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悲涼的聲音響起,來自歐陽撤。

他急急忙忙的停下了車子,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她衝了出去,毫無預兆的。

歐陽撤眼睛變得通紅,看着被衝撞壞了的護欄,一切都變得沒有生氣。

她居然用了這麼極端的方來拜託自己?

該死的女人,她真的如此的狠心?

而這個時候,歐陽撤似乎也沒有多想,馬上報了警,幾分鐘之後什麼警察什麼救險隊都來了,修恩和小美也來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發生什麼事情了。”顧小美慌張的問着。

可是沒人回答她,所以人的人都在救援。

歐陽撤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像個木偶一樣,愣愣的,絲毫沒有動靜。

沒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麼,也沒人敢靠近他。彷彿他身上有着一股無形的殺氣一樣,看着教人避而遠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期了,知道救援隊傳來消息,說是車禍人亡,被說要找什麼人了,車子都被燒成了一個廢墟,只有一個框架了。

當成,歐陽撤的身子不禁晃了一下。

“主人。”修恩擔心的看着歐陽撤。

歐陽撤深深吸了一口氣,扶着修恩,眼中有着一絲絕望,“我做錯了嗎修恩,我這麼多到可可,我錯了嗎?”

那是一個曾經欺騙自己的女人,她理應得到懲罰的,可是爲什麼看見她消失在自己面前,他的心有着從未有過的痛呢?

“主人,可可小姐她……”修恩不敢想,可是看這次主人的神情,似乎隱隱約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可小姐死了!

這個無疑是一個事實,所以主人此刻才那麼難過吧。

“歐陽撤,你害死了可可?”顧小美尖銳的聲音響起。

“可可……”修恩被嚇死了,他的小小女朋友居然這麼大膽和主人說話。

顧小美瞪着修恩,她真是看不慣修恩對歐陽撤這麼唯命是從。不錯,歐陽撤有的時候是很恐怖,但是他逼死了可可的父親,現在又逼死可可,他簡直是太可惡了。

修恩怕他,但是不代表自己也怕他。

“歐陽撤,你在知道可可有多麼的愛你嗎?她爲你做了那麼多,你居然這麼對她,你真是一個冷笑的傢伙。”顧小美看着他不說話,越說越起勁,“歐陽撤,你簡直是一個混蛋,白

白可可這麼喜歡你的。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可可一直沒和你和說的時候。你不是一直在找那一夜的女人嗎?我曾經冒名頂替,真真的女人是可可,那個你一直的找的一夜情人就在你

身邊。”

真爽,這件事她想說很久了,如果不是可可不讓自己說,她早就說了。

她真的不懂,可可執着什麼,早早讓這個男人知道不好嗎?何必這麼畏畏縮縮的,現在好了,這個男人除了恨她很是恨她,一點感情也沒有。現在可好了,賠上了自己的姓名,值得

嗎?

想着可可的離開,讓的眼淚止不住的留了出來。

然而震驚的不止修恩,歐陽撤是最震驚的一個人。

“你說什麼?”歐陽撤瞪着她,無相信自己聽到的。

可可是那夜的女人?

“我說可可是那夜的女人,這個你應該不會忘記吧。歐陽撤,你逼死了一個深愛的女人,錯過了一個最好的好的,是你親手毀了自己的緣分。”小美氣憤的說。

歐陽撤足足的愣住,顧小美的話像個符咒一樣,深深的刺激着他的神經。

他握緊了拳頭,內心的衝擊真的很大,讓他一時無接受。

歐陽撤要緊牙關,“修恩,無論如何都要找到可可。”

“是的,主人我明白。”修恩點點頭。

主人要找可可小姐是不是意味着原諒可可小姐了?

可可消失了一個星期,所以人都機會放棄了,但是歐陽撤還沒有放棄。

救援隊已經不想在找了,但是礙於歐陽氏家族的勢力,政府方面也不好說什麼。

沒有,歐陽撤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在可可的失蹤的第一天,冉遲熙和古明月來這裏,大罵一頓歐陽撤,說他是一個冷血無情的男人。

第二天天,顧小美又來了,好像上次不解恨一樣,再次把他罵一個狗血淋頭。

第三天,方磊來了,揪着她的領子勢必讓他換命。

第四天,第五天……

那麼多人來找他,搞死他如何的錯誤。

他錯了嗎?

他一直不知道,所做的事情一直依照自己的本能,依靠自己的心。但是爲什麼會這樣?

歐陽撤頹廢的坐在沙發裏,整整一天了,他沒進進食,一直這麼坐着,腦中全是可可的身影。

歐陽苗苗來的時候就看見大哥這個樣子,不禁嘆了一口氣。

“大哥,你這樣不吃不喝也不是辦法,你吃些東西吧。”歐陽苗苗擔心的看着大哥。

她知道可可的死對他打擊很大,但是他這樣也不是辦法。

“大哥,可可已經死了,你不要再難過了。”

歐陽撤看着他想,眉宇之間有着散不去的憂愁。“苗苗,你說我做錯了嗎?”

