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石海水在沙發上,用個小本子記賬,他這才二十天的功夫,拋去借過來當做本錢的資金,他在股市上,贏下一千五百萬新臺幣。

這麼多錢,足夠讓石海水這麼一個小馬仔瘋狂了。

他坐在沙發上,喜滋滋的盤算着自己要買什麼東西——蘋果最新的手機,一臺保時捷汽車,一套獨棟別墅……等等。

總之,他以前想買但是不敢買的東西,現在都寫在了本子上。

他有了很多錢了,而且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還會有更多的錢,他的慾望,全部噴薄而出了。

在石海水說話的時候,天花板鏡面的裂縫,說話了:你就這麼容易滿足嗎?

那裂縫沒給石海水報一次“股票”的信息,就會變大一些。

現在,那裂縫的全貌,基本上出來了,在裂縫裏面,有兩隻油綠色的眼睛,和一張蒼白如紙的臉皮。

臉上沒有嘴巴、鼻子,就只有一張單純的臉。

“你就這麼容易滿足嗎?”鏡子問石海水。

石海水木訥的擡頭,問鏡子:不然呢?我想買的東西都可以買了啊。

殘顏舊夢何時休 那鏡子突然哈哈大笑,說道:這還遠遠不夠,你可知道真正有錢人的生活,是什麼樣的嗎?

“什麼樣的?”石海水覺得,能開得起保時捷的人,那就算頂級有錢的人了,再高級的,他也沒見過。

鏡子說,有錢的人,第二天想吃牛排,就會在前一天晚上付錢,空運一隻“荷蘭”最好的牛回來,然後專門吃什麼部位,第二天中午,廚師就會親自做好,端到他的面前。

有錢的人,出行一般會選擇私人飛機,休息的時候,會帶上漂亮性感的女人,一起坐私人遊艇出海,他們在船上,瘋狂的海釣,釣完了,又會在軟趴趴的遊艇沙發上,哼哼……

有錢的人,他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高不可攀的演員,他想辦誰就辦誰。

有錢的人,他們會成爲家族裏的老大,說話說一不二,數不清的叔叔、姑姑來攀他的感情,這都是有錢人的好處。

“你願意成爲這麼有錢的人嗎?”

鏡子爲石海水描述的話,太過於吸引石海水了,他急吼吼的說道。

“那我帶你去一趟發財,你願意跟我走嗎?”鏡子又問石海水。

石海水的臉上,浮現了一抹虔誠的笑容,狠狠的點頭:願意。

“好!你現在去找人,讓他買你這套房子,他願意接手了,你就和他籤一份合同,按血手印,就像上次那人買房子給你一樣,然後我會在很快的時間裏,讓你變成最有錢的那種人。”鏡子對石海水說。

石海水現在把鏡子當成了“財神”,當然遵照鏡子的吩咐,去做事情了。

他找了李奇,把房子過戶給了李奇,然後跟李奇簽訂了一個血手印合同之後,約定三天之後,交房子。

當天晚上,石海水關上了門,獨自一個人,打開了燈,跪在客廳裏,仰望着天花板,說:財神爺,房子賣出去了,合同也簽了,現在……我可以變成頂有錢的那種人嗎?

“能啊……我現在就帶你去發財。”鏡子說了一句話後,突然,那鏡子的裂縫裏面,忽然伸出了兩隻蒼白的手。

那手,延伸得特別長,直接抓向了石海水。

石海水當時嚇得跟條狗一樣,連忙往旁邊滾了滾,要往外面爬。

可惜,還沒爬多遠,那雙手,提到了他的兩條腿後,開始往那縫隙裏面拉。

鏡子一邊拉,那縫隙裏的“兇東西”冷酷的說道:所有的有錢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一定會死,五十歲死,六十歲死,七十歲死,病死,老死,意外死,都一樣,沒有人能夠長生……你找我要錢,我就要了你的命,哈哈哈哈!

石海水很快就被拖到了那條縫隙裏面。

腳、大腿、腰、胸背、頭,直到他徹底被拉進了那條縫隙裏面後。

縫隙忽然關上了。

轟!

那天花板的鏡子,再次變得暗淡,又變成了銀色的“整體吊頂”,一切詭異的事情,全部了結。

當然,那縫隙裏面還有幾滴鮮血。

不過,只有幾秒鐘的時間,那鮮血,也被鏡子徹底吸收了。

石海水是這麼失蹤的?

我知道他怎麼失蹤的,那我就知道李奇是怎麼失蹤的,也知道——白芊芊要面臨什麼——她昨天晚上,不是扛着一塊鏡子去房裏嗎?那鏡子只要她裝上去了,估計會步石海水的後塵。

我對着天花板吼了一聲:上面的兇東西,給我滾出來,在此!

