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直接走進裏面,破天荒的是那些保安居然沒說半句話,就如沒看見一般任有他們進去。

伊韻兒和白益民來過一次,上次可是有個老總說自己親戚進去結果都被保安攔在外面,最後不得不花很久時間登記才放他們進去。

這股深嚴一直徘徊在伊韻兒心間,所以這一路來忐忑不安。一個保安都有如此強勢,可以相信龍月蘭又是怎麼樣一個人,絕對是精明堅強的女人,有着很嚴謹的規定條文,這種女人最不好溝通。

但現在不一樣了,當伊韻兒他們進如萬里雲大廈裏面後,他們無原由的突然將所有的難題放在了宋德華的身上,希望宋德華能給他們帶來更好的條件。

宋德華一回生兩回熟,他知道龍月蘭的辦公室,所以徑自走去。完全沒留意到在他身後伊韻兒等人的表情,那是難以至信,不可思議。

“白哥,他,他說的不會是真的吧?”趙麗麗死也想不到宋德華居然說的是真的,從保安對他的恭敬到來到裏面居然那麼熟悉的向龍月蘭的地方走去,這一切都告訴趙麗麗這是真的。但趙麗麗一看到宋德華那價格不過百的休閒服,她又怎麼也不願意去相信這事實。

白益民沒有說話,他內心也矛盾,要說最看不起宋德華的人自然是他,甚至剛剛自己還要揍他呢。

“大哥?”

“大哥你怎麼又回來了?”

猥瑣和烈赤月依舊站在龍月蘭的門外守護着,這是他們每天的工作,必須做的事。大老遠見宋德華的時候兩人驚喜萬分。對於宋德華,他們不單但只是稱呼爲大哥那麼簡單……

反正是服了!

“是呀,我找龍月蘭。”宋德華無奈,不是他要找,是他身後的人要找。

“你隨意進去就好了,不過其他人……”猥瑣也看到了隨着宋德華出現的伊韻兒等人,兩女一男。

伊韻兒一聽,原本還有幾分期待的表情瞬間冷卻下來,果然還是進不去。

“放他們進去吧,有我在。”宋德華淡淡擱下這句話後直接向辦公室走去。而猥瑣和烈赤月居然真的聽從了宋德華的話向兩邊站去不再阻攔伊韻兒等人。

是的,有宋德華在,還有什麼怕的。剛不久他還將那準備同歸與盡的龍天書搞的崩潰逃跑,上一次也是有他解圍,若不是還真的有些麻煩了。所以猥瑣烈赤月很信任的聽從了宋德華的話,更是對新招的這一批軍隊的保安洗了腦,把宋德華的相片給他們看過,見此人如見龍月蘭小姐,這一句話給了宋德華無限的進出權利,不受阻攔。

“可,可以進去?”白益民還是有點不放心,他知道所有達官貴人都比較自傲,所以在沒確定對方給自己進去他還是不敢貿然。這也是因爲伊韻兒有事要求龍月蘭幫忙,所以得罪不起。

猥瑣只是點頭,宋德華開口他們照做。

趙麗麗和伊韻兒對視一眼,表情動容。看來那個看着像農村出來的傢伙還真的和龍月蘭有關係,至於是不是男女朋友,等下她們就知道了。不過單憑剛剛發生的一切,宋德華已經讓她們震驚不小。 “你怎麼又回來了?不是有很重要的事嗎?”龍月蘭望着竄進來的宋德華淡笑,是的,宋德華是竄進來的,突然就出現在她面前。

“沒呀,帶幾個朋友來見你。”宋德華很無奈,宋德華纔不願意回來,但現在不得不回來。

“朋友?”龍月蘭側臉看向門外,也看到了伊韻兒等人正在躊躇不前,似乎等着她招呼纔敢進來。

“這次幫你可是要付出代價的。”龍月蘭若有所思,伊韻兒的面貌她有印象,似乎是伊家的小姐,上一次她看過資料顯示對方是想依附在自己公司,合作。

但因爲她也開始和大哥、二哥對着幹,所以沒有時間理會。

宋德華瞥了瞥龍月蘭,笑道:“代價?貼身保鏢嗎?”這是宋德華想要的,自從和小朵有了曖昧以後,宋德華感覺調戲女人其實很有樂趣。

“呸,腦袋儘想些什麼?代價的含義很廣。比喻你讓我幫你做一件事,你幫我做一件事,就那麼簡單。”宋德華很厲害,是龍月蘭目前遇見最厲害的一個人。以龍月蘭的精明,自然凡事講商業化,所以她得牽制住宋德華。以後也許有用得上的地方。