歐陽苗苗看着大哥,無奈的嘆口氣,“大哥,我不能說你做的對不對,你是我的大哥,是最尊敬的人。以前,我真的覺得你很偉大,那麼的高尚,無所不能。但是現在,我覺得哥哥變了,變得和以前不一樣。這種改變不是不好,而是好的,你變得會說會笑了,變得有情緒了,而這些改變是因爲可可。哥,你一定覺得我爲什麼覺得你和可可那麼的合適。因爲只有你在可可面前,才做真正的自己,”歐陽苗苗認真的說。

她喜歡這個這樣的哥哥,一個有情緒的哥哥。

只是沒想到,可可回事**月月兇手的女兒。這個讓她怎麼也沒想到,似乎因爲這個,她和哥哥纔會這樣的。

歐陽撤看着她,似乎這個妹妹都比自己明白這些事情,他卻一直在鑽牛角尖。

“哥,還有一件事我想告訴你,你不覺可可父親的事情被曝光很奇怪嗎?爲什麼八卦記者要找出=十幾年前的時候來說呢?而且這是關係到歐陽氏的事情,有誰那麼大的膽子做這樣的事情。於是我去找人查了一下,才知道是……”

是什麼?

歐陽撤認真的看着苗苗。

“是韓海兒,她利用自己的關係找了記者,這件事纔會被曝光的。

“不可能的。”歐陽撤低沉的說着。

是海兒?怎麼會呢?海兒是不會這麼做的。

歐陽撤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事實。

“哥,你總是這樣不接受先是。你對待別人都很寬容,對待可可卻很殘忍。你就那麼相信韓海兒嗎?她對你肯定有感情的,所以想破壞你們的感情。”這種把戲她見得太多了。

只是沒想到會發生在哥哥身上。

哎,說能說好這件事呢。

看着哥哥悲傷的樣子,她真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好。可可消失了一個星期,哥哥找了她一個星期,可見哥哥是喜歡可可的。

只是,他們有緣無分。

可可消失了一個星期,所以人都幾乎放棄了,但是歐陽撤還沒有放棄。

救援隊已經不想在找了,但是礙於歐陽氏家族的勢力,政府方面也不好說什麼。

沒有,歐陽撤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在可可的失蹤的第一天,冉遲熙和古明月來這裏,大罵一頓歐陽撤,說他是一個冷血無情的男人。

第二天天,顧小美又來了,好像上次不解恨一樣,再次把他罵一個狗血淋頭。

第三天,方磊來了,揪着她的領子勢必讓他換命。

第四天,第五天……

那麼多人來找他,搞死他如何的錯誤。

他錯了嗎?

他一直不知道,所做的事情一直依照自己的本能,依靠自己的心。但是爲什麼會這樣?

歐陽撤頹廢的坐在沙發裏,整整一天了,他沒進進食,一直這麼坐着,腦中全是可可的身影。

歐陽苗苗來的時候就看見大哥這個樣子,不禁嘆了一口氣。

“大哥,你這樣不吃不喝也不是辦法,你吃些東西吧。”歐陽苗苗擔心的看着大哥。

她知道可可的死對他打擊很大,但是他這樣也不是辦法。

“大哥,可可已經死了,你不要再難過了。”

歐陽撤看着他想,眉宇之間有着散不去的憂愁。“苗苗,你說我做錯了嗎?”

歐陽苗苗看着大哥,無奈的嘆口氣,“大哥,我不能說你做的對不對,你是我的大哥,是最尊敬的人。以前,我真的覺得你很偉大,那麼的高尚,無所不能。但是現在,我覺得哥

哥變了,變得和以前不一樣。這種改變不是不好,而是好的,你變得會說會笑了,變得有情緒了,而這些改變是因爲可可。哥,你一定覺得我爲什麼覺得你和可可那麼的合適。因爲

只有你在可可面前,才做真正的自己,”歐陽苗苗認真的說。

她喜歡這個這樣的哥哥,一個有情緒的哥哥。

只是沒想到,可可回事**月月兇手的女兒。這個讓她怎麼也沒想到,似乎因爲這個,她和哥哥纔會這樣的。

歐陽撤看着她,似乎這個妹妹都比自己明白這些事情,他卻一直在鑽牛角尖。

“哥,還有一件事我想告訴你,你不覺可可父親的事情被曝光很奇怪嗎?爲什麼八卦記者要找出=十幾年前的時候來說呢?而且這是關係到歐陽氏的事情,有誰那麼大的膽子做這

樣的事情。於是我去找人查了一下,才知道是……”

是什麼?

