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看看我,“你們剛纔在討論的事情是和我有關的吧?”

我避而不談,再看向監控屏幕時,卻發現陸昊不見了。

(本章完) 發現陸昊不見,我和林宇都驚了一下,而且屏幕上不僅沒了陸昊,小莫也沒了。

“剛纔你看屏幕了嗎?”我問。

“沒有。”林宇說。

我轉身下樓,林宇要跟着我一起。林宇是一個非常有保護同伴意識的男人,因爲就算是下樓他也是走在我前邊,想要保護我的。

一樓真的空無一人,林宇高聲道:“廚房!”

我扭頭看去,小莫的正從廚房的後門跑出去。我們追到廚房去後門,但是小莫卻折返回來,讓我們別追了。

“他跑了?”我問。

小莫說:“我放他走了。”

林宇說:“那還能找到他嗎?”林宇看看我,“剛纔那個人說餓死鬼害死了一個人之後還會找下一個。”

小莫道:“沒錯,但是餓死鬼是一個長期存在的物種,我們殺不死他的。除非像蕭晟那樣把他的靈力耗盡,這樣的話,有很長一段時間餓死鬼都不能再害人。可是幾年之後,他一樣死灰復燃。”

林宇沉默片刻,“只幾年也可以少死很多人。”

我點點頭,“我們還能找到他嗎,小莫?”

小莫反問道:“蕭晟怎麼看?”

我在心中把蕭晟叫出來,他站在我們旁邊:“可以解決,我會把他的靈力消耗非常徹底,起碼讓他五十年內不敢出現。”

我眼中明亮,五十年已經非常久了。

小莫道:“明天只要再把他約出來就可以,餓死鬼通常沒什麼智商。”

我說:“用小盼的微信嗎?”

“目前來看,只能如此。”小莫說。

我擔憂地說:“可是小盼不會有危險吧?不能讓她再和這個人聯繫了。”

蕭晟道:“這個好辦,回去後,你把李小盼的手機要過來,我可以搞到她的微信密碼,然後就能通過她的微信找到陸昊的。到時候變換一下/身份,問題就迎刃而解。”

林宇做了一個舉手的動作,“我現在可以問問,你到底誰嗎?”他指向蕭晟。

蕭晟可能是真的對他比較感興趣,於是盯着他又看了一會,我心裏卻想讓林宇儘快離開,我不想看到林宇做傀儡。小莫打斷了他們,“具體情況還是明天再說吧,大利還沒有來接你嗎?”

林宇說:“我讓他今天晚來一小時,過會吧。”

我道:“那我們現在就可以把事情說清楚,蕭晟,你別打林宇的注意。”

蕭晟睨我一眼,“他被鬼附身過,對這些事情接受度很高,是個難得的好材料。”

林宇插話,“又回到剛纔的問題了,我可以幫你們做什麼?如果是像這樣可以解決這種惡鬼的話,我還是很有興趣的。”

我說:“林宇,這個很危險的,你還是不要加入進來的好。”

小莫道:“其實我觀察他有一段時間了,他除了聰明,反應還很快,身體素質不錯,你以前是不是當過兵啊?”

林宇笑道:“沒錯,年輕時候當過,後來去特種部隊待了一

年就離開了。因爲當時第一次殺人,我沒適應好,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很遺憾。”

我驚訝,“我一直以爲你只是普通的公司職工,然後因爲那件事才離開。”

林宇說:“很久沒這種刺激的感覺了,有了大利之後,我一直過得很安逸,直到被上身。你們知道的,作爲了一個軍人,從來不會相信鬼神。其實當年在部隊,有一次執行任務,我也見過鬼,但是從來沒說過。”

小莫道:“你小子,藏得很深啊。”

蕭晟眼見沒他的事了,就先說道:“我會優先考慮發展你的,還有事,先走了。”

我都有些不習慣,蕭晟走的時候竟然會打招呼。蕭晟離開後,小莫和我就對林宇當兵時候遇到的故事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我追問道:“林宇,你們在部隊遇到過什麼事啊?”

