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束看了看說道:“您的意思是,讓它安全的動起來?”

變空說道:“能做到嗎?”

磁束說道:“可以,先着手整修這些系統的確是能將黑洞啓動起來,但是啓動和關閉需要較長的準備時間。你應該知道原因。”

變空說道:“我明白,少了五分之二的粒子入射器控制。剛好夠安全啓動的標準。如果沒問題的話照我說的做吧。”

磁束說道:“你的考量,我明白。”

時間的指針迅速的撥到了現在。

引力束的第二次打擊已經結束,然而啓動的黑洞並沒有瞬間停掉引力波,而是緩緩的減弱。在強引力的作用下,引力束髮射前方聚集起來的,碳離子云,少部分的粒子達到了反應的標準,對撞,然後發出熾熱。

赤紅的離子云沒有消散,在兩萬公里外,光旋看着遭遇打擊的地球區域。一對豎眸倒映着地球。

而地球南太平洋附近,朝晨默默控制着納米團行走着,他是三個月前晉升的蛻變者,當成爲蛻變者,正準備施展自己的能力的時候,塔克人的元素打擊到來了。最重要的工業區幾乎被屠滅。曾經的人類孵化區,在打擊後一片死寂,包括朝陽所在的區域,而朝晨也成爲那片區域最後的一批蛻變者。曾經的朋友,躺在一片海牀上的小弟弟小妹妹們在自己即將破殼蛻變的時候,都送上了最美好的祝福。以及再度相見誓言,而破殼,人類和塔克人之間殘酷的星空戰爭,讓朝晨如同雷殛。

這就是星空中兩個物種之間的戰爭。沒有俘虜,沒有同情。有的只是冰冷的毀滅。朝晨帶着有些茫然的踏上了基地,在基地中整齊的排放着一排液態體系的艇。

朝陽認出來了,這是人類的和塔克人的主戰單位,在太空中能夠組成太空戰艦,是人類現如今唯一一種可以和塔克人主力艦進行較量的存在。

“這是要參與戰場了嗎?”朝陽自言自語道,按照腦海中出現的編號,朝陽很快的找到了自己的艇,在躺進去柔軟的液態系統中,朝陽感覺到全身被被擠壓了一下,然後鬆開了,這時候大量的操作信息出現在了朝陽面前。

隨後是星空投影,星環套住地球的投影,還有一條線,這條線,一直延伸到了星環外。“這是戰鬥,而是突圍。”朝陽看到了這條線很快明白了情況。多達十萬艘戰艦,幾乎是人類全部的存活,爲了湊齊自造戰艦的材料,太平洋地區,封鎖海底大裂縫的隔熱層都被掀了。

數百萬艘艇,排列在地下基地,此時每一個艇中都進入了蛻變者。大家控制的艇的液態結構形成細小的絲線,相互連接,開始竊竊私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羽化者們要盡最後的努力?

很快修越彬出現在了,所有蛻變者艇中的屏幕上。修越彬的嚴肅的面龐一出,一位位年輕的蛻變者,停止了用艇的變形系統交頭接耳。

修越彬說道:“我想各位已經明白了你們的任務。早在九年前,人類進行了第一波太空逃亡。逃亡成功了,我們犧牲了大量的同胞。人類的文明將會在太陽系保存。但是你們也知道,我們的大行者閣下是一個強迫症患者,在他心中沒有最高只有更好。他對那一次的結局,不甚滿意。所以這一次行動,應該是蓄謀已久的。”

說到這修越彬忍不住的露出了微笑,讓原本嚴肅的氣氛軟了一下。然後說道:“所以你們應該記住,你們寄託了希望,如果有機會倖存下來請記住,你們不僅僅是爲你們的而活着。好了,下面向你們介紹駕駛艇飛入天空和在天空中合併爲步驟。當然還有還要規範組織和紀律。記住你們不是一個人,你們是一個軍隊,記住自己的編制,和身邊熟悉的隊友。”

說完這些,修越彬開始強調條例。然後是課程目錄。

修越彬在上課和在虛擬空間對新兵們特訓的時候。

秦嶺戰爭地下指揮部中,星環套着地球的投影圖同樣在這裏出現,任迪在這個投影上勾勒着一條條線段,這一條條線有從地球上出發的,也有從星環上出發的,任迪正在推演,推演敵我雙方物質在軌道上變化的速度。

這時候木月的投影出現在大廳上,說道:“大行者,第三批原料已經準備好了,處於填裝狀態。”任迪點了點頭,看了看星環上第三處出現的電磁罩,這個罩子正在隨着星環和地球之間的相互旋轉,緩緩地在地球上方挪動。而地球上對應的三個紅點,分別是太平洋地區美洲地區,四川地區。這三個地區是塔克人第三波打擊可能瞄準的目標。

其中還有三個小時到達四川上空。任迪說道:“修越彬那裏準備好了嗎?”

