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的時間足夠要了洛麗婭的命。

她還在不停地將行囊裏的東西往外翻,然而它們一旦離開揹包,馬上就會遭到時間的毀滅。

艾澤拉斯的裁縫們真是世上最強大的人,隨意縫製出的揹包也能抵禦時間的侵襲——這莫名其妙的強大究竟是哪裏來的?

雖說在艾澤拉斯空間物品早就到了爛大街的程度,可它畢竟有着另一個空間……

洛麗婭很快便虛弱下來,愛麗絲因急速成長而帶來的痛苦哭喊聲開始變得清晰……她頭疼欲裂,眼睛也突然看不見了,只剩下手指還在行囊中徒勞的摸索着。

洛麗婭摸到了什麼厚重的東西……是希爾瓦娜斯送給她的詩集,她用指尖去摸索封面上的燙金標題,想要讀出書名,腦袋卻一片空白。

冰冰涼涼、摸起來像是玻璃管的東西滑落到她手中,洛麗婭下意識地就往嘴裏塞去。

香甜的味道。

……

沙暴終於停息了。

洛麗婭乾咳着,朝地上吐着碎玻璃,她感覺自己的氣管和喉嚨像是快要裂開一樣疼痛。

莫名其妙喪失的視覺還沒有歸爲,她胡亂地在揹包裏摸索着,當抓到一袋清涼的泉水後便開始猛灌起來,被嗆到,然後咳的滿身都是。

儘管只是一瞬間的脫水,並且成功地被自己從幽暗城實驗室裏偷來的試管所救,可洛麗婭還是很擔心自己會遺留下殘疾,比如大腦方面的。

又比如失明什麼的。

眼睛是吸血鬼賴以生存的重要武器,它們既能夜視又能迷惑敵人,可也意外的脆弱。

她對生理學知之甚少,就更別提完全不知道吸血鬼是否和人類有所不同了。

洛麗婭的擔心沒有持續太久,她漸漸能看到朦朦朧朧的光亮了。

多謝能輕易咬碎玻璃的牙齒……洛麗婭在檢查嘴裏是否還有碎玻璃的同時,表揚似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虎牙,藉着朦朧的光亮,從地上爬起來的她開始從揹包裏翻東西吃。

當然了,還要感謝那些在血液樣本里加入了無數添加劑的偉大亡靈鍊金師們,他們創造了永不*,足以對抗時間的東西。

要是洛麗婭去問問閱歷豐富又愛作死的吸血鬼前輩的話,或許就不會有如此多的擔心……他們可是能在瀕死邊緣上掙扎幾個月的反自然生物。

據說有一個傢伙曾被穿在旗杆上掛了半年之久,被遲到的朋友救下來後,他還能委屈地撒嬌。

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愛麗絲也哼哼着走了過來,她摸摸洛麗婭——比起她那快速成長的痛苦來說,粉毛蘿莉剛剛可是吐着舌頭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一副死翹翹的樣子。

“可憐的小洛。”

終究是凡物,即便被掌控時間的老蜥蜴保護着,也如此難堪地掙扎……有那麼一會兒,愛麗絲還以爲洛麗婭死掉了。

“纔不可憐!剛剛只是我的演技!”

洛麗婭胡亂揮舞着手臂,差點把愛麗絲打飛出去,片刻後她又後悔起來,“明明是那麼強大的武器……要是把沙漏扔向媽媽的話,一下子就能幹掉她吧?結果浪費在了一隻笨蛋亡靈身上。”

“先不吐槽你的假想敵……”愛麗絲也從揹包裏翻找起食物,“可我覺得它並不是武器呢。”

“那是什麼?”

