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我不亂跑了。對不起,小峯。”劉珊說道。

雖然劉珊說得很誠懇,但是我卻覺得有些東西已經變味兒了。從我懷疑劉珊開始,就變了。

總裁夫人要離婚 正當我在想着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時候,師父不知道爲什麼突然鑽進了這個巷子。

“師父?你怎麼來了?”我有些奇怪的問道。

“我追那女鬼呢,追着追着就追這來的。”師父有些奇怪地看了我倆一下然後問,“對了,你們倆怎麼湊一起了?劉珊是在什麼地方找到的?”

我回道:“我剛被那幾個傢伙堵到這巷子裏,沒想到劉珊恰好在,我就讓劉珊把他們嚇跑了。”

“找到了就好。”師父說道,“行了,咱回去睡覺吧。”

劉珊也沒說什麼,一下就鑽進了玉石手鍊之中。

我跟師父要同走一段路,師父突然封住我的手鍊,說有些話想單獨跟我說說。避開劉珊的話,我不用想也知道是什麼了。

“說吧。”我放緩了腳步回道。

師父頓了一下才說:“徒弟啊,我覺得劉珊是肯定有問題的,只是哪裏出了問題,我也暫時還沒找到,在事情沒有解決之前你一定要看好劉珊,別再出什麼事情了。”

我說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小心的,師父又說叫我別感情用事,還提醒我什麼周婷婷不錯。

“師父,您別亂點鴛鴦譜麼?我跟周婷婷就是普通朋友,我對她一點兒感覺也沒有。至於劉珊,我會認真處理的,如果……如果真是那樣,就聽師父的……”

這話說得我有些心虛,我總覺得是我的錯,要是我不讓劉珊幫我的話,她也不會被抓走,如果不被抓走的話也就不會出這種事情了。我也恨自己心軟,如果當初態度強硬一點,讓劉珊去輪迴的話,現在她應該還是個未出生的嬰兒。

“唉……當初就不該讓你留下她。”師父嘆了一聲,接觸了手鏈的禁制,然後獨立走向他回家的路了。

現在也已經是凌晨了,我也趕緊往家裏走去。回了家,我看到老媽臥室裏還傳來電視劇的聲音。我知道我媽不等我回來是不肯安心睡覺的,想到這裏,我心中一暖。

我對着爸媽地臥室說道:“媽,爸。我回來了。”

我媽只是回道“嗯,我知道了”,然後臥室的電視劇聲音就沒了。

小心翼翼地洗漱完畢,把髒衣服扔進洗衣機,我這才上牀睡覺了。

我不敢再用術法給手鍊加禁制防止劉珊出來,因爲我怕那樣又會讓劉珊生氣逃走,於是我只好叫劉珊出來。

劉珊見我居然主動讓她出來,有些意外,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

我溫柔地拉過劉珊,一把把她攔在懷裏,然後說道:“睡吧。”

對於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劉珊有些受寵若驚,她慢慢靠在我的肩頭閉上了眼睛。

其實我是不想跟劉珊捱得太近,畢竟男女有別,而且我也確實怕跟劉珊發生了什麼。她遲早是要投胎的,而我今生的路還有很長。而且師父說過,人鬼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但不知道爲什麼,對我所做的一起,劉珊從來都不反抗,從來都是那麼順從。

一覺睡到了大天亮,門外突然響起了我媽的聲音:“小峯,起來吃午飯了,你看看現在幾點了?”

我這纔想起門沒有反鎖,頓時嚇得立馬從牀上彈了起來,並且示意劉珊趕緊躲起來。劉珊這纔剛進了手鍊,我媽就開門了。

神醫魔妃:邪王,別纏我 我後背的冷汗都出來了,見我媽沒發現劉珊,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了?”我媽有些奇怪地問我。

“沒怎麼,就是做惡夢了。”我找了個藉口回道,然後就趕緊起牀了。

吃了午飯之後我就到師父那兒去了,畢竟我的道術還得接着學,劍也得接着練。我慶幸還好我媽跟我爸從來都沒有動過我的包,看到劍還好,要是看到我包裏裝着黃紙香蠟之類的東西,那還不得嚇一跳?