木月說道:“他已經準備好了。”

任迪說道:“木月這次。我,拜託你了……”

木月搖了搖頭說道:“你說反了。我需要拜託你,你我爲同一目標而戰。若無你,我不會放心的。”

看着面帶笑容的看着自己的木月,任迪緩緩地說道:“你可以放心。”木月點了點頭,隨後掛掉了通訊。

印度洋地區,木月和任迪通話的投影隨着木月的掛斷消失。木月回頭看着一位位士兵。這些士兵有蛻變者,有羽化者。木月回頭說道:“各位,我放心了,你們呢。”

剛剛的通話任迪只看到了木月,而木月這邊,所有人都旁觀了這場通話。一位羽化者說道:“現在可以等待了!”

星環上光旋俯視着地球,當然也在看着兩萬公里外的磁力防護罩保護着的巨大發射源,在地球上看遠方是可以看到地平線,而在廣闊的星環內圈則是可以看到平坦的大地延伸到上方最後變成一堵牆繞過天空然後從身後垂落。當然這樣的蒼穹內,此時北部反射太陽光的地球緩緩地旋轉着。

隨着地球的旋轉,星環上審判利劍的劍鋒即將指向目標。

此時四川地區一枚枚粗壯無比的導彈從地面發射井中噴射。一個接着一個,平均一分鐘一發。見到這一幕,光旋淡淡說道:“你在這裏做最後的掙扎?最後一位中將。”

早已懸浮在星環周圍待命的戰艦集羣朝着這裏集結,在距離發射源四千公里的範圍外止步。止步的原因是避免引力系統啓動後瀰漫在太空中的離子云。

一束束電磁炮的彈幕朝着來襲導彈發射。攔截的範圍在發射源兩千公里的上方。二十分鐘後絢麗的核武爆炸在太空中綻放,僅僅是華麗的閃光。磁脈衝連,發射源外圍的強磁力防護罩都沒有撼動。

隨後巨大的發射源啓動了,打擊中心處於青藏高原東南的山區。在太空中都肉眼可見的漣漪在地面擴散。整個成都平原在幾十秒內出現了十五級大風,大量的磚塊大小的石頭被捲入空中。

和前兩次打擊不同,前兩次打擊是對海洋中的目標打擊,海水中有着大量的二氧化碳,並且水可以吸收比空氣多得多的熱能量。而現在地表的碳酸鈣石頭瞬間變成白色的粉末崩塌。在黑暗紀元前聳立至今的高樓大廈一瞬間垮塌,鋼筋混領土在鞭炮一樣的爆裂聲音中垮塌,整個城市就像被集體定向爆破一樣。瞬間變成了平地,在大地上留下了巨大的塵埃變成了熾熱風暴中的一部分。

在秦嶺地區仰頭看着天空中打源從天空垂下能量,無色無光,只有從空氣暖流的路徑可看到這是一束龐大無比的能量。而在星環上方如前兩次一樣,紅色的離子云從淡逐漸變濃。原先殘留在星環表面的另兩團原本已經熄滅的氣體被無形的力撕扯着朝着現在形成的離子云中彙集。

任迪說道:“可以加一把料了。看看能炒出來什麼菜。”話音剛落,任迪身後巨大的山體開始動盪,一排排碩大無比的氫氧火箭從地面上升起。在六分鐘內噴射這火舌朝着太空中發射。

預備的火箭陣地並非一個,在太平洋地區,在中南半島地區,在印度洋斯里蘭卡地球。在青藏高原上。數百個火箭陣地開始了發射,光旋數米高的身軀一下子站立了起來,皺了皺眉頭說道:“我選錯了目標,狡猾的猴子們。”

而這個時候赤道地區大批戰鬥集羣開始起飛,藉助着大氣層的推力,這些老兵開始了預計是最後一次的戰鬥。 一戰時期,最強大的陸地武器莫過於裝甲列車。強大的裝甲,優良的火力,強勁的動力,數千噸的重型列車在鐵軌上行駛,相當於運動的火炮團。但是該項武器真的是無敵的嗎。對不知道思考,或者被恐懼壓迫到瘋狂的人眼中是無敵的。

此時星環正在持續朝着地球釋放能量,而此時地球軌道上一個個飛艇升空,直接躍過了星環和地球引力平衡的中線,此次戰爭以來,人類的機動戰鬥兵力主動發起來的戰鬥發起了進攻。這場進攻不僅僅是液態材料構成的飛行器,大批老式的液態化學燃料火箭,也參與了升空。

一瞬間空曠的太空中交錯的火力將整個太空點綴的熱鬧起來。看着天空中大量飛行器運動的方向,光旋豁然說道:“他們在接近發射源。”

木月看着太空高溫的粒子火焰,心裏沒有激動,反倒是覺得越來越平淡,木月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身上的納米體系已經提示了自己,大量的細胞已經壞死,現在的自己存在於思維電流中。是思維電流中波動的量子,量子無法永生,任何和世界其他能量產生交互的能量終究會被影響,然後消散在宇宙中。除非量子態的自己在這個世界中擁有穩定的結構獲取永恆的能源。

而此時木月確定,自己現在的確是存在的,並不是一個按鈕,抽離碳元素,就在這個世界消失的物。隨着距離星環的放射源越來越近,木月仰視着這個在磁層下無數光圈從大到小到中心的放射源,部分光線扭曲成了一條條,構成了這個直徑十公里無數同心圓構成的環,就像一根二維面上的黑洞。

