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有人,女子停下尖叫,喜上眉梢:「呀,你終於出來啦!」

可算是停了,兩個保安噗通倒在地上,渾身發紅,鮮血從他們的皮膚滲透出來,極為恐怖。才叫了兩秒不到,差點就死了。要不是唐宋及時出手,整個集團的人都得死!

一邊蹲下來給兩個保安輸送力量搶救,唐宋一邊盯著女子,有些驚喜,同時也有些疑惑:「暮雪?」

跟前這個女孩長得確實跟之前那個暮雪一模一樣,就是之前在他身邊裝傻那個。可是,氣質完全不同,唐宋能感應得到她的力量。很強,幾乎能跟他的力量抗衡了……

女孩撇著嘴:「我才不是暮雪,那是我姐姐。我叫木靈,是木頭的木,精靈的靈。還有,我姐姐叫木雪,也是木頭的木。」

雙胞胎?

給兩個保安輸送一些力量后,唐宋立即站起來,低聲道:「你姐姐讓你來的?」

「喂喂,你就不覺得奇怪,為什麼我跟我姐姐一樣嗎?」木靈很奇怪的歪著腦袋,一雙大眼睛眨巴,「呀,很多人都覺得奇怪,你不奇怪?」

唐宋愣了:「這有什麼好奇怪,雙胞胎不是很正常嗎?」

「雙胞胎是什麼?」木靈卻是驚奇,「咿,你們這裡還真奇怪,居然有雙胞胎這種說法。我告訴你,我跟我姐是同一種力量凝聚而成,所以我們一模一樣。我們是同時被創造的,這是非常少見,只有我爹……不告訴你!」

啥玩意,被創造?力量凝聚而成?

唐宋傻眼了,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知道她肯定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可這說法真有點,匪夷所思!

看唐宋那木訥的樣子,木靈頗為驕傲的昂著頭:「哼,怎麼樣,是不是很震驚?喂,我姐讓我來找你,她說你遇到麻煩了。」

唐宋回了神,四處看了一下,低聲道:「換個地方說話吧。」

木靈立即揚起眉頭:「好啊,我要去那邊,那個看起來特好玩!」順手指著對面一棟大樓的屋頂,上面有個大球,其實是太陽能熱水器。

還沒等唐宋來得及回答,木靈一個閃身已經出現在樓頂,唐宋嚇了一跳,趕緊跟上去。

這女孩似乎有點純潔,要是讓她在這個世界胡作非為,那還得了!

站在樓頂上,木靈兩眼放光的打量著圓形熱水器:「喂,這是什麼東西啊,圓圓的,裡邊還有水,看起來很好玩的樣子,我能拿起來嗎?」

「不能!」唐宋嚇得冷汗直冒,大白天的,這要是把人家的熱水器給拿起來,估計能嚇尿一群人。「別亂動,這只是放水的東西而已。你姐怎麼知道我有麻煩,她讓你來幹什麼?」

唐宋可記得清楚,暮雪是身份很神秘,居然不在他的天門管轄之內,卻能自由穿梭任何世界。當初她臨走的時候說遲早會見面,現在卻派個妹妹過來,到底什麼意思?

木靈很不樂意的鼓著嘴:「小氣!我姐說了,你好像再不創造世界,你的兩個孩子就要死了。你是天門管理員,子孫後代是要跟世界關聯的。孩子出世之前,你的世界必須形成,世界就是你的孩子,孩子就是你的世界,懂么?」 唐宋皺著眉頭,低聲道:「你的意思是,我的孩子跟我的世界是關聯的?」

「也不完全對。」木靈靠著熱水器,「孩子出生之後就跟世界沒關係了,誰讓你這時候有孩子。我告訴你,天門管理員呢最忌諱的就是在這個時間段有孩子,那簡直是災難。一般就是,創造世界之後生孩子,或者是之前,就你特殊。」

這下唐宋哭了,說得好像他願意一樣!

