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阿羅說我隔壁的狀態不對勁後,我在沙發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腦海裏總是浮現出充氣娃娃的樣子。我躺在客廳裏,不敢關燈,生怕看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玲玲屋內。

玲玲的表情有些木訥,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一想到自己的母親中了蠱之後,整顆心變得很涼。

林晴的話言猶在耳,你媽媽這次中的蠱很不簡單,只有教中祕書才能教得了她。而教中唯一會這個祕術的,只有沉睡許久的憐兒會。

可是想要讓憐兒甦醒,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可是不管再難也好,她也不會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母親去死,只不過她現在已經沒有了辦法,只能爲教中立下大功。只有立下了大功,她纔可能有機會救活自己的母親,只要有一絲機會,她都不會放棄。

黑暗中,玲玲握緊了拳頭。

我臉上的紅紋,越來越像是個胎記了。

我摸着紅紋處,沒有咯手,平滑無奇,就像是天生的一樣。是不是,只要身上的這些紅紋完全的和自己融爲一體,我就會……

阿羅看着我,目光裏很是嚴肅的點頭。

“是的,你會死。”

聽到他這麼直白的說出來,我心裏咯噔一下,臉色刷一下慘白。照現在算下去,我好像都快沒有幾天的活頭了。要不要這麼開玩笑,我還這麼年輕,可不想這麼早早的會天堂。

就在我悲憤的怨天尤人時,沉寂許久的終於響了起來,我看着上面不斷跳躍着安如觀的名字,面上一喜,你終於肯來找我了。

我極快的按下接聽鍵,卻聽到電話那邊的聲音有些沉重:“你現在的情況是不是變得很嚴重了?”

聽到他凝重的語氣,我身上的火像是被水快速的澆了一下,瞬間滅了。

安如觀告訴我,他已經有些眉目了,只要我再等他幾天,就可以帶着我找高人解除身上的蠱。

聽到他這麼一說,我彷彿又看到了生的希望。知道我中蠱的人不少,可唯一堅持要幫我解除蠱的人只有安如觀一個人。

放下,我抓起了一個蘋果狠狠地啃了一大口來掩飾自己激動的心情。安如觀說,不能讓小二他們有所察覺,不然這個計劃很有可能會失敗。

我看着玲玲一步步的朝我走來,似乎有話對我說,我迅速的起了身走到她的旁邊。你怎麼了?

“你知道程遠安在哪裏嗎,我有事想要找他。”玲玲輕咬着嘴,面上盡是難色。

而我臉色同樣也是很不好看,因爲程遠安是我的前男友,因爲找了個我有未婚妻的藉口和自己分了手。既然知道了自己有未婚妻,爲什麼前段時間看到他還是左擁右抱着美女,難道他未婚妻都不知道管管嗎。

如果不知道就算了,其實也沒有什麼事。玲玲失落的轉過身子,我卻鬼使神差的喊住了她。

打開,登上許久不登的扣扣小號,翻列表裏的他。 樂天聽了樂包的話,反倒是眼睛一瞪。

「什麼叫你的命是我給的,我們的是親兄弟!當哥的照顧弟弟不是應該的?這件事還是要以你自己的意志為準,不過不用著急……幾年之內移植都是沒有問題的。」他沉聲說道。

絕品玩美高手 樂包想了想,點了點頭。

「行了!就這麼點事……你自己再多想想。」樂天點了點頭。

兩個人下去了,再次來到中醫部,已經有病人在排隊了。

「包子……過來幫個忙!」有人喊道。

「好嘞。」樂包回答,他看了看樂天,說道:「樂天哥,我要忙了。」

樂天點點頭。

樂包一溜煙就跑了。

樂天離開了中醫部,他徑直找到了白夏,白夏奇怪的看著樂天,她現在已經到了後勤部工作,目前暫時管理整個後勤部門。

「有事?」白夏問。

她可是忙得很呢,周霞表面上工作做得不錯,其實裡面有許多的爛攤子,她要收拾的東西多著呢。

「那個……我口袋裡沒錢了,給我點錢。」樂天伸著手。

白夏一愣,她看了看樂天理直氣壯的樣子。

「要多少?」她問。

「唔……給二百吧。」樂天回答。

白夏拿過自己的包包,從裡面拿了五百塊錢。

「省著點花。」她說道。

「恩!」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都沒發現兩個人說這幾句話的時候有多麼的順口,一直到樂天離開,白夏才覺得有點詭異。