洛麗婭不解地詢問着,打開進食模式的愛麗絲並沒有回答。

不久後,恢復視力的洛麗婭明白了愛麗絲的意思。

明媚的夜晚,天上沒有任何魔法遮蓋。

在幽暗城所在的方向上,一座看似繁華卻顯得破落的巨城佇立在月光之下。

而她們身處的那座廢棄農莊,雖然依舊是‘廢棄的’,卻還能看出人類活動的痕跡。

大片大片的麥茬被遺棄在四周,肆意腐爛着。

……

洛丹倫城外,通往銀鬆森林的大道上,黑壓壓的滿是人羣。

三少她又撩我 他們拖家帶口、肩扛手提,以緩慢的速度向前挪動着。

一個青年站在土丘上,用激昂的演講穿透朦朧的月色。

洛丹倫的公民們、我的同胞們!

你們可還記得過去的苦難?不可一世的殘暴獸人擊敗了一個又一個的王國,他們來到這裏,來到洛丹倫的城下,欲圖毀滅人類最後的希望。

可他們的下場呢?

那便是被我們洛丹倫人徹底擊敗,像牲畜一樣趕進了收容所中!

如今,弒父弒君的背叛者已經被我們趕走,加里瑟斯大人爲我們收復了首都。

請你們留下來,拿起武器加入到加里瑟斯大人的軍隊中。

不要畏懼三天後的決戰,我們的敵人、那個背叛了背叛者的女妖,不過是人類又一次偉大勝利的墊腳石!

亡靈馬上就會被我們徹底剷除,勝利必將屬於洛丹倫!

……大部分人無動於衷,但也有少數年輕人掙開家人的拉扯,朝着演講者所在的土丘擠去。

天災的主力早已撤回諾森德。

而希爾瓦娜斯向洛丹倫的人類發出了最後通牒,三天後,她將率領軍隊從正面進攻洛丹倫城。

決定這片滿目瘡痍的土地最後歸屬於誰的決戰即將展開。

……

剛剛在書評區回覆的時候,想試試能不能禁言自己,然後真的成功了呀!

現在誰快來告訴我怎麼解除…… 香草十二歲。

放學後,班主任抓住了想要逃跑的香草,將她按在座位上。

啪!

班主任將一張貼着剛香草剛入學照片的表格用力地拍在桌上,歇斯底里地喊着:“六年前就該填好的表格,你想拖到什麼時候!”

“過幾天再說啦……老師,我可以走了麼,我還要回家看魔卡少女櫻呢。”

“過幾天你就畢業了啊啊啊!”

可憐的小學語文教師才僅僅二十八歲而已,就因爲剛剛參加工作便攤上一個拖延症末期的學生,如今的她看起來就像有四十歲一樣。

“可是阿姨發短信要我把媽媽那本關於胎教的書送去給她……不能耽誤孕婦啊老師!”

就算明天登上各大新聞頭條也在所不惜,就算丟掉工作也無所謂,就算變成世人眼中大小孩的無良老師也沒有關係。

班主任解開衣袖上的鈕釦,空揮着拳頭做起熱身運動。

“喂!師德呢!敢打我一下就讓你身敗名裂哦!”

非常懂得保護自己的熊孩子香草醬拿出手機,將鏡頭對準了一臉崩壞表情的班主任。

“那種事情無所謂了……”

六年來跟在某幼女身後婆婆媽媽不斷催促的怨念即將爆發。

“等等!我寫就是啦!”

非常不情願地拿出筆袋,香草從裏面拿出一支鋼筆準備填寫表格……啊咧,鋼筆上個星期就沒有墨水了,一直懶得加呢。

這次換鉛筆好了……哦,上個月鉛筆刀就被弄丟了,一直沒有去買新的。

沒關係,香草她還有自動鉛筆和水性筆!

