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南初緊張的情緒一下就去了一半。

「趕緊進屋,我煮了一大桌菜呢。」

三人進入裡屋暖和不少,在餐廳傳來嚴肅的聲音。

「陸司寒,從帝都回來大半年,你才知道見我,真是該罰!」

姜南初渾身抖了抖,這聲音的來源該不會就是大名鼎鼎的明肅吧?

果然從話語中就透出一股嚴厲,不好惹的感覺。

「師父,我這段時間為你找到一名小徒弟,你好指教指教。」

「陸司寒,你——」

姜南初氣的狠狠一把掐住他腰間的肉。

「我倒要看看是什麼學生?」

「要是愚笨,我手中的戒尺不饒人。」

說話間,五十多歲周身透著書生氣的大叔從廚房出來。

姜南初原本以為明肅應該是七十,八十歲的老人家,想不到還這麼年輕。

明肅見到姜南初微愣幾秒,隨後不自覺的紅了臉。

「司寒,我看你膽子越來越大,都敢戲弄老師了!」

「我才不收女學生!」

姜南初眨了眨眼睛,對於這句話有些不認同。

她自認為也是天賦不佳,但明肅的話中很明顯是在歧視女性。

「明先生,我很敬重你,但是身為學者,不是更應該開明嗎?」

「我認為您的話是對女性抱有偏見,如今社會女性的能力並不比男性差!」

「司寒,你帶來的小姑娘,一看就知道從沒了解過我。」

「什麼意思?我是說錯話了嗎?」

姜南初不解的望向陸司寒窘迫的問。

「我來解釋吧。」

「南初,這回是你誤會我老公了。」

「他的確不收女學生,但絕對不是看不起。」

「而是他,只會對男生髮火,對著女生半句狠話不敢說,還怎麼教訓?」

「所以才立下規矩,絕對不收女學生。」江姨替丈夫開口說道。

「沒錯,我從來不會看不起女性,女性地位的提高,才能顯示社會的進步。」

姜南初眨了眨眸子,發現她是被明肅一開始學者的形象嚇到,其實他明明很好說話的。

「好了,再討論下去,菜都快涼了,一邊說一邊吃吧。」

話音落眾人一起入座。

江姨是一位十分熱心腸的人,她擔心南初會拘謹,所以經常給她夾菜。

「謝謝江阿姨。」

「別這麼客氣,我就喜歡像你這麼可愛的女孩子。」

「可是偏偏司寒把你看的這麼緊,這麼久才讓我這個師娘只見一次面。」

「如果覺得我做菜還行,以後一定常來,好嗎?」

江安看向姜南初,透露出濃濃的母愛。

「這當然好,我就怕太麻煩您了。」

「絕對不會麻煩,反而是幸福。」

「如果當年我的女兒沒有出事,她也只比你小兩歲。」 聽到小八的話,那個小媳婦瞬間笑了,然後急急忙忙的說道:“我看你好像知道是什麼情況,能不能幫幫我?我家男人不在家,你們走了,我一個人害怕….”

小媳婦說着,臉上滿是惶恐的神色。

小八見了心裏嘿嘿一笑,然後又義正言辭的說道:“怎麼幫?!別人把你兒子打死了,你去討命,你讓我怎麼幫?再打死你?”

聽到這話,那個小媳婦沉默了…

蘇夢妍在一旁看着,心裏也不是個滋味。眼前這個小媳婦她並不認識,可能是這兩年才嫁過來的。但是,趴在地上的那個婦人她是認識的。從小看着她長大,給她童年留下了不少的回憶。

但見她今天這樣,蘇夢妍心裏也是十分焦灼。

蘇夢妍輕輕地拽了拽小八的衣角,眼神示意她看向那個婦人,眼神中滿含着渴望的神情。

“這樣不行啊!我幫他們有損陰德呀~”

小八朝着蘇夢妍低呼道。

蘇夢妍仍舊是一副祈求的樣子看着他。這時,小媳婦聽到小八這聲低呵瞬間來了精神,一下子跑到了蘇夢妍的身邊,抱住了她的胳膊,祈求的看着小八。

“小,小先生,您就幫幫我吧,我也不是故意的!要不是他們來偷我們家雞,我也不會打死它們。求求您,幫幫我吧!啊?”