而在這同心圓面上方,赤紅的離子云翻滾着,卻被無形力場擋在了外圍。離子云順着強大的電磁力流向了外圍被反推除去形成了燦爛的火雲。

木月看了看遠方几千公里外的戰艦正在用電磁彈頭掃射這個空曠的區域,原本這些戰艦是遠離這裏的,當大批的人類飛行器踏入這個範圍後,部分戰艦開始馬不停蹄的開進了這個區域。

熾熱,木月感覺到了現在戰艦的熾熱,數據顯示自己座駕正在進行劇烈質量損失。這裏已經是離子云覆蓋的區域,和地面的通訊全斷。而當然戰艦內部的碳塊此時也發出了灼熱。

木月看了看戰艦的情況說道:“你們是對的。”巨大的戰艦開始分離,前端裹着大批碳的機頭在星環最後的重力作用下,朝着目標墜落。

光,堪比太陽的光,放射出來。和離子云稀薄的密度不同,反應的效率不同。就像丰度百分之三的是核燃料,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纔是武器級。一束束閃光出現先後,黑暗的地球大地上出現了光照。猶如月亮當空的光照。強光要麼直接射入地球,要麼通過巨大的星環反射地球。星環數萬公里的一瞬間被曝光的無比清晰。

看到了天空中的光束,猜測得以證實的欣喜並沒有出現在任迪面龐上。仰視着太空強大的射線流。任迪連接了更多的觀察系統。人類僅僅是瞭解了元素打擊的一面,現在還需要知道更多,還有更多的假設需要驗證。

“注意光譜……”任迪對其餘在觀察的羽化者說道。負責空天的陸博雅說道:“他們已經有人開始返航了。”陸博雅提供的畫面是一個個猶如水滴一樣的倉庫墜入地球的大氣的場面。赤紅的火焰包裹着外層結構,從摩擦最劇烈的前端可以以看到物質一點一點的被剝離,變成熾熱的尾流。就像大型飛行器爆炸後,散開後液化的殘骸。

至於光旋在爆炸後立刻接通了元素打擊控制部門,保護引力放射源前端的磁力系統就像被揉捏的哺乳器官一樣,劇烈的變形。半球形的罩子外圍赤紅的離子云一下子被吹散,赤紅的一個圓形波,迅速擴散着,這個圓形的紅色光帶瞬間衝擊力周圍的一切,塔克人部署在周圍的戰艦首當其衝。

然後光旋就得到了一個消息,失控了,被堪比最猛烈恆星磁暴掃過的大片戰艦失控了,通過光量子發射接收信息的系統被癱瘓了。在動盪的電磁環境下,需要數十分鐘才能重新聯繫上這些,現在屬於自動AI控制的戰艦。

光旋,這時候臉上才露出了慎重的神色,這是光旋第一次對人類演變軍官,露出如此慎重的態度。她說道:“思考,他們一直是在思考的。對於這樣的敵人,我也一直要思考,不能三心二意。對,不能三心二意,現在必須全心全意的對待。”

關機,讓引力系統關機。光旋很快提出了這個建議。現在人類在嘗試探索引力系統。琢磨塔克人使用該項技術的規則和制約。人類現在做對了,科技發展到後期,一絲一毫都不能有差距。元素打擊技術並不是,高高在上的神術,而是智慧種族利用宇宙規則製造出來的極端現象,爲了維持這個現象。他們做出的努力很多。要克服的干擾很多,維持系統穩定的措施也很多,因爲塔克人現在依舊是碳基生命,和人類是一樣的。碳基生命控制高能在工程學上走的道路與人類重合。

“塔克人並非神靈,他們的道路也無需神話。既然爲碳基,我們也是碳基。”當多重爆炸的光譜在天空中閃爍後,任迪如此說道。

演變空間中,一個演變軍官的歷史線是否強勢,單純所在國家是否強勢,現在看來並不是唯一的標準。處於上升還是衰落,上升的動力決心到底有多麼堅決,對一個演變軍官的影響,以及這位在每一場任務中的表現。均有出人意料的表現。

塔克人是碳基的。在這一場戰役中,任迪確定了這一點。就算拿出更多出乎地球人意料之外的武器,他們依然是以碳基身軀做到這一點的。

元素打擊草草終結,而引力系統從開機到關機,有那麼一點小小的問題,也就是說,停止對黑洞擾動,黑洞還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平靜下來,這就是粒子火雲緩緩熄滅的原因。

當地面上的遭遇的引力波束逐步停止的時候,太空中粒子火團核聚變燃燒還在開始。當然人類逼近的飛行器一個接着一個丟碳進去。一場接着一場,劇烈的離子風暴朝着外圍擴散着,星環表面的溫度在十分鐘之類上升了四百度,部分散落在星環表面上的殘骸結構,變成了暗紅色粘結在星環表面。

