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美容師一句“好了”!我終於坐了起來,而我不解的看向秦之允問:“秦之允,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

然而,美容師這時拿着鏡子朝我走來,在我面前一擺,我驚訝的發現鏡子裏有一個跟我長得很像,卻比我好看又精神很多的女人。

我詫異的看着鏡子裏的人,大驚小怪的問:“這是我?”我怎麼那麼不信呢?

美容師完美的一笑,秦之允更是點頭說:“沒錯,就是你!”

我高興的心情無以言表,我沒有想過自己化妝會變得這麼漂亮,還真的是挺好看的。

我接過美容師手裏的鏡子,照啊照的,完全忽略了秦之允,也忘記了自己的頭髮正被人擺弄着。

“好啦!可以換衣服了。”美容師好聽的聲音把我的思緒拉回,我詫異的擡起頭,只見自己正梳着公主頭,這妝容跟公主非常配。

秦之允走到我跟前,把一個袋子遞給了我說:“喏!去把衣服換了吧!”

我遲疑的拿着袋子,心想着這袋子裏該不會是公主裝吧?我詫異的看向秦之允,只見他對我微微一笑,我可以肯定,這袋子裏一定是公主裝。

“秦之允,我不想……”

我剛要拒絕穿公主裝,畢竟我都這麼大年紀了,還裝什麼嫩呢?可秦之允卻二話不說,直接把我推進了試衣間。

我拿着袋子,無聲的嘆氣,罷了!也不知道秦之允搞什麼鬼,反正都拿來了,就穿唄!

於是,我穿上si襪,穿上了嫩粉色的連衣短裙,還是蕾絲鑲邊的,還有那配套的項鍊和戒指,我杵在原地,不禁發問,是不是還缺點什麼啊?

在推開試衣間門的瞬間,我想到了!!我還缺一個魔法棒!因爲我這造型,整個就是【巴拉巴拉小魔仙】的節奏啊! 我哀怨的看向秦之允,恨不得自己的眼神化爲一把把利刃,殺了秦之允這個傢伙。

而秦之允看着滿意的一笑,隨後便拉着我出了會所,出了會所倒好,這一路,我被那羣女人一個個的嘲笑,我真是恨不得立刻掐死秦之允。

上車後,我立刻怒髮衝冠的看着秦之允吼道:“你是要我出醜嗎?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此話一出,秦之允看了我一眼,頓時一笑說:“不想怎麼樣啊!我就是覺得你這樣挺好看的,青春又有活力。”

“你給我喝點紅牛,我更有活力!保證跑上十圈都不帶累的!信不信我打死你?你趕緊給我說!你到底要幹嘛?”我要被氣死了,我都出醜了,這傢伙竟然還笑得出來,剛剛他是沒看到別人是用什麼異樣的眼光看我的嗎?

然而,秦之允看了我一眼說:“夏雪,其實我只是想跟你重溫一下大學時期,雖然你這個造型怪異了一點,但人也要懂得嘗試,你覺得呢?”

嘗試?你一身西裝,讓我穿的這麼怪異,這是嘗試?我狠狠地白了一眼秦之允,明顯的在告訴他我生氣了,可秦之允卻說:“夏雪,別怪我,我就是覺得接下來的事情,比較適合你這身衣服,你就滿足我這點心願還不行嗎?”

看着秦之允一副撒嬌的樣子,我怎麼覺得他有病呢?絕對的,這傢伙絕對有*癖,不然他給我穿這一身衣服幹什麼?

呵呵……我明白了!!原來秦之允是嫌棄我年紀大了!!!

我看向秦之允,鄭重其事的看着他說:“秦之允,其實,我知道我年紀大了,還是個二婚,但你沒必要這麼羞辱我吧?我……”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之允便吻住了我,我呆呆的杵在那,根本就不想回應他的吻。

一吻過後,秦之允看着我說:“夏雪,你再說那樣的話,我就吻你,看你還說不說了。”

好吧!我無語了,這霸道總裁的本事我也是領會到了。“去哪?還走不走了?”我沒好氣的問着,秦之允見狀,立刻嘿嘿一笑,隨後便載着我離開了。

一路上,我看着前方的路,好像去我們學校的那條路線,我不解的看向秦之允,只見他微笑的看着我問:“怎麼樣?是不是覺得這條路很熟悉?但我們可不是去你的學校哦!”

不去學校?那去哪?我剛要問秦之允,秦之允卻說:“到了你就知道了。”好吧!我都被你折騰成這樣了,還有什麼可怕的?反正我跟着你去就是了。

終於,到了目的地,我擡眼一看,是學校不遠處的那個遊樂場!!!

