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亞德嘶聲力竭喊道,現在,他手下所有的強者,都已經指望不上了,他的內心深處,第一次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恐懼感。

「主人,我,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查爾斯無奈說道。

此刻。

所有人都開始紛紛後退,尤其是那些西方貴族人士,他們很清楚選擇站位的重要性。

眼前這種情況,如果還有人站在艾琳父子一邊,那簡直就是愚蠢至極。

「艾琳先生,我想起來我還有別的事情,我們先告辭了。」

「我也走了!」

眾人見勢不妙,紛紛開溜。

幾分鐘后。

艾琳家族的莊園內,只剩下了艾琳父子和查爾斯幾人,其他人紛紛溜之大吉。

「可惡的東方人,告訴你,我們艾琳家族的身後,可是有太陽宮給我們撐腰,你惹不起的……」

艾琳亞德冷聲說道。

這個時候,他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就是搬出太陽宮,希望用這個名號可以嚇到秦穆然。

聽到艾琳父子的話,秦穆然冷笑一聲。

「太陽宮?我還月亮宮呢!」

「都這個時候了,難道,你覺得我要殺你,太陽宮能奈何得了我嗎?」

秦穆然笑道。

如果他願意,現在,他隨便動動手指都能碾死艾琳父子,太陽宮根本救不了他。

「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艾琳亞德語氣沉重說道。

「我給你一次機會,希望你好好把握,交出太陽宮囚禁在你這裡的東方人,繞你不死。」

秦穆然冷聲說道,語氣堅韌,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你,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艾琳亞德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說道。

在他看來,太陽宮交給自己的人,都很重要,如果艾琳家族真的交出去,太陽神阿波羅一旦怪罪下來,即便是艾琳家族,恐怕也吃罪不起。

「啊呦,嘴還挺硬,難道是薩瓦斯臨死前騙了我嗎?」

秦穆然淡淡地問道。

聽到薩瓦斯這個名字,艾琳亞德好像明白了什麼。

「白天是你們劫持走了東方使者?」

艾琳亞德驚訝說道。

「這個並不重要,我今天來,只是想帶走太陽宮囚禁在這裡的東方人,如果你們配合的話,我可以放過你們。」

秦穆然說道。

「不行,絕對不行,一旦交出去,太陽宮是不會放過我的……」

艾琳亞德無奈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眼神中,掠過几絲犀利。

「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們交人,要麼我滅你滿門,二選一,你看著辦!」

秦穆然嚴肅說道,他並不是在嚇唬艾琳家族,如果艾琳亞德不交人的話,秦穆然不介意動用真格。

艾琳亞德臉色一沉,經過再三沉思,他似乎無路可走。

「好,我交人,只要你肯放過我們艾琳家族,我一定聽你的吩咐……」

艾琳亞德無奈說道。 秦穆然目光看向艾琳亞德,笑道:「看來你是個聰明人,我要的人在哪兒?」

「就在我們艾琳莊園的地下室里。」

艾琳亞德說道。

「帶路!」

秦穆然簡潔命令道。

在艾琳家的人引領下,秦穆然和石大壯跟了過去,從一扇門朝地下走去。

通道昏暗,內部寬敞。

石大壯跟在最後,左顧右盼,不禁嘖嘖稱嘆,想不到艾琳家族地下還有這麼大的秘密空間。

進入艾琳家族的地下通道,兩邊鐵門封閉,宛如一座地牢一般。

「隊長,俺感覺這裡有些不對勁,好像有殺氣。」

石大壯警惕地低聲說道。

他彷彿嗅到了危險氣息,作為職業軍人,多年的戰場訓練,練就了他們預感危險的潛意識。

秦穆然不以為然地輕笑一下。

看來,艾琳亞德這個老傢伙,表面服從,內心還打著別的小算盤。

此刻。

走在前面帶路的艾琳亞德,停下了腳步,嘴角露出几絲得意的笑容。

「老傢伙,我勸你老實一點兒,否則,後果自負!」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他是想通過這種提醒,再給艾琳家族最後一次機會。

艾琳亞德冷冷一笑,臉上完全沒有了剛才的老實態度。

「哼哼……」

「動手!」

話音落下,在光線昏暗的過道內,五道黑影,夾雜著一股強大的異能,朝秦穆然和石大壯快速襲擊過去。

秦穆然早有準備,面色沉穩,臨危不亂,隨手一揮!

砰!