至於這個鍋到底誰來背。領航者變空看到這一幕,一直保持沉默。這種情況還需一個小時才能停止。變空和數千名塔克人高層沉默的看着通明屏幕上磁環外圍接二連三的閃光時,這時候光旋的投影出現在了變空的面前,光旋說道:“長官,現在已經驗證了元素打擊的功效,這是一種強大的攻堅武器。我申請軍團對地球發動全面清洗性進攻,希望元素打擊系統可以爲行動提供火力支援。”

在一衆直立全身披掛金屬機械系統的大蜥蜴中,光旋的聲音擲地有聲,但是顯示了說話的藝術,並沒有直言元素打擊系統現在的弊端,對元素打擊遲無用論主義。而是側面的提出了使用該種武器,在接下來戰爭中的配合。變空看了看光旋,點了點頭說道:“這次遭遇戰還有兩年的時間。”

光旋點頭說道:“是的,兩年後星環將和地球脫離。”

變空說道:“是的,必須脫離了,耗在這裏主要都是我的責任。你們都做的很不錯。”

鏡頭切換。

隨着太空殘骸緩緩下落,噴射大量氣流的地面飛行器迅速趕到了降落地點,然而打開返回艙後,拎着幹細胞恢復系統的急救人員並未能其到作用,裏面的人只剩下了一團液態體系,以及部分碎裂的鈣質。沒有幸存者,從引力輻射發射源初始端飛過,任何含碳分子的物質都會自行解體。然後伴隨着強大的電磁風暴過,人類的思維也就陷入停頓了,整艘飛船是在光子計算機的系統下開回來的。

裏面的人在最後的時間裏,利用光刻系統,完成了關鍵的信息記錄,獲取信息和戰士遺骸,飛行器張開兩個翅膀氣流在地面上掀起雪暴,氣流托起五十噸重白色的飛行器。迅速離開了。

四個小時後,宋幕這裏匯聚了衆多探路先驅戰士用生命代價取得的數據,一個個由碳激發核爆閃光的數據,輸入計算系統,很快一個有關引力波束對碳原子影響隨着時間和空間的變化出現在了模型中。

宋幕看了這一切說道:“塔克人啊。這種危險的武器在地球上亂用,很不好。”

這時候另一位研究者說道:“這次是針對碳元素,如果是其他元素,我們有應對嗎?”

宋幕說道:“工業部門造就將原料準備好了。原料是充足的。不僅僅是碳,不過……”

宋幕神祕的笑了笑:“我倒是真的希望他們試試別的元素。” 星環和地球第一次全方位上套的遭遇戰鬥只剩下兩年,兩年後星環將離開地球到達水星軌道,完成消化水星的任務,然後是金星,再然後到達地球。這其中將會有一個漫長時間空擋時期,也就是現在,要全力壓制地球人,將地球人在地球上的勢力拔出,不惜任何代價。

塔克人的手段還有很多,現階段是絕對可以用強大的生產力擊敗地球人的,但是塔克人缺乏的是時間,和地球人戰爭的代價一次又一次的超出了塔克人的預期。

這種消耗戰鬥如果繼續持續下去的塔克人的偉大的星海旅程將在母星摔一個巨大的跟頭。而光旋再一次利用道具和修越彬進行了通話。相對精準寶石來說,對話水晶,冷卻的時間較短,自上次和五位中將對話後,現在已經可以進行第二次通話。當然想要鎖定任迪,這個少校,還是不可能的,軍銜的巨大差距讓光旋到目前爲止,尚不知道任迪這位少校預備役的存在。

當水晶球出現在修越彬面前的時候,修越彬愣了一下,這個九十分道具修越彬不陌生只能傳達雙方都能聽得懂的語言,同聲翻譯,不能傳達畫面。一次性對話系統。

光旋接通了修越彬後,說道:“人類在嗎?”

修越彬說道:“上將閣下,這時候,有何事?”

光旋說道:“本次戰役,你的一切表現值得尊敬。”

修越彬說道:“那麼,你能手下留情嗎,上將。”

光旋說道:“不,我這次來並不是勸降的。勸降對你來說是侮辱,如果你能安全離開這個任務,上將的距離距你不遠了。你已經到達了觸摸上將科技的所有門檻,除了星空大規模實驗。”

修越彬有些沉重地說道:“如果這是恭喜的話,你說的這些沒有任何作用。還有你不僅僅是說這些的吧。”

光旋說道:“接下來我將對地球發動全面進攻,我准許你在任何時候投降。如果你向我投降,你與我簽訂一個契約。”

修越彬說道:“什麼內容,還有我失敗了就會回到我的戰區中。”

光旋說道:“你們的戰區爲踏入星空。所以貴方戰區的任務往往是種內廝殺,而在我們的戰區中,星空戰場上有種類廝殺,在星空戰場上兩個星際種族碰撞,有時候演變亦會投入演變軍官。所以道具種類上,我戰區有一種道具可能對你方戰區極其少見。僱傭兵之勳,這種道具對你使用後,你將滯留該戰區,轉化爲我種族形態。權限爲徵召兵。我對你有五次任務召喚。”

修越彬說道:“爲什麼這麼做呢?”