小媳婦說着,並又祈求的看向蘇夢妍。

小八聽了,心中一陣煩氣。

但又見蘇夢妍那副祈求他的樣子,小八也是漸漸心軟了。

“好!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們家要記住,我幫你完全是看在夢妍的面子上,這種有損陰德的事兒換在以前我是打死都不會做的!你們家可得記住咯,以後好好侍奉着北屋的那家老太太!可不許有一天怠慢了!”

小八憤憤的指着北邊,看着小媳婦說道。

“好!好!”

小媳婦聽了連連答應,點頭哈腰,就差給小八跪下了。

小八見狀,又深深地打量了一眼那個婦人,然後喃喃自說自話道:“找三鬥黃米,一兩硃砂,四錢香油,三柱檀香,供臺、白蠟、白衣白褲侍候着。”

“好,好!我這就去準備!”

小媳婦聽了連忙轉身出去去尋找這些東西去了。

小八看着她的背影,心裏長長舒了一口氣不禁搖了搖頭。

這時,蘇夢妍一臉擔心的轉到了小八的面前,看着他,說道:“你打算怎麼做?”

小八聽了又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唉~沒辦法。打死它有損陰德,只能燒香供奉,祈求它的原諒了!”

蘇夢妍聽後也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小媳婦拎着一麻袋東西一臉興奮地跑了回來,身後還跟着七八個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全都像是爲了看熱鬧跟了過來。

“哎?夢妍?這不是蘇長江家的閨女嗎?”

來人驚呼。

“是啊!夢妍你怎麼回來了?”

“真的是夢妍,你爸回來了嗎?”

蜂擁來的村民全都對着蘇夢妍嘁嘁喳喳。

小八見了眉頭一皺,目光一轉逼看向了那個小媳婦。

見這個小媳婦發現小八在質問的看着她,又心虛的低下了頭。

什麼情況,小八已經清楚了。

看來真的如同蘇夢妍先前說的,這裏的人還真的都是大舌頭。這纔多久的功夫,他要做法的事情就已經經她的口讓這麼多人知道了。

這些趕來的村民,就是爲了看熱鬧的。

想到這兒,小八心裏一陣煩氣。小媳婦的舉措讓他很不開心。畢竟他是在做法事,而且自己還是一個學生身份。他並不想太暴露自己的本事。

但是有沒有辦法,消息已經傳達出去了。這個時候再把這些和蘇夢妍有故交的村民推出去,也沒什麼用,也確實不太禮貌。

沒辦法,小八隻能硬着頭皮來了。

他回憶着以前學過的把式,站西朝東,正對着那婦人的前方。

黃米在前,燭臺、香爐依次擺排在後。將找來的兩套白衣白褲,給自己和那小媳婦都換了上。

將地上灑下硃砂,兩人並排的跪在了那香案前。

“黃大仙在上,弟子王小八攜帶罪民郭氏覲見。”

小八說着,小媳婦同小八一起擺到了過去。

一叩首,起身。

小八打點手勢,承“萬佛朝宗蓮花式”,嘴中唸唸有詞。

最終小八低喝一聲,仰天洪亮的喊道:“請黃大仙入位!”

聲音傳霄,院子裏的人全都驚愕住了。聽到黃大仙這三個字後,衆人又不住地向後推了推,心中充滿恐懼。

就在這時,空氣中霎時颳起了狂風,掀動着地面的塵土,院中頓時一片灰暗。

一陣狂風呼嘯,轉瞬過後,風又停了下來。

衆人這才擺弄着眼前的空氣,咳嗽着,再次朝小八那邊看去。

並無變化。

經過這大風,那燭臺上燃燒着的紅蠟以及香爐中查下的檀香居然都沒有熄滅!

