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仙早已經怒火中燒,吼道:“黑色星期五,現在知道錯了已經太遲了,弟兄們殺了他。”

楊子把手一揮說道:“慢着。”

“爲什麼?”黃大仙與夢幻之城都不解。

“聽我把話說完。”楊子隨即又看了黑色星期五,道:“黑色星期五,你再也沒有回頭路了可走了。”

“爲什麼?我是黑色兵團的大王,我叫他們立即撤軍。”黑色星期五叫道。

“我已經知道了,在你離開兵團之際,黑不溜湫發動兵變,奪取了黑色兵團的最高統帥。”楊子感應的一點都沒錯。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黑不溜湫已承諾不做黑色兵團的最高統帥。”黑色星期五絕不相信這是真的。

夢幻之城是一場浩劫,黑色星期五已經不能主導這場浩劫了,因爲黑色兵團統帥再也不是黑色星期五。

“不好了,黑色兵團殺來了。”狂人兵團進來通報。

夢幻之城一片騷亂,一片恐慌。

“大家不要慌,不要亂,看好你們的孩子。”楊子一邊大聲叫道,一邊來到夢幻之城城外。

黑色兵團黑壓壓的一片,在遂溝前止步。

黑小虎站在遂溝前罵道:“*,據哨兵所報夢幻之城前面,並沒有大河呀。”

“將軍,不如把哨兵叫來一問便知道了。”黑小虎的親信說道。

不一會兒,哨兵便被傳到黑小虎面前,問:“將軍,什麼事?”

“我說你們是怎麼做哨兵的,夢幻之城前面有條河都不知道。”黑小虎吼道。

“將軍,可我們那次來的時候,確實沒有發現有條河呀。”哨兵丈二摸不着頭腦。

“*,沒用的東西,推出去殺了。”黑小虎吼叫着。

哨兵一聽驚了,叫冤道:“那時真的沒有這條河呀,將軍我們真的沒有騙您。”

“少廢話,推下去殺了。”黑小虎叫嚷着。

在河對岸,就是夢幻之城。

“黑色星期五,你看到沒有,那些就是你的兵團。”楊子感嘆的說。

黑色星期五定了定神,衝河對岸就叫道:“喂,我是黑色星期五,你們的大王。”

黑小虎正在爲這條河的事發呆,就有人過來通報:“報,河對岸有一隻螞蟻自稱是我們的大王,正要見將軍。”

黑小虎一愣,大王沒死,如果大王沒死,那我,我們?這還得了,黑小虎立即來到岸邊,定睛一看即驚出一身冷汗,不錯這正是大王““““`黑色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也看見了黑小虎,振臂高呼:“喂,黑小虎,我是大王。”

黑小虎不敢迴應,隨即向親信耳邊低咕了一陣子,親信得令向藏在兵團中的黑不溜湫密報:“大王沒有死,而且正在河對岸。”

黑不溜湫一驚,心想大王沒死,那我不是死無葬身之地,想到這裏即令這隻螞蟻傳話與黑小虎:“黑小虎聽着,不須一切代價,攻下夢幻之城,同時把大王殺了。”

黑小虎得令一邊令全軍勿必攻下夢幻之城,一邊衝河對岸的黑色星期五說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我是你們大王,快點叫兵團從夢幻之城撤軍。”黑色星期五叫道。

“什麼?你是武大郎,快點起來去賣燒餅。”黑小虎應道。

“*,你耳朵聾呀,我是你們大王,快點叫兵團撤軍。”黑色星期五怒吼道。

“什麼?快起牀呀,我是武大郎,我要去賣燒餅。”黑小虎丈二摸不着頭腦,糊里糊塗應着。

“你有病呀,連你們大王都不認識。”黑色星期五火了。

“什麼?你生病了,要武大郎去請西門慶。”黑小虎應着。

“哇““““““““。”黑色星期五氣得哇哇直叫。

“什麼?哈哈“““““““““。”黑小虎傻傻着。

“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變成這樣?”黑色星期五欲哭無淚。

“什麼?潘金蓮你幹麻,爲什麼喜歡西門慶。”黑小虎不知所以。

黑色星期五有淚不能流,轉身問楊子道:“楊子,爲什麼會這樣?”