林宇說:“其實就是一次任務,具體的情況我不能說。”

重生異界好種田 我和小莫都表示理解。

林宇大體地說了一下,“我們當時在一片草叢裏潛伏,那地方有片墳地,有的兄弟會害怕,我們隊長就講了個墳地發生的故事,我們以爲是假的,隊長故意嚇人的,但是後來我們真的在那片墳地看到了奇怪的東西。”

“看到了什麼?”

“鬼火吧,不過鬼火已經不稀奇了,只要是還能聽到聲音,我們很確定當時除了我們不會有別人在,而且就算有,他們也不可能發現我們,更不會搞這種惡作劇的。我現在還記得那種聲音,非常淒厲,那聲音一冒出來,風都變得陰嗖嗖的。”

小莫說了三組詞:“陰風,孤魂,荒墳。”

林宇點頭,“對啊,就是這樣,那種聲音不止一種,是很多,然後我們好幾個兄弟都可以看到鬼火附近有些飄忽的影子,大概是半透明的人形,可是——”

小莫笑了,接下他的話頭,“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對嗎?”

林宇吃驚地看着小莫,“你怎麼知道?”

我想了一下,說:“小莫你是說,林宇能看到那些鬼,但是別人看不到?”

小莫搖頭,“不,我想說的是,林宇看不到。”

我看向林宇,林宇的臉色已經說明了一切,他說:“對,我當時看不見,只能看見有鬼火,可是好幾個兄弟都說有鬼,後來被隊長呵斥了。但是那幾個兄弟表現地也很正常,並沒有因爲看到鬼而害怕。”

林宇又轉向小莫,“你知道爲什麼嗎?”

小莫道:“你的那幾個兄弟都殺過人吧?”

林宇頓住,他的腦子轉得很快,小莫一句話就已經點醒了他,我也大概想明白了。

小莫說:“你現在應該知道了,其實這個很簡單,殺過人的人大多都能看見鬼,你後來被附身看到了那隻女鬼,也和這個有關,你剛纔說你第一次殺人後,心裏沒有調整好,是不是因爲你當時看到了什麼?”

林宇的臉色變得難看,他默然不語。

小莫拍拍他的肩膀,“想開點,鬼這東西,

哪都有,一般不會越界,至於越界的那些自然會有人收拾。看到看不到都一樣可以過得很好,重點是你得想開點。”

“我現在明白了,這都是命。”林宇嘆道,“真是環環相扣。”

小莫道:“你們是因爲職業原因可以看見鬼,但是你們心理素質強大。如果是那些意志力薄弱的一旦見到鬼,就算是最普通的那種,他們也會因爲懼怕產生漏洞被鬼侵襲,這些鬼有形,無形,影響不同,看那個人的運氣了。 我成了武俠樂園的NPC 運氣好,過幾天鬼的力量減弱就會消散,運氣差的,會被纏上好久,最後只能找大師化解。”

“那……我呢?”我問道。

小莫搖搖頭,“你是最特殊的一種情況,還是不要說了。我想未來的某一天,蕭晟會親口告訴你。”

林宇道:“剛纔那個人你們叫他蕭晟?他說的找我是什麼情況?我能幫上忙?”

我糾結了一下,“蕭晟是要找幫手,可是我們都是普通人,沒法真的做到幫手那種層次,他只是需要我們給他做個傀儡跑跑腿,你還是別來了。”

林宇說:“傀儡,是什麼意義上的傀儡?”

小莫道:“相當於普通人中的異類,在靈體不能做和不能去的地方代爲行動,名字可能不太好聽是傀儡,因爲會簽訂一個契約,這個契約對蕭晟有利,對傀儡方無益,一旦簽訂,你的命就掌握在他的手中。”

“這樣啊,我不用簽訂契約,也會幫你忙的,如果你們相信我。”林宇看着我和小莫,目光堅定。

“我當然信你。”我說,“可是蕭晟那個人……”

“我能看出來他很強,而且不是壞人。”林宇說。

唉,你看得倒是準,也只是看到一部分。我心裏有話卻不能直說,畢竟蕭晟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小莫幫我解圍,“蕭晟爲人傲慢,不容易親信別人,你還是別太急着下結論。”

