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馬東國那傢伙怎麼會是本少的對手?”

白小鳳笑着擺擺手,然後怪笑地看着陳靈兒:“你這口氣,是在擔心我?”

陳靈兒神情一怔,旋即俏臉緋紅起來,低着頭雙手糾纏在一起。

白小鳳登時激動起來,娘希匹的,大小姐總算是恢復正常了啊!

對嘛!

這纔是被本大爺泡妞時該有的狀態呀!

想着,白小鳳激動地搓搓手,笑道:“嘿嘿……看來你是真的擔心我啊,不過你放心,這世上還沒人能動的了本大爺的。”

“哼,你不吹牛比會死嗎?”陳靈兒嗔怒地瞪了白小鳳一眼。

然而,話剛說完,她就柳眉一蹙。

奇怪,怎麼教室裏突然安靜了?

她下意識地掃了一眼教室,卻發現所有同學全都一臉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和白小鳳。

白小鳳也反應過來,掃了一眼同學們,撓撓頭:“我和靈兒談談心,沒打擾到同學們吧?”

下一秒。

教室裏所有的同學都驚呼起來。

“臥槽!談個錘子啊!喪良心啊,這特麼是在強行裝比嗎? 歡樂頌 他一點也不考慮下我們的感受啊!”

“完了,冰山校花徹底融化了,我的心……好痛啊!”

“爲什麼?爲什麼冰山校花會看上這傢伙,我到底哪裏比不上他了?”

……

角落裏,周葉聽着同學們的驚呼,臉色陰沉到了極點,眼角更是一個勁的抽搐着。

他彷彿陰翳的毒蛇一樣怒視着白小鳳,雙拳緊握的咔咔作響,咬牙道:“王八蛋,當着老子的面泡靈兒,三天後,老子要讓你知道,癩蛤蟆和天鵝到底差了多遠!等孟大哥回來,再把他那位天師朋友請來,一定壓死你個王八蛋!”

實在遭不住了,腦殼都是懵的,酸菜先睡會兒,起來繼續寫,今天儘量讓大家多看點。

另外,新書上架,求訂閱呀! 聞言。

眼鏡男他們四個全都寒顫若驚。

周少這次是真的發怒了啊!

下意識地,四人全都看向白小鳳,麻痹的,這混蛋敢動周少的禁臠。

等孟少一回來,這小子絕壁死定了!

緊跟着,眼鏡男眼珠子一轉,獰笑着對周葉說:“周少,要不要先出口氣?”

“什麼?”

周少神情陰沉,陰翳的盯着眼鏡男。

眼鏡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低聲道:“下節課是體育課呢,好像美術系的大三五班也和咱們在一個操場上呢。”

“說重點!”周葉完全沒了耐心,狠狠地瞪着站在陳靈兒身邊的白小鳳。

“小辣椒是大三五班的呀。”眼鏡男神情猙獰起來,目露精芒,“那位可和陳校花都是學校裏前三的校花呢,且脾氣很爆的呀,我們可以……”

說着,眼鏡男貼在周葉耳朵邊上仔細說了起來。

漸漸地,周葉陰沉的臉上露出了冷笑,等眼鏡男說完後,他點點頭:“四眼,這事交給你去辦。”

“放心吧,妥妥的!”眼鏡男激動地點頭應道,同時傲然的看向旁邊肌肉男他們四個,心道:呵呵!這年頭,出來混終究是靠腦子的,要是能讓周少出這口惡氣,我在周少心裏的位置又能上升一大截了!

架不住同學們的議論,陳靈兒羞紅着臉把白小鳳趕回了座位上。

白小鳳原本還想和陳靈兒解釋一下之前的誤會的。

但看到陳靈兒嬌羞的樣子,嗯,這妞已經恢復正常了,估計也不用解釋了吧?

他回到座位上,看了看旁邊馬夏風的位置,這傢伙還沒來呢。

“唉,上課這麼無聊,沒有徒弟的教授講座,真的沒法過了呀。”

白小鳳揉了揉腦殼,然後掏出諾基亞手機給馬夏風發了一個信息過去:徒弟,你今天又不打算來學校了?

很快,短信回了過來:臉腫,沒臉去。

娘希匹的!