“師父,我來練劍了。”我邊進屋邊說道。

師父沒有回答,我這纔看到師父還在打坐。

我不想打擾師父,於是也準備在一旁坐下跟師父一起打坐。還沒坐下呢,師父就說話了:“徒弟,婷婷那丫頭爲了你腳都扭傷了,你還不去看看她?”

我聽到這消息有些意外,心想我跟周婷婷面都沒見着怎麼就扭傷了?

“怎麼回事啊?”我問師父。

師父回道:“還不是昨晚你找我?你讓人家跑那麼快,晚上又暗,能不受傷?我當時也走得急,以爲她沒什麼事,結果今天中午去吃飯才知道。”

“又去蹭飯。”我有些無語的說道。

“這個不是重點。”我揭了師父的短,他立馬就反駁道,然後說,“你現在過去看她吧,買點小禮物什麼的,等你看了她之後再回來練劍吧。”

第70章 不明陰氣

“知道啦,我現在就過去。”我說道。

出了師父家以後我就去了街上,我知道女孩子都喜歡吃東西,所以去超市買了些小零食。師父家跟周婷婷家距離不遠,還沒走進我看到了周婷婷坐在院子裏。

“周婷婷。”我邊走進邊喊道。

“李小峯?你怎麼來了?”周婷婷問。

我把手中裝着零食的袋子交給周婷婷,然後說:“你都爲我受傷了,我能不來看你麼?”

周婷婷拿着袋子抿嘴一笑,然後擡頭問我:“難道我不受傷你就不來了?”

我一下被問住了,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說道:“怎麼不來啊,以後空了找你玩兒。”

周婷婷被我的囧樣逗得哈哈大笑。重點是周婷婷的腳還好沒傷得不嚴重,只是扭到了,估計開學的時候就能好。

周婷婷說她現在又不能出去,天天呆在家裏挺無聊的。我說反正我經常會找我師父,我順便找你就行了。

“只是順便麼?”周婷婷捂着笑着。

她又拿來開玩笑,我這人就是嘴笨,幾句話下來被弄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時候周婷婷的奶奶也從屋裏出來了,見我來了,激動得很。

老太太從家裏給我拿了鹽花生放在桌上說道:“反正閒着也無聊,邊吃花生邊聊吧,婷婷這丫頭說你喜歡吃這個。”

老太太剛說完,我就看到周婷婷的臉有些紅了。我跟周婷婷坐,她知道我的喜好並不奇怪,只是我沒想到她還能記得這麼清楚,居然還讓她奶奶知道了。

我趕緊跟老太太說着謝謝,老太太又坐過來跟我說些不找邊際地話。我也是尷尬得很,心想你孫女成績好,人也漂亮,除了在收作業的時候是個男人婆以外也沒什麼毛病,哪裏會嫁不出去?至於找我這個窮屌絲麼?

周婷婷也有些受不了了,有些不耐心地說道:“奶奶,您能別說這些了麼?”

老太太也不生氣,只是一個勁兒地笑道:“好好好,我不說了,你們年輕人玩兒,我這個老太婆還是去找老太婆玩啦。”

老太太總算是走了,我跟周婷婷兩個坐着好一會還緩過來,纔沒有那麼尷尬。

見時間差不多了,我就跟周婷婷說我要去我師父那兒練劍了,然後就去找我師父了。

小半個下午的訓練,雖然依然是累得腰痠背痛,但是比起以往,已經好了很多了。而且我的身上也開始慢慢由肥肉轉變爲肌肉。

晚上我打算不回去了,我出去買了半斤白酒,又買了些滷菜,打算孝敬一下師父。我酒量不行,只倒了一兩,剩下都給師父了。其實師父喝一斤也沒問題,但是我不想讓他喝太多。

我跟師父正喝酒吃菜呢,才吃到一半,門口就響起了腳步聲。我本能的一把抓起旁邊的劍,我已經形成習慣了,劍不離身,以防萬一。

“黃章,你在不?婷婷出事啦!”門外響起了周婷婷奶奶地聲音。

聽到是老太太的聲音,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瞧你嚇得,疑神疑鬼。”師父沒好氣地說道,然後又趕緊起身去開門說,“婷婷怎麼了?”

