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在幽冥之境的時候,他曾經用耗費五萬點陽氣值的代價,強行啓用了一次一氣陰陽棍。

而一氣陰陽棍和玄天鎖妖圈是同等級的神器級法寶,既然一氣陰陽棍能夠強行啓用,那麼,玄天鎖妖圈應該也能。

肖遙在心裏衝系統開門見山地問道:“如果我要將玄天鎖妖圈從阿祁脖子上摘下來,需要耗費多少陽氣值?”

“讓我計算一下。”

系統沉默了片刻,答道:“無支祁是上古奇妖,神通廣大,那玄天鎖妖圈,乃是蕩魔天尊親手套在它脖子上的,除了玄天鎖妖圈本身的力量之外,蕩魔天尊還加了數道封妖神印,如果宿主堅持要將玄天鎖妖圈從無支祁脖子上強行摘下來,至少得消耗陽氣值78000點。”

“臥槽!多少!?”

肖遙嚇了一跳,還以爲是自己聽錯了。

“78000點。”

“尼瑪哦!怎麼比啓用一次一氣陰陽棍還貴!?”

系統解釋:“情況不一樣,因爲玄天鎖妖圈目前正處於使用狀態,更何況蕩魔天尊加了封印,所以若要強行摘除,需要付出較大代價。”

瑪了個蛋!

老子還以爲三四萬陽氣值就行了,沒想到居然要這麼多。

哎!這事還是晚點再說吧。這麼多的陽氣值,老子這一時半會兒可消耗不起。

肖遙不得不打消了爲阿祁強行摘除玄天鎖妖圈的念頭,

且不說他目前根本沒這麼多的陽氣值可供消耗,就算有,他還得用陽氣值提升御劍術技能。

所以,這事只能從長計議,過段時間再說了。

……

第二天早上,肖遙被一陣喧鬧聲吵醒。聽起來似乎是阿祁和辰月在說話,不過除了他倆的聲音之外,還有一個陌生的聲音。

他破口罵了一句:“瑪了個蛋!老子昨晚半夜才睡,這一大清早吵個毛啊!還讓不讓人好好……”

他話剛說到一半,忽然腦子裏一激靈,意識到不對勁。

等等!

重生八零:媳婦甜辣辣 怎麼會有陌生人跟阿祁和辰月在說話!?

辰月還好,畢竟她變做了人的模樣,但阿祁的模樣是一隻水貂啊!

不管是誰,聽到一隻水貂開口說話,那還不得嚇得半死!?難道是熟人?可聽這說話的聲音,相當陌生啊!

想到這,肖遙一翻身爬起來,立刻穿上拖鞋,便欲下樓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也就在這時,張咪正好從浴室裏走出來,與正往門外走的肖遙撞了個滿懷。

張咪剛洗完澡,身上只披了一件浴袍,裏面完全真空。

肖遙順勢抱住張咪纖細的腰肢,一低頭,看到她….

張咪有所感覺,笑道:“嘻嘻,一大早起來就不安分呢。昨晚上還沒把我和妹妹折騰夠麼。”

“誰叫咪姐你和小老婆的誘惑力這麼大呢。”

兩人正調着情,冷若冰忽然推門進來,見他倆正抱在一塊,立刻臉色微微一紅。

“你們怎麼一大早就……”

沒等冷若冰把話說完,肖遙忙伸手過去,將她也一把摟了過來,

“嘿嘿!小老婆你來得正好。一大早做做運動,據說可以長壽呢。”

誰知他話音剛落,冷若冰說道:“老公你還是先下去看看吧,出事了。”

肖遙一聽,立刻想到了那個陌生的聲音,忙問:“小老婆,是不是有人闖進來了!?”

“人闖進來了?沒有吧。”

“那是出什麼事了?”

“是白咖啡,它居然開口說話了。”

“白咖啡開口說話!?”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恍然大悟,肯定是白咖啡昨晚上吃了那顆太乙獸靈丹後,已經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激發了體內的神獸力量,所以能夠開口說話了。

他不由得心頭一喜,丟下一句:“我去看看!”便奔出了臥室。 院子裏,肖遙見到了白咖啡,看起來與之前並沒有什麼異常之處,但白咖啡一見到他,立刻便開口說話了:“主人你來了呢。”

它說着,快步溜到他身旁,用身體蹭了蹭他的小腿。

肖遙很是欣喜:“臥槽!你真能開口說話了呢!”

