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依舊帶著笑容,歪著頭:「你說一句,我抽一次。來,繼續威脅,繼續說你們南宮家以後要怎麼殺我。」

南宮小榮雙眸血紅,丹田都快炸了,體內力量一直在劇烈翻騰,火氣衝天。只可惜,不管他怎麼火,唐宋的防護罩就牢牢地鎖住,外邊連一點風都沒有颳起。

咬牙切齒,南宮小榮不自主顫抖,雙眼充斥著憎恨的盯著唐朝,愣是沒再開口。

看他那樣子,唐宋更是鄙夷,撇著嘴:「沒腦子就回去找你娘重新生。腦子有病,我跟你們南宮家毫無交集,上來就威脅。你們南宮家這麼吊,咋沒見統治天靈大陸?說到底,也就八大家族其中一個,算個球!你想要寶物直接說,我給你就是了,非要說這種帶尿的騷話,真是欠打。」

南宮小榮牙齒都快崩碎,雙眼血紅得看不到任何白色。唐宋嫌棄斜了一眼,轉身就走。「我再提醒一句,如果驛站有破損,我還會再打你。」

走了幾步,唐宋才將防護撤掉。南宮小榮感覺能動了,哪裡還記得住唐宋的警告,元氣順勢爆發,暴怒飛撲過去:「我要你的命!」

轟!

元氣轟炸帶來的是驛站內好多桌椅跟著爆裂,房屋也被轟得搖晃。

唐宋停下腳步,沒有回頭的看著門外,任由著南宮小榮攻擊。

嘭!

南宮小榮還真是竭盡全力,這輩子就沒這麼強大過。然而,他的掌印硬生生被唐宋的防護罩給擋住了。

慢慢的轉過身,看著四處崩碎的驛站,唐宋顯得很無奈:「我提醒過你,你為何就是不聽?」

話音未落,身子迅速往前傾斜,右手竟是硬生生穿透南宮小榮的掌印,扣住他的手腕用力往前拉,強行讓他撞在他自己的掌印和防護罩上……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我這三次孵化的都很成功,而且孵化出來的蟲蠱也比前幾次孵化出來的要多,最多的一罐,我竟然成功孵化出了幾十只。

看着養蠱盅裏孵化出來的小蟲蠱,我心裏開心的要命,這三罐蟲蠱也都是戰鬥屬性的蟲蠱,是陳柏聽了楊立安上次的建議特地給我換回來的。不得不說,黑市雖然給人感覺有些可怕,但真的十分有用,難怪是術士界不可或缺的存在。

剛把成功孵化出來三罐養蠱盅裏蟲蠱放好,就有人在外面敲我的房間門。我說進來吧,本以爲是秦筱筱,沒想到卻是劉宇。

“師兄,你怎麼上來了,有什麼事嗎?”我站起來,疑惑問道。

書廂 他推了推眼鏡,說沒什麼,就是上次我交給他找買家的那幅美女出浴圖賣出去了,而且價格還很合適。“買家對那幅畫很滿意,沒有壓價。”

“我都差不多忘了這事了,你是什麼時候賣出去的?” 我早就告訴過你 我問道。

他說就在我待在嵩山雷雲寺的時候,大概是上個週末,然後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我。“錢都在卡里了。”

我接過卡,不經意的開口問了一句。“不知道賣了多少?”

“八十萬左右。”劉宇淡淡回道。

“啊?!”我嚇得手抖了一下,沒想到那幅不是名家的話,就因爲和鬼魂有關係,竟然賣到了這麼多,我嚇了一跳,有點不敢相信。從小到大那裏有過那麼多錢,這些錢在我們村裏一輩子誰都花不完。

我嚥了咽口水,說畫是劉宇幫忙賣出去,我倆怎麼說也應該五五分,但他笑了笑說不用,這些錢我自己留着。我這時纔想起劉宇是一家公司的老闆,這些錢對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我也不跟他客氣,說了句謝謝師兄,就把卡收下了。

“那你繼續修煉吧,我出去了。”說完就關上門,出去了。

劉宇走了之後,我在牀上休息了一會,然後開始打坐,運轉全身的氣,這是修煉內力最好的手段。在修煉自身內力的同時,我還試着連上金蠶蠱的力量,要是我也能修煉得把金蠶蠱的力量如自己的力量一樣自如的運用,那我在戰鬥上就佔了很大的優勢。