老太太急得直跺腳,說道:“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吃晚飯的時候就說身體有些不舒服,我覺着心許是天冷,有些着涼,給她喝了些抗病毒顆粒。剛我們兩婆孫看電視呢,她突然就說頭暈、渾身沒力氣。我這就趕緊來找你了。”

“走吧,過去看看。”師父說道。

我趕緊提起袋子跟在師父後面,噬魂劍也握在了手中,畢竟走夜路更不安全。聰明人都反着念:網文中奇比:搜度百發首節章新最

到了周婷婷家,我跟師父便直接到了周婷婷牀上。看到躺在牀上雙眼緊閉的周婷婷,我跟師父幾乎是同時發現了不對勁。

老太太看出了我們臉上表情的變化,嚇得趕緊問道:“怎麼樣?沒什麼大問題吧?”

師父擺了擺手,說道:“沒,都是小事。不過還是老規矩,麻煩你先出去一下。”

老太太也不猶豫,趕緊就退出屋子關上門。畢竟都是老熟人了,她也非常信任我師父。讓老太太出去只是不想太張揚,師父也不想讓行外的看到他做法。

剛纔我跟師父之所以吃驚,是因爲周婷婷根本不是普通的病,而是體內陰氣太重而造成的。到底是誰想要害周婷婷呢?我想不通。

“婷婷,你放心,會沒事的。”我安慰着周婷婷。這只是普通的陰氣,也並不是很嚴重。師父讓我回去取他的銅錢劍。銅錢經萬人之手,陽氣極盛,所以用銅錢劍做法幫周婷婷消除體內的那點陰氣毫無問題。

周婷婷身上的陰氣放在我們陰陽師身上根本不算什麼,但對普通人來說,足以生一場大病了。

師父先從我包裏拿了符紙,畫了符咒幫她問道身體。而我則是回師傅那兒拿劍去了。

剛出去沒多久,劉珊突然跑了出來。我有些奇怪劉珊這時候出來幹嘛,於是問:“怎麼了?劉珊?”

劉珊不說話,就那麼看着我,我看出來了他有些不高興。

我摸了摸劉珊的頭說道:“乖啊,我現在有事呢,等我忙完了再陪你。”

劉珊忽然就抱住了我,依舊說話。我有些急了,畢竟周婷婷還在危險之中呢,於是我有些不高興地說道:“劉珊,你能別是老小孩子脾氣麼?乖乖給我進去!”

“我不!”劉珊說完就一下子跑走了。

我看到劉珊跑了頓時嚇壞了,心跳也開始加快。怎麼辦?現在是去找劉珊還是去給師父拿銅錢劍?反正周婷婷現在已經被穩住了,師父一個人應該沒什麼問題。我趕緊朝着劉珊追去,又跟周婷婷的手機打了電話。

沒一會我就聽到了電話那頭師父的聲音,我告訴師父說劉珊跑了,讓他自己去拿一下銅錢劍。師父也知道不是怪我的時候,說了個好字就掛了電話,他說等解決了周婷婷的事情再來幫我。

鬼魂的移動速度就是比人快上不少,我還用了一張師父的飛雲腿符,也沒能追的上。看着劉珊往附近的山裏跑去了,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跟着跑進了山裏。

“劉珊,你出來吧,別生氣了,是我不好!”我一邊四處走動尋找一邊道歉。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錯哪兒了,但是俗話說得好,女人永遠是對的,跟她們爭不得。

我心裏已經差不多決定了找個時候把劉珊給送下去,最好是能走後門安排她早點投胎,免得又偷跑上來找我。在那麼一瞬間我也看淡了,我覺得我跟她就是個過客,如果真有緣的話,說不定等我人到中年,還能見到已經重新做人的她。

人鬼殊途,我開始有些理解這句話了,我感覺我跟劉珊的矛盾就是這個原因。畢竟我也沒做過鬼,哪知道做鬼心裏是怎麼想的。

我翻了大半個山頭也沒找到劉珊,剛想拿出手機看看師父怎麼還不用劉珊的手機給我打電話,一看居然沒信號!我靠!要不要這麼倒黴?我一個人要是遇到什麼事情的話不是死的很慘?

沒辦法,既然聯繫不上師父就只有自己找了。其實我覺得我這麼找也是徒勞,畢竟劉珊如果是真的想要躲我的話我也找不到她。我只是在心裏祈禱但願今晚別出事。

剛這樣想着,就感覺到了身後似乎有什麼東西來了。我往前跨了兩步就趕緊一回頭,發現正是那個上次還給我劉珊的傢伙。這個活死人,又想搞什麼?