白小鳳無奈地放下了手機,嘆了一口氣:“真的好無聊呀,沒有教授講座,沒有妹紙泡,生活怎麼可能是這樣的嘛,這輩子都不可能是這樣的。”

很快,第二節課開始。

這節課是體育課。

白小鳳跟着同學們一起往操場上走,幾步追上陳靈兒,然後並肩一起走着。

“混蛋,你跟着我幹嘛?”陳靈兒嗔怪了白小鳳一眼,她很不適應被所有人矚目的感覺,雖然這種經歷從小到大都不少,但是和白小鳳這傢伙在一起,聽着同學們的議論聲,真的好羞澀的呀。

然而。

白小鳳聳了聳肩,一臉認真地說:“放心,我不嫌棄你。”

“……”陳靈兒。

真的厚顏無恥啊!

這一幕引得同學們的一陣驚羨。

這傢伙,簡直把冰山校花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啊!

有的男同學更是悲憤的瞪着白小鳳,這一刻,彷彿聽到了心碎的聲音。

周葉帶着眼鏡男四個小弟走在人羣最後邊,掠過人羣,陰翳的死盯着白小鳳的背影,冷聲道:“四眼,都安排好了嗎?”

“放心吧周少,有您的名號在,體育老師肯定得答應的呀。”眼鏡男眼中閃爍着睿智的光芒,沉聲道:“倆體育老師已經答應把兩個班級合在一起上這堂課了,等下就看小辣椒怎麼收拾那鄉巴佬了。”

“四眼這次你做的很好。”周葉讚賞的看了眼鏡男一眼,“不僅能讓小辣椒收拾那鄉巴佬,還能讓鄉巴佬在靈兒心裏的印象大打折扣,簡直一石二鳥了。”

“這還得靠着周少的能量,才能施展出來呀。”眼鏡男笑着拍了一記周葉一記馬屁。

執宮 白小鳳一路和陳靈兒並肩走着,惹得四周的男同學不停地投來仇恨的目光,他昂首挺胸,目不斜視。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簡直拉轟的不要不要的啊!

走到操場後,白小鳳就看到操場上已經站了一大堆人。

此時人羣都簇擁在一起,爭相朝中心望去。

“這些傢伙在看什麼呢?”白小鳳有些好奇起來。

一旁的陳靈兒平靜道:“美女,你想不想看看?”

她認識這些人都是美術系大三五班的學生,也知道小辣椒這個校花美女。

此時一大堆人圍在一起,看什麼,完全不用想啊!

“不想,我只想看你。”白小鳳咧嘴一笑。

陳靈兒俏臉一下緋紅起來,嗔怪了白小鳳一眼,這傢伙,一點都不知道含蓄呀。

然而。

下一秒。

白小鳳神情一肅:“不過,這麼多人聚在一起不安全吶,本大爺得過去監督一下,萬一踩死個人就麻煩了。”

說完,他徑直就朝人羣中跑去,激動地雙手都搓了起來。

娘希匹的,能讓陳靈兒說出美女這兩個字的,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極品美女啊!

“……”陳靈兒嘴角抽搐了一下,絕美的臉蛋上覆蓋上一層寒霜。

呵!男人!

“冰山校花來了!”

就在這時,大三五班裏,一道驚呼聲響起。

登時,圍在一起的人羣呼啦啦散開,一大堆同學自動從人羣中分離出來,朝着陳靈兒這邊看來。

“嘖嘖,發了,今天發了啊!學校兩大校花聚在一起了啊!”

“厲害了厲害了,兩大校花聚在一起上體育課,今天非得把別的班同學羨慕死。”

“兩大校花啊,今天這課簡直爽的不要不要的,要是能得到一個校花的青睞,臥槽,死也願意啊!”

……

而同時,大一二班這邊,有的男同學知道小辣椒在前邊,登時也烏泱泱的跑了過去。

操場上,登時哄亂了起來。

畢竟,整個青藤藝術學院排名前三的校花同時出現了兩個,這消息,簡直太勁爆了!

“周少,那鄉巴佬果然過去了,咱們也過去吧。”眼鏡男見白小鳳朝着大三五班跑去,登時笑着對周葉說道。

“眼鏡,等下你動手。”周葉冷笑了一聲,然後就帶着人朝大三五班走去。

此時,因爲兩大校花同時出現,操場上兩個班級一片混亂。

白小鳳擠進大三五班的人羣中,仔細一看裏邊的那人,登時就呆住了。

站在人羣中的,赫然是……小妖女!