只聽木靈繼續道:「我姐說啦,這種事情我們是沒辦法幫你,但可以偷偷告訴你怎麼樣才能創造世界,嘻嘻。」

唐宋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問道:「怎麼創造?」

木靈頓時抹過幾分皎潔:「想知道么?我姐說了,你得答應我兩件事。」豎起修長的手指,笑容有點滲人。

一看就知道要坑人,可唐宋現在根本沒得選擇。再不開始創造世界,孩子就危險了。

硬著頭皮,唐宋只能點頭:「你說,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應。」

聽得這話,木靈頓時就開心的蹦跳起來:「哈,姐姐說得果然沒錯,你還真答應。第一件事,我要逛一逛你的這個世界。我要吃,吃這個世界最好吃的,所有東西!」

唐宋一抽,心頭反倒鬆了口氣。還以為什麼大事,沒想到就是吃而已。

「別高興得太早,」木靈陰險的挑著細眉,「第二件事,是我姐安排你做的。等安頓好之後,你需要去一個地方,幫她找一樣東西。具體是什麼,回頭我再告訴你,現在,你得先帶我去找吃的。」

「那個,能不能先告訴我怎麼創造世界,然後再去吃?」

「不行!」木靈雙手插著小蠻腰,「必須先讓我吃飽了,我才能告訴你。我姐說咯,這是作弊,你愛要不要喲。」

哭瞎,木雪這都什麼坑爹套路!

做了個深呼吸,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唐宋嘆道:「行吧,那先帶你去吃……」

還沒等說完,木靈人就已經消失了。唐宋嚇了一跳,趕緊跟上去。就她那性子,感覺要出事!

很快兩人出現在一個超市外邊,木靈抬頭看了一眼,嗅著鼻子:「這裡有好東西,很香呢。」

絕對是個吃貨,隔著這麼遠都能聞得到!

跟著她進入超市,讓唐宋吐血的是,她居然是盯上了超市裡邊的烤鴨。關鍵是,烤鴨都還在爐子里烤著,她怎麼知道的?

一聽唐宋說還要等,木靈立即不樂意的鼓著嘴,兩眼直勾勾盯著爐子里的烤鴨,恨不得把它們給看到肚子里。

左右看了一下,唐宋忍不住低聲道:「要不,你先吃點別的東西?那邊有很多零食……」

「你當我什麼都吃啊。」木靈不屑的斜眼鄙視,「我可告訴你,好吃的我才吃。我的鼻子可是很靈的,能分辨得出哪些好吃哪些不好吃。那些都是垃圾,一點都不好吃。」說著又嗅了嗅鼻子,雙眸抹過亮光,「咿,好像有個東西不錯。」

見她歡快的蹦過去,唐宋鬆了口氣,真擔心她把人家的烤爐給砸了!

只是,木靈的口味真有點奇怪,居然盯上了葡萄乾,而且她只要那種黑色的葡萄乾。也不是每一瓶都要,把架子上翻了個遍才要了最裡邊一瓶。

唐宋按捺不住問道:「不一樣嗎?」

木靈嗅了嗅,斜著眼:「對你來說一樣,對我來說不一樣。這麼跟你說吧,好吃,其實是一種力量。我跟我姐雖然是同一種力量凝聚,但我是靠吃維持力量。這天地間所有東西都蘊含著特有的力量,但有濃厚區別,也有屬性……哎呀算了,現在跟你說這個你也不懂,以後你就懂了。」

什麼亂七八糟,吃還分等級?

腦子一熱,唐宋冷不丁問道:「你是不是從明華界來的?」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木靈猛地轉過頭,一雙大眼睛迸發出兩道殺意,倒是讓唐宋驚了一下。

木靈很快又掩飾自己的殺意,低聲道:「千萬不要在外邊隨便說明華界三個字,很容易沒命。這天地間除了我們,還有其他人盯著……別亂說,會死。」

還有其他人盯著,什麼意思?

唐宋有點迷糊,難不成有人盯著所有世界的一舉一動?那也不可能啊,這麼多世界,怎麼可能盯得完?

