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不時的透過草林的縫隙看下路上的動靜。

然後遞給一張符我,對着符唸了點什麼。

喘着粗氣,看着外邊說:“這張符叫隱身符,可以隱藏你的氣息與形體,別弄丟了。”

這東西真好,符這種東西也就道士和陰陽師會有,難道孟瑤是陰陽師?

如果她真的是陰陽師,那她應該一開始就知道我體質的不同,怎麼沒聽她說起過。

我也跟着看了下林子外邊,突然看見追我的女人突然看向這邊。

小心翼翼,慢慢的朝我們靠攏。 我也跟着看了下林子外邊,突然看見追我的女人突然看向這邊。

小心翼翼,慢慢的朝我們靠攏。

孟瑤趕緊捂住我的嘴和鼻子,急忙的說道:“別動,屏住呼吸……”

手緊握着符紙,由於太過緊張,身體都感覺有點僵硬。

屏住呼吸,連眼珠都不敢亂移動。

那位女人凝視着我們這片區域許久後默默的離開了。

這時我才鬆了口氣,扒開孟瑤的手,正準備說話時,孟瑤再次捂住我的嘴。

凝重的看着我輕輕搖了搖頭,然後再次看向林子外。

我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發現那個女人根本就沒有走遠。

而且我剛纔一動,好像引起了她的主意,她再次向我們這邊走來。

心中百般後悔呀,這要是被發現就慘了,而且最終的罪人是我。

她觀察了很久,沒發現什麼,於是又離開了。

不過這次我就不會像上次那麼傻了,就算她走了,我也沒敢動一下。

她走後大概過了十分鐘,我和孟瑤才鬆了口氣。

兩人同時長呼一口氣,露出一副輕鬆的樣子。

“天快亮了,我們慢慢走回學校吧!”

孟瑤站起來,語氣平淡的說着,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軍婚蜜令:晚安,顧先生 不得不對他的淡定點贊。

我嗯了一聲,正準備起身時,看見孟瑤身上全是血跡,而且衣服上到處是破洞。

“孟瑤,你怎麼啦!”趕緊起身,拉住正準備走出林子的孟瑤驚歎道。

她扒開我的手,聲音低沉的說:“沒事,快點離開這,不然等那個女人發現不對勁,再回來就糟糕了。”

也是,現在的關鍵是離開這,她受傷的問題等下在路上也可以問。

兩人一左一右的走着,誰都沒有說話。

看着手上她剛纔給的符紙,想着到底要不要繼續追問呢。

她明顯不想告訴我原因。

以前就是這樣,她不想告訴我,不管我怎麼問她都不會告訴我。

低着頭,不知該如何是好。

突然發現,這張符紙怎麼這麼眼熟。

是在哪裏見過嗎?

是那張,一模一樣。

剛纔醒來時,發現自己身上裹着一層破布,破布上就粘着一張跟這一模一樣的符紙。

難道說,我身上的血跡是她的?

王者風暴 當時我在酒店暈倒後難道是她把我帶出來的?可她身上的血是怎麼來的?

爲什麼又會把我藏在那間破屋裏,然後把我隱藏起來?

用餘光瞟了眼孟瑤,又看了眼手上的符紙。

在餐館我會暈倒,是因爲可樂裏被下了藥。

下藥人的主要目的肯定是抓我,這個我可以斷定。

那麼在我暈倒後,下藥的人肯定出現過。

當時孟瑤是清醒的,她又懂道行,爲了保我,肯定有跟那個人打起來。

在腦子裏腦補了一下當時的畫面……

孟瑤帶着我逃離酒店,邊逃邊抵抗着下藥人的攻擊。

由於我昏倒而拖她後腿,孟瑤身上多處被攻擊,身受重傷,但她依舊沒拋棄我。

在她力氣所剩無幾的時候,把我藏到了破屋裏,並且用符紙把我隱藏了。

弄好這些後,她一個人引開了下藥人。

這樣一來,讓我便安全了,但,她則……

不過當時姍姍與展葉都昏了過去,爲什麼孟瑤只救我。

姍姍又怎麼會落入面具男的手裏?

展葉呢,會不會也被抓了?