光旋說道:“因爲利益,到了上將級別,徵召兵的作用僅限於前期。到了後期人工智能系統將完美替代徵召兵。真正珍貴的是智慧存在。演變軍官就是智慧存在。”

修越彬說道:“貴方戰區難道沒有預備役嗎?”

光旋說道:“非蟲羣形態的智慧物種,所在的戰區到後期預備役極其匱乏,貴方戰區和我方一樣均是非蟲羣形態智慧物種,你應該對同級別預備役的可遇不可求有所體會。當然若是蟲羣形態的物種,預備役會非常多,在他們的戰區中,保持正式軍官的身份就是一種光榮,將正式軍官打落成預備役的道具極多。那樣的不過那樣的預備役是敗者。並不具備結交價值。所以在非蟲羣物種演變軍官中,難免需要想辦法,若你投降,佔用你五個任務時次。”

修越彬說道:“多謝看重,我會考慮的。”

通訊結束後,修越彬默默的在心裏說道:“可遇不可求。”

黑暗紀年55年,由於大裂縫完成了修補成批成批曾經保護大裂縫的戰艦朝着地球行駛過來。蛋清層中均是塔克人的戰艦集羣。和諧戰艦並沒有遭遇到抵抗,但是這次他們需要進攻的不僅僅是大氣層,還有水層。十公里厚的赤道水層。人類現有的抵抗力量在這裏,質子炮轟擊冰層只能造成巨大的氣流向外輻射形成小行星衝擊一樣的輻射圈。

而電磁炮更是無法穿透這麼深的水層。至於核彈,水對於衝擊波的吸收力非常強,甚至伽馬射線都無法對海底深處的存在進行殺傷,當然最最妨礙塔克人的是海水通訊問題。塔克人沒法在這種情況下對海面下的人工智能兵器進行操作。

甚至龐大的水圈中人類的居住地,工業產地,甚至礦產地都無法瞭解。深入海面下方三公里,就被機械生命發現,然後就是相互消耗,無法更進一步的深入。這是一場天空對海洋的戰爭。

整個水面下方處於一言不合就釋放核彈,對水下清場的畫面。大量的機械相互同歸於盡,塔克人的浮空戰艦投擲了上百噸重的彈體,一朵朵恐怖的蘑菇雲在海水中爆發,能量之大厚實的數十公里範圍內的上千米厚的冰層都被直接掀開。強大的水波動向着四周擴散,在周圍的冰層上製造了恐怖的裂紋。

沖天的水汽蘑菇雲衝上天空後,給大氣層製造了模糊,這些依靠着巨大氫氣塊浮動在蛋清層上的戰艦,也並不安全,海面下一個個流線體的數百噸的物體衝上天空然後迅速變形,朝着蛋清層上方衝去。大氣層內的戰鬥,有翅膀的比沒翅膀的要靈活。

一羣人類的飛艇未組成戰艦,直接塔克人的戰艦進行了貼近。也就五分鐘,這些蛻變者駕駛的戰鬥艇,甚至連星空遨遊的核聚變反應堆都沒有攜帶,直接一個大號的高能離子電池,外帶着二十多噸氧氣和氫氣的化學燃料,開始了大氣層上方的跳躍,五分鐘僅僅五分鐘的飛行路程就夠了。

不需要談最先進,只需要談性價比,漢斯虎被t34羣毆的教訓應該永遠銘記。如果是太空戰鬥,核聚變反應堆是肯定要帶的,但是現在僅僅懸浮在四十萬米的高空上,帶上足夠的氫氧化學燃料就夠了,玩火箭升空就行了。

塔克人的這顆大核彈猶如糞坑中扔了一個大磚頭,大量的泥點子濺射一身。這些液態系統構成的奪艦就準確的朝着一艘艘的防護層上黏了上去。然後破除防禦層,巨大的液態系統進入金屬的戰艦,防護層內部的免疫顆粒被蛻變者控制的液態系統包裹,然後刺破外殼,進入其中進行數據修改。

當戰艦遭遇控制後塔克人就瞭解到了。對於人類不一對一的用自家造的武器上對轟,而是喜歡上來搶奪武器控制權的戰鬥方式,塔克人已經不鮮見了。迅速下達自毀。當然九成九都不能自毀成功,人類現在已經很熟悉塔克人戰艦的結構對着自毀的核武區發射強穿透輻射,這個自毀系統就是廢彈了。這種拆彈工作,人類有教材。

當無法自毀,那麼就是下令自家的艦隊對這些染病的戰艦炮擊,進行強行攻擊。電磁炮貫穿液態裝甲在金屬艦體上碰撞製造的火花一場燦爛,從天空中可以看到一艘艘戰艦拖着煙霧,燃燒着火焰朝着冰層大地上墜落。

光旋目睹這前線的惡戰,戰毀的戰艦數字從迅速跳躍着,跳躍到了十五萬艘,這個數字還在迅速跳躍着,超過以往太空交戰的數字。一位位失去戰艦控制的塔克人在丟下頭盔後,往往都是用無奈的眼神朝着光旋望去。