我的聲音剛落,天花板上,流轉出了一陣陣女人的聲音。

“哈哈哈!,還有下面的幾個陰人,我昨天晚上,就知道你們過來了……我確實怕了你們,所以我躲躲藏藏的,我藏在了臥室的鏡子上,還是被你們發現了……哈哈哈哈!”

那鏡子又說:不過……我不現身,你們奈何不了我,哈哈哈哈。

鏡子說話的時候,那天花板再度明亮了起來。

“你能夠在鏡子裏面隨意穿梭。”我似乎知道鏡子爲什麼說奈何不了她了。

“那當然了……”鏡子說道:我是誰,我是鏡妖,以鏡成妖,鏡妖……你們幾個人,最好別管我的事,不然,我要你們一個個的都給我死,哈哈哈哈!

鏡妖說完,放聲大笑:財物迷人眼……那些貪財的人,害死了我一家人,現在我變成鏡妖……我要殺光貪財的人。

“有些貪財,但人並不壞。”我說。

貪財的好人也有,旁邊就站着兩個,一個女財迷喬拉,一個是老財迷大金牙。

“我可不管他們壞不壞,貪財,就該死。”鏡妖再次哈哈大笑。

我指着天花板上的鏡子,說道:少給我裝神弄鬼的……是什麼東西,就趕緊現原形,有冤屈說冤屈,少害人,不然,我李善水讓你魂飛魄散。 我指着鏡子罵道:我李善水有的是辦法把你揪出來。

“你揪不出來,我鏡妖,可以藏匿在所有的鏡子裏面,來無影,去無形,你怎麼抓?”鏡妖說完,在天花板的鏡子上面,露出了背影。

她穿着一套古時候的長袍,頭髮披散在肩膀上,冷冷的笑道:你們看。

說完,鏡妖的背影,就消失在了天花板上,下一瞬間,我聽到鏡妖的聲音,從我的背後,傳了過來。

我再轉過頭一瞧,發現那鏡妖,竟然出現在了門邊的穿衣鏡子上。

她的背影,依然婀娜的搖擺着,聲音,一如既往的殘酷:我不會現真身出來的,我知道你們幾個中,那個女人很厲害……我鬥不過他,但是……其餘的幾個人,你們如果繼續摻和我的事情,就別落單,不然,我會一個一個的把你們帶到鏡子裏面來,哈哈哈哈!

說完,鏡妖就徹底不見了。

喬拉一拳,砸爛了整個穿衣鏡,可是鏡子碎裂,但卻沒有發現任何鏡妖的痕跡。

鏡妖,遁走了?

喬拉看了我一眼,說:鏡妖真的能做到無影無形的遁走。

她肩膀上的“水門星落”打了個哈欠,繼續睡覺。

我看了大金牙一眼,問他:見過這種兇東西嗎?

“見過?我見過個屁。”大金牙說:什麼鬼能在鏡子裏面來回穿梭的?我大金牙行走江湖這麼多年,就數今年最奇怪,跟着小李爺見了不少世面呢。

喬拉問大金牙:唉……老金,這鬼不能在鏡子裏面到處鑽嗎?

“喬喬,你這話,算是問到點上了,不像他們那麼難講道理。”大金牙白了我們幾個一眼後,對喬拉說:咱們爲啥說鏡子邪乎呢?其實很簡單,因爲鏡子不單單是一面鏡子,它和夢境一樣,是兩個世界的連接點——以前很多人不信邪,覺得鏡子就是鏡子,聽了網上的膽量挑戰,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拿着蘋果,對着鏡子削皮。

喬拉雖然比較爺們,可到底是個女人,聽到這稀奇古怪的事情,頓時來神了,問大金牙:晚上十二點,不能對着鏡子削蘋果皮嗎?

“可以削啊,怎麼不能削。”大金牙對喬拉說:一般的鬼魂,有時候可以附身在鏡子上的,網上說大半夜對着鏡子削蘋果皮,蘋果皮不能斷,斷了就會有鬼出來,其實也不對,因爲很多人,對着鏡子削蘋果皮,蘋果皮斷了也屁事沒有!知道爲啥嗎?那是因果順序弄反了。

大金牙說:不是蘋果皮削斷了就會見鬼,而是鬼出來了……蘋果皮就會斷……一千個削蘋果皮削斷了,其中八百個是自己嚇自己,手抖削斷了的,一百九十九個,是削蘋果皮的手藝不過關,胡亂給削斷了的,還有一個……那是真見鬼了。

“這麼邪乎呢?”喬拉一幅驚恐的模樣:那我以後,可不能晚上對着鏡子削蘋果了。

“姑奶奶,你怕個屁啊?鬼還怕你呢!”大金牙咬牙切齒的說道。

一力降十會,就喬拉這天生神力,那個鬼魂敢造次?