而且,全身是傷的孟瑤,下藥人應該能輕易抓住她,怎麼反而放了她?

疑問真的太多,不過我敢肯定,孟瑤絕對見過下藥人的模樣。

“孟瑤,你是爲了救我才成這樣的嗎?你是不是已經見過下藥人了?”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瞟了我一眼。

“我剛纔見到姍姍了,她被一個戴面具的人抓着威脅我,那個下藥人是帶着面具嗎?姍姍怎麼會被抓?”

她停下腳步,皺着眉看着我,兩眼中充滿了悲傷。

“我說下藥的就是姍姍,你會相信嗎?”

她的語氣中帶着失落,誠懇,不像是在開玩笑。

我的確說過相信她,但是我從陽林村到現在的表現,沒有體現出一點相信她的樣子。

反而一直在質疑她。

不管是她的身世,還是她與姍姍的事情,總覺得她隱藏的太深。

“不是我不相信你,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可能相信一方而質疑另一方,既然這樣,那我選擇兩邊都不信。”

孟瑤沒有說話,只是失望的繼續向前走。

“現在姍姍不在這,你能告訴我,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難道你們真的沒把我當朋友看待嗎?”

她沒有回答,只是一直悶頭往前走。

隱婚蜜愛:偏執老公寵上癮 突然,她略帶一絲憤怒的說:“你應該去問她,你與她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說完,她停下腳步,扯着我的衣領,咬着咬說:“哼……好朋友?什麼是朋友?天天生活在一起,幹什麼事都不分開的就叫好朋友嗎?你太天真了……”

第一次看待孟瑤這個樣子,看來我剛纔的話是真的惹怒她了。

但她剛纔說讓我去問我與姍姍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我這段時間基本都與蔚軒和小白生活在一起,跟姍姍能發生什麼事?

而且,現在是她跟姍姍的關係不好,姍姍對我很友善呀。

她爲什麼要說我太天真?

疑惑的看着孟瑤,她甩開我的衣領,低着頭,小聲說:“對不起,剛纔的舉動有點過激……”

我趕緊搖着頭說着沒關係。

她仍然低着頭,向前走着,氣氛尷尬得我走路都感覺有些不自然。

正準備開下玩笑,改善下氣氛的時候,孟瑤又突然說:“有時,對你好的人,可能是因爲什麼目的而接近你,包括我……”

聽到她這樣說,我感覺全身顫抖了一下,立即停下腳步,看着孟瑤的背影。

她這句話不就是前段時間姥姥與我說過的嗎,雖然不是原句,但意思差不多。

她們兩人怎麼都對我說同樣的話?

我身上到底有什麼值得別人接近。

回到公寓樓時已經是早上四點了,孟瑤也就沒回學校,直接跟着我回了公寓。

剛走進公寓,孟瑤就一臉嚴肅,緊張的說:“這公寓樓有問題。”

我也沒怎麼驚訝,這一點蔚軒和小白都與我說過。

孟瑤見我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她也就沒說什麼了。

由於晚上一夜沒好好睡,於是今天就沒有去上課。

睡到中午時,被門鈴聲吵醒。

開門後,姍姍一臉惶恐的衝進我的房間,擔心的問:“雨澄,你沒事吧!”

我微笑着搖了搖頭,當姍姍看見孟瑤後,表情瞬間變得陰沉。

對着我小聲說:“等會給你打電話,有事要跟你說……”

說完她就甩門而出。

孟瑤什麼都沒說,繼續回被子裏睡覺。

晚上,孟瑤回學校了,姍姍打電話約我在lolo咖啡見面,說已經定好了包間。

想與我說下有關孟瑤的事情,讓我別跟孟瑤說。

剛開始孟瑤約我的時候也是這樣對我說的,現在完全反了過來。

不知道爲什麼,現在很排斥這種不要告訴誰誰誰的話。

我來到lolo咖啡,姍姍已經在那等着我。

兩人各自點了一杯自己喜歡的咖啡,我直接就問道:“到底是什麼事?”

她低着頭,一直用勺子在咖啡杯裏來回擺動。

沉默一會後,小聲說道:“孟瑤是不是對你說過我的壞話?”