木靈沒有解釋,拿著葡萄乾走回到烤爐前邊,又是兩眼直勾勾盯著裡邊的烤鴨,相當有耐心的等著。

足足有十分鐘,烤鴨總算出爐。唐宋本以為她會要很多,可是,她就要了一隻,而且還刻意讓人把上半部分都砍掉不要,就吃下半部分。

一邊啃著燒鴨一邊走出超市,看她那心滿意足的高興樣子,唐宋實在有點費解。烤鴨能有什麼力量,為什麼她看起來吃得那麼香?

根本沒機會多想,剛出超市沒幾步,木靈就吃完了,舔著嘴唇又一次嗅著鼻子,順手指著前方:「這邊,第三家……呀,要被其他人吃了!」

眼瞅著她跑出去,唐宋趕緊撒腿跟上。這都什麼鼻子,要不要這麼恐怖!

明明距離超市有好幾百米,她竟然隔著這麼遠都能聞得到。是一家粉店,讓唐宋吐血的是,她竟然盯上了人家已經在吃的一碗粉!

好傢夥,衝進去就直接把人家的碗搶奪過來,二話沒說拿起筷子開吃。正吃粉的那人木了,一愣一愣的看著狼吞虎咽的木靈,完全沒反應過來。

也就二十秒不到,唰啦一下,湯都沒剩下,木靈相當滿意的站起來,舔著嘴唇轉身又走。

那個人更懵逼了,獃獃的看著遞迴來的碗,一乾二淨,殘渣都沒剩下!

唐宋相當尷尬,頭皮發麻的走上前乾笑:「不好意思啊,她餓了。那個,錢你拿著……」

「哎呀,你快點啊。」不等多說,外邊已經傳來木靈的叫喊。

唐宋直接將一百塊塊錢放在桌子上,轉身跑出去。這也太坑爹了,人家都吃了,她居然還搶過來吃!

這就叫好吃嗎? 世子的崛起 為毛他感覺有點小噁心?

然而接下來,唐宋壓根就沒機會去感覺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趕緊去領錢!

簡直就是個瘋子,鼻子嗅兩下,然後就去搶人家的東西吃。完全不管人家給不給,反正搶過來就吃,也沒人能搶得過她…… “這香怎麼這麼長?”劉宇把其中一炷香遞給我之後,我把香拿在手裏看了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說這種想和一般的香不一樣,就連製作的成分都不一樣,這種香也很難找,要不是有渠道能買到的話,在市面上是很難有機會見到這種香的,可以說這種香是專門爲我們術士準備的香。

我拿着那柱香,仔細的在手裏端詳了一會,除了粗一些長一些之外,也沒發現它和其他的香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見我不太相信,一旁的李慕顏說道:“你可別小看了這種香,這種香是特地爲術士靈魂出竅所準備的,沒有這種香,術士想要完成靈魂出竅那可以說是非常困難的。”

“啊,這麼生氣,那隻要點着了就行嗎?”我大驚,看着手中的香驚愕不已,沒想到這種這麼神奇。

“沒那麼簡單,你先把仔細的鮮血抹在香上一點。”劉宇說道,然後示範給我看,咬破手指擠出鮮血把血抹在香上。我也照他做了起來,把鮮血抹在了香上。

抹完之後,我倆的香就交給了李慕顏,李慕顏把香拿在手,然後拿出兩個香爐,分別把兩炷香插到香爐裏。

弄好之後,劉宇就去兩個大箱子裏翻了一會,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等了一會,就看到他手上拿着兩套紙紮的壽衣走了回來。我問他拿壽衣做什麼,他說我倆是大活人,陽氣太重,想要魂魄離體必須穿上壽衣,這樣能減少我們身上的陽氣。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和原因那就是因爲我們身上穿着壽衣,這樣在進入‘流離’的時候,能更好的讓鬼魂誤以爲我們是真正的鬼魂,我們在裏面找起人來也相對安全一些。而且‘流離’裏的陰氣太重,我們把壽衣穿在身上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減少陰氣對我們的影響。