我看向秦之允,哎,心中很是無奈,合着這傢伙是帶着我來遊樂場玩,可這也跟我穿這一身衣服沒什麼關係吧?

見我還是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秦之允來到我跟前,抓住我的肩膀說:“夏雪,你小時候都沒有這麼打扮過吧?你上大學時,即使跟許哲談戀愛,他也沒有帶你來遊樂場吧?你這麼多年沒有的,我會一點點的擬補給你,我要讓你成爲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莫名的,我忽然覺得好窩心,我甚至覺得這一切都是夢,從我認識秦之允開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在做一個很美很美的夢,不然……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男人?我怎麼會那麼好命認識秦之允?

“傻瓜,瞧你眼淚都流出來了,不要太感動哦!後面還有很多驚喜呢!”秦之允爲我擦掉眼淚,牽着我的手走進了遊樂場。

或許是因爲時間還早,遊樂場裏還很熱鬧,而秦之允拉着我走到冰淇淋店門口,給我買了一個香草味的冰淇淋,隨後拉着我走到了旋轉木馬跟前。

我吃着冰淇淋,差點把冰淇淋吐出來,木然的側目看向秦之允,心中不禁一陣淒涼,這傢伙該不會是要坐旋轉木馬吧?

然而,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中,秦之允交了錢後,還不等我拒絕呢,他直接把我抱在了旋轉木馬上,隨即……他也上來了,而且還坐在我身後,緊緊地抱着我不說,還吃了一口冰淇淋。

我頓時覺得我的臉熱的發燙,感覺全遊樂場的人都在看着我和秦之允,我急忙垂下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而秦之允卻不以爲然的在我耳邊說:“你怎麼還不好意思了?這有什麼?我看那些小孩子都這麼玩,咱們是戀愛,又不是tou情,你幹嘛那麼害羞?不過……雪寶寶害羞起來的樣子還真是可愛呢!”

我這明明就是無地自容了好嗎?還害羞?我的天吶!我簡直是無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你還好意思笑得出來!

我的餘光瞄到了一些人在一邊指指點點,肯定是在說我跟秦之允都這麼大年紀了,還恬不知恥的學年輕人談戀愛!哎!真是丟死人啦!

終於,在我感覺我的臉可以煎蛋時,旋轉木馬停下來,我急忙先跳了下去,隨後便看到老闆那副幽怨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老闆一定覺得我跟秦之允是白癡吧?幸好旋轉木馬不至於那麼容易就壞了,不然……

我嘴角抽搐牽強的一笑,剛要離開,卻感覺自己的手被人牽着跑開。我詫異的看去,只見秦之允正高興的笑着,拉着我跑到了摩天輪那邊說:“我們玩這個唄!”

我點頭,摩天輪我能接受,最起碼那個小箱子裏可以做很多人,不會被人笑話呀!在秦之允興致勃勃下,我們倆上了摩天輪。

摩天輪緩緩地上升,秦之允坐在我身邊,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我雖然看着外面的夜景,但還是能用餘光瞄到他正微笑的臉。

我從來都沒有坐過摩天輪,忽然一下坐在上面,看着外面的夜景,心裏豁然開朗。

而秦之允忽然一隻手撐在了我面前,一隻手撐在了我身後,將我緊緊地包裹在裏面,我詫異的回頭,正好對上他那一雙深情的眼眸。

“夏雪,今生能遇見你,是我最大幸運,我愛你。”秦之允緊緊地抱住我,將我環顧在懷中擁吻。

我呆呆的看着認真的秦之允,嘴角一揚,迴應着他的吻。

秦之允,謝謝你給我的一切,謝謝你給我的美好回憶,此生,遇見你也是我最大的幸運,是你讓我明白,原來女人不止可以柔弱,還可以強悍。

這一吻,時間挺長的,當摩天輪落在地面上,我和秦之允這才捨得離開彼此,他挽着我的手,滿是微笑的看着我說:“我帶你去做一件更刺激的事情怎麼樣?”

我詫異,更刺激的事情?難道這傢伙是要在遊樂場……那個?

“不好吧?”我眼角抽搐,畢竟遊樂場的人還這麼多呢,我們倆就……太影響市容了。

秦之允卻撇了撇嘴說:“你是不是想歪了?我說更刺激的事情是什麼,你知道?”

我蹙眉,眼神流轉,難道不是我想的那樣?秦之允寵溺的在我鼻子上颳了一下,隨後便拉着我朝遊樂場外走去,邊走邊說:“等下我要給你一個刺激的驚喜。”

我愣住,站定腳步看着秦之允問:“你該不會是告訴我,你已經變成人了吧?”

