是現在,他明白了。

慢慢的,秦穆然感覺全身疲憊,蒼老的臉頰上,雙眼緩緩地閉上,他如同熟睡般,倒了下去……. 轟隆隆~

正當冰翎震驚時,周圍的空間隨着巨龍的身體的蠕動開始漸漸震顫起來,並且隨着時間的增加,一道道黑色的裂縫在天空中蔓延開來。

“殺了我,我不要再活了! 總裁別太壞 讓我死,我不想在活在詛咒之中!”

“詛咒!是詛咒!每人可以逃脫貴族學校的詛咒,所有人到最後都有死!”

“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不要死在這裏,詛咒算什麼?只要夠強大,這天我也要它風雲變色!”

裂縫出現,無數的聲音在其中嘶吼着。

不甘的,悲傷的,絕望的,憤怒的,各種各樣的聲音響徹天空,同時隨着空間裂縫越來越大,一個個人影搖搖晃晃的從裂縫中慢慢顯現出來。

“這些是什麼人?難道是鬼物麼?”郝大寶震驚道。

“不,不是鬼物!如果我猜測得沒有錯誤,他們應該是往屆的詛咒之子!”冰翎凝重地說道。

他話音剛落,身旁原本和他們對峙的蘭雨欣尖嘯一聲,向着遠方飛去。

郝大寶驚疑不定地看着蘭雨欣消失不見,片刻後才反應過來,想起了冰翎剛剛的話。

“往屆的詛咒之子?你是什麼意思?”郝大寶道。

冰翎道:“還記得我們剛纔看到的七葉還魂草麼?我當時就再說有人再融合所有的詛咒之力,不過似乎被趙小川擁有的鬼璽打斷了!”

“但是歸根究底這個空間應該是屬於一個封印這詛咒的異空間,所有剛纔那些七葉還魂草束縛的詛咒之子並沒有離開這裏,而是依然被束縛在異空間!而你剛纔控制龍紋似乎打破了異空間的封印,將這些鬼物全部放出來了!”

冰翎一口氣說完後,郝大寶傻傻地看着他,有些驚異道:“那現在怎麼辦?”

“不知道!”

“恩?”

“但凡詛咒之子都是一等一的強者,而看他們現在的狀態,他們的神經似乎都出了一些問題!若是讓他們出去,外面的世界恐怕..”

冰翎沒有明說,但郝大寶離了理解了他的意思。

神經出了問題?那不過是冰翎的謙辭,在郝大寶的眼中,這些所謂的往屆往屆的詛咒之子都是瘋子!

當然也不僅僅是瘋子,相比瘋子而言,他們還有強大的實力!

獵愛計劃:總裁蓄謀已久 如果將一羣強大實力的瘋子放出去會發生什麼?

郝大寶想想都覺得有些不寒而慄!

正當他胡思亂想時,那些詛咒之子也看到了郝大寶,在空中狂笑起來。

“恩?力量恢復了?空間居然被打破了!我可以出去了!”

“嗚嗚,終於可以離開這個該死的空間了!”

大多數的詛咒之子在空中喜極而泣,但還有一部分人發出最惡毒的賭咒。

“終於,終於出來!這些年我受的苦,捱得痛,我要把這些都還給這個世界!”

“殺,殺,殺!所有的活的東西我都要殺死!”

“哈哈,都死吧!世界如此絕望,大家都去死吧!”

這一部分人叫喊着一陣後,立刻像是被放出籠子的瘋狗向着四周亮出獠牙。

一時間,天空中的裂縫中這些往屆的詛咒之子們開始相互殘殺起來,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有三分之一的詛咒之子慘死在裂縫中。

猩紅的血液將天空染成一片暗紅,詛咒之子的斷肢殘臂飄浮裂縫中,同時還有不少人在吸收着死去詛咒之子殘留下來的詛咒之力,將一道道黑氣吸入自己的身體。

郝大寶和冰翎凝重地看着眼前的一起,不知不覺中已經站在了一條戰線上。

“現在怎麼辦?”郝大寶問道。

冰翎回道:“不知道,不過這些詛咒之子雖然強大,可是他們畢竟剛放出來,自身需要恢復力量.。。況且你自身凝練的詛咒之力要比他們的純淨許多,而且你這龍紋中的龍骨很不尋常。他們應該是不會輕易找人你的!”

正當冰翎還想繼續分析時,郝大寶打斷了他。

“我沒有問你這個,我是說現在我們應該怎麼出去?你不是說小川在外面麼?”

郝大寶說完,冰翎不由一愣。

隨即冰翎瞪着郝大寶半天,確定他不是在開玩笑,臉上露出鬱悶的表情。

“該說這郝大寶缺乏常識好呢?還是應該說他是個傻大膽,根本搞不清楚詛咒之子有多麼的可怕?”

冰翎心中腹議,而郝大寶因爲得不到他的迴應,不由微微皺起了眉頭。

正當他剛想問問冰翎在猶豫什麼時,天空裂縫中的一些詛咒之子發現了他們。

“有一名活的御鬼士?剛纔似乎是他打破了結界!”

“他是身上也有着詛咒的力量?不過應該是人工合成的!”

“他肯定是現在這個學校的學生,抓住他,我們就可以瞭解現在學校的情況了!”

往屆的詛咒之子在空中七嘴八舌的討論了片刻,然後從天空中俯衝而下,像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烏雲向着郝大寶頭頂壓了下來。

郝大寶神色一凝,剛想反擊,忽然巨大的龍形虛影長大嘴巴,然後猛然一吸,一個黑色的漩渦從龍嘴中驟然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