原來如此,於是我倆把紙紮的壽衣穿在了身上,現在看上去我們兩個怪怪的,還別說這樣看上去挺嚇人的。穿好壽衣後,劉宇就讓我倆躺在收拾乾淨的客廳地上。

我愣住了,一臉疑惑,問他躺在地上做什麼。他讓我別管這麼多,照做就行,一會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沒辦法,我只能跟着他躺到了地上,這樣直接躺在地上感覺還真有些涼,後背冷冷的,感覺不停的有一股寒氣往我身體裏竄一樣,弄得我渾身上下都冰冷異常,真的和屍體一樣。

我和劉宇躺在地上之後,劉宇就對李慕顏說了一句開始吧,李慕顏點了點頭,然後把那兩個插着香的香爐分別放在我和劉宇頭頂的地面上,把香點着之後,我就問道了一股很濃的香味,這味道聞起來很舒服,讓人忍不住想要閉上眼睛睡覺。

香爐裏的香點着了後,李慕顏十分擔心的看着我和劉宇,叮囑道:“第一,在這兩炷香燒完之前你兩必須要趕回來,不然就算你們從‘流離’出來了,魂魄也進不了身體裏,徹底的變成死人。第二,就算香沒燒完,在天亮之前你倆也必須從‘流離’裏出來,天一亮身爲魂魄的你倆根本無法從‘流離’裏出來,而且‘流離’的裂縫隨時會重新合上。”

“放心吧師妹,這些事情我會注意的,趕緊開始吧,別再浪費時間了。”劉宇對李慕顏露出一個讓她安心的笑,然後說道。

李慕顏還是不太放心,不過還是按照劉宇的說法開始做了起來。像是用一根紅繩把我和劉宇的手給綁在了一起,這樣做是爲了防止我和劉宇在‘流離’裏走失,通過手上的紅繩,就算我倆暫時分開了,也能很快的找到對方。

綁好紅繩之後,李慕顏就讓我和劉宇閉上眼睛,閉上眼睛之後,我開始有些忐忑起來,心一直在砰砰砰的跳,心情異常的緊張。正緊張的時候,我感覺到李慕顏在我眉宇間抹上了什麼東西,很涼。

抹完那東西之後,我就聽到了搖鈴的聲音,搖鈴的聲音很有規律,伴隨着搖鈴聲,我聽到了李慕顏嘴裏念着的咒語,漸漸的咒語聲和搖鈴聲交匯在一起,讓我整個人都昏沉沉的,耳邊開始嗡嗡作響,再加上香的味道,我慢慢的失去了意識,感覺自己渾身輕飄飄的,就像是浮在半空中一樣。

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和劉宇已經站了起來,李慕顏停止了搖鈴和唸咒,一臉憂色的盯着我和劉宇看。

“奇怪,我倆不是在地上躺着麼,怎麼會站起來了?”我十分納悶,問道。

劉宇推了推眼鏡,指了指地上,說:“你先自己看看。”

我疑惑的低下頭一看,頓時愣住了,只見另外兩個我和劉宇還閉着眼睛躺在地上,我驚愕的張開嘴巴,久久合不攏嘴,劉宇告訴我現在我倆已經是魂魄狀態了,躺在地上的是我倆的肉身。

摸了一下身上的壽衣,我發現處於魂魄狀態的我倆,身上穿着的紙紮的壽衣竟然變成真的變成了衣服,摸上去是布料的感覺。

“師兄,你和師弟一定要小心。”我還處於震驚當中,李慕顏就給我和劉宇一人遞來一個手提的燈籠,燈籠是用竹子和白紙紮成的,裏面點着的蠟燭是屍蠟做成的,泛着幽幽的綠光。

和李慕顏告別之後,我和劉宇就走出了度假屋,那隻黑貓此時已經等在屋外了。見我和劉宇走出來了,它開始帶着我和劉宇走向樹林裏。很快我倆就跟着黑貓走進了樹林,在樹林裏七繞八繞的走了一會,黑貓就重新把我倆帶到了那棵大樹那。