我默默點頭。

這時,大利推門進來,“誒,你們都在?我看外邊寫着暫停營業,以爲就剩小宇了。”

我有段時間沒見到大利,他精神奕奕,心情不錯的樣子,林宇起身和我們告別,與大利一同回去了。

“我送你。”小莫對我說。

我欣然接受。路上我問小莫,“餓死鬼的速度很快嗎?我覺得你應該是可以追上他的。剛纔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小莫笑道:“果然現在很多事都瞞不過你啊,小童你真是,我的確是故意放走他的。因爲就算我抓住他,也不能做什麼,而且讓一個大活人死在我店裏?太不明智了。”

我有些不解,“不是說只要消耗他的靈力就可以了?”

小莫說:“但是靈力消耗光之後,餓死鬼的本體一跑,陸昊的屍體就會留在原地,我怎麼跟警察交代啊。”

原來是這樣。我問:“那我們明天把陸昊約到哪裏?”

“提前準備一下,約到一個空曠的地方,我們用結界先過去,然後等着他。”小莫道,“最好還是山上。”

(本章完) 我嘆息道:“陸昊的家人怎麼辦,如果真的把他埋在山上,對他的家人來說是更大的痛苦。”

小莫沉吟道:“那就等我們把餓死鬼解決,然後通知洛餘風。這類事情一直都是他們負責,他們會知道怎麼面對家屬。”

目前來看,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如果能保住陸昊的命,該多好。”我的眼前略過小盼,想到了陸昊口中的家人。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我看着小莫的側影,感到了一陣濃濃的悲傷,我擡眼看他,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現,我斟酌着開口,“小莫,怎麼突然發出這種感慨啊。”

小莫回首看我,目光中透着憐惜,“我只是想到了當年和我一起的人類朋友,區區一顆子彈就可以奪去他們的命,生命變得短暫,在戰場上,活着是最困難的事。”

我這才知道他是想起來曾經戰爭的那段時期,不知道從何安慰他,小莫對我笑了笑,“沒事,我就是一時感慨,那段事情只是我漫長生命中的一個很小的部分,偶爾想起它,剩下的是回憶。”

我想起在蕭晟的現代化書房見到的東西,忍不住對小莫說:“你這些年會研究現代的生活嗎?我發現蕭晟不僅有古代的書房,還有現代的房間,真是大吃一驚呢。”

小莫道:“那看來他的生活不是那麼無趣,我們活得太久就要給自己找些事做,否則肯定要出亂子,比如報復社會什麼的。”

我乾笑兩聲,“還好你沒有。”

小莫說:“不,我曾經有,只是慢慢發現那樣也沒有意思,於是不做了。”

我挑挑眉,“嗯,你以前說過一點,還好你沒繼續做,要不我們現在肯定不會認識,也不會成爲朋友了。”

小莫把我送到樓下,還沒忘問我:“身體好不少了吧?”

我笑道:“當然,你看我一路走回來都沒什麼問題。”

揮別小莫轉身上樓,我迫不及待地回家。心裏還掛念着小盼,我覺得她一定會主動聯繫陸昊,只希望小盼先別投注感情。

到家後,只有許盈盈一個人在客廳,我換好鞋子走過去,“小盼呢?”

許盈盈指指樓上,“臥室。誒,你們那個餓死鬼怎麼樣了?”

我說:“先放他回去了,我們會在明天想辦法約他出來,然後解決掉。”

許盈盈說:“嗯哼,我用黃哥的理由騙小盼回來,然後說黃哥等不及就走了,然後小盼抱着手機應該又給他發信息了吧,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你上去看看?”

我說:“我現在需要拿到小盼的手機,然後蕭晟會拿到她的密碼,我們就能換成是小盼和餓死鬼聯繫上,不能讓小盼知道。”

許盈盈皺皺眉,“你就算現在喊她下來,她也會拿着手機吧,哪有機會?”

“小盼洗澡了嗎?”

許盈盈想想,“沒吧。”

我說:“那就等小盼洗澡的時候。”

“那你可能要等一會了。”許盈盈說。

我不死心,特意跑上樓敲小盼的門,“小盼,你

在吧?”