“哎嘿~一起忘在家裏了。”

“……”

香草十七歲。

將‘阿姨,我下午有空,你還要那本胎教書麼?’的訊息用手機發送出去,香草很快接到了‘我兒子幼兒園大班了,你留着自己用吧死孩子’的回覆。

“對未成年的侄女說這樣的話實在太過分了。”

是啊是啊,難得香草醬時隔五年之後回覆了訊息,阿姨卻一點都不領情呢。

雖然還有一卡車作業沒有做完,不過管它呢,香草決定先稍微玩玩遊戲以調節情緒——只有懂得休息,才能更好的學習嘛。

從gal到mmorpg、從競技類到俄羅斯方塊,自幼兒園就入宅,儘管年紀不大卻有着超常宅齡的香草在各種各樣的遊戲上都有着非常強勁的實力。

一開始是因爲重度拖延症而開始玩遊戲,後來因爲玩遊戲變成了拖延癌末期。

直到半夜,香草也沒有停下游戲去理會作業的意思。

總之前路維艱吶。

……

香草十八歲。

在高考的最後一天,也正是香草成年的日子。

多虧一個極具人格魅力、機智無雙又十分善良熱心的名叫點點的高尚的人每天催促着香草複習,她考得很不錯。

總之感謝極具人格魅力、機智無雙又十分善良熱心的點點,香草現在擁有整整四年可以無憂無慮玩遊戲的時間……擺脫在她看來十分愚蠢的高中散夥飯,香草飛奔回家。

……

是因爲肚子太餓而出現了幻覺麼?

真是脆弱的身體……成年離家後的香草沉吟着,她不過把某頓晚飯拖延了半個月而已……明明有好好地喝水。

香草看着自己所在的城市——尖塔林立,充滿着魔幻氣息,路上還有些長着兔子耳朵的傢伙漂浮在半空中匆忙趕路。

看起來太過真實,並不像是幻覺,香草拉過一個路過的人類問道:“這是哪裏?”

“你說什麼?”

路人用通用語詢問着。

“我問這是哪裏?”

多得極具個人魅力、機智無雙又十分善良熱心的點點督促,香草的通用語說得不錯。

路人一臉詫異地看着香草,但還是回答了她的問題。

“達拉然魔法王國,達拉然城。”

……

如果你搞不清楚自己在哪(或者說自己在什麼時間),你會朝哪走?

洛麗婭那在幽暗城買來的便宜衣服沒能抵擋住時之沙的暴走,從揹包中換上一身有些寬大的亞麻袍之後,她把變得有小貓大小的愛麗絲藏在懷裏,徑直朝着遠處那座巨大的城市走去。

路上途徑的地方,地形與記憶中那片被魔法天幕籠罩的死地相差無幾,洛麗婭明白自己的位置並沒有改變。

“真是漫長的迷路啊……我們究竟在什麼時代?”

洛麗婭和懷裏的愛麗絲說這話,“到處都是廢棄的農田、燒燬的森林、破敗的建築,是獸人北上?是亡靈入侵?還是歷史上我不知道的某次戰爭……愛麗喵,你怎麼看?”

“你纔是愛麗喵!都怪你作死!”

從愛粒酥升級到愛麗喵的愛麗絲亂動起來,她顯然不喜歡自己的新外號。

“啊,那下次遇到敵人時我還是把你扔出去然後自己逃跑吧。”

愛麗絲哼哼幾聲,不再接話,她感覺到洛麗婭很緊張——誰知道會冒出些什麼東西來,可又不能停在原地不動。

要是遇上了獸人或者亡靈的軍隊,洛麗婭可沒有十足的把握逃走。

好在洛麗婭有着不錯的視力,在小心靠近城市邊緣的時候,她看到了一隊人類戰士——一種在外星看到人類同胞的喜悅之情激盪起來,洛麗婭毫不猶豫地朝着他們跑去。

“喂!停下!”

看到撒腿跑過來的洛麗婭,幾個戰士警戒起來,而在看清來人不過是個小姑娘後,他們又放鬆下來。

“小姑娘,你的家人呢?”

其中一名戰士朝她走過來,卻被洛麗婭衝了個踉蹌。

“對不起,我太久沒見到其他人了。”

洛麗婭很快退開,“我和我的家人走散了,能請你告訴我這是哪裏,其他人又去了哪裏麼?”