我咳嗽了一聲,說:這事講遠了……還是說鏡妖吧。

“小李爺,我覺得沒講遠。”風影一旁說道:老金剛纔說的,是見鬼十法之一,問鏡,我感覺今兒這事,也能用“問鏡”找點線索出來。

見鬼十法一共是十種,最容易見到鬼魂的十種方法,其中排名第一的,就是“筆仙”。

排名第二的叫“問鏡”。

剛纔大金牙說的那個夜裏十二點,對着鏡子削蘋果的方法,其實就是從“問鏡”裏面提煉出來的。

風影讓我們問鏡,其實也可以……這鏡妖,到底是何方神聖,其實只要問一問“鏡仙”,就能夠搞得清楚了。

我想了想,點頭說:老金,準備傢伙,問鏡。

“問鏡?我特麼不問,要問你自己問,這麼噁心人的事,你讓我做?瘋了?”大金牙對問鏡,那是極度的不願意。

我一把揪住了大金牙的脖頸,恐嚇道:你要是不問,我扣你工資……老白可是說了,這波活兒七十萬呢,你賺不賺?

“賺!賺!我當然賺了,有錢不賺是煞筆。”大金牙連忙爭辯,說:不過小李爺,你也知道,問鏡兒那事兒,是人乾的嗎?這鏡子裏的鬼,也特麼的兇,我如果問鏡,就徹底失去保護了,那鬼,不反噬我都是好的。

這個不怕,不有我嘛,你放心吧,這事,給你保護得妥妥的。我拍了拍大金牙的肩膀,說道。

“你說的啊!要是我有個三長兩短,我弄死你。”大金牙是千般不願意,萬般不高興的去準備問鏡的傢伙事兒!

問鏡這種事,其實也簡單,無非是在黑暗的房間裏面,豎起一面大鏡子,把自己的全身,都給照進去,然後豎起蠟燭,香燭,用煙霧,在鏡子和本人的面前,稍稍的隔開一下。

然後坐在鏡子面前,不停的盯着鏡子。

這是傳統的問鏡。

當然,這種問鏡的方法,也不是說絕對能夠招來“鏡仙”,效果不會特別好,所以,大金牙他專門找出了一種方法,更有效果的問鏡,就是方法有些噁心。

這方法又叫“誘仙”。

這不,大金牙把臥室裏的牀位移開,然後,搬了一把椅子到“衣櫃”的對面。

等大金牙確認那鏡子,能夠照到自己全身的時候,才站起身,從口袋裏摸出了一個小瓶子,可憐巴巴的問我:小李爺,我覺得吧,這事,完全可以用一個其餘的方式來解決,完全不用我問鏡。

“少扯淡,就問鏡是最簡單的。”

“小李爺,這什麼年代了,你也要注意一下底層員工的身心健康嘛,這問鏡那麼噁心,我怕我好幾天吃不下飯啊。”大金牙說道。

“別,別!一下子的事,捱過去了就好。” 冷魅總裁,難拒絕 我拍拍大金牙的肩膀:加工資,兩萬。

“加五萬。”大金牙打着哭腔的說。

我想了想,說:成。

“這還差不多。”大金牙視死如歸的在鏡子下面,擺好了香燭和蠟燭,點着後,又去找了幾張硬紙板,貼在了窗戶玻璃上,把陽光徹底格擋下來。

配合上窗簾,這房間有點暗無天日的感覺。

搞定了這一切,大金牙才捏着剛纔摸出來的褐色小瓶子,走出了門。

出了門,大金牙四處望了望,對我說道:吶,小李爺,你昨天開了天眼,今天還能通靈,你先瞧瞧,這周圍哪有屍地?我好倒屍油。

屍地就是新死了人的地方,或者有小鬼的地方。

我在樓梯間裏忘了一圈,沒瞧見有屍地,接着打開電梯,往裏面望了望。

果然電梯這地方,死人還是有幾個的……我瞧見電梯裏面,站了四五個小鬼,都睜着眼睛看着我。

我對大金牙說:電梯是屍地。

“那好叻。”大金牙打開了屍油瓶子,對着電梯門口倒了一些,然後,一點點的倒,一直倒到了房間臥室內。

到了臥室之後,大金牙直接把剩下的屍油,全部潑到了鏡子上面。

“問鏡”的準備工作,算是徹底做完了。

這些準備工作,搞定了。

鏡子上的鏡仙,其實就是周圍的孤魂野鬼,傳統問鏡,不太好引誘過來,不過,用屍油,可以把孤魂野鬼給引到這鏡子上面來。

現在準備工作做好了,剩下的,就是安保工作了。

問鏡問到的鬼,怕是什麼兇物,可是房間裏,喬拉和風影是絕對不能在的……風影是道家正統,喬拉是神族血脈,這兩人在,哪個鬼魂野鬼也不敢進來,就算是我……我也得把金剛鐲放在外面,不然依然會震懾住那些鬼魂。