“這得多虧了主人您給我的那顆仙丹,沒想到吃了之後,竟然恢復了神獸之軀。”

“嘿嘿!那當然,那可是太上老君煉丹爐裏煉出來的神丹,你也是跟了我,纔有幸吃到這麼一顆。”

“嗯嗯!我家主人最威武霸氣了。”

肖遙一聽,一臉黑線。

尼瑪……

這畜生,恭維人的本事真是一流。

肖遙懶得理它,轉頭衝辰月問道:“辰月,那顆魔靈珠呢?”

“我把它收起來了,主人稍等片刻,我這就去給您取來。”

辰月說着,身形一閃,一下子便瞬移到了屋內,過了不到一分鐘,她又瞬移了出來,手裏還拿着那顆通體烏黑渾圓的魔靈珠。

辰月將魔靈珠遞到了肖遙面前,

肖遙接過魔靈珠,將魔靈珠拿在手裏掂了掂,嘴裏說道:“這玩意兒也算是一件寶貝,你們說我要不要還給聶無雙呢?”

“主人,恕我直言,那聶無雙深不可測,而且手裏竟然有魔靈珠這等法寶,恐怕不是一般之人。輕易不可與之爲敵,還是將魔靈珠還給他爲好。”辰月說道。

肖遙皺着眉頭沉吟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氣,說:“你說得對,那傢伙的確深不可測,也不知道他到底什麼來頭,又究竟是敵是友?”

“從他的將魔靈珠交給主人您這一舉動來看,辰月認爲,他對您並無惡意。”

辰月話音剛落,阿祁說道:“那可不一定,說不定他是藉此試探主人的實力呢!”

“那你說他的目的是什麼呢?”

“這個我哪知道,反正,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傢伙不請自來,而且一來就故意招惹主人,肯定沒安什麼好心!”

聽了阿祁與辰月所說,肖遙若有所思。

此次幽冥之境之行,非但沒能解開聶無雙的身份之謎,反而讓肖遙愈加覺得,這傢伙深不可測。

他到底是什麼人?修爲有多高?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

一連串的疑問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

在思索了一陣之後,肖遙決定,先把魔靈珠還給對方,先勿論對方究竟是敵是友,東西畢竟是借的,有借有還,理所應當。

……

隨便吃了兩片面包,肖遙便驅車趕去了學校,

他來得有點晚,走進教室,一眼便瞧見,聶無雙正坐在林沐曦旁邊,與她有說有笑,而蕭飄然就坐在林沐曦的另一邊。

而且他發現,侯三和寢室裏那幾個傢伙,居然對聶無雙也很是熱情。

瑪了個蛋!

這什麼情況啊,老子就晚來了半小時不到,發生什麼了?

肖遙正發愣,蕭飄然衝他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旁邊還有個位置。

他定了定神,走了過去。

聶無雙見肖遙來了,嘴角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肖遙走到蕭飄然旁邊的空位坐下,侯三立刻湊過來,興高采烈地說:

“老大,這聶無雙可真夠仗義的。”

肖遙轉頭看向聶無雙,頭也不回地問道:“他做什麼了?居然讓你小子對他也讚不絕口。”

“老大你沒看微信羣麼?從昨晚到今早上,他在羣裏發了差不多上萬的紅包呢。”

肖遙心頭一怔,立刻摸出手機,打開微信一看。

還真是!

聶無雙從昨晚十一點到今天早上,發了得有上百個紅包,每一個紅包的金額都是100元到200元不等。羣裏都沸騰了。

深知愛我不及她 瑪了個蛋!

原來這傢伙是用錢籠絡人心。

這幫傢伙,還真是見錢眼開,就爲了這麼一點蠅頭小利,就被這傢伙給收買了。

不過這樣倒是也沒什麼不好。

想到這,肖遙將魔靈珠取出來,遞到聶無雙面前,笑着說:

“無雙同學,謝啦。”

其他同學見到肖遙手裏的魔靈珠,發出一陣驚呼。

“這……這是珍珠麼?”

“哪有這麼大顆的珍珠,我看是什麼寶石吧。”

“會不會是夜明珠啊?”

……

大家一時之間議論紛紛,肖遙與聶無雙均未解釋,聶無雙接過魔靈珠,拿在手裏掂了掂,意味深長地說:“肖遙同學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肖遙淡淡一笑,

“彼此彼此。”

聶無雙將魔靈珠收起來,又摸出一張燙金請帖遞到肖遙面前,笑着說:“肖遙同學,明晚我將在白天鵝皇家會所辦一場酒會,以答謝S市各位的照顧,若你屆時有空,一塊來吧。”

肖遙心頭一怔,明晚?

還真是巧了,明天老子不是要去惡鬼谷設局,收拾那幫火炎魔族麼?