收起武器,其他幾個人類戰士也圍了過來,有人摸了摸洛麗婭的頭。

可憐的孩子。

他們把洛麗婭當做了家人全死在亡靈手下的孤兒,聯想到各自的遭遇,不由心生憐憫,以至於在回答洛麗婭那些不合時宜的問題時也沒有多想什麼。

“總之,在擊退亡靈的主力後,一羣自稱爲被遺忘者的亡靈背棄了盟約,他們馬上就要進攻洛丹倫城……小姑娘,你快離開吧,跟上人羣,到瑟伯切爾去……儘可能往南走。”

幾個士兵從身上零零散散地掏出幾枚銀幣,遞到洛麗婭的手中。 “亡靈快要來了,你們爲什麼不離開呢?”

洛麗婭搖搖頭,沒有接受士兵給她的錢。

“加里瑟斯大人會爲我們帶來勝利,到時候你就可以返回故鄉了。”

洛丹倫的災難就要徹底結束了——士兵們自信地告訴洛麗婭,不論從語氣還是表情來看,他們都顯得很自信,相信人類會取得最後的勝利。

希爾瓦娜斯曾經對洛麗婭提起過這場戰鬥,她如約在三天後發動攻擊,奪取了洛丹倫城——算不上一場苦戰,洛丹倫的軍隊損失慘重,已經無力迴天。

被遺忘者的女王還對加里瑟斯給出了很高的評價——儘管很多人認爲他是個沒頭腦的蠢貨,但加里瑟斯畢竟收復了達拉然和小半個洛丹倫……要是沒有希爾瓦娜斯,洛丹倫就不會遭到最後一擊,而成功復國的加里瑟斯不僅能夠憑藉着巨大的威望成爲新王,在歷史上,他恐怕還會得到不亞於洛薩和圖拉揚的評價。

然而歷史沒有如果,加里瑟斯和飽經摧殘的洛丹倫已經不是被遺忘者的對手了。

“誰也不知道那些背叛成性的亡靈會不會發動突然襲擊,戰場上很危險……現在,快離開這裏吧,小姑娘。”

士兵們還在勸說洛麗婭到南方去,“至少先到銀鬆森林裏躲上一陣子。”

他們知道讓洛麗婭獨自南下的話,她只能憑藉運氣活下去,但他們也沒有餘力保護洛麗婭——銀鬆森林裏充滿危險,不止有成羣的野獸,還遍佈着殘存的天災亡靈……而最危險的,或許恰恰是人類本身。

“……”

洛麗婭張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終於沒有說出來,她望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城市後,朝士兵們點點頭後,朝着南面離開。

她剛剛想要委婉地告訴那些士兵人類將要失敗的結局,可根本無法出口……就像在諾莫瑞根一樣,身負青銅龍祝福的她同時也隨時被限制着,而且……她聽到一個聲音——與其徒勞地想要改變過去,不如把握好現在……去創造能讓你接受的未來。

那是隻有洛麗婭能聽到的,一個深沉的、熟悉的、說實話非常好聽的聲音。

洛麗婭一直跑到再也看不到幾個士兵的地方位置,確認周圍沒有任何人後,她大叫起來。

“諾滋多姆!”

“你好。”

空無一人的曠野裏傳來問好聲,下一刻,一個高等精靈便出現在洛麗婭面前。

“諾滋多姆?”

“萬物終將……”

“好了好了,我知道是你了。”

洛麗婭第一次見到諾滋多姆時,他是以巨龍虛影的樣貌出現的。

而這一次他變化成高等精靈的樣子,顯得不那麼可怕了……就好像動物本能害怕體型比自己大太多的傢伙……雖然洛麗婭比起成年的高等精靈來說還是一小隻,但現在他們體型上的差距至少還停留在一個數量級內。

“我……”

洛麗婭有些不知所措,雖然她經常在心裏說諾滋多姆的壞話,但見到了本人卻不知道該說些纔好。

快把你的詛咒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