“簡單,成交。”宋德華自認沒有辦不成的事,伊韻兒能載自己一程,那麼自己就來個順水人情。

“爽快!我喜歡!”龍月蘭一掃女人柔情,卻是如男子一般灑脫微笑。

“喜歡?那就開房去吧。”宋德華從學習泡妞開始最經常的就是和女性去開房,雖然始終沒有機會得手,但調戲一下又不會死的。

“滾!”龍月蘭淡怒,卻是玩笑一般。

她對宋德華只有好感,卻沒有發展成爲那一層關係的地步,這事情沒感情可不成。

宋德華望了望龍月蘭嬌好的身材和豐胸,白皙的脖子以及那性感的脣,最後艱難的嚥了咽口水。宋德華嘀咕道:打是情罵是愛,打着打着就上牀打吧。這妞……不好征服!

“龍小姐。”伊韻兒始終還是進來了,在短暫的躊躇後。現在救伊家的就只有她了,所以她必須硬着頭皮上。做爲一個女人能踏出第一步很不容易了,但她必須邁出步伐。

“你好,伊小姐,你的事情宋德華已經和我聊過我,一切按照你的意思,計劃書和相關資料請直接交給我祕書。”龍月蘭做事很果斷,否則也不會成爲龍家的繼承人。

伊韻兒呆滯了,連同一起小心翼翼進來的白益民和趙麗麗也楞在當場,眼睛不可思議看着穩坐在大椅上神態穩重卻透着清新幼稚感覺的龍月蘭。

居然那麼年輕?而且他們準備了許久,甚至設定了無數可能會出現的情況解決方案,爲了這次他們花了不少時間。但誰也沒想到對方居然看也不看,甚至連聊都沒聊就直接肯定了。

年輕嗎?顯然不是,能坐上這個位置除了天賦極佳還必須要有十足經驗。絕對不會草率決定一件事情,也絕對不會投資一項不能帶給她利益的項目。

而且最近的傳聞也不少,最後她依舊能站在這裏,已經證明她不簡單!

最後伊韻兒和白益民,趙麗麗紛紛將感激的眼光看向宋德華,現在除了宋德華,還有什麼更能說服她們呢?萬萬讓他們想不到的就是在路上隨便載上的一個人居然能幫上他們這樣大的一個幫。

這就是傳說中的後門?關係?果然讓所有人癡迷此道,幾乎不費任何之力就獲得了對方的肯定,實在是難之極難的事情。

“還有什麼事嗎?”龍月蘭淡笑對着伊韻兒等人看了看。

“謝,謝謝龍小姐!”伊韻兒激動結舌,除了感激,伊韻兒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當一個人從山峯摔在地上拼命掙扎的時候,需要的就是有人拉上一把。可伊韻兒的爸爸朋友很多,在他最失意的時候卻沒有一個人願意站起來拉他,這讓伊韻兒一見陷入了極度危機。如果今天和龍月蘭的事項沒達成,那以爲着伊韻兒所有一切都化爲虛無,甚至會失去自己的父親。

“不用謝我,謝你遇貴人了。”龍月蘭依舊淡笑,語氣和藹。龍月蘭送人情給宋德華,自然這個人情也會給宋德華了。

宋德華是怨恨看了一眼龍月蘭,說到底是要讓自己感覺更虧欠龍月蘭嘛。果然是商業化的好手段,無手段不經商這話果然不假。

伊韻兒沒有直接答謝,只是感激,在對宋德華微笑後退身出去。

“好了,沒事我就出去了。”宋德華可不習慣這樣面對面看着龍月蘭,心裏總是有點怪異,因爲龍月蘭的眼神包含了很多他看不懂的信息。

伊韻兒和龍月蘭的合同需要三天後才籤,伊韻兒將相關資料什麼的交接好後就離開了大廈,爲了感激宋德華對她們的幫助,所以她現在專心等待宋德華出來。

他們也不過比宋德華早出一步而已,當他們看到宋德華出來後伊韻兒上前道:“宋德華,有空吃頓飯不?”