她剛剛居然有點享受的感覺,一種自己完全掌控了這個男人的感覺。

怪不得結婚後女人都喜歡管錢呢,原來是這個樣子啊。

樂天給高小秋打了電話,和她說了一下。

「這樣啊……的確該好好的考慮一下,這件事不著急,我剛剛也給大寶仔細地檢查了一下身體,他的身體已經被生死眼弄得嚴重透支,也需要一段時間調理。」高小秋回答。

「行!這件事暫時保密,我們再等等。」樂天點點頭。

掛上了電話,樂天鬆了口氣,生死眼這個事絕對是一件大事,包子這小子也不知道會不會好好的考慮。

樂天看了看手機,又給夏依打了過去。

「樂天?」夏依的聲音傳出來。

「你……怎麼樣?」樂天問。

一夜過後,他居然有種不知道怎麼面對夏依的感覺了。

「唔……好累,不過沒事……我已經上班了,最近會很忙。」夏依回答。

她的聲音聽不出什麼。

「恩,小晗你就放心吧,有時間就去海邊別墅看她!」樂天說道。

「好的。」夏依回應。

電話里傳出有人喊夏依的聲音。

「那邊喊我了,我要過去看看……以後再聊。」夏依急聲說道。

「好,呃……」樂天感覺自己還想說點什麼?

「怎麼了?」夏依沒有馬上掛電話。

「我現在算是你的男人了嗎?」樂天問。

夏依好一會沒說話。

「從這一刻到我夏依死的那一天……你都是我唯一的男人!」她終於開口了。

樂天看著掛上的電話,他的臉上掛著開心的笑意。

還沒等樂天好好的回味這句話,他的電話又響了。

樂天一看,馬上收拾好心情,大老婆查房了。

「紫萱……」樂天接起電話。

「你在哪呢?馬上去交警隊……」蘇紫萱利落的說道。

「現在?」樂天問。

「是啊,我現在也在交警隊,你來了我給你辦手續,先把車提出來。」蘇紫萱回答。

「馬上到。」

樂天急急忙忙地跑出了醫院,打了輛車就直奔交警隊。

有了蘇紫萱幫忙,各種手續走的還是挺快的,車子提了出來,蘇紫萱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怎麼了?幹嘛笑的這麼詭異?」樂天奇怪的問。

「沒車的感覺是不是很不好?」蘇紫萱問。

「靠!豈止是不好,簡直是太不好了。」樂天點點頭。

「駕校那邊名字我已經給你報了,你隨時都可以去學。」蘇紫萱說道。

樂天點點頭。

「就不能直接買個駕駛證嗎?我的駕駛技術已經很好了。」他問。

「你想得美啊,必須去學!你要是不去,我就直接剝奪你碰車的權利!」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無語。

兩個人上了車,蘇紫萱開了,樂天坐車。

「那要不現在就去看看?」樂天問。

蘇紫萱點點頭,手頭上已經沒有什麼緊急的案子了,她倒是感覺輕鬆了許多,至於巫門的那幾件案子,莫小甜已經死了,她已經派人去取屍體了,屍體取回來估計就可以結案了。

駕校在城東,是一處很大的地方,兩棟辦公樓,一個巨大的停車庫,還有一大片開闊地,許多車子在空地上練習。

「卧槽……這麼多人?」樂天驚訝的看著學車的人。

整個空地估計至少站著好幾千人……

黑壓壓的一片。

「你以為呢,哪一期學車的都有好幾千,其中還有一小部分一直過不了關的。」蘇紫萱回答。

她找了個地方停好車,和樂天就下了車。

兩個人直奔辦公區而去。

「你好!我已經和你們的校長預約過了。」蘇紫萱看著駕校的工作人員。

「好的,您直接去校長室就可以了,在五樓左側。」工作人員點點頭。

蘇紫萱看了一眼樂天,示意他趕緊的。

兩個人來到了校長室的門口,卻聽到裡面傳來爭吵聲。

「胡鬧!一個窮教練能有什麼出息?你還指望他將來能將我們的駕校發揚光大還是怎麼著?」一個男人的呵斥聲傳來。

「我就是喜歡他,您如果不願意,那我也沒辦法。」一個姑娘的聲音傳來。

「我警告你,你要是繼續執迷不悟,我就直接開除他!讓他滾蛋……滾的遠遠的。」那個男人繼續呵斥。

「爸!如果你這麼做了,我就離家出走! 系統末世巨賈 您就當從來沒有過我這個閨女吧!」

話音剛落,校長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一個姑娘從裡面沖了出來,蘇紫萱急忙往旁邊讓了一下,倒是樂天和這個姑娘打了個照面。

這姑娘眼睛裡面噙著淚,扭頭跑開了。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居然還在回頭看著這個跑開的姑娘。

「喂!你有點過分了吧?我還在旁邊呢。」蘇紫萱哼了一聲。

「不是!這個姑娘……好像有點問題。」樂天微微皺眉。 是的,我一直都在用小號關注着他的動態,所以才知道他的近況,只不過現在因爲中了蠱之後,被分散了心,也漸漸不怎麼上網了。