衆人心中都不覺產生一陣毛骨悚然的涼意。

然而這僅僅是開始。

就在這個時候,塵沙落定,見那趴在地上的老婦人居然動了!

先是指頭,然後是胳膊,最終胳膊撐地,一點一點的爬了起了。耷拉着頭,披頭散髮,毫無生氣的低頭看着拜倒在她前的小八。

“孺子,這事兒你休得插手!”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驚愕住了。

那哪是那婦人的聲音,此時聽來居然如同那深淵惡魔一般,沉悶而又震耳。

這時小八接着說話了。

“請黃大仙見諒,弟子不才,人間疾苦,弟子纔敢斗膽祈求黃大仙的寬恕。郭氏一門,含辛茹苦,誤傷您子,實屬不知您的威嚴,也實屬不知此乃喪天之大過,弟子再次祈求黃大仙的原諒…”

小八說着,一臉認真虔誠的匍匐在地,五體投地的拜服了下去。

“哼!你這豎子,好生不明事理。他們一家滅我妻兒,我豈能放過他們!”

魔音嘯嘯,如同晴天霹靂。衆人聽到這一聲怒喝,全都嚇得渾身一個激靈。

小八匍匐在地,沉默了…

暮然就在這時,蘇夢妍氣憤的站了出來… 第488章我要你一輩子在我身邊

「」原本歡快的吃飯氛圍,立刻轉為沉重。

「好端端的在餐桌上說這些事情做什麼,不是自找不痛快嗎?」

「是,我多嘴了。」

江安深深嘆了一口氣道,失蹤的女兒將會是她一輩子的遺憾。

「說起來,南初從小也是沒有媽媽照顧。」

陸司寒適時提起小嬌妻的身世。

「真是可憐的孩子。」

江安疼惜的將握住姜南初的手。

「如果師娘喜歡南初,不如收南初做乾女兒,這樣你們互相補足遺憾了。」

「這個主意,我怎麼沒有想到。」

「司寒,說的一點都沒錯,南初你願意嗎?」

江安風風火火的性子又開始,她期待的望著姜南初。

「我怕是配不上明家吧。」

「這孩子說的是什麼話,我覺得你很優秀。」

「老肅,你說句話,你喜不喜歡南初,我們認她做乾女兒好不好?」

一桌子人,所有的目光都到明肅身上。

「我們家拿主意的人,一向不都是你嗎?」

「你同意了,我自然沒話可說。」

明肅淡淡的說,雖然沒有直接說願意,但話里話外就這意思。

真是文縐縐的政客,話還得繞一圈才說出來。

「行,老肅沒意見,南初你怎麼說?」

「如果能夠成為擁有媽媽的孩子,我當然開心。」

「太好了,以後我也是有貼心小棉襖的人了。」

「南初,你知道嗎?」

「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覺得眼熟,面善,這一定是上天安排的緣分。」

江安高興的不得了,隨後打量了一眼南初。

「你們看看我,說話做事,老了就是不靠譜。」

「既然已經認下乾女兒,怎麼能夠不給見面禮呢。」

「你們等著,我上樓找找。」

「老肅當年送給我不少值錢的首飾呢。」

江安兩手一拍,笑眯眯的上樓。

「乾媽,不用這麼麻煩的,我什麼都不缺。」

姜南初阻止道,哪有她這樣的,第一次去人家裡吃飯,還拿禮物。

「是啊,江姨不用這麼麻煩。」

「南初不缺珠寶首飾,但的確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們幫忙。」

陸司寒漸漸露出他的狐狸尾巴來。

江安聞言停下腳步,不解的看向陸司寒。

他們兩夫妻許久不管政界的事情,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