這是邀請,美女的邀請是必須去的。宋德華忙點頭答應,這種好事必須去呀。

“感謝賞臉,跟我來。”伊韻兒微笑,臉蛋更是動人,光滑的皮膚讓宋德華有種想去摸一摸的感覺,但始終沒下手。不過也不怕,等下吃飯的時候說不定還可以增進感情,這是兩個人溝通和發展感情的好去處呀。

宋德華一路想入菲菲,沒有比這個更令他嚮往的了。

只是當宋德華跟着伊韻兒來到餐桌的時候宋德華知道自己想多了,因爲白益民和趙麗麗兩個混蛋已經坐在那裏點好菜等着他了。

“你們也在呀。”宋德華有些尷尬自己一路來的猜想,一切浪漫的事今天都跟他宋德華無緣。

白益民和趙麗麗聽的有些鬱悶,伊韻兒在他們自然就在。不過兩人也沒多想,今天兩人對宋德華都小有誤會,在他們心裏今天宋德華最大,宋德華說什麼都是對的。

“爲了表示對你的感激,我們三個決定要請你吃飯,要知道,我們朋友很多,但需要他們幫忙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身邊連一個朋友都沒有。”

趙麗麗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帶着怒意,無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那些混蛋全都是壞人,過去伊家風光的時候就巴結關係,如今伊家落難紛紛逃避,把他們全部當瘟疫一般躲開。

“你載我一程,我幫你一把,公平交易。”宋德華可不想糾纏在人情債上,對宋德華來講,幫忙他們就是一句話而已,很簡單。

不過這話落在伊韻兒她們心裏卻是萬分的感動加感激。是的,對宋德華也許只是很簡單的事,但也得對方願意幫忙開口幫助自己。就好比你明明擁有萬貫財富,但也要你捨得給別人一塊錢,要知道也許對你來講很簡單的一塊錢但卻可以挽救一個急需這一塊錢救命的人。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要謝謝你,真的。並對前面對你的排斥道歉。”白益民首先站起來,要說到最對不起宋德華的就是白益民了。剛遇見宋德華的時候白益民甚至想把宋德華揍一頓,更是寧願把宋德華丟在公路里漫長遊走,管宋德華是死是活。

“我也道歉。”趙麗麗扭捏站了起來,對於她這個年紀來講爲宋德華道歉實數難得。趙麗麗現在爲自己的小氣和嘲笑道歉。

“喂,喂。你們是在感謝我還是寒蟬我?要繼續這樣我就不吃了。”宋德華很不習慣這樣的場面,溪裏嘩啦的一般,真心不適合宋德華的豪爽個性。

“那我敬你一杯寥表小女子心意如何?”伊韻兒是聰明人,見到宋德華不習慣忙站起身子那着酒杯有禮學着古代彎曲身子向宋德華敬去。

“哈哈……”白益民和趙麗麗楞了楞突然笑了起來,有尷尬有感動,也在爲伊韻兒的這一招小女子喝彩。是呀,吃飯喝酒圖痛快,所以白益民和趙麗麗笑了。

砰!

正當宋德華和伊韻兒她們三人剛把第一杯喝完,門卻被人強行踢開,而接着魚貫進來的卻是十多個行色各異的青年,每一個臉上都帶着跋扈暴戾,彷彿要讓所有看到他的人都知道他們就是壞人一樣。

“你們是什麼人?幹什麼?”白益民首先惱怒,今天可是慶祝的好日子,卻被眼前這一羣混蛋攪了好興致。

“大叔,別激動,我們只是來借錢的!”先開口的是個竹竿一般瘦的青年,左右手耍着把小刀,臉色不善。

伊韻兒和趙麗麗明顯畏懼這樣的場面,因爲那十多個青年已經發現了她們兩人,而此時正挑着眉毛對伊韻兒和趙麗麗拋眉眼,樣子猥瑣至極。

“借什麼錢?沒有!”白益民自然知道是什麼意思,和搶錢沒什麼區別。

這裏是一間五星酒店,按理是不可能任由這樣的人闖進來的。白益民在怒斥青年的時候不忘對外大喊服務員,這樣的服務和酒店和黑店有什麼區別? “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呢?”在白益民吼叫幾句後從外面走來一個身穿制服的小姐,一來便很謙虛的低下頭詢問。

“你們酒店怎麼回事?還有人公然進來搶錢的?”白益民惱怒,簡直目無王法了。

一邊的十多個青年也不去幹擾,乖乖站在一邊抖腳的抖腳,摳鼻子的摳鼻子,完全不把眼前當一回事。

“先生,對不起。這個我們也沒辦法,他們是龍爺的人,我們小小酒店也是看他們臉色辦事。”服務員膽怯的看了看旁邊的青年小聲道。

“龍爺是個什麼東西?!”宋德華接話,最近他發覺城裏怎麼就多了那麼多幫派呢?