шωш_TTκan_CΟ

當看到大樹邊上那個‘流離’的裂縫時,我帶吸一口涼氣,感覺不可思議。我們先前來的時候,只是感應到了濃烈的可怕陰氣根本看不到裂縫,現在我和劉宇是魂魄狀態了,在大樹邊上看到了一個裂開的黑洞,陰氣不停的在洞口那涌動着,看着十分嚇人。

“這就是‘流離’的裂縫,只有鬼魂和身爲魂魄狀態的我們才能看得到。”一旁的劉宇見我一臉驚愕,解釋說道。 唐宋發誓,這輩子就沒這麼累過,都要累吐了!

木靈真的很瘋狂,整個城市到處跑,一直都沒停過。她吃得又快,一大盆的菜,哧溜一下就沒了。要命的是,吃那麼多,她的肚子都沒見大,一點都沒影響她的奔跑。

如果說只是在城內,唐宋到也還算能承受,關鍵她都跑到郊外,甚至跑到村子里!

唐宋那個毛啊,可算是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吃貨了,一天能吃掉一個城市!

這不,整整跑了一整天,唐宋都不知道跑了多少個地方,反正N市內外都給跑了個遍,發錢手都發麻了。

一轉眼天色已經漸漸昏暗,眼見木靈還要跑,唐宋實在憋不住了:「你能不能少吃點?」

「不行!」木靈理直氣壯地挺著胸膛,「你答應過我,讓我吃你這個世界最好吃的,現在我還沒吃飽。別廢話,我好不容易來一趟,不吃飽對不起我的肚子。」

大姐啊,你吃飽一頓,少說也得幾座山的飯量!

唐宋那個哭啊,甩著手苦笑:「明天再吃行不行?你看,天黑了,我得回家。我們休息一下,明天再出來吃。」

「天黑為什麼要回家?」木靈更是奇怪,「呀,你們這的規則還真是奇怪,在我們那裡,天黑跟天亮沒什麼區別。」

唐宋沉了口氣,耐心的解釋起來:「這裡的天黑意味著休眠,大部分生命會進入休息階段。當然,也有一些是天黑出沒,白天潛伏……」

「好神奇!」木靈兩眼發亮,「怪不得姐姐說,你這個世界是最神秘的。偷偷告訴你,其實嚴格來說,你不算這裡的掌控者,只能算是個帶班。」

唐宋一怔,意思是,這個世界還有一個真正的掌控者?

沒等他多問,木靈已經大搖大擺的走了:「再吃一點就回去,我保證,就一點點……」

很快唐宋就想罵娘了,老子信了你的邪,吃倆小時叫一點點!

可他能怎麼辦,說又說不動,他也不可能真生氣,只能憋屈的在後邊付錢。關鍵是她這樣橫掃千軍,造成的轟動得多大。

一直到晚上十點,唐宋可算是拉住木靈了,強行拉著她往自己家裡飛掠。再不拉回去,等下就要跑去別的城市啦!

落到別墅裡邊,木靈還一副不甘心的鼓著嘴瞪著眼,氣呼呼的樣子。

唐宋正要開口安慰,木靈忽然又嗅了嗅鼻子。這動作,簡直讓唐宋炸裂。

「咿,你家有個東西很好吃呢。」木靈頓時兩眼放光的舔著嘴唇,「是兩個,一個比一個好吃,嘻嘻……」

眼見她跑進去,唐宋立即跟上。聽到腳步聲,方怡從樓上下來,輕抿著微笑:「怎麼這麼晚……額,這不是,暮雪?」

木靈抬頭看了她一眼,繼續往樓上跑,從方怡身旁擦過,一臉的興奮。唐宋追上來,解釋著:「她是暮雪的妹妹,一個吃貨!」

壓根來不及多說,已經追上木靈了。果然不出所料,木靈還真盯上了談心!