“嗯,怎麼啦?”

我說:“你要不先去洗澡,我待會可能要花時間長一點。”

“行,你等會,我聊完這句的。”

順利搞定,我回到自己臥室把蕭晟叫出來。

“蕭晟,待會小盼去洗澡,我會把她的手機拿到手,你沒問題吧?”

蕭晟冷道:“別總是問這些沒有營養的問題。”

他的態度雖然冷,但不是以前帶着蔑視的那種囂張態度,反而有些平時許盈盈吐槽的意味,只是態度不同而已,平白多了些趣味,我是覺得他和善多了,起碼在對待我的態度上。

小盼沒過多久就去了浴室,我在水聲傳出來之後,立刻走到她的房間,手機就放在牀上,蕭晟跟在我身後,他拿起手機,用靈力覆蓋在上邊,隨後轉移到我的手機上。做完後,我悄悄地關門出來。

微信臨時會話的第一個就是陸昊。

“對不起哦,今天我這麼早就回來了。”這是小盼再剛回來的時候發出去的。

陸昊直到剛纔一小時前纔有回覆,他說:“沒關係的,今天很開心,下次再見面。”

我算了時間,一小時前大概就是陸昊從鮮奶吧跑掉的時間。後邊他們又聊了一些不相關的東西,我突然慶幸還好小盼沒有立刻約他再見面,這一段戲就可以交給我們了。

蕭晟說:“我可以讓李小盼改變這個微信的印象,改動一下聊天記錄,然後改動她的這段記憶,這很容易。”

我說:“你是要讓她以爲,這次相親是失敗了吧?”

“對,省得明天囉嗦,以後麻煩。”

“對小盼不會有任何傷害的吧?”我不放心地多問一句。

蕭晟說:“不會。你看劉少和張慶寒有影響嗎?”

我心裏說道,最近又沒有看見他們,我怎麼能知道,張慶寒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蕭晟注視着我,明顯聽到我說的什麼。“我來給他發微信,你別管了。”

我把手機留給他,自己下樓去找許盈盈聊天。

“喲,下來幹啥,上邊的事搞定了?”許盈盈問。

我說:“嗯,蕭晟在弄。”

“我覺得你這幾天又變了,不僅變得更依賴他,對他的信任好像也增加了不少。”許盈盈說,“有好感了?”

我臉上一囧,“別這樣說,我只是慢慢發覺他人不壞,就是總是兇巴巴的一張臉。”

許盈盈輕聲道:“自己注意點,別說我沒提醒你,你和他終究殊途,別讓自己陷進去,最後吃虧痛苦的還是你。”

我別過臉沉思。

“別說是我說的啊,我好想多活幾年,也別讓他看出來,更別在心裏想,你真是的,又是不知道自己想什麼他都知道。”許盈盈說。

“那你還跟我說……”我無奈。

“跟你說是爲了提醒你,你別出賣我啊。”許盈盈理所當然地說。

我擡頭看看樓上,“你就不怕他聽見?”

“我聲音這麼小,他除非故意就是在偷聽,否

則根本是聽不見的。”許盈盈調了個臺,“都沒有好看的電視,誒,你看這個地方臺,還在播張慶寒的電視劇呢。”

“也挺好啊,如果張慶寒真的一蹶不振,我心裏就有些過意不去了。”我說。

許盈盈說:“你總是這樣婆婆媽媽的,你要知道自己沒做錯,做錯的是他。他失敗了就是在吃自己的報應,你爲他揪心個什麼勁。”

我知道許盈盈說得有道理,但是依然於心不忍。我閒聊着和許盈盈說起林宇,許盈盈說:“難怪他會被女鬼盯上,原來是他看見了啊。誒對了,你碰到大利,沒問問他劉少怎麼樣啊?”

我一頓,“這問題怎麼問?太突兀了吧。”

獨家寵妻:冷漠夜少很會撩 “也是。” 浴火狂妃 許盈盈仰起臉看天花板,“你那邊少了劉少這個大金主,還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