此話一出,秦之允有些失落的一笑說:“當然不是,走!等下你就知道了。”說完,我隨着秦之允離開了遊樂場,緩緩地朝一個花店走去。

花店門口,擺着很多漂亮的花,我詫異的看着那鮮紅的玫瑰,心底沒由來的開心,秦之允這傢伙該不會想送我花吧? 這還差不多!!!好歹有一個正常的禮物了。

然而,一切都不在我的預料中,當秦之允屈身捧起那大束的玫瑰花後,我以爲他會送到我面前,然後單膝跪地,拿出戒指對我說:“夏雪,嫁給我吧?”

可是……畫風突變,秦之允忽然大叫一聲:“快跑!”

就在我愣神時,我已經被秦之允給拉跑了,而身後則是傳來一陣殺豬般的嚎叫:“來人呀!抓小偷……”

“快上車!”秦之允打開車門,立刻啓動車子,車子很快離開了原地,我卻驚魂未定,甚至沒有緩過神來。

只聽秦之允說:“怎麼樣?夠刺激,夠驚喜吧?喏!送你的花!”秦之允把玫瑰花放在了我的懷中,笑容滿滿的。

我抱着大捧的玫瑰,忽然覺得心裏酸酸的,這不僅是偷來的玫瑰,我忽然覺得秦之允給我的愛都是偷來的。

因爲他的愛太重了,讓我有一種在夢中的感覺。

也許是我沒有遇到過這麼細心又貼心的男人,所以,我忍不住患得患失,我總怕這樣的幸福會稍轉即逝。

我抱着玫瑰花,也沒有注意回家的路線,只是在心裏不斷的告誡自己,這幸福是真實的,秦之允是愛我的!

家有萌狐要逆天 當車子停下來時,我正準備抱着玫瑰花下車,卻不想……我驚愕的看着外面,腦海中只有一個疑問,那就是……我們怎麼來醫院了?

我不解的看向秦之允,只見他淡淡的笑道:“今晚還有最後一件事,那就是解決公司的麻煩。”

什麼意思?公司的麻煩?是那個嫩模劉紫玲?

我不解,看着秦之允剛要說話,卻不想……我的餘光瞄到了阿彩的身影,我側頭,看了一眼阿彩走了過來。

阿彩敲了敲車窗,我急忙放下玫瑰花下車,心想着阿彩怎麼會來?

誰想……我剛下車,阿彩就一副被嚇到了的模樣看着我問:“你……你怎麼……你是不是參加扮演舞會了?”

我嘴角抽搐,爲難的看着阿彩,正愁着該怎麼跟她解釋秦之允這個變態的想法時,秦之允便開腔了。

“裏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阿彩蹙眉,看了一眼秦之允說:“你看這醫院上空都什麼樣了?”

此話一出,我立刻隨着秦之允的目光朝醫院上空看去,沒什麼啊!好像有烏雲吧?是要下雨了嗎?

“看來這怨靈的怨念很重啊!”秦之允聲音有些感嘆,垂眸不知在思索着什麼。

而阿彩卻面色凝重的說:“怨靈倒是好解決,只是怨靈來自哪裏,我還沒有調查清楚,我覺得這件事……看來……我們只能去找劉紫玲親自問清楚了。”

“走吧!”

秦之允一聲令下,阿彩便隨着秦之允朝着醫院走去。

望着兩個人的身影,我急忙拽住阿彩的手,又看向秦之允喊道:“等等!你們倆要幹嘛?能不能跟我說一下?”

此話一出,阿彩不解的看向秦之允,很明顯,阿彩是在問秦之允什麼。我想,阿彩是覺得秦之允爲什麼沒有把今晚要做的事情告訴給我吧?

秦之允看了我一眼,嘆息道:“劉紫玲在公司遇到了靈異事件跟她養鬼童有關,而她卻不承認。而且,她的經紀人還咬着這個不放,非要訛詐公司一筆錢才行,不給錢,她那個經紀人必定會到處散播謠言。這樣的冤枉錢,我可不想花,我還留着給我兒子買尿布呢!”

你兒子……你自己還沒搞清楚呢!你兒子……虧你想的出來。

我無奈的看着秦之允搖搖頭,隨後想到了剛剛見到劉紫玲時,她好像並不是要訛詐的樣子啊,怎麼這會兒就變了?難道……她是在演戲?

於是,我說:“我剛剛跟沈浩然來的時候,劉紫玲表示她不想訛詐公司的錢,她現在是要反悔了?”

