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蕭蕭雲飄飄青海空遲暮老等四人在陰陽社貴爲四大堂主,哪肯甘心做我和小婢的奴僕?

我看得出他們表面上雖然作出順從的樣子,卻掩飾不住他們目光中的怨毒之色

我有些緊張,兩眼去看小婢。 小婢避過我的目光,冷冷的望着四個魔頭,說道,“我知道你們口服心不服,不過呢,你們最好是口服心也服纔好!”她停頓了一下接着說道,“你們可以摸一摸自己脊骨的第七節與第八節之間,再吸一口氣看看。”

這四個魔頭照着小婢口中說的話做了,頓時落出驚惶之色,冷汗從額頭上滾滾的落了下來。

小婢厲聲長笑,“你們身爲陰陽社的四大堂主,不可能連鍾家獵鬼堂的五毒散沒有聽說過吧?中了五毒散的毒,毒性暫時不會發作,但過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如果得不到鍾家獵鬼堂的解藥,便會全身潰爛而死,臨死時的痛苦,只怕比毒蛇咬死還要難受得多!這解藥只有我有,你們如果乖乖聽話,到時候我就給你們解藥。”

五毒散是用金葉菊、黑心蓮、沾了虞毒的桃花、苗疆寒碧潭中的紫薇,再加上碧蠶轟五種毒物燒灰煉成的。陰陽社四大堂主見聞廣博,哪還能不知道?

他們憤怒之極,卻也不敢再用強,木蕭蕭苦笑說道,“小妹紙,事情到了這步田地,我們還敢不服你們嗎?”

小婢縱聲長笑,到這個時候,我才明白了小婢爲何要饒了這四個魔頭性命的真正用意,她是想控制他們幫我們做事!

鬼夫夜敲門:乖乖嫁了吧 小婢笑畢,對我說道,”蘭師兄,現在他們已經是我們的僕人了,你可有什麼吩咐讓他們去做?”

吩咐他們做什麼事呢?我心念一轉,頓時就明白了小婢的意思,我笑道,“你們聽好了,你們立刻給我去海灘把那條破船給修好,船上有吃的東西和斧頭、鑿子,你們搬下來吃飽之後,立刻伐木動工。”

那四大魔頭俯首貼耳,在小婢的指揮之下,搬下糧食工具,生火煮飯。

吃完飯之後,小婢便要他們開始動工修補破船。

小婢對他們說道,“你們晚上可以在海灘上面休息,你們已經成爲我們的僕人,那些毒蛇已經不會再咬你們了。”

那四個魔頭氣得七竅生煙,估計在心中罵了我和小婢半天,卻也不敢有半點表露出來。

我和小婢往林子裏走,走了好一會,我嘆道,“小婢,我曾經最佩服的一個女孩丫頭,她心思明捷,忽正忽邪,但和你相比,她可能還要甘拜下風|。”

小婢一怔笑道,“蘭師兄,你又想起你的老相好來了吧?你也不想想,我這麼做可全是爲了你好。想想看,那些毒蛇雖然聽命於你,但你總不能叫毒蛇老是看守着他們,那多麻煩?而且那些毒蛇只聽你的指揮,你不在旁邊,它們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去纏那四個魔頭了……而且,這四個魔頭他們修好了船,不會逃走嗎?”

我讚道,“不錯,你想得比我周密得多,你的五毒散也確實比那些毒蛇更厲害,只是這手段,嘿嘿……未免狠了些!”

小婢兩眼緊緊地盯着我,笑靨如花,咯咯嬌笑道,“是嗎?蘭師兄,那你可得提防着點。如果你哪一天對不起我,說不定我也會悄悄的突然將五毒散敷在你的脊柱之上,咯咯……讓你一生一世,也永遠做我的僕人!”

小婢說得眉飛色舞,我卻聽得不寒而慄,莫名其妙的又想起她在林家渡鎮客棧裏說要我以身相許的話來。

小婢忽地又嘆了一口氣說道,“可惜你不是那四個魔頭,對付那四個魔頭,可以不管他願不願意。如果要是對付你,你心中不願,就是要你做僕人也沒有多大意思。”

她這話越說越離譜,我不由得有些惱怒,大聲的說道,“你胡說什麼啊?”

小婢笑道,“蘭師兄,我和你開玩笑的,你可不要發脾氣啊!”