因爲我修煉的時間最多才一年,和那些從小就開始修煉的人不一樣,他們的內力肯定要比我高深得多。不過我有了金蠶蠱,這一點上也得到了很大的彌補。

剛開始金蠶蠱似乎不太願意,還有些反抗,不過試了幾次之後,開慢慢的接受了,我自身的力量和它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兩股力量在我體內融合在一起,開始在我全身運轉開,漸漸的我感到身子越來越熱,總感覺有很強的力量要衝出我體外一樣。

其實這樣的修煉不僅對我有好處,也對金蠶蠱又莫大的好處,這樣更加深了我兩隻見的聯繫,戰鬥時的默契也會有質的飛躍。

就這樣,我每天都沉浸在修煉之中,沒日沒夜的練習,除了吃飯睡覺之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修煉上。這樣過了半個月之後,我也把房間裏以前剩下那些沒看完的術法的書都看了一遍,然後彷彿的在腦子裏回憶,爭取把它們都牢牢的記住。

又過了一個星期,陳柏給了我一本沒有書名,看起來很舊,年代久遠的書。他說這本書裏面術法的內容大都是他自己記錄的,劉宇和李慕顏已經看過了,現在就交給我,讓我好好的看看。

而且他時不時回來房間裏,看着我修煉,指點我,教我如何做,如何掌握。

除了在家裏修煉,他和小黑貓夜裏還會找時間帶我們出去,找個偏僻,基本上不會有人來的地方放出鬼魂讓我們實戰練習。有時候要我、李慕顏,還有劉宇我們三人聯手製服鬼魂,有時候又要我們分開,獨自制服鬼魂。

當然,陳柏和小黑貓放出的鬼魂一次比一次厲害,到最後那些鬼魂甚至已經到達了厲鬼級別的存在。

每一次我們和鬼魂纏鬥的時候,陳柏和小黑貓都會在一旁看着,時不時要開口說上幾句,指導我們該怎麼做,或者什麼樣的情況下,怎麼做會更好一些。

修煉很辛苦,從早到晚,但是卻很充實,我也變得越來越自信,實力一天天的不斷提升。

在和厲鬼級別的鬼魂打鬥時,我已經開始用上了那塊破石頭一樣的武器,而且運用的一次比一次嫺熟,威力也一次比一次大。我發現這破石頭一樣武器真的很厲害,每一次用它應戰厲鬼,感覺都會輕鬆不少。越是用得熟練,越是覺得它不得了。

“真是個好寶貝,就是外形差了一點,可惜了。”我有些惋惜的看着手上的武器,嘆息道。

這天夜裏,我們依舊來到了平時對戰鬼魂的地方,不過這次陳柏和小黑貓沒有放出鬼魂,我疑惑問道:“師父,今天我們要打什麼樣的鬼魂?”

陳柏搖了搖頭,說今天我們的對手不是鬼魂,而是他和小黑貓。

“什麼意思?”我們三個都愣住了,問道。

“今天我打算試試你們三個在面對我和秦筱筱的時候,究竟能應對到什麼程度。”陳柏緩緩說道,一臉認真。

我們三個互相看了一眼,嚥了咽口水,對戰陳柏和秦筱筱,他倆可比厲鬼厲害多了。不過不知怎麼的,我心裏沒有絲毫的怯意,反而是有些期待。

劉宇的內心似乎也和我一樣,他嘴角上揚,推了推眼鏡。“有趣,好久沒和師父交手了,正好我也想知道現在的自己能在師父手上堅持多久。”

“對呀,以前每次我和師兄都被師父打得落花流水,師父也不知道手下留情。”李慕顏有些抱怨的看着陳柏說道,但眼中卻帶着笑意。

我驚訝不已,原來以前李慕顏和劉宇還和陳柏交過手,這還真是讓我沒想到。“那我們是要三對二,還是一個一個的打?” 榮耀與我都給你 我問道。

陳柏想了想,說:“秦筱筱你和老二打,老大老三,你倆一起上和我打。”

“不要,我也想和啓明打。”秦筱筱微皺着眉頭,說道。

陳柏沒理會她,而是把我和劉宇帶到了一邊,然後對秦筱筱和李慕顏說道:“你倆開始吧。”