損失太大了,過往幾十年太空戰鬥損失都沒有這麼大,甚至人類根本造不出這樣一支大艦隊在星海和塔克人的艦隊對決。很快一二塔克人說道:“這是在和要塞對決。對面有着十公里的水層防禦,四十公里的距離也恰好是對方可以打擊我們艦隊集羣的範圍。”這位塔克人埋怨的說了這一句,差不多說出了實情,此時地面部隊已經無用了,任何機械在沒入水層後,就沒有然後了。然而水下依然是處於人類的控制。

人類在水下具有智能優勢,塔克人無法通過量子傳輸了解水下的情況,除非塔克人自己身處於水下。否則靠着人工智能在水下進行戰鬥,根本鬥不過出於戰鬥應對狀態下的智慧。

要塞,地球海洋是要塞防護層,海水層中,跳躍而出的蛻變者,則充當着打擊力量。一艘艘戰艦被擊毀。同伴的質疑光旋自然聽到了,也明白它們的意思,這時候應該啓動引力輻射壓制了。但是現在整個環赤道區域到處都是抵抗,到底壓制哪一塊。現在至少有八個值的壓制的目標,然而光旋對引力輻射系統非常猶豫。

本次演變戰役,光旋已經基本意識到了對手屬於什麼水平。這樣的對手有着強大的學習能力和應變能力。引力系統必須要在最關鍵的時候使用。而現在能用常規武器系統對人類製造殺傷最好。

正當光旋猶豫的時候,一位塔克人迅速的走過來,在光旋面前投影出來了一個地圖畫面。這個地圖上標記的位置是第一次引力輻射打擊的區域,而這位塔克人說道:“指揮管,這裏海水磁化了。整個大海。”

光旋愣了一下,隨後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這位塔克人說道:“就剛剛,毫無疑問這裏是他們重點防禦的區域。” 天權工業區,第一次引力輻射打擊區域,現在已經完成了修復。鑑於第一次引力輻射對碳基生命的強大打擊,所有的人類已經疏散到了海底各處。各個工業區啓動了戰時狀態,整個海底工業區大量的有線網絡延伸到各處,疏散的人類遠程關注工業生產的狀況。一旦生產數據有問題,根據以往的對機械出現相同問題的經驗提出建議,甚至遠程控制對零件進行更換。或者對系統進行更改。

這就是戰時狀態,確保體系完整運行不出問題的戰時狀態。能以這種狀態運行基於,戰前各個部門的人類對使用生產工具的經驗。這才能遠程控制生產,這種狀態是不能在生產系統中更換新設備的,因爲新設備出的問題不知道什麼情況,需要積累經驗。常用問題出現的特點可能都統計完畢了,那就可以遠程控制了。

這就像自行車,剛學會騎車的時候,雙手必須握在左右扶手上。騎車熟了單手,到最後可以雙手都放開,靠着身體平衡控制。但是如果再換一個摩托車還是要雙手都扶着車頭。

廣大的人口疏散在各地,監控工業運轉,少量的羽化者堅守在這裏。羽化者,人類絕對戰鬥主力,自然是要比蛻變者更承擔責任的。當然此時四通八達的真空管道,可以隨時將備份在遠方的幹細胞系統傳輸過來。

天權工業區,一座超級戰鬥要塞。源源不斷的戰鬥武裝從這裏生產。強大的生產力超越了世界上任何一個歷史時期。可以這麼說,大海已經不是單純的大海了,一層層面積十六平方米的菱形結構在大海中,向着石墨網格一樣排列,並且一層一層的從最深的水層到達上方几乎七公里厚實的水層。

天權工業區下方,人類有史以來第一鑽到下地幔。由於人類尚無法將自己碳基生命狀態轉換爲別的方式,所以在地下是建造空間站,然後派遣液態以金屬鉛爲基態的液態系統進入下方。當然地下的機器人的精度遠不及地表,地表的液態系統中現在共有數萬種納米零件協作成爲一個系統,而地下的金屬鉛基態系統只有七百種顆粒,每種顆粒大小在一兩毫米之間。在高溫地下的環境中,人類的技術做了妥協。

而人類通過一個管子到下地幔建立空間站,每一寸深入都是技術的極大挑戰,空間站內部和外部的壓力的平衡,百萬大氣壓的壓力下,空間站內部已經不空,而是各種基態液體和外部壓力維持平衡。而空間站內部的液體阻力較小,有利於液態系統活動。

一步步深入地下,將控制力紮根在地幔中,人類就能利用地下環境完成一些奇特的反應,比如說巨大無比的整塊超導結構,金屬氫。在地下維持金屬氫的狀態,地表降溫是用液氦,而在地下降溫則是用地下少見的水,嗯這個溫度下應該是離子態,在地下散發會瞬間散失在岩漿中。帶走熱量,將熱量降至明顯少於周圍溫度的狀態,地殼以下的極大部分區域中,水均處於超臨界狀態。而在地幔深處的水是處於離子態狀態,動一動就極度不穩定的狀態,比同等溫度下的液態鋼鐵硅酸鹽要不穩定的多,會迅速散失。帶走溫度,這需要源源不斷的往地幔中灌水,保證金屬氫的所在處的溫度降低。