“黑色星期五,你還不明白呀,他們眼中已經沒有大王了,只有黑不溜湫。”楊子說道。

“我要殺了這個敗類。”黑色星期五哇哇直叫。

“你可以嗎?”楊子問道。

黑色星期五可以嗎?但楊子可以,他可以像捉拿自己一樣把黑小虎拿下,接着拈死。黑色星期五忙誠摯地衝楊子求道:“楊子,求求你,幫我殺死這敗類。”

“不行的,我幫你殺死了一個黑小虎,還有一千個,一萬個。你殺的了嗎,你殺的完嗎?”楊子感觸萬分。

“那怎麼辦?”黑色星期五問。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黑色兵團撤軍。”楊子講出了唯一的辦法。

“什麼辦法?”黑色星期五驚道。

楊子看了看黑色星期五,說道:“你是黑色兵團的大王,應該會比我們更有辦法。”

“可是,要我去對付我自己的兵團,我“““““““”黑色星期五愁眉不展。

“黑色星期五,你想一想他們是怎樣對你的,像這樣的兵團還留着幹什麼。” 絕色狂妃:冷王的天才寵妃 癮君子說道。

“黑色星期五,你想一想如果黑色兵團殺過來夢幻之城會成什麼樣了,你是明白蟻,難道想看到夢幻之城生靈塗炭嗎。”毛毛蟲勸道。

“黑色星期五,求你了,我代表夢幻之城求你了。”淚無痕求道。

“黑色星期五,別在這裏磨磨蹭蹭,還說是什麼大王,就是一個混帳。”黃大仙早對黑色星期五一肚子火,罵道。

“黑色星期五,你要想清楚。”楊子誠誠地道。

“好,我幫你們,讓黑色兵團從夢幻之城撤軍。”黑色星期五迫不得已。

“謝謝你,黑色星期五。”淚無痕感激道。

黑色星期五一定神,說:“其實我們螞蟻王國的螞蟻都怕“““““““`”

“水““““““。”黑色星期五話還沒有說完無名氏就高叫道。

楊子別了無名氏一眼沒有說話。

“除了水我們還怕““““““““。”

“火““““““`。”黑色星期五話又沒有說完,無名氏興高采烈地叫道。

“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楊子很生氣,衝神氣十足的無名氏叫道。

無名氏正洋洋得意,以爲自己很聰明連猜對了兩次黑色星期五的下文,主人也會誇我聰明,小云也會說我有長進,這次聽到主人這樣迴應了自己一聲,好心情立即來到谷底。

“有事沒事跟着起什麼哄,怪不得你主人要說你。”小云也沒好氣地怨道。

“其實我們螞蟻還怕一種氣體。”黑色星期五認真地說。

“什麼氣體?”楊子即問。

“臭苗花的氣體。”黑色星期五很小的時候就聽父親黑人王說過我們蟻類怕這一種氣體,當然誰都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缺點,因爲這很容易受到別人的攻擊,但現在黑色星期五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這種花那裏有?”楊子隨問。

“據說是前方百里之地的子公山。”黑色星期五也只是聽父親說過,並沒有去過子公山。

楊子彷彿看到了希望,衝大夥說:“你們誰知道子公山?”

他們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知道。”小云飛過來道。

“那就麻煩你去一趟子公山,求得臭苗花。”楊子道。

“求你了,小云。”淚無痕代表夢幻之城求小云。

小云看了大夥一眼,隨即展翅而起。

“雲妹妹,我也去。”無名氏飛了起來追了上去。

小云回過頭深情地看了看名哥哥,點了點頭;隨即無名氏與小云如膠如漆向百里之外的子公山飛去,他們能不能勝利取得臭苗花了,不敢相信。

小云與無名氏飛往子公山求取臭苗花,而黑小虎正下令向夢幻之城發動攻擊。

“將軍,前面是條河,我們怎樣過去?”黑小虎的參謀長黑小貓叫道。

“不惜一切代價,過河。”黑小虎吼道。

“是。”黑小貓應了一聲,便來到岸邊衝士兵們叫嚷着:“快過河。”