秦筱筱不滿的抱怨了幾句,不過還是乖乖的擺好了架勢。“來吧,先說好,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她看着李慕顏微微一笑,說道。

“請多指教。”李慕顏行了個禮,然後一臉認真的往後退了幾步,也擺起了架勢。

我們三個在一旁看着,明明不是我要戰鬥,我卻異常的緊張興奮,目不轉睛的盯着秦筱筱和李慕顏。

倆人都是實打實的美女,在皎潔的月光下,她倆更是顯得楚楚動人,真不知道一會她倆動起手來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畫面,越想越覺得期待。

她倆的性格都是極其認真的人,肯定會認真的對待,李慕顏會使出全力,而秦筱筱也不會放水。

一陣微風吹過,是秦筱筱先出的手,她身形一動,化作幾道殘影飛身攻向李慕顏。李慕顏眼神一凝,目光向四周急速掃動,她在極力想要看清秦筱筱的動作。

終於她似乎捕捉到了秦筱筱的行動詭異,也開始動身迎了上去。

秦筱筱的動作被她打斷了,然後兩人一攻一防打了一會,就都分開了。秦筱筱飄在空中,腳尖輕點着地面。“不錯,反應很快,再來。”說完,又飛身衝向李慕顏。

這次她橫飛而去,右手往前伸出,兩指併攏,形成一股氣。那股氣如利刃一般尖銳,向李慕顏刺去。 嘭嘭嘭……

場面極度慘烈,南宮小榮不停的來回撞擊在唐宋的防護罩上,那感覺就像是一直在撞牆。

火強等人看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這簡直是蹂躪!

等到南宮小榮被砸得鼻青臉腫,唐宋才鬆開手,順勢收起防護罩。南宮小榮噗通砸在地上,鮮血不要錢的噴出,兩眼直突突。

唐宋撇著嘴:「說了你又不聽,我只能替你媽好好教育你咯。別謝我,我是善良的好老師。」

南宮小榮嘴角微微抽搐,兩眼發黑的暈過去。好個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他給抽得毫無顏面!

抬起頭,唐宋沖著南宮家其他人輕抿著微笑:「你們南宮家把人家的驛站砸了,是不是該賠?」

「該,該……」一個中年人吞咽著口水顫聲回答。

唐宋很滿意的點頭,沖著裡邊目瞪口呆的掌柜輕聲喊著:「掌柜的,算一下損失了多少,十倍償還。他們要是不給,等下你跟我說,我會到南宮家幫你要回來。」

說罷,唐宋悠然轉身走出去。真當南宮家了不起?不好意思,雖然他現在實力不是無敵,卻也不會認慫!

獃獃的看著唐宋的背影,火強一幫人愣是沒反應過來。實在是太殘暴了,怎麼也沒想到差距會這麼大。六十幾級跟五十幾級,照理說沒那麼誇張才對……

出了驛站,唐宋左右看了一下,神念順勢散發。今天珠兒還真奇怪,好端端的怎麼會出去?

要知道,珠兒是安靜的,她很少會說要出去走走。蕭月如也不知道想什麼,居然沒有阻攔……

城池不小,再加上往來的靈者很多,唐宋也沒辦法探查到珠兒的位置。不得已,只能先順著街道往前走。

轟!

正走著,遠處忽然傳來一聲爆炸。抬頭望去,卻見一股濃煙順勢翻騰。

唐宋愣了,這還是頭一回在這個世界見到這樣的爆炸,跟蘑菇雲似的,難不成是鍋爐炸了?

沒等細想,一個人影順著翻騰的蘑菇雲快速翻騰起來,隨後便見珠兒踩著虛空飄飛上來。

唐宋瞳孔驟然緊縮,趕忙閃身衝過去。爆炸威力不小,蘑菇雲翻騰起來的時候能量罡風非常大,珠兒跟那人卻飄在空中一動不動,明顯是在對峙。

能跟珠兒對峙,可想而知那人實力也不會弱……

很快唐宋衝到珠兒身後,不出所料,前方空間已經被封鎖。但並不是珠兒一個人封鎖,對面那男子也在封鎖,兩人正在用空間封鎖對碰。

唐宋端是吃驚,皺眉打量著對方。一身破舊的衣服,身上有不少黑灰,頭髮蓬亂,鬍子很邋遢,典型的睡大街形象。

啵!