秦之允看着我,一副我不可救藥的搖搖頭沒有說話,而阿彩卻說:“其實也不是,我懷疑劉紫玲應該是不想訛詐寰球國際,畢竟她養鬼童是事實,但是她經紀人要訛詐。而且,她經紀人很有可能不知道她養鬼童,所以,現在就出現兩難的選擇了。”

我一聽,這才恍然大悟。

也就是說,劉紫玲養鬼童,但是她經紀人不知道,而劉紫玲在公司鬧靈異事件,她自己心裏清楚,她經紀人還是不知道。

所以,她經紀人想要訛詐公司,劉紫玲就算不想,也沒辦法對她經紀人說不想訛詐的原因。

艾瑪——

娛樂圈可真亂啊!!!

“那我不去了吧?”

我聽阿彩的意思好像那鬼童還挺不好對付的吧?我還是別去吧?萬一被嚇得半死,還不如在這裏等着她們了。

然而,秦之允卻幽怨的看着我說:“夏雪,你不去,誰來交涉關於訛詐的事情?你是讓我去嗎?”

“那怎麼不行呀?”我立刻看着秦之允說:“就是你啊!你是公司總裁,天經地義啊!而且,你不是吃了慕容瑾給你的什麼藥丸嗎?你不是能被人看到嗎?”

“已經失效了。”阿彩小心的提醒,讓我面如死灰,合着我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唄!喪盡天良啊!!!這就是給了甜頭,再給我下套啊!帶着幽怨的心情,我跟着秦之允和阿彩走進了醫院。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害怕的原因,我怎麼感覺醫院裏有股說不出的氣息呢?而且,醫院走廊的燈也異常的暗,難道是因爲太晚了的原因?醫院要熄燈了?

我不由縮了縮脖子,還不忘拽了拽阿彩的胳膊,我是真的害怕了。

“夏雪……”

幽怨的聲音在我身旁響起,我嚇得差點就抱住阿彩了。

驚愕的側目望去,只見秦之允正生氣的看着我的雙手說:“你是不是應該抓着我?阿彩是女的。”

我快哭了,秦之允!!!你能不能別這麼嚇人??

緩和了一下自己緊張的氣息,我急忙看着秦之允說:“就因爲阿彩是女的,我才抓她……啊!!!”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之允一把手便將我攬入了懷中,並一副很生氣的模樣說:“下次記得抓我,不要做出什麼讓我吃醋的事情。”

我無語了,女的你也吃醋?行吧!行吧!繼續走。

我記得劉紫玲的病房好像就在不遠處,可我怎麼覺得我們走了好久好久還在原地踏步呢?難道是……“鬼打牆?”我驚詫出聲。

阿彩看了我一眼,嘴角揚起一抹淡笑說:“沒錯,夏雪,你知道什麼地方怨魂最多嗎?”我想了想,再一看阿彩的眼神,她說的該不會是醫院吧?

阿彩沒有說,而是繼續說:“那鬼童召集來很多的怨靈,大概……一部分被利用了,一部分被它自己吸取了。”

吸取?鬼童還吃魂魄?我記得鬼童不是吃認得魂魄嗎?上次孤兒院裏的那兩個孩子不就是被吃了腦髓?

“行了,阿彩你快點破了這幻術吧!爲了不讓我們家雪寶寶害怕,咱們還是儘快去找劉紫玲吧!”秦之允將我緊緊地摟住,一臉傲嬌的看着阿彩說着。

而阿彩白了一眼秦之允,很明顯是受不了秦之允了。又對我搖搖頭,嘆息一聲,一副同情的模樣看着我。

緊接着,阿彩捏決,嘴上唸唸有詞,手指飛出了三道符後,一道火光閃現,我們終於來到了劉紫玲的病房門口。

然而,就在我猶豫着要不要去打開門時,只聽病房裏傳來劉紫玲的驚叫聲:“不要過來,我不是有心的!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怪我!” 阿彩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秦之允問:“怎麼樣?我們現在就進去?”

不然呢?我看着阿彩不解,難道我們不是來幫劉紫玲的嗎?只在這裏聽着劉紫玲在裏面大吵大叫,不進去幫忙?

秦之允看了我一眼說:“夏雪,你等下看到什麼別害怕,只要緊緊地抓住我的手就行。”

啊???

我驚愕的看着秦之允說不出話來,什麼叫別害怕?是不是意思……這裏面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呀?不是吧?我死死地拽着秦之允的胳膊,不肯讓他進門。

一邊又苦着臉看向阿彩說:“咱們能不能不進去了?我不想進去了!我害怕。”

阿彩看了我一眼,無奈的抿了抿嘴說:“其實你不一定能看到什麼,他就是提醒你一下。”說罷,阿彩的目光帶着幽怨又看向秦之允,她恐怕討厭死秦之允了吧?明明是來幫公司處理事情的,現在卻被秦之允的瞎關心而鬧成這樣,阿彩不生氣纔怪呢!