“參謀長,可這怎麼過呀?”士兵不知道。

“在河中央搭一渡橋。”黑小貓是參謀長,自然很多鬼主意。

士兵們得令,立即架起一根粗壯的樹枝向河對岸駕去。

“想搭橋,門都沒有。”毛毛蟲也不含糊,用力一推,這根樹枝便被推下了河順水流去。

“報,參謀長,我們架的橋被敵人給推下河了。”士兵在向黑小貓報告。

黑小貓站在河邊查看了一下狀況,又道:“你們統統給我跳下去,組成蟻橋。”

“參謀長,可是我們怕水呀。”士兵有些不樂意。

“混帳,下去。”黑小貓一聲怒吼,便將這士兵推下了河。

“哎呀!”傳來一聲慘叫,這隻螞蟻便被河水沖走,無影無蹤了。

“啊!”黑色兵團一陣驚息。

“快給我跳下去。”黑小貓一邊吼道,一邊將身邊的士兵往河中推去。

“哎呀。”傳來一聲聲慘叫,但是還是有一部份抓住了河岸邊的小草小苗。

剎那間,一隻只的螞蟻向河裏跳下,很快他們的蟻橋便有些成效。黑小貓有些得意,心想我不愧爲參謀長吧,這計策都想得出來。

在河對岸,情況萬分危急。

黃大仙來到楊子身旁,驚道:“怎麼辦?”

“做好最壞的打算,準備與他們拼了。”楊子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如果黑色兵團渡過這道遂溝,後果會怎麼樣?可想而知。

黃大仙會意衝狂人兵團叫道:“狂人兵團聽着,準備作最後衝刺。”

狂人兵團得令,他們撥出了最後一支弓箭,準備最後一博。

‘真希望無名氏你們快點找到臭苗花,解夢幻之城之圍。’楊子沒有太多奢望,只希望奇蹟能夠出現。

“老天呀,你幫幫我們吧。”毛毛蟲只乞求上天來幫助夢幻之城。

“咳。”楊子嘆了一口氣,心想老天怎麼會幫夢幻之城了,如果會幫他黑色兵團這些惡人早就被老天收拾了。但老天或許真的聽到了毛毛蟲的乞求,飄來一朵雲,烏雲向夢幻之城飛來,難道真的老天顯靈要幫助夢幻之城。

‘真的會下雨嗎?’誰都不敢論斷。

夢幻之城接到這一訊息,齊齊跟着毛毛蟲高呼:“老天,快下雨吧,把他們這一幫惡蟻都沖走。”

夢幻之城上空立即飄蕩着這一種幻想,黑色兵團一陣恐慌,立即陣角大亂。

“報,參謀長,天好像會下雨了。”士兵向黑小貓報告。

黑小貓也有些心虛,匆匆衝黑小虎道:“將軍,如果天上下雨,我們真的就很難攻克夢幻之城。”

‘怎麼辦?’黑小虎也不知道。

消息很快就傳到黑不溜湫耳朵裏,黑不溜湫向黑小虎傳話:“不惜一切代價,必須要拿下夢幻之城。”

黑小虎得令,衝前沿士兵叫喝道:“不要理會老天,將軍有令誰要是第一個爬到河對岸,將軍重重有賞。”

黑色兵團可以說都是死士,當聽到重重有賞之後士氣大振,更加猛烈的向夢幻之城攻去,他們誰都想得到那賞賜。

天空隨即飄下毛毛細雨,灑落在夢幻之城上空。

“下雨了,下雨了。”夢幻之城一陣欣喜,因爲下雨無疑便阻擋了黑色兵團的進攻。楊子也希望天下雨,雨下得越大越好,看天空烏雲密佈,真的會下大暴雨嗎? 25百樹窟之臭苗花

無名氏與小云正飛向子公山,求取臭苗花,但如果他們不能在黑色兵團渡過遂溝之前求到臭苗花,那麼就算求到臭苗花也是失敗的。

“雲妹妹,你別飛那麼快嘛,名哥哥都趕不上了。”無名氏一隻小鳥怎麼能夠趕上小云這天空霸主了,這也難怪。

“不快點,夢幻之城就保不住了。”小云明白事情的緊迫。

“可我。”無名氏有些委屈,心想我這麼小,你這麼大我那跟的上來嗎。

小云好像看出了無名氏的心思,轉過頭對無名氏呵呵說道:“名哥哥,你嗎就是一個孩子。”