沒等多想,前方的空間開始扭曲崩塌,唐宋頓時一陣惡寒的拉著珠兒往後退。上次可是被折騰過一次,他可不想再被扭曲進入到那個莫名的世界。

對面的男子也往後倒退,而且趁機往下邊沖,明擺著是想跑。

「追!」珠兒稚嫩的眉頭凜然,快速撕開空間追上去。

唐宋緊跟在後邊,問道:「他是誰?」

「不知道,」珠兒低沉的應道,「一個鐵匠,他認識我。」

唐宋一驚,認識珠兒,而且還能跟珠兒空間對碰,這邋遢鐵匠絕非簡單角色……

一邊追,一邊將天眼打開。距離很遠,不過他還是能看得到,對方實力很強,居然有七十級!

七十級,而且能掌控空間,戰鬥力絕對不比八十級弱,甚至更強。就這樣的人,居然當一個邋遢鐵匠,有意思……

回頭見到唐宋兩人追上來,邋遢男子忽然翻轉過來,雙手在空中快速畫著奇怪的圖案。珠兒眉頭一凜,雙手順勢抬起用力握拳。

嘎嘎……

周圍竟然發出玻璃被捏碎的聲音,讓唐宋頓時毛骨悚然。這是空間封鎖,然後被強行捏碎……

空間開始搖晃,隱約已經嗅到毀滅之力,讓唐宋更是雞皮疙瘩直冒。別鬧了行嗎,等下又要被捲入那個詭異世界,能不能回來還是一回事!

那邋遢男子故意往人多的街道飛梭,只不過他所過之處,周圍的人都會被定死。等過了之後,那些人又能活動,都是本能的釋放出元氣。

珠兒追上去的時候,那些人又被定死,唐宋跟在後邊都感覺有點發毛。 吳良廣告商 珠兒的空間控制越來越精湛,遊刃有餘。她不需要元氣釋放,光是通過空間蠕動就能飛得比唐宋還要快。

為了不被拉開距離,唐宋只能咬著牙竭盡全力跟著。對面那人對空間的掌控應該沒有珠兒那麼強,配合他的實力都沒能甩開珠兒。

追到一個湖面上,邋遢男子忽然停下來,咬著牙雙手推出。

珠兒也停下來,稚嫩的雙手在空中揮舞。

嗤,嗤……

前方空間像是玻璃被切割,聲音極為刺耳。唐宋追到珠兒身後,頭皮發麻的看著兩人互相攻擊。

天眼下,可以清晰地看得到空間在對碰扭曲,隨時都可能形成空間崩塌!

嘭!

伴隨著一聲悶響,對面的邋遢男子駭然,猛地釋放出防護罩籠罩周身。只是,他周圍的空間很快就被珠兒給控制,將他封鎖起來。

不過邋遢男子確實厲害,即便被封鎖,他依然能在自己的防護罩內活動。

感覺周圍空間扭曲漸漸平息,毀滅之力開始消退,唐宋偷偷鬆了口氣。跟著珠兒往前,飄飛在邋遢男子二十米跟前。

珠兒神色緊繃,陰冷道:「你認識我?」

邋遢男子綳著神色不說話,防護罩一直在涌動抵抗著珠兒的空間封鎖。而且他一直低著頭,似乎在刻意迴避珠兒的凝視。

見他不吭聲,珠兒又是冷哼:「你的空間能力跟我一樣,你應該跟我有關係。可惜,你不是我的對手,對空間的領悟僅限於皮毛。」

邋遢男子終於抬起頭來,讓唐宋意外的是,對方卻是閃爍著淚光。

只見他咬著牙盯著珠兒,身子微微顫抖的慢慢跪在虛空中,顫聲道:「師尊,弟子知錯……」

啥玩意,師尊?!

唐宋驚呆了,七十級高手,而且能掌控空間,居然是珠兒的徒弟?! 珠兒擰著眉頭,語氣格外陰冷:「你是鐵牛?」

「是。」邋遢男子再次低下頭,「弟子鐵牛,有負師尊重託,罪該萬死!」

唐宋徹底驚呆了,這特么什麼情況,珠兒居然有徒弟?