惡鬼谷距S市有三十餘里,當日去,還得對付火炎魔族,只怕未必能在天黑之前趕回來。

想到這,肖遙決定拒絕聶無雙的酒會邀約,他正欲開口,蕭飄然笑着說道:“肖遙,屆時你可一定要去哦,我和表妹也會去呢。”

肖遙立刻轉頭看向林沐曦,

“沐曦,你也會去?”

林沐曦點了點頭,

瑪了個蛋!

這個聶無雙,居然邀請了沐曦,他到底安的是什麼心?不行!老子必須得跟着一塊去,晚上沐雨就會醒來,萬一被人發現她們姐妹二人雙魂同體的祕密,那可就麻煩了。

肖遙定了定神,對聶無雙說道:“既然是聶同學相邀,我當然會來。”

“好!到時候恭候大駕。”

……

第二天,肖遙等人一大早便按照計劃,驅車出發。

因爲是要對付火炎魔族,爲避免發生危險,張咪留在家中,長爪負責守護,辰月則變作張咪的模樣,懷裏抱着辰龍,與肖遙、冷若冰以及阿祁、白咖啡一同前往惡鬼谷。

一行人驅車半小時,來到了一座大山腳下,肖遙找了一處空地將車停好。

從車上下來,冷若冰轉頭看了看,路上並無其他車輛跟着,她小聲衝肖遙問道:“老公,爲什麼火炎魔族沒跟來呢?他們會不會不來啊?” 肖遙淡淡一笑,說:“小老婆你放心吧,那幫傢伙一定會來?”

“可爲什麼沒有車跟着我們呢?”冷若冰不解。

“我早就放出風,說要來這裏郊遊,他們其實並不需要跟蹤我們,只需事先在此設下埋伏就好。”

肖遙話音剛落,阿祁說道:“主人說得沒錯,本大聖聞到了魎犬的氣息。”

“魎犬是什麼?”

冷若冰問道。

肖遙說道:“魎犬是一種邪獸,上回我對付火炎魔族的殘狼,這傢伙就帶着不少魎犬前來。”

聽肖遙這麼一說,冷若冰立刻朝四周張望了一番,似乎有些緊張,

肖遙見狀,一把攬住冷若冰,笑着說:“小老婆你別緊張,魎犬對阿祁來說,就是一堆食物。阿祁是吧?”

“嗯嗯!魎犬的腦髓,那可是人間極品美味哦。”

阿祁說着,舔了舔嘴脣,似乎已經嘴饞了。

瑪了個蛋!

老子跟它提這茬幹嘛呢!

肖遙一想到阿祁大口吞吃犬腦的樣子,就感到一陣噁心,他趕忙岔開話題道:“不說了,咱們進山谷吧,根據網上的信息,從這裏進山還得走三四里的山路呢。”

一行人沿着一條羊腸小道往大山內走去。

這一帶雖然距離S市只有三十里地,但山林卻是十分茂盛,往大山內走了沒多遠,羊腸小道便完全被荊棘雜草所覆蓋。根本沒法落腳。

好在肖遙早準備了一把開山刀,身爲一行人當中唯一的男人,開路這種粗重活自然而然落在了他的頭上。

他一邊揮舞着開山刀在前面開路,一邊在心裏暗罵:

“瑪了個蛋!這種鳥不拉屎的鬼地方,要不是爲了對付火炎魔族那幫子邪魔,老子纔不來這兒搞什麼郊遊呢!尼瑪簡直就是活受罪嘛!”

秀才家的俏長女 他正在心頭抱怨,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宿主可以用開山符開闢山路,也就不必如此費勁了。”

“開山符?臥槽居然還有這種好東西!你TM不早說!”

肖遙立刻打開了系統商店,一查,還真找到了開山符。

開山符:召四方山神土地,開闢荒郊野嶺。

他再一看開山符的價格,

尼瑪……

還真不便宜,兌換一道開山符,需要耗費陽氣值1250點。

肖遙不禁抱怨道:“這尼瑪也太貴了吧?不就一道符而已嘛!居然要這麼多陽氣值。”

系統解釋:“開山符屬於仙靈符,土地山神雖然職級低,但畢竟是仙吏正神,召正神做事,價格自然不菲。”

“可黃巾力士也是仙吏正神啊!級別應該不比土地公、山神爺低吧,老子用三清鈴召喚黃巾力士才消耗30點陽氣值好麼!”

“那是因爲你手裏有三清鈴這件仙家法寶,但三清鈴無法召喚土地公、山神爺,全憑開山符,價格自然不一樣。”

系統說到這,又道:“另外,你現在已經達到捉鬼大師3級,如果再用三清鈴召喚天兵神將的話,能夠召喚金甲神將,但每次需額外消耗200點陽氣值。”

“金甲神將?” 重生暖婚:天價老公超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