而天權工業區在地幔深處維持的金屬氫結構是一個強大的磁力裝置,金屬氫內部包裹着液態氫,而在液態氫中央就是由核反應制造的超高溫粒子流區域,這是低密度高能量區域,在強磁力的約束下,核反應僅僅維持在這個區域內,任何靠近這個區域的物質都會被離子化造成衝擊力和周圍的壓力保持平衡,就像超高溫的物體在液體中燒出來一個空泡一樣。而核反應也不會擴散到周圍的區域,因爲周圍的磁場強度達不到條件。

地核核反應,地球內部高壓環境遠遠達不到木星那種自發核反應的狀態,但是人造磁場可以彌補條件。至於該項工業的污染,(人類活動破壞原本自然環境平衡,爲污染)那就是對地幔灌水了。地幔中散失大量水究竟會對地表地殼運動造成什麼後果,這要持續數百年後才能觀察到變化。

人類在地幔中佔據的空間只有一角。非常小的一角。卻製造了高密度核聚變反應堆,和地表約束在真空中的核反應系統相比,在地下常態高壓下的核反應很顯然有着更加強大的功率,當然吃下去的原料也更多,單單是輸送水下去,就是不少的量。以至於一個高密度反應堆不足以支撐管道成本輸送水的成本,需要數千個反應堆並聯。

能量,永遠不存在能量夠人類用多少年。人類用能量永遠是隨着科技爆炸而呈指數攀升的,就以現在的撞擊穩定重核素爲例,製造一公斤,消耗的能量是七八個大伊萬的核彈的能量。

而人類能量產量提高,擁有的能力也超過了幾個世紀前人類的想象,幾個世紀前,人類認爲太空艦隊懸浮在星球表面就能征服一個星球的文明。強大的星際艦炮火力下,地球人的城市就像苔蘚被火焰噴射器灼燒一樣,而現在紮根于海洋的人類遭到塔克人戰艦糊臉,這場景就是一羣鳥對着小龍蝦佔據池塘拉屎的場面。

星際火力已經出現,而人類已經不是如苔蘚一樣生活在的星球表面。農業時代人類想都不敢想自己的活動會對自然界有多大的影響,工業時代人類呼籲自己放慢腳步保護自然環境,而現在人類控制的能量所決定地表的物質已經到達可觀的級別。

大海磁化,水層一層一層的被磁力控制,籠罩了南北寬三千公里東西向長五千公里的龐大大海。這是一個超級防護罩,用羽化者計算來說,塔克人如果用七公里直徑的岩石質行星砸過來,不是直接向子彈擊穿凝膠一樣衝擊海底,而是砸穿表面一層形成一圈濺射,然後在一層再次形成濺射,每一層都將極大的吸收大質量星體砸下來的能量,在砸到海底之前,將會把所有撞擊能量變成上方磁化海水一層層被掀飛到大氣中的能量。所謂防護層,就是讓能量儘可能擴散到別的物質影響別的物質,保護防護層下的物質不受影響。

至於直徑七公里以上的物質該如何防禦?一句話無需防禦。現在人類和塔克人都能將大量的物質送入太空,但是要想將一整塊物質送入太空均很困難。

這就像白蟻羣打仗,兩窩非洲白蟻均可以製造三四米高七八米深的巨大巢穴,鐵鍬砸上去都是都能能看到火星。能造這麼大的物體,但是白蟻們打仗做不到一件事,那就是向人類一樣撿起一塊石頭往另一個螞蟻巢穴上砸,而僅僅只能相互咬。

現在只要塔克人願意,塔克人能將大量的物質噴向地球,但是噴射都是流體,不會是一整塊超大的物體。因爲工程學不允許。

人類在地球上能建造的鋼筋混領土高樓一千米,整個高樓的形狀是尖錐的。堆砌的過程中是小心翼翼的。添加磚瓦。而準備一個七公里以上的實心物體。還是球體或者是方形的實體。天哪,只能說星環現在表面數公里的裝甲承受不住這個重量擠壓,就算承受的住,想要將這個堪珠峯的東西克服星環引力送到軌道上,然後在準備砸到地球上。好吧,中途過程中還要注意別被人類的核彈突襲了,防止最後發射失敗一頭砸到星環上。這就是星際版本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然還有一個方案,那就會從小行星帶中拖曳一個大質量小行星,那麼還有一個問題,現在所有的小行星軌道平面都是和地球赤道平面地球公轉太陽平面,以及現在星環套着地球的平面相平行的,也就是說小行星要繞過星環的,以一個弧線克服星環引力然後在極短的距離中轉彎,然後砸到地球上。

現在的星環全方位無死角的保護着地球,可比當初距離地球遠得多的月球要盡職盡責的多了。這相當於你趴在地下,十米外有一個澡盆,澡盆中有一個蘋果,手上拿着一把手槍,趴着的你看不到蘋果,因爲被十米外澡盆邊緣阻擋。這時候你要拿着手上的手槍,不損害澡盆命中澡盆內部的蘋果,沒錯就是這種難度。太陽系所有的星體都是在一個圓盤平面上,這是角度問題。