宋德華的一句話立刻讓氣憤凝重下來,十多個青年都瞪大眼睛盯着宋德華,彷彿要把宋德華瓜分吃掉,喝血吃肉。而女服務員在聽到宋德華說話後臉色也變的蒼白,張嘴想說什麼最後卻只好閉上並趕緊退出包間。

“操!你特嗎的纔是東西!”

“小子,我看你是活膩了!”

“日他,這種小子不搞不行!”

十多個青年惱怒,矛頭紛紛指向宋德華,在這裏還真沒人敢這樣講龍爺壞話,並且是當着面。太那個啥了,簡直就當他們這些小弟當擺設。

“就你們?一支筷子就能搞定!”宋德華很驕傲,也很自大,自大的讓那些已經接近暴走的小弟們雙眼瞬間發紅。而另一邊的白益民和伊韻兒她們也感覺宋德華有點過了,眼前的是十幾個青年呀,二十多隻手二十多條腿,一起下來還不隨便就揍幾拳?而宋德華還說一支筷子能把他們全放倒?自大了!

“日你仙人闆闆個橋!”首先有個小弟看不下去了,直接一個大步跨過去,另一腳擡氣踹出,勁道十足,並且十分熟練,想來這小弟一直以踹人爲自豪。而此時他臉上也猙獰帶笑,眼那那猖狂小子居然連躲都沒躲,這樣腦子不靈光的人還不被自己踹死?還說一支筷子?屁!

啪!

小弟正得意,忽然感覺一道虛影向他臉上飛馳而來,還沒等小弟明白怎麼回事,接着他整個人就被什麼東西打飛出去,翻騰幾圈,摔地,暈死。

隨着這名小弟摔地,四周變的寂靜,死一般的寂靜。原本躍躍欲試的其他小弟突然停下腳步,不可思儀的看着地上昔日腳法最厲害最兇猛的兄弟倒在地上,如夢幻一般。

“還有誰?”宋德華拿起一杯茶喝着,另一隻手舉起筷子搖晃,剛剛他的筷子可是直接一拍就將那小弟拍飛的,這是借力,來多少拍多少。

“怎麼辦?”小弟傳遞信息,互相看着。

“草!一起上!”衆人互相打量幾眼後全部眼光剛毅,厲色看向宋德華,然後全部動了。

十多道身影一起衝向了宋德華,在他們眼裏始終相信螞蟻咬得死大象,所以他們不相信宋德華能平安無事,打架,猛的揍就是了,打不死也打殘你。

“好吧,你們要來就來吧,就讓我一支筷子掃天下。”宋德華伸了個懶腰,一點也不着急,就這樣看着那十多個青年撲前。“可惜,人善總是被人欺,我若是不解決你們,你們還當我好欺負!”

說完這句話,宋德華也朝那撲來的十多個青年反撲回去。突然間,撲去的青年只看到一段淡淡的影子閃過,然後,胸口傳來一陣擊打的疼痛,喉嚨一甜,噗一聲,鮮血噴出。

幾乎在同一時間,十幾個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在空中交織出詭異卻美麗的血花,十幾個人同時發出悶哼,然後,轟然倒地。

“不堪一擊。”宋德華有點不屑的看了躺在地上的十多個青年一眼,右手得意的搖晃着那支瘦小的筷子。

“我,我操!那不是金箍棒吧?!”

“怎麼可能那麼厲害……”

“那不是筷子吧!”

……

伊韻兒和白益民乃至趙麗麗內心都是無比震撼,內心閃過種種想法,但無一不是詫異無比。若是一支筷子都有如此威力,不是筷子有問題就是使用筷子的人太厲害。現在很顯然是宋德華太厲害了,伊韻兒他們在想,宋德華究竟是什麼人。

“經理,就是這裏了。”包間外傳來聲音,接着只見剛剛的女服務員帶着一個肥胖大耳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在他們身後還有三名制服保安。

“天呀!要命了!”那胖子看到地上十多個正疼痛哀嚎的青年臉色大變,那些都是龍爺的人呀,被人打了豈不是自己遭殃?原本以爲是來這裏吃飯的幾個人出事了,自己好過來制止一番,畢竟是在自己酒店吃飯。