我並沒有表現出很驚訝的樣子,依然平靜的端起咖啡杯喝了口咖啡。

這時如果表現得過於緊張就等同於告訴她孟瑤的確說過她壞話。

這樣會讓她們的關係更加惡化。

“有什麼就直接說吧,不希望你們一直這樣,這樣會讓我很難過,也很難堪。”

看不清她的表情,但總覺得氣氛不對。

浴火王妃 隨後便看到桌子上出現了溼印。

她……哭了。

我用手替他擦掉淚水,說道:“說吧,哭也不能解決問題。”

她皺了下鼻子,用手擦掉淚痕,哽咽着說:“不要相信孟瑤,不能相信她的,她是位陰陽師,不是所有陰陽師都是好人,這跟電視裏不一樣……”

我看着她,沒有說話,把勺子放在嘴裏咬着。

經過這幾天發生的事,我同樣也發現孟瑤是陰陽師的事。

的確,陰陽師不一定全是好的,但也不一定全是壞的。

孟瑤不但沒害過我,而且還幫過我很多次。

昨晚剛被她救過,今天就懷疑她的好壞,這種事我做不到。

“你難道不好奇昨晚可樂裏的毒是誰下的,我爲什麼會被面具男抓住?一切都是她,就是她把我交出去的……”

姍姍抽噎的說着。

我的確好奇,但從沒想過會是孟瑤做的,她不像那種人。

要真是姍姍說的那樣,就說明孟瑤與面具男是一夥的。

面具男的目的是我,他抓姍姍也是爲了威脅我,既然是這樣,孟瑤爲什麼不直接把我交給面具男。

反而用符紙保護了我,她的傷又是怎麼來的。

姍姍看見我不太相信她,於是接着說:“你知道爲什麼我,孟瑤,展葉靠近你不會出事嗎?”

我猶豫的搖着頭,這一直都是我很慶幸的地方,對於我來說,她們三個是特別的。

“因爲孟瑤一直用陰陽術保護着我們,當時在陽林村時,你也聽她說過,她喜歡展葉,她在不認識你之前就喜歡展葉,只是展葉只與你說話,於是她決定接近你,你也知道她的性格,她一個人不好意思,於是拉上了我。”

她喝了口咖啡,接着說:“在與展葉接觸後,她便一發不可收拾,喜歡已經變成了愛,她的性格也開始變了,其實她打心裏厭惡你,她對你的好只是表面,這些只有我知道,我看着她一點一點在改變。” 整個人像觸電一般,愣住了。

原來我一直認爲的“特別”只是用陰陽術維持着,這讓我無比失落。

我還一直天真的以爲,老天不會一直這樣玩弄我,不會一直讓我在黑暗與寂寞中度過。

以爲孟瑤,姍姍,展葉就是老天派來拯救我的天使,沒想到這只是騙局。

一直喘着粗氣,身體不停的顫抖着,手連勺子都拿不穩。

她的這些話壓得我喘不過氣。

用力拍了下桌子,大聲吼道:“既然你都說了,只有你知道,讓我怎麼相信你。”

我始終不能接受她說的這些。

她走過來抱住我,小聲的說:“我本來不願意告訴你的,但我也不想你一直被欺騙,我被面具男抓就是最好的證據。”

她撫摸了一下我的頭髮,接着說:“不知道爲什麼那個面具男指定要你,她本來是想把你交出去的,後來好像她們的交易談的不滿意,因爲這樣,他們還打了一架,最後她把我交給了面具男,走時還說什麼如果想要得到你,就拿出滿意的條件交換。”

難道孟瑤身上的傷是跟面具男打鬥時候留下的?

用力的推開姍姍,眼淚不知不覺的往下流。

實在無法接受,我疼惜的天使原行居然是惡魔。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一直把孟瑤當做姐姐,爲什麼姐姐會出賣妹妹。

孟瑤說過,對我好的人,可能是有目的而接近我,而且後面還強調了包括她。

難道姍姍說的都是真的?

感覺到心臟隱隱作痛。

咬着牙,抹掉流出來的眼淚,瘋狂的往外跑去。

姍姍在後面跟了上來,一邊跑一邊叫着我的名字。

我只想靜靜,爲什麼交個真心的朋友就這麼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