但秦之允卻不以爲然的說:“阿彩,其實我們家雪寶寶是真的害怕,你說我要是提前告訴她,她還能開開心心的跟我來醫院嗎?你說話的方式就不對,而且,你也沒有站在我們家雪寶寶的角度去心疼她,你……”

“夠了!!!”

終於,阿彩忍不下去了,估計她再也受不了秦之允的廢話了。

阿彩長出口氣,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看着秦之允和我說:“你們倆可以選擇不進去,但請你們不要在這裏給我秀恩愛。”

說話間,阿彩從兜裏拿出符咒,又鄙夷的看了一眼秦之允說:“說實在的,當今社會也就是和平社會,如果換到古時候,咱們現在就是上戰場殺敵,可你呢?廢話這麼多,恐怕早被殺死了,真是看不慣你了!”

阿彩惡狠狠的白了一眼秦之允後,拿着符咒在劉紫玲病房前比劃着,而我愕然,忽然覺得阿彩其實說的挺對的,所以,我站到了阿彩那邊,滿是嫌棄的看着秦之允。

秦之允見狀,嘟囔了一句:“好男不跟女鬥”。

隨後,只聽砰的一聲,劉紫玲的房門被打開了,黑漆漆的房間裏,根本就看不到一個人,我甚至都沒有看到劉紫玲在哪!!

明明剛剛聽到了劉紫玲喊聲,怎麼這會兒不見劉紫玲的人影呢?

“求你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當時是情不得已的。”劉紫玲的哭聲從病房的一角傳出來。

我蹙眉不解的看向阿彩,只聽阿彩說:“看來,劉紫玲已經被鬼童囚禁在幻境中了,她已經看不到我們說話了。”

什麼?我愣愣的看着阿彩說不出一句話來,又是幻境?那現在怎麼辦?總不能衝進去把劉紫玲打醒吧?

而秦之允想了想說:“那不如你去破了幻境……不是很輕鬆的解決了?”秦之允意味深長的看着阿彩說着,我怎麼覺得秦之允是故意刁難阿彩的呢?

阿彩瞪了一眼秦之允,隨後又看向我說:“雪寶寶,阿彩不願意破除幻境怎麼辦?不如我們秀恩愛吧?或許這一招對阿彩管用呢?”

說罷,秦之允把我勾在懷裏,一副要吻我的樣子,而我呆呆的看着秦之允,真想說他是不是有病,這關鍵時刻,他要秀恩愛?他沒搞錯吧?

這時,阿彩卻冷笑的看着秦之允問:“你是不是有病?秀恩愛?你回頭好好看看,然後再告訴我你是不是要秀恩愛。”

看着阿彩一反常態,我怎麼覺得怪怪的呢?急忙回頭去看,這不看不要緊,真的,我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就像看極其可怕的恐怖電影。

只見一羣穿着病服的鬼朝我們慢悠悠的走來,她們各個都張牙舞爪的,模樣千奇百怪,有的捂着胸口,有的嘴角流血,有的渾身潰爛……

我嚇得急忙拽住秦之允的胳膊,我想,這應該是這些病人去世時的樣子吧?真是夠恐怖的。

而這時,秦之允面上一凜,看着阿彩便不高興的說道:“你是真的要我跟雪寶寶秀恩愛給你和這羣鬼看嗎?你沒看到有個別的鬼很噁心嗎?別嚇到我們家雪寶寶了,趕緊消滅她們。”

說話間,秦之允把我拉到一邊,我怎麼覺得秦之允這不是在求人,反而是在命令人呢?我無奈的看向阿彩,本想着給她一個解釋,卻見阿彩看着我,最後幽怨的說:“夏雪,如果有機會,我希望你找一個好的男朋友,最起碼正常一點的。而不是……”說罷,阿彩瞟了一眼秦之允後便立刻去收拾那些鬼了。

而我站在原地,立刻沒好氣的白了秦之允一眼說:“你看吧!阿彩都不高興了,你說你就不能好好對人家?好歹阿彩也是女生啊!而且還是我的朋友。”

哎!我有點鬱悶,幸好秦之允是鬼,他要是人的話,我恐怕連個朋友都沒有。

而秦之允聽了我的話,並沒有認爲自己錯在哪裏,反而是一副很不解的樣子問:“是嗎?下雪,那我要是喜歡你的朋友,你是不是遭殃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