可現在看來今天是自己自身難保了,也不知道眼前這幾個人是什麼人物,居然把龍爺的小弟們揍倒在地。胖子是寧願眼前的客戶被宰也不願意看到龍爺的小弟們躺在地上。你的錢被人搶了那是你的事,但你打了龍爺的小弟出事的就是自己呀,胖子頻頻擦汗。

而帶着胖子來的女服務員也是一臉吃驚,原本以爲這兩男兩女已經被龍爺的小弟折磨的不行,卻想不到倒在地上的去是剛剛猙獰無比,龍精虎猛的青年,還是十多個。

“堵,堵住門口!”胖子經理顫抖着聲音對着身後的保安吩咐。不能讓這兩男兩女出去,這是胖子經理的第一個想法,不然等下龍爺責怪下來自己是絕對擔當不起的。

三名保安對視一眼,最後還是按照胖子的話做了,三人一左一右一中間將包間的門堵住。他們要想繼續幹下去就必須聽話做事,打工可是身不由己的事。

“你什麼意思?”白益民很奇怪,對方這樣做是什麼意思。

胖子經理有些不屑的看了看白益民,然後將眼光看向宋德華和伊韻兒:“什麼意思?你們在這裏鬧事還想離開不成?”

是的,絕對不能讓宋德華他們離開這裏,這是胖子必須要做的事,否則龍爺遷怒,他這個酒店也別想開下去。

“放你嗎的狗屁!”白益民唾液都飛了出來。明明是那十多個小弟先鬧事,明明是酒店失職,現在倒是怪罪在他們頭上來了。

“是不是放屁由不得你講!”胖子纔不管眼前白益民有多憤怒,難不成對方還敢打自己不成?

啪!

“啊!”胖子尖叫,接着突然捂臉,身子後退。剛剛有東西打在他肥胖的臉上,非常疼痛,現在胖子張大眼睛猙獰的看着衆人,他要找到兇手。

“誰?!誰他嗎打我?!”胖子憤怒的看着白益民,然後將目光慢慢從伊韻兒和趙麗麗身上掃過,最後定在宋德華的身上,只見宋德華隨意的玩着手上的筷子。

“是不是你?!”胖子用手指着宋德華質問,但換來的是宋德華看白癡一般看他的表情。

“保安,給我把他揍一頓,不論殘廢,然後丟在大街上!”什麼時候有人這樣打他的臉?胖子憤怒,非常憤怒,尤其是看到宋德華剛剛那不屑的表情。

“來吧,我承認我剛剛打白癡了,不過三個保安還不夠好看,不如你多喊幾個?謝謝!”宋德華拿了張凳子直接坐了下來,依舊玩着筷子,完全不把眼前的事放在眼裏。

“上呀!三個足夠打殘這個丫的!”胖子不願好事多磨,在他眼裏,宋德華只不過是自大而已,三個保安還搞不死你?還真把自己當什麼人了。

保安也不縮手縮腳,三個一起上肯定能把宋德華打倒嘛。接着三人紛紛撲向宋德華,而一邊的胖子則露出得意的微笑看着,心理幻想宋德華等下被慘揍的模樣。

但事實並沒有像胖子想的那般,他沒看到宋德華被保安揍飛,但卻見到那撲前去的三名保安被宋德華用筷子拍飛出來,然後落地暈死,連哼都沒哼一聲。

現在胖子自己錯了,而且現在宋德華正走向他。

“你,你想幹嗎?”胖子畏懼。

“不怎麼樣。”宋德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揍你而已!”

聲未落,人已至,宋德華鬼魅般的撲前,右手閃電般的探出,抓向胖子的胸口。頓時胖子便吐了一口鮮血,接着踉蹌向後倒退,臉色蒼白如紙。

“怎麼樣?好受不?”宋德華淡笑,但落在胖子眼裏卻是猙獰無比,比惡魔還恐怖的微笑。

“你!”胖子懼怕。

“還不趕緊把其他保安叫進來!”胖子轉頭對着女服務員怒吼,現在他那裏是宋德華的對手,只能寄託女服務員喊其他保安了。

“來吧,來多少倒多少!”宋德華倒是無所謂,對方要玩他陪着玩就是了。

“那個,宋德華,要不,我們先離開?”伊韻兒開口了,眼前的情況可不怎麼好,這樣下去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伊韻兒勸宋德華離開,只有這樣才能置身在外。