珠兒綳著神色,撤掉了鐵牛周身的封鎖,冷哼著:「雖然我現在失憶,可我記得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弟子。」

鐵牛依舊跪在虛空,咬著牙低聲道:「鐵牛知錯,請師尊責罰。」

「我說了,我失憶了,但你不是我的弟子。」珠兒態度很是堅決。

鐵牛神色複雜的繼續跪著,不敢有絲毫反駁。

氣氛極為壓抑,唐宋實在忍不住,吞咽著口水低聲道:「那個,鐵牛是吧,她失憶了。你說說,以前發生過什麼?」

鐵牛抬頭看了一眼,面色更是複雜:「師尊,你真不記得……」

不等說完,珠兒冷著臉:「我雖不記得,卻記得你不是我的弟子!」

這話可是尷尬得很,估摸著以前他們肯定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要不然珠兒不會這麼生氣。

鐵牛緊咬著牙,慢慢站起來。沉了口氣,右手慢慢抬起,掌心慢慢出現一朵白色的蓮花:「師尊,你雖不認我,弟子卻還是將東西拿到了。」

唐宋端是詫異,天眼再次打開凝視著那白色蓮花。奇怪,居然不是蘊含元氣,而是蘊含濃厚的生機!

這白蓮花最怕能起死回生!

珠兒擰緊眉頭,卻是什麼也沒說。鐵牛則是繼續道:「當年弟子愚昧無知,自以為是,卻陷了他人圈套,讓師尊險些喪命。弟子知錯。」

右手輕輕一招,那聖蓮慢慢飄飛到跟前。珠兒伸手輕輕觸碰了一下,聖蓮立即釋放出一縷生機朝著她的體內飛梭。

深吸了口氣,珠兒冷聲道:「我想起來了。你為了一個女人,背叛了我,是么?」

鐵牛臉色尤為難看的低頭:「是……」

唐宋差點沒吐血,這特么都什麼狗血遭遇?!

「呵,我說過,那女子並非真心待你,不過是看上了你的實力。現如今,想來我是說對了。」珠兒略帶諷刺的冷笑著,「如今這身,倒是符合你的性子!」

鐵牛羞愧的低著頭不敢吭聲,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珠兒冷哼一聲,控制著聖蓮轉身飄飛離開:「往後,你我再無瓜葛!」

看著珠兒那陰冷的樣子,唐宋也不敢吭聲,卻也沒跟上去。

等到珠兒遠去,唐宋才吞咽著口水乾笑:「那個,我能稍微了解一下情況嗎?」

鐵牛抬起頭來,苦澀的看著珠兒遠去的背影,嘆道:「沒什麼好解釋的,一切不過是咎由自取。你既跟著師尊,定要遵從師尊……」

「你誤會了。」唐宋尷尬訕笑,「我不是她的弟子,是朋友。」

鐵牛一怔,皺眉凝視著唐宋,頓時詫異起來:「你的丹田很奇怪,你的眼睛也……呵,想來你跟師尊一樣神秘。」

唐宋也沒意外,慌忙問道:「那聖蓮有何用,之前你師尊她都做過什麼,你可知道?」

鐵牛搖著頭:「師尊從何而來,我不知;後來去了哪,我也不知。我只知道,她來新園城是為了聖蓮。當年,聖蓮在新園城綻放,無數高手爭奪,師尊一人碾壓群雄拿到聖蓮,我卻……」

沒有說下去,只是一副苦澀的樣子。唐朝無語了,聽這意思,估計這個鐵牛做的事情很嘔血,要不然珠兒不會這麼生氣。

只聽鐵牛繼續道:「聖蓮乃是天地靈氣所化,傳說可以起死回生,甚至可以不死不滅。具體是不是,不知道。不管怎樣,總歸是將聖蓮還回去了,呵呵……」

唐宋暗暗吃驚,這個世界的人壽命本來就很長,那鐵牛所說的不死不滅是什麼意思?

張嘴剛要詢問,鐵牛卻搖著頭:「無需多問,我也不懂,告辭!」

看著對方閃身離開,唐宋無語了。這都什麼弟子,居然沒打算去求珠兒原諒?

坑爹的,珠兒以前到底經歷過多少糟糕的事,連被弟子背叛這種事都有。

何止是背叛,鐵牛還打傷了珠兒,就因為一個女人蠱惑他說,只要拿了聖蓮,那女人就嫁給他……

不過,鐵牛到底也是個狠辣之人,知道陰謀之後,屠了那女子全家,整整三百二十五口人,一人都沒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