從星環內部砸,容易砸到自己的,從星環外部找巨型隕石還是容易砸到自己。此時地球對於塔克人來說是肘腋之患。很多看起來簡單的手段無法使用。

大海磁化的瞬間,堪稱行星要塞的防禦形成。瀰漫在整個太空的戰艦隊形因爲赤道地區所出現的情況有所移動,大量的戰艦不自覺的避開了這上方圓幾千公里深海海面的上方。圍毆大地的火力也逐漸停止了。現在無論是動能武器還是超級核彈都無法完成擊破。

星環上的光旋看着地球投影地圖上巨大的紫色磁場異常區域。嘆了一口氣說道:“動用引力輻射。” 相同化學元素所誕生的同一基態種族,在相同的物理法則下較量是智慧,以及對智慧的堅持。人類還有多長時間可以被打垮?星環上的直立短尾大蜥蜴們現在已經不復當初自信。在到來時刻見到了人類的愚蠢,和對星際恐慌,而在籠罩在地球上後,又見到了地球人類的英勇以及對思考的不放棄。

相敵相惜是塔克人現在的感覺。此時從宏觀上看已經星環和地球上的一大灘物質較量這一大灘物質可以從深入地幔,可以從原子中獲取能量,遇到打擊可以恢復,可以代謝更新。

星環上空如期出現了強大的球形電磁層,塔克人的引力輻射打擊系統即將第四次啓動。平靜漂浮着海冰的海面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突出點,猶如花朵盛開,然後花瓣又如同奶油遇熱融化一樣,將一個人托出海面,然後由組成了一個絕對平面供這位站立。任迪看着從東邊穹頂星環緩緩的移動,就像巨大的吸頂燈。

任迪說道:“這時候要有一個精準寶石,你的目標應該就明確了吧。”此時無論塔克人動用何種手段都無法短期消滅人類的抵抗,地球大部分人口已經疏散在海底各個部位。

在任迪身後八十公里外,海面突然動了起來,確切的說是海水流動起來,突然成一個大圓圈流動起來,圓圈的中央因爲離心力,海面上突然凹陷下去形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海眼,這是整個磁化大海局部地區電磁能的運用,從海面到海底同時旋轉,所以渦旋形成的孔洞在幾分鐘之內快速延伸到海底。

既然爲行星要塞,怎能沒有要塞炮呢?至於要塞炮又何必是一個管子的形狀,而不是一個洞呢?洞口形成一十秒鐘後,渦旋的力量就停止了。洞口消失了。

“火炮實驗性啓動良好。”在海面下方的羽化者董迷,對留在天權區域的其他羽化者傳遞了信息。任迪擡起頭看了看太空中高空中游動的光點,這些光點是塔克人引力輻射磁力保護系統在太空中散發電磁輻射過程中,那些塔克人浮空戰艦留下的反射。

任迪看了看這些戰艦,海面上隨後出現了多次凸起,每一個凸起在三米的高度每一個這樣的液態凸起,對着遙遠的太空戰艦進行了激光測距。這些遊離在海面上的觀測點。在測量後,將大量的數據反饋給了熱,任迪。

任迪掌心上一個球星圓弧的上方衆多雲霧一樣懸浮的點浮現。球弧形態的表面自然是地球表面,而這些雲霧的點,則是在地球上方浮動的戰艦。任迪看着這些托起在掌心上投影。說道:“這麼快就給大殺器讓開位置了。我也不能閒着等着你放大。”

任迪將數據發送給了海面下方。

最後海面上頓時出現了大量直徑一公里的漩渦,猶如無數黑洞洞的眼睛朝着天空望去。從天空中看非常滲人。然而最後黑色的點裏綻放着出光,強光,強光束,這是質子流,朝着太空中迸發,在幾十年前這樣的質子流集火出現在地球外圍的組成環帶包裹地球的衛星羣中,而現在直接在海面上迸發。猶如雷霆一樣迅猛。

幾乎是瞬間上萬個發射點開火,然後直接造成了上空數千艘戰艦的毀滅。天基武器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與地基武器較量,因爲地基武器在功率上更加完善。

瞬間被擊穿防護罩的戰艦猶如天女散花,在大氣上方緩緩降落,對看起來是緩緩,因爲他們太高了一時半會掉不下來。在星環上通過量子通訊看到前線這一幕的,光旋被膈應了一下,立刻說道:“開火,所有艦隊不間斷對海面開火。”

一束束粒子流率先擊打到海面上,當然還有赤紅的電磁炮緩緩的朝着海面上射過來。任迪說道:“火力不能間斷……”說完了這句任迪沒入了海水中。

光旋現在面對一個兩難的境地,戰艦現在不能撤離引力輻射打擊區域的上方,因爲一旦撤離,停止對海面上攻擊,地球人控制的海面就會進行反打擊。

看着海面上已經融化了所有冰塊猶如暗藍色鏡子一樣的磁化區域,光旋心事重重的對旁邊人說道:“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實在不想用引力輻射繼續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