第71章 鬧鬼

“又是你!”我說罷拿起劍來就朝着那傢伙砍了過去。

朱柯也握緊短刀朝着我衝了過來,寧靜的山林裏頓時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這傢伙也不知道恢復得還真快,腦子都被我砍下燒壞了現在也沒事。那我就再把那傢伙的頭再砍下來一次。

這時候要是師父的銅錢劍在就好了,別看那劍看着不起眼,但是對於這種活死人卻是最有效果的。強大的陽氣足以把活死人的鬼魂從他的肉體裏逼出來。

即使是某些高級活死人能夠模仿活人的溫度,但他們陰性的體質卻是不能改變的,是陰就怕陽。

這時候那傢伙一手抓住我握劍的手,另一隻手拿起短刀就朝着我脖子上過來。我剛想用左手反擊,他的短刀就已經架在了我的脖上。

“你最好老實點,不然我可不保證我的刀不過划過去。”朱柯說着就拿刀面劃過我脖子。

感受到那金屬的冰涼,我頓時覺得似乎那冷兵器的涼意都涼到我心裏了。

我笑着:“朱兄,別激動,咱有話好好說嘛。”

“別給老子廢話,閉上嘴,乖乖跟我走。”朱柯一把奪下我的噬魂劍,又趕緊轉到後面用刀面對着我脖子,只要我一跑,那刀能直接把我的脖子都給劃開了。

我儘量讓自己的脖子距離那刀遠點,生怕那傢伙一不小心就一刀過來了。要知道這脖子一旦被劃開了,我等不到送去醫院,可能血就流得差不多了。

我心想自己也真他孃的倒黴,居然被這麼菜一傢伙給抓住了,想想都丟人。

忽然我聽到劍劃過空氣的聲音,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朱柯的身體就抖了一下。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是誰?”朱柯抓過身去問。

趁着這時候,我趕緊捏住了他握着刀的手,然後身子猛地往另一邊一閃,頓時就閃了出去。這時候我纔看到了在一旁的師父。

“師父你來救我了?”我有些激動地說道。說實話,我今晚可是被嚇住了,平生第一次有人拿着刀架在我脖子上威脅我。

師父拿着手中的銅錢劍,把劍朝着朱柯一扔,那傢伙頓時就慌了,趕緊拿出短刀抵擋。我也趕緊默唸咒語,那本來在朱柯手中的噬魂劍頓時就飛回了我的手裏。

我攔着朱柯不讓他逃跑,而師父則拿着銅錢劍朝着他進攻刺去。師父馭劍比我厲害多了,沒幾個回合下來,師父的銅錢劍就直接插進了朱柯的身體。聰明人都反着念:網文中奇比:搜度百發首節章新最

剛一插進去,我就看到了一個鬼魂隱隱要從朱柯的肉體中脫離出來。那鬼魂全身看着都是燒傷的痕跡和爛肉,看着噁心的要死。我靠!這傢伙,上輩子是被燒死的吧?

“乾坤天丞,神鬼辟易,三清借法,五雷歸一。”

我畫了個雷咒朝着那傢伙扔了過去,剛要逃跑的朱柯被阻擋了一下。而師父這時候也已經拿出了收鬼竹筒,打開蓋子一張符篆扔進去接着對着朱柯念着咒語。

只見朱柯“啊”的叫了一聲之後便被吸進了竹筒之中。然後師父趕緊蓋上了竹筒,又用鎮鬼符封住了口子。

“這傢伙,燒得他魂飛魄散纔好。”我憤憤地說道。

“我只負責抓鬼,這罰的事,但是交給下面的人吧。”師父說完便把那竹筒丟進了包裏。

忙完了朱柯的事情,我這纔想到劉珊還沒找到。這丫頭,又跑哪去了?

“師父,劉珊她……”

“先回街上吧,看看情況再說。”師父說完便向山下走去。按理說這時候應該送朱柯下陰間的,可是劉珊沒找到,我們也不放心。

到了鎮上,街上的人還有不少,我跟師父逛遍了幾條街也沒找到任何線索。

我試着召喚劉珊回來,依然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師父,你說爲什麼一到晚上劉珊就想跑出去?”我問。

“不知道,我感覺劉珊被人控制了,這幾次的事情肯定跟她有關係,只是我找不到證據。”師父說道。

我又問:“師父,會不會是對方做得太隱祕了,我們根本發現不了?或者是劉珊身上依然有着對方的禁制壓着她?”