看着上面的地址,玲玲瞬間鬆了口氣,一直給我道謝。我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一直偷偷的關注着前男友,而且前男友還是一個渣男,對我來說確實不是一件好事。

“我能問你,爲什麼找他嗎?”我想了很久,還是將問題問了出來。

因爲私事。玲玲垂了垂眼眸,顯然一副不願多說。

我乾笑了兩聲,客氣的說道:“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一聲,我能幫一定會幫你的。”

那你能跟我一起去找他嗎?玲玲似乎並沒有聽出我話裏的客套之意,反而極爲認真的看着我,等待着我的答案。

我突然有些後悔自己衝動說了這句話了,可玲玲卻不給我反駁的機會,繼續說道:“我知道你一直是個熱心腸,這一次你就幫我一次吧,我真的很需要你的。”

想了許久,我還是點頭答應。

爲了要和玲玲一起出門找我的前男友,我特意在臉上撲了厚厚的粉,我並不是爲了見他而這樣,而是爲了遮住臉上的紅紋。頭髮被肆意的披散至腰,帶上大大的太陽眼鏡,我臉上的東西就被遮的七七八八。

到了程遠安家的樓下,我有些猶豫不敢上去。我這樣,會不會嚇到人。

玲玲搖了搖,越過我徑直走了上去。我嘆了口氣,也跟着上了樓。

手捧星光來愛你 程遠安住的是單身公寓,地方很大,之前去過幾次,自從分手之後再也沒有去過。

玲玲站在門旁邊,在一旁催促着我趕緊敲門,而我腦子一抽,聽了她的話敲了門。等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

程遠安打開門,看到是我後愣了一下,最後二話沒說的放了我和玲玲進去。

“這是我的好朋友丁玲玲,是她有事要找你。”說完我當即恨不得咬斷舌頭,爲什麼要幫玲玲自我介紹,她能來找程遠安就說明認識他。只不過既然認識程遠安,那麼我從來都沒有聽玲玲提過。

程遠安倒是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妥,微微的挑了挑眉看着玲玲,“找我有事嗎?”

我一聽這個要談話的節奏,就隨便的選了個要逛逛的藉口,留給他們兩個人空間。

他客廳裏的擺設變化不大,但是他們兩個人是在客廳談話的,所以我去了房間去“逛逛”。

我猛地一屁股坐在牀上,目光卻被不遠處掛在牆上的古劍所吸引。我記得以前程遠安屋子裏沒有這件東西,這樣想着忍不住湊近,觀察細看着劍。

那個劍看上去像是一把古劍,有了許多年代,身上有股濃重的歷史氣息。我雖然不識貨,但是這個一看去就不是假的。一想到自己面前的就是一個古董,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金屬的質感讓我在這把劍上流連忘返,最後不知不覺的將它從牆上拿了下來,等握在手心裏才察覺到自己已經將劍拿了下來。 大明星的小萌妻 一想到程遠安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東西,我趕緊的將劍放回去。 蘇紫萱拉著樂天走進了校長辦公室,裡面的中年男人看到蘇紫萱,原本緊繃的臉色緩和了許多。

「蘇隊啊……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這裡?」他笑著問。

「周校長,我這個朋友要來學車,我這不是帶他過來熟悉熟悉。」蘇紫萱同樣客氣的說道。

中年男人看了看樂天。

樂天主動的伸出手,兩個人握了握手。

「行!什麼時候開始都可以!隨便上哪輛車都行……老熟人了,沒事。」校長笑著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本來對學這個東西興趣就不大,更不要說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了。

萌寶助攻:老婆大人我錯了 「校長……我能不能偶爾來一次啊?或者每天來報個到?」他問。

校長愣了一下。

「按照我們駕校的規矩……是每天必須打卡三次,早中晚各一次,學車這個東西你如果不學是會不了的,還是過來學學得好。」他說道。

「我已經開車開了好久了……」樂天解釋道。

「會開?」校長問。

樂天點點頭。

「唔……那倒是可以,這樣吧……你每天過來打卡,我和你跟著的教練說一下,讓你最先練,練一次之後如果你有事,你可以離開!」校長退了一步。

畢竟駕校是自己的,自己是老大,自己說了就算。

「那就多謝校長了。」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一看,就跟著點點頭。

「蘇隊最近忙不忙?」校長看起來像和蘇紫萱套近乎。

「怎麼不忙?要不是這傢伙纏著我非要我過來說好話,我還真的是沒時間啊,行……既然都說好了,我就不在您這裡呆了,我警局裡面還有好幾個案子呢。」蘇紫萱順勢告辭。

校長一看,也就不在多說什麼。

他將蘇紫萱和樂天送了出來,示意如果樂天今天想學,今天就可以開始。

「你沒什麼事了吧?」蘇紫萱看著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