可是,沒有了喬拉,我沒有了金剛鐲,大金牙還真對付不了招來的鬼魂,萬一問鏡不成反被害,那就慘了。

所以,保護方式有兩個,第一個,我躲在陰影裏面,右手握住匕首,橫在小臂上,只要大金牙一旦被鬼魂上身,我立馬切開小臂,把鮮血灑在大金牙的身上。

我的血,極度陽剛,可以遏制鬼物。

第二個安保辦法,就比較噁心了,得用薰臭之物,蓋在大金牙的身上,用味道,抵擋鏡仙。

這個薰臭之物,暫時沒有別的東西,只有……襪子……我們穿過的襪子。

大金牙一坐下,我就喊風影把襪子脫了,然後我也把襪子脫了,都塞在了大金牙的衣領子裏面。

“唉!你們這羣混蛋……好臭。”大金牙欲哭無淚。

我們兩人的襪子塞了,還差一個人。

我拍了拍大金牙的肩膀:還有你自個兒的襪子,脫下來。

“好,好!”大金牙把襪子一脫。

我的乖乖啊!大金牙的腳,纔是最臭的,不光是臭,簡直辣眼睛。

“快塞好,快塞好,要開始問鏡了。”我感覺我都被辣出眼淚來了,站在一旁,把匕首,比在左手的小臂上。

大金牙也調整了嘻嘻哈哈的狀態,換了一幅嚴肅的表情——萬物皆有魂,只等鏡中人,小的大金牙,請鏡裏神仙出來嘮嘮嗑。

“屍油以放,儀式已請,請老鏡仙出來嘮嘮嗑。”

大金牙又喊了兩聲後,掛在臥室門後的八角鈴鐺,叮鈴鈴的響了起來。 八角鈴鐺是風影佈置的,叫“感魂鈴”,

這玩意兒,遇到了鬼就會叮噹作響。

說明……鏡仙來了。

鏡仙到來,大金牙立馬做得更直了,繼續嚴肅的唱着詞:大仙來了我的地面啊,還請出來見一面吶。

嘎達嘎達,鏡子上面,出現了一個血字——見。

這個血字,是鏡仙給我們的威脅,意思是我們見了他,說不好是死是活,最好讓我們別見。

剛纔大金牙“問鏡”用的是東北薩滿巫師的套路,那鏡子裏的鬼,也知道我們是哪門子的來路,現在依然這麼囂張,只能說明,這鬼,是有點道行的。

大金牙見了血字,又嚷道:小的金牙要見大仙心裏急啊,大仙就別埋汰我了,出來嘮嘮嗑吧。

他一說完,鏡子裏面的人,開始發生了變化。

剛纔鏡子裏面的人,正是大金牙坐在椅子上的鏡像。

可是現在,鏡子裏的大金牙,身體慢慢的在縮小,最後,變成了一個女人。

女人披着頭髮,低着頭,穿着一件紅色的連衣裙,兩隻蒼白的手,搭在了椅子的扶手上,用很乾癟的聲音說:東北陰人?

“大仙,小的東北薩滿巫師大金牙,要跟大仙嘮嘮嗑,促進促進感情。”大金牙嘿嘿笑了笑。

女人擺擺手,說道:按規矩來……你問,我答,我不答,你別再問。

見鬼十法裏請到的鬼,其實都比較兇,也比較講規矩,而且是各有各的規矩,最好遵守,不然那見到的鬼,得生氣了。

大金牙一拍巴掌:唉!大仙,我們都是有門有路的人,不是那些野客,辦個事情辦得不利索。

“閒話少說,問。”女人依然低着頭,看向大金牙。

大金牙問道:這間房子裏,有個鏡妖,不知道大仙知道還是不知道?

“沒有鏡妖,這棟樓裏,從來沒有鏡妖。”鏡仙惡狠狠的說了一句。

“唉!大仙……這鏡妖,我分明是見過了,你怎麼說從來沒有呢?”大金牙厚着臉皮,再問了一次。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鏡仙沒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