“我纔不是孩子了,我都七歲了。”無名氏滿臉漲得通紅的叫道。

“看你,那麼小誰會相信你有七歲呀。”小云調笑着。

“我“““`我“““““”無名氏也說不出來,確實說自己七歲吧,爲什麼還這麼小。說不是七歲吧,自己明明在七年前就出生了,那時主人楊子才十三歲,現在都跟了他七年了,這一點主人都可以作證,但爲什麼我就是長不大了,爲什麼?無名氏一腦子的疑惑。當然這一點連無名氏的主人楊子都不知道,於是說無名氏長不大這個謎至今還無法解開。

“好了,名哥哥你別生氣了,快過來坐到我背上吧。”小云衝無名氏叫道。

無名氏就是一個倔強的孩子,還在那裏生小云的氣。

“怎麼了,你不想幫你主人救夢幻之城。”小云吆喝道。

無名氏一萬個不樂意,他可不想在小云面前丟失自己男子漢的尊嚴,坐在情妹妹背上讓她揹着,傳出去自己還有顏面嗎,無名氏想着。

“磨磨蹭蹭幹什麼,你這又不是第一次,快過來吧。”小云在催促無名氏。

無名氏還在生小孩子氣,不肯妥協。

小云有些火了,擺着一付要展翅高飛的樣式,叫道:“你不上來,我可生氣了,我可要飛走了。”

‘別。’無名氏可不捨得小云走,他要與小云生生世世,白頭偕老,現在聽說小云不理自己要飛走了,當即驚了大聲叫道:“雲妹妹,別走,我坐上來就是了。”

無名氏隨即騎到了小云背上,小云向飛機一樣劃破藍天向子公山飛去。但小云也很奇怪,爲什麼自己會喜歡上無名氏這一個孩子一樣的傢伙了;想到這裏,小云又回到了從前,那時候小云還剛剛出生,媽媽與爸爸大吵了一架後各奔東西,留下了孤獨的自己,那個時候是自己最堅苦的日子,自己想到了死,想到了一死了之。是名哥哥用大哥哥的關愛與責任千方百計的逗自己歡心,千言萬語的告訴自己活着的必要,是他給予了自己活下去的勇氣與信心。從此自己就愛上了名哥哥,便不能自撥。可是自己漸漸長大了,可名哥哥還是原來那個樣子。如今相愛了,相守了,切受到了同類與異族嘲笑與指責,但不在乎,相信有愛有情就能幸福的走過一生。

“雲妹妹,你說名哥哥是不是很沒用?”無名氏失落地道。

小云的心中一陣感觸,她知道名哥哥總是抱怨自己爲什麼長不大,爲什麼不能像自己一樣遨遊太空;於是溫柔體貼地說:“沒有呀,我覺得你能幹,很勇敢。”

“可“““““““”無名氏不知道怎樣回答小云的話。

“可什麼呀,你別說喪氣話好嗎?我和你主人都知道你很勇敢,很能幹,知道嗎?”小云關切着無名氏。

“可我覺得有困難的時候,我根本就沒能幫到主人,也沒有真正照顧過你。”無名氏很是感傷。

“沒有呀,像這次,你不是表現的很勇敢、能幹嗎。”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小云在給名哥哥打氣。

他們就這樣一邊談心一邊向子公山飛去。

子公山就在面前,小云展翅就上了子公山,隨之便在子公山上尋找臭苗花來。他們尋找的很仔細也很快捷,因爲刻不容緩,但臭苗花在那裏了?

“不好了,我發現了緊急軍情,有不明物體飛來了。”一個聲音響起。

“大家快藏起來。”又傳出聲音。

剎那間,子公山上便鴉雀無聲。

小云一聽,切高展着翅膀高呼着:“小飛機,你出來呀,我是小云呀。”

“是小云耶。”這個聲音響起,隨之從草叢中飛出一隻小蜻蜓衝小云高呼道:“喂,小云,小飛機在這裏。”

小云與無名氏便落了下來,來到小飛機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