媽個雞,這妞敢情是校花啊?

人羣中的小妖女此時側對着他,不過小妖女卻彷彿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場面,正低頭玩着手機,並沒有發現他來了。

不過,小妖女的身材真的是沒得說,特別是今天還穿了一條緊身藍色牛仔褲,將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從側面看去,正好是一個標準的s形啊!

白小鳳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一眼小妖女的屁股,然後右手情不自禁地活動了起來,嘖嘖……真的很懷念啊!

念頭剛起,突然,他感到後背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

“臥槽,誰特麼推我?”

白小鳳瞬間失去了平衡,一個踉蹌就撲向了小妖女,同時心裏卻激動地翻江倒海,媽個雞,簡直想什麼來什麼啊!

啪嘰!

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

旋即,鬨鬧的操場上戛然死靜下來。

附近圍觀的同學全都目瞪口呆,有的男同學更是嘴巴張成了大大的“o”字形。

空氣在這一刻彷彿都要凝固了似的。

白小鳳右手緊緊地按在了小妖女的屁股上,感受着手心傳來的極致彈手的觸感,他情不自禁地笑道:“娘希匹的,乾的漂亮啊!再來一下!”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一樣在死靜的操場上炸響。

所有同學虎軀一震,全都怒視着白小鳳。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此時白小鳳已經被萬箭穿心了。

光天化日下耍流氓,還特麼想再來一下?!

簡直喪心病狂啊!

旋即,所有男同學都不淡定了。

“光天化日對校花耍流氓,簡直禽獸,打死這王八蛋!”

“臥槽!特麼幹了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還敢再來一下?他怕是想死吧?”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如此行徑……真,真特麼羨慕啊!”

……

白小鳳聽着同學們的話,也沒理會,本大爺憑個意外耍的流氓,憑什麼罵我?

他下意識地又狠狠地捏了一把,心跳噗通噗通跳着,嘖嘖……熟悉的配方,熟悉的觸感。

“王八蛋,你想死嗎?”

這時,面前的小妖女嬌軀一顫,厲聲喝道,同時,緩緩轉身。

幾乎同時。

鬨鬧的同學們全都安靜了下來,一副幸災樂禍的眼神看着白小鳳。

王八蛋,敢對小辣椒耍流氓,死定了,絕壁死定了!

“嘿嘿,周少,好戲馬上就要上演了。”

人羣中,眼鏡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滿臉笑意:“小辣椒動起手了,那可是直接奔着人命去的啊。”

一旁的肌肉男忙附和道:“聽說小辣椒大二的時候,被一個不長眼的傢伙給摸了屁股,當時小辣椒是直接把人家踢爆了的。”

周葉嗤笑了一聲:“肯定弄不死的,不過,能讓靈兒知道這鄉巴佬是個流氓禽獸,已經足夠了。”

“對對對。”眼鏡男忙笑着附和道:“這傢伙就是個流氓禽獸,絕對不可能和周少這樣的富二代相提並論,現在讓陳校花知道這鄉巴佬的尿性,也是咱們撥亂反正,英雄救美了。”

然而。

下一秒。

小妖女轉過頭看到是白小鳳後,慍怒的俏臉之上,登時泛起了一抹紅暈,驚呼道:“怎麼,怎麼是你?”

什麼?!

正得意的周葉眼鏡男等人呆住了。

幸災樂禍的同學們也呆住了。

這口氣,小辣椒是認識這個流氓了?

“司音,又見面啦。”

白小鳳咧嘴一笑,右手卻沒有鬆開,不着痕跡的捏了一把。

小妖女秦司音嬌軀顫抖起來,俏臉羞紅的都快滴出血了,嗔怒的看着白小鳳,混蛋啊!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爲什麼還不鬆開手?

可是,真的沒法反抗啊。

這傢伙手裏捏着自己的魂血呢!

想着,秦司音語氣輕柔,嬌滴滴地說:“白,白小鳳,能,能把手拿開嗎?”

“臥槽!”

話音剛落,人羣中驟然響起一聲驚罵。

就跟連鎖反應似的,緊跟着,整個操場都炸鍋了。

“臥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