歐陽撤認真的看着苗苗。

“是韓海兒,她利用自己的關係找了記者,這件事纔會被曝光的。

“不可能的。”歐陽撤低沉的說着。

是海兒?怎麼會呢?海兒是不會這麼做的。

歐陽撤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事實。

“哥,你總是這樣不接受先是。你對待別人都很寬容,對待可可卻很殘忍。你就那麼相信韓海兒嗎?她對你肯定有感情的,所以想破壞你們的感情。”這種把戲她見得太多了。

只是沒想到會發生在哥哥身上。

哎,說能說好這件事呢。

看着哥哥悲傷的樣子,她真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好。可可消失了一個星期,哥哥找了她一個星期,可見哥哥是喜歡可可的。

只是,他們有緣無分。

有些真相總是那麼的殘忍,就像可可的死亡一樣。歐陽撤幾乎徹底的居然了。在事情發生之後的第二個星期,韓海兒來找歐陽撤。

“撤,節哀順變,發生這樣的事情誰也不想的,你不要想那麼多了。”韓海兒關心的說。

歐陽撤看着她,還是這張單純的臉,他曾經心心念唸的想了很久的女人,有着愛有着恨,到後來他自己也分不清楚了。直到遇見可可,他開始淡忘這個女人,那是一種很奇怪感

覺,自己也分不清楚。

但是當苗苗和自己說,她故意放風出去,他還是不能相信。

“海兒,我有一件事要問你。”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

“嗯?你說吧。”

“關於可可父親**月月被曝光的時候,這件事我覺得很奇怪,你怎麼看?”

韓海兒一驚,沒想到他會這麼問。

她嘴角勉強一笑,看着歐陽撤,“這個有什麼奇怪的嗎?可能媒體知道了吧,所以才這麼做的。你也知道的,媒體一向喜歡做這個樣子的事情。”韓海兒低沉的說。

歐陽撤看着她,此時此刻,分不清她的話是真是假。

“是嗎?媒體會這麼做嗎?我相信沒有哪家媒體有本事和歐陽氏作對。”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

“可是……媒體爲了新聞什麼都願意做,這個沒人可以說得清楚的。”韓海兒淡淡的說着。 歐陽撤皺着眉頭,看着韓海兒,“海兒,一直以來我都是相信你的,我雖然曾經恨過你,但是不管怎麼說,你都是我曾經喜歡的人,所以我不喜歡你騙我。”

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曾經喜歡的人?

韓海兒看着他,心中有着一絲不安,她緊緊握住他的手。

“撤,我知道可可的死對你來說是一個打擊,但是你想想,可可的父親畢竟做了對不起月月的事情,而她畢竟騙了你。”看着歐陽撤此刻的樣子,她心中有些芥蒂。

他是在關心方可可嗎?

她不喜歡這種感覺,讓她感覺很不安很害怕。

“撤,就算可可死了,你還有我,我可以留在你身邊。”

歐陽撤笑了一下,拍拍她的手。

她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不錯已經不重要的。有的時候真到真相真的很殘忍,也許吧,就像苗苗說的那樣,他對可可是不公平,他是偏愛海兒,就當她欠自己的吧。

歐陽撤收回自己是手,神情有些淡漠。“我沒事,你先回去吧。”

“撤。”

“好了,我說了我沒事的,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低沉的聲音有着濃濃的不悅。

見狀,韓海兒也不好說什麼,看着他沉默的樣子,摸摸的離開了。

此時此刻的歐陽撤一個人坐在房間裏,感覺周遭的一切都是可可的味道,可可的笑聲……原來,思念一個人是這樣的滋味,他此時此刻才明白一個事實。不知道從什麼開始

。他從恨一個人到慢慢的愛上一個人,原來是這種的心情。

是了,他一直不願意承認的一個事實,就是他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那個女人。

歐陽撤緊緊握住了拳頭,心中有些悲哀。

他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他卻親手逼死了自己的愛人,還有他的孩子……這一定是老天給他的懲罰。

好,很好,這是太好了……

想到這裏,他蒼涼的大笑起來。

一切都是他自食其果,他理應得應有的懲罰。

五年之後。

明智幼稚園。

最近這個不大的幼稚園因爲一個小朋友的來到變得沸騰起開。

不管是來老師還是這裏的小朋友都很喜歡新來的小朋友。

新來的小朋友叫做方展翔,剛剛來了一個星期。聽說,、他以前是在加拿大生活,前不久纔回到臺市的,聽說,他只有媽咪,沒有爹地。也聽說,這個方展翔人小鬼大,他不需要

爹地只要媽咪,他可以保護自己的媽咪,因爲他的爹地是一個大爛人。

今天下午幼稚園沒有客,他沒有通知乾爹來接自己,因爲他有一件天大的事情要辦。

此時此刻,方展現站在歐陽氏集團的大樓下面,看着眼前這個帝王一般的大廈,嘴角不禁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