一聲巨響過後,強大的能量波動,在過道散開,整個地下通道都晃動一番。

灰塵落下。

五道黑影,立於昏暗當中,手中還握著五把長相各異的西方寒刃。

石大壯一馬當先,擋在秦穆然面前,雙拳緊握,青筋暴露。

「俺說這裡怎麼會有好重的殺氣,原來,還藏著幾個不怕死的傢伙。」

石大壯憤憤說道。

剛才五大強者的突然襲擊,確實讓石大壯猝不及防,幸虧秦穆然利用強大勁氣格擋一下,否則,石大壯肯定要吃大虧。

這時候,艾琳斯達和查爾斯的臉上,都露出得意的神情。

「主人,太好了,是我們艾琳家族的五大強者!」

查爾斯得意說道。

這裡確實關押著秦穆然想要的人,但是,艾琳亞德帶秦穆然來這裡並不是真的想要交人,而是想讓守護這裡的五大家族強者伏擊秦穆然。

「主人,五大強者聯手的綜合實力,絕對不在基米格之下,這兩個東方人,死定了!」

查爾斯興奮說道。

「哼哼……」

「那是當然,不給這兩個東方人一點兒厲害看看,還真以為我們艾琳家族是好惹嗎?」

艾琳亞德冷聲說道。

作為巴比亞城的頭號家族,背後又有太陽宮作為靠山,艾琳家族手中還是有些底牌的。

艾琳家五大強者,他們每個人的實力,雖然都不及步入化勁強者的米基格。

但是,五大強者聯手產生綜合戰力,並不在米基格之下。

也正因為如此,艾琳亞德才敢如此得意。

此刻。

秦穆然嘴角一揚,目光掃了眼艾琳家五大強者,隨即看向艾琳亞德。

「我原本以為你是個聰明人,但是現在看來,你只是個自作聰明的蠢貨。」

秦穆然淡然笑道。

在他冥王化勁大圓滿的實力面前,別說艾琳家族的五大強者,即便放眼整個西方,又有幾個能與他抗衡?

艾琳家族的小聰明,無異於是在作死!

聽到秦穆然的奚落,艾琳亞德眉頭一皺,目光露出几絲冷意,他認為秦穆然只是臨死前的狂妄罷了。

「小子,我是什麼並不重要,你只要知道,你們兩個馬上就要成死人了。」

「哈哈……」

艾琳父子和查爾斯發出一陣得意歡笑,他們已經以勝利者的姿態自居。

秦穆然不禁一笑,替艾琳家族感到可悲,他們放棄了秦穆然留給他們的最後機會。

「給我殺掉這兩個可惡的東方人!」

艾琳亞德得意地命令道。

得到指令,五大強者,手中寒刃輕側,鋒銳的刀鋒露出晃眼的犀利,寒氣逼人。

「大壯,退下!」

秦穆然輕聲說道。

剛才五大強者的襲擊,秦穆然已經感覺到,這五大強者聯手的實力,確實厲害,而且他們都有武器,石大壯不是他們的對手,如果交手,肯定會吃虧。

聽到秦穆然的命令,石大壯也不逞能,收身後退。

此刻。

艾琳家五大強者,蓄勢待發,五雙充滿殺氣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秦穆然,猶如夜色下狼群的目光一般,戾氣逼人。

「來吧!」

秦穆然嘴角帶著不屑笑意,朝五大強者,輕勾食指,滿是嘲弄。

五大強者神情一愣,個個面色帶怒。

區區一介東方人,居然敢如此輕視艾琳家五大強者?這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找死!

五道身影,帶著怒氣,瞬間而出,身影帶風,寒刃嗜血,猶如夜色下的五個惡魔。

秦穆然立於原地,微微活動十指,嘴角掛著笑意。

刷!

五道寒刃閃過,速度極快,秦穆然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五大強者視線當中。

「人呢?」

「剛才不是就這裡嗎?難道這個東方人會隱身?開玩笑……」

「混蛋,有種趕緊出來!」

五大強者,凶神惡煞的臉上,現在寫滿詫異。

五個人,五雙眼睛,卻連秦穆然的影子都看不住,簡直丟人!

忽然。

一聲沉悶聲響,從五大強者頭頂的黑暗中響起。

「元龍破!」

一聲響動,五大強者,同時抬頭,只見頭頂的黑暗之中,一股強大的勁氣氣勢朝五大強者壓了下來,有泰山壓頂,黑雲壓城的萬千氣勢。

「他在上面,大家小心……」

五大強者反應過來時,一切已經晚了,秦穆然一招元龍破,從天而降,勢如破竹,讓艾琳家的五大強者,感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強大的力量。

啊!

幾聲慘叫,艾琳家的五大強者,猶如五隻蒼蠅,被秦穆然直接全部拍到在地上。

短短一招,五大強者,全部暴斃,無一倖存!

秦穆然輕拍手掌,目光挪向艾琳亞德等人,他們個個神情驚愕,目光獃滯。

讓艾琳家族引以為傲的五大家族強者,就這麼被秦穆然輕易一擊五殺。

艾琳亞德喉嚨一緊,神情驚恐,臉上的表情寫滿了難以置信。 “若曦~”

石門內,趙小川緩緩地走了出來,望着相擁的葉楓和崔美美,神色複雜。

“哈哈,小子,又想起你的那女人了?放心吧!只要你幫我找齊了六道輪迴盤,我就幫你復活你那女人!”第二世笑道。

趙小川回過神來,冷聲道:“那時候你難道回放過我不成?”

“當然不行,你是我的,那可是我們之前做的約定!”第二世笑道:“做人可不能太貪心啊!”

“哼!”趙小川不在理會第二世。

過了片刻,衆人在驚訝中清醒過來,注意到了趙小川。

“輪迴者,說我的女兒去了什麼地方?”賈仁義怒道。

趙小川挑了挑眉,剛纔他雖然不在場,但是神魂卻覆蓋這一片區域,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賈志文,你能給我解釋你在做什麼嗎?”

趙小川無視了賈仁義和黑暗教皇,沉聲問道。

“這個,那個,趙小川,其實我們是沒有惡意的!”

賈志文連忙鬆開郝大寶,神色有些倉促,連忙解釋道。

“哼,和他費什麼話?用我們所有人的力量抓住他!”黑人叫囂道,打斷了賈志文。

“有你什麼事情?閉嘴!”趙小川隔空一巴掌抽在黑人的臉上。

黑人瞬間倒飛出去,狠狠地摔在石壁上,根本沒有絲毫反抗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