“怕什麼,看他們耍什麼花招。”宋德華可不是好欺負的人,從來只有他欺負別人,什麼時候輪到別人欺負他了。

“還是先離開吧,後面的事我還是可以讓朋友幫下忙的。”白益民也開口了,再繼續下去肯定會越鬧越大,到時候就不好收手了。 “不怕不怕,等就是了。”宋德華謝絕了他們的好意,繼續拿起茶喝了起來,一點緊張感也沒有。

而伊韻兒和白益民也只能重新坐下等待,先離開他們是做不出來的,畢竟這件事和他們也有關係,若不是他們邀請宋德華吃飯也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

“在那裏?”很快,包間外又傳來一聲質問聲,接着在外又出現五名保安制服的人,帶頭的是個強壯魁梧的男子,而女服務員正在前面,把人帶到後趕緊離開了。這場面自然不是適合她看,在她想來這次宋德華要倒黴了,因爲這個保安隊長,也就是那個魁梧男子以前是當過兵的,身後可好了。

“就是你在搗亂?”保安隊長冷眼看着地上的三名保安,這下自己的保安算是給自己長臉了。但很快他臉色就變的古怪,因爲同時他看到了另一邊的十多個青年。那是龍俊當的人,現在保安隊長卻是知道了大概。

“有人搶錢,我教訓他們而已。”宋德華很無所謂的,今天來多少人就倒多少人。

保安隊長不說話了,他是軍人,正義感很強。若不是已經退伍需要養家,他也不至於淪落成爲保安。這年頭好的工作需要靠關係,這誰都知道。偏偏他就是那種沒背景沒關係的人,結果也只能從最低層做起。

“誰搶錢?”保安隊長其實很不願意管這件事,如果早知道是龍俊當的人在這裏鬧事在先他肯定不會來。因爲到了就意味着自己需要袒護那幫孫子。不袒護的結果就是自己失業滾蛋。

“是他們!”胖子經理插嘴指着宋德華四人,他知道這個保安隊長是軍人,一天到晚都說着什麼狗屁正義。若不是看他身手還有幾下,胖子早就解僱他了。軍人有什麼了不起的,這年頭只要有錢還怕請不到人?神仙都能請下來看家護院!

宋德華完全不理會胖子的污衊,對宋德華來講,今天他就是揍人,隨便的揍!

“怎麼是我們?!明明是那羣青年進來先威脅我們,我們只不過是正當防衛!”白益民一直不是吃素的,見到胖子誣陷氣不打一處出。

“我說是你們就你們!王義強,你還不動手把他們綁起來?!”胖子質問保安隊長。

“到底怎麼回事?”王義強真心不想趟着混水,可是現在的情況又讓他很上難做。明明心裏清楚怎麼回事卻不得不讓自己裝糊塗,生活是越發的艱難。那裏像他過去在軍隊的時候爽快,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並且不昧良心做事。

“什麼怎麼回事?!王義強,我跟你講了,他們就是壞人,你捉就是了!那裏來的那麼多廢話?!”胖子早知道眼前這個軍隊退伍的保安隊長會裝糊塗,胖子早已經看不慣了。這次自己被打,無論如何也要眼前的宋德華等人付出代價!

“就是,一個小保安那裏來的那麼多廢話!”地上十多個青年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有點疼痛而沒有剛剛那種要命的感覺。但他們現在卻再也不敢對宋德華動手了,只是在一邊站着,等待王義強出手。但現在看來王義強並不怎麼配合呀。

“你再說一句你信不信我一巴掌煽飛你?!”王義強皺眉看向說話的小弟,眼前這羣人渣有什麼資格和他講話,王義強是軍人出身,最看不慣的就是混混流氓。

“呸!”那小弟撇嘴吐口水,臉上明顯帶着不屑,但卻也沒繼續說下去。王義強的爲人他們也清楚,但現在卻不是和他鬥勁的時候。

“王義強,你什麼意思?!不想幹了?!”胖子很火,特嗎的不就是一個當過兵的嘛,有什麼了不起,讓你做什麼你不做,不讓你做的你倒是神氣了?誰不知道得罪龍爺的人都沒好下場?

“亞當青,別以爲你是經理就可以對我呼呼喝喝,事情是怎麼樣我自己清楚,輪不到你講!”王義強一臉憤怒看着胖子經理。他是保安隊長,請他來的是這間酒店的老闆而不是亞當青這個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