只見她蹦到沙發牆邊,兩眼迸發著亮光的上下打量著談心,嘴唇不停的舔著,就跟餓狼似的。

正在看電視的方雅等人都愣了,不明所以的看著她,一個個都沒反應過來。

紫晴到底是修鍊之人,第一個反應過來,警惕的站起來:「你是何人?」

木靈抬起頭來,頗為驚奇:「呀,你是……水靈體?可以啊,沒想到他身邊竟然有個水靈體。可惜,你不好吃。」

說著又將目光落到談心身上,咧著嘴,「小妹妹,讓我吃了你好不好?」

談心嚇得不輕,往媽媽的懷裡靠。敏銳的她當然能感應得出,跟前這個人很強,根本不是她能抵抗。

唐宋走上來拉著木靈,皺著眉頭:「別胡來,她是人,不能吃。」

「誰說人不能吃,人才是最好吃的。」木靈不以為然的撇嘴,兩眼依舊直勾勾盯著談心,「她是天陰,是天地間陰氣最濃厚的東西了。在我們那,她可就是貢品,也可能會變成……」

突然就不說下去,可真是讓唐宋心痒痒。

依舊拉著她,唐宋苦笑解釋:「她是我的家人之一,你不能吃,這個理由總可以吧?」

木靈擰著眉頭,很是失望的往後退開:「好吧,你的家人我就不吃了,天陰……我不吃,能不能舔一下?」

壓根就沒等唐宋反應,她已經把腦袋湊過去,強行伸出舌頭舔在談心的腦袋上,不是一般的噁心!

紫晴等人看著可真是目瞪口呆,這人怎麼感覺像是,狗兒……

舔了好幾下,木靈才心滿意足的嬉笑:「好啦,添了之後,以後如果能吃,只能是給我吃,嘻嘻!」

唐宋額頭滲透著冷汗,見一個個都盯著自己,苦笑解釋:「她是暮雪的妹妹,比較特殊,是個超級高手,不是神經病。」

「喂,我有點餓。」木靈又插過話,嗅了嗅鼻子,「你們家沒什麼好吃的……好吧,除了天陰,其實有蠻多東西可以吃。」也不等唐宋多說,自己跑進廚房了。

唐宋重重吐了口氣,抹著額頭冷汗,沖著幾女苦笑解釋:「她就一吃貨,簡直可怕到極點。從早上十點左右到現在,一直都在吃,而且吃的東西很怪。她定義的好吃,是說蘊含某種力量,可我感應不出來。」

「今天你陪她跑了一天?」方怡頗為驚愕,「我還以為,你一直都在加班呢。」

唐宋哭喪著臉:「從公司附近一直跑,跑到郊外那個李子村,然後又跑到飛機場那邊,整個城市都跑遍了,我容易么?」

也就他現在實力夠強,要是開車,估計能把加油站跑空!

眾女一陣抽搐,紛紛回頭看著廚房。裡邊叮叮咚咚的,也不知道木靈在搞什麼鬼。

揉著太陽穴,唐宋朝著廚房走去。一進門就看到,木靈將冰箱里所有的東西都給扔出來,正在扣冷藏室里的冰塊吃呢!

頭皮一陣發麻,唐宋走上前:「好吃嗎?」

「好吃!」木靈肯定的回答,順手還遞給他一塊,「你也試一試,特別好吃。」

坑爹啊,這要是不知道,肯定以為她是神經病! 夜半三更,唐宋正躺在床上睡覺,躺在他旁邊的是方雅。四個女人輪流,即便不能做事也要陪著,這是方怡她們指定的規矩。

正做夢,唐宋猛地感覺神經顫了一下,本能睜開眼。借著光線,映入眼帘的一幕差點沒讓他嚇尿,身體本能的翻騰而起,右手迅速凝聚力量甩出去。

啪!

床旁的木靈反應也很快,及時的壓制住他的力量,撇嘴道:「喂,幹嘛?」

唐宋鬆了口氣,擦拭額頭冷汗苦笑:「我問你才對,大半夜悄無聲息出現在我床邊,你想嚇死我!」

方雅聽到聲音,疲憊的呢喃:「怎麼了,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