“應該不會,能做到不被你師父我發現,那傢伙也用不着躲躲藏藏跟我們打游擊了。”師父又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這次找到劉珊,我希望你能送她下去。”

都說往事隨風 我想了一下,做出了決定,對師父說道:“好……等找到了跟朱柯一起送回去吧。”

我跟師父坐在街頭,看着街上的人慢慢變少,只有偶爾幾個醉酒的漢子拉拉扯扯地往回走。而就是這時候,才最容易出事。

沒多久,周婷婷忽然又打來電話,我接起來一聽,只見周婷婷那頭的聲音哆嗦得很,哭哭啼啼地對我說:“小峯,你現在跟你師父在一起麼?我們家鬧鬼了!”

夜裏很安靜,所以師父直接聽見了周婷婷的話,趕緊說道:“走!回去!”

師父直接用了“飛雲腿”,我跟師父到了周婷婷的家,一眼就看到了屋內的劉珊和被嚇得縮在牆角的周婷婷和她的奶奶。老人家已經被嚇得有些不行了,嘴巴都開始泛白。

“劉珊,過來!”我有些生氣地喊道。這個丫頭,怎麼跑來嚇人了。

沒想到劉珊居然一臉生氣,見我們來了又要逃走。師父見此趕緊一張鎮鬼符過去壓住了劉珊,接着我趕緊強制性把劉珊收回了手鏈中。我怕劉珊再逃跑,只好又在手鍊上加了禁制。

抓住劉珊,我這才趕緊過去看看周婷婷她們怎麼樣了。師父在幫老太太穩住魂體,再被嚇一次,怕是七魄都要沒了。

周婷婷也好不到哪去,我畫了一道安神符放在她的胸口,情況這纔好多了。

周婷婷一個勁兒的往我懷裏鑽,也顧不得什麼害羞不害羞了,就是說怕。我拍着周婷婷的背後,安慰她說已經沒事了,不用怕。本來周婷婷還不知道我是幹嘛的,對付師父也是模模糊糊。這麼一弄,我跟師父的身份算是徹底暴露了。

我幫周婷婷擦了擦眼淚,告訴她鬼已經被我抓住了,現在沒事了。周婷婷不管我怎麼說,就是挨着我,不讓我離開半步。

我覺得有些諷刺,似乎每個跟我親密接觸的女孩都是因爲害怕,難道就沒真正喜歡我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想到了何媛,想起以前自己跟傻子似的付出。

今晚是不能辦事了,我跟師父好不容易送他們婆孫倆上牀休息了,又畫了鎮鬼符掛在門外。師父找了面鏡子,簡單的加持了一下,又在背後貼上了五雷符咒。這樣普通的鬼來了肯定是進不來的。

周婷婷不肯讓我們,於是我跟師父只好找了牀被子就在地上搭着睡了。

師父習慣了早起,反正我是睡到自然醒,等醒來了的時候都十一點了,我靠!咋睡了這麼久?我有些不好意思,趕緊起來,又把地上的地鋪收拾好。

周婷婷這時候已經在院子裏坐着看書了,而老太太在準備午飯。看到我起牀了,周婷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你醒啦!”

“再睡不成豬了?”我說。我見師父沒在,又問我師父去哪了,周婷婷說我師父回去了,一會吃飯的時候再過來。

周婷婷問我是不是我跟我師父都是道士,我也沒瞞着她,說算是吧。

“那你不是出家了?以後也不能娶老婆成家?”周婷婷問道。

第72章 劉珊的委屈

我突然就想到了何媛以前也問過這個問題,那時候還以爲人家真想跟我呢,真是可笑。我回道:“沒有,我只是跟師父學道術,不出家,以後也是要結婚的,我要是出家我媽非砍了我不可,她還等着抱孫子呢。”

周婷婷只是“哦”了一下,然後她又問我寒假作業完成的怎麼樣了,我心想我書都放在學校一本沒拿回來,還做個屁的作業啊?

“這個……作業嘛……”我突然話鋒一轉,說道,“要不這樣,我幫你再畫道符,以後你在外面遇到鬼魂的時候可以用這個攻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