她那個樣子楚楚可憐,我的心頓時就軟了。

這一晚我和小婢各住一座帳篷,我一夜都沒有睡好,老是做惡夢,夢見小婢將五毒散的毒藥偷偷的敷在了我的脊柱上……我頓時就驚醒了。

忽然聽到帳篷外傳來小婢的笑聲,“蘭師兄,你夢見什麼了?趕快醒來!”

我又嚇了一跳,揉揉眼睛,才知道已經不是在夢中了。我爬起來走出帳篷,就看到小婢巧笑嫣然的站在帳篷外。

我詫異的問道,“小婢,你怎麼知道我做了惡夢?”

小婢笑道,“我聽到你在夢中連聲的叫喊,還叫着我的名字呢……是不是夢見什麼可怕的東西,要叫我來救你?”

我一怔回想起夢中的情景,正想回答說“可怕的東西就是你!”但想了想又不妥,便說道,“你這樣早叫醒我作麼子?”

小婢答道,“我想與你去看看那四個魔頭有沒有把船隻修好?”

我說道,“雖然現在基本已經可以確定這裏不是無極師兄所在的無憂島,但我們也不用這麼着急吧?”

小婢皺起了眉頭,答道,“蘭師兄,如果船已經修好了的話,我們還是儘快去找無憂島比較好,我擔心小姐……”

說到這裏,小婢眼角滑下兩滴淚來。

原來這小妮子是在思念鍾靈了,我於是答道,“好吧,我與你同去,如果船已經修好,我們今天就出發!”

我和小婢走到海邊,那四個魔頭正在船頭乘涼,一見我們走了過去,全部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說道,“這隻船已經修補好了,隨時都可以啓航出海。”

小婢眉頭一皺,命令道,“你們統統給我下來,我和蘭師兄要檢查一遍!”

木蕭蕭兩眼望着小婢,說道,“小妹紙,我們也不想要什麼《陰司寶典》了,只希望你和你師兄能帶上我們離開這個荒島。”

我清楚這四個魔頭的想法,他們是擔心我和小婢會撇下他們獨自離開。

小婢笑了笑說道,“我說過的話絕對算數,只要你們忠心於我們,我們走的時候,當然會帶上你們。”

小婢說完拉着我的手上船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但見各處漏洞確實已經全部補好了,我不由得嘆道,“小婢,這四個魔頭還真的很賣力氣。”

小婢笑道,“他們的心意與我們一樣,都是想早點離開這個荒島,要他們修好這隻船,他們當然是願意幹了。”

我和小婢檢查完畢,走下船來對他們說道,“不錯,你們這工作做得很好,趕緊燒水煮飯,吃過飯之後我們就可以開船了!”

四個魔頭受制於小婢,不敢反抗,趕緊燒水做飯去了。

我和小婢在林子裏休息了一會,等了很久也不見那四個魔頭把飯菜端進來,我有些急了,讓小婢去林子外催他們。

小婢去了一會,忽然神色張皇,空着一雙手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我一驚問道,“小婢,發生什麼事情了?”

小婢慌亂的答道,“蘭師兄,不好了,外面又有一條船到島上來了。”

“什麼?”我話音未落,忽然聽到一聲厲嘯遠遠地傳了過來。

來者肯定是敵非友,我大聲的呼喚那些毒蛇趕快出來。僅僅一瞬間的功夫,那厲嘯聲越來越近,只見林中現出兩個人影來。

我一看大吃一驚,這兩個闖進荒島的不是別人,赫然就是轉輪城客棧的老闆、陰陽社的四大護法之一的林青龍和另外一個陌生的老頭。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更奇怪的是,我讓那些毒蛇去攻擊林青龍和那個老頭,蛇羣竟然畏縮不前,不敢去襲擊他們。

在林家渡鎮與銅屍的一戰沒有驚動林青龍,可他到底還是追上來了!我的腦袋中頓時一片空白。

林子外忽然響起了木蕭蕭驚喜的叫聲,“是林護法和孟護法嗎?”

林青龍大聲的應道,“是的,你是木堂主?你們怎麼也在這?”

林青龍說完兩眼狠狠地盯着我和小婢,哈哈大笑道,“你們這兩個小輩果然在這裏,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哈哈……在轉輪城你們仗着明月公子撐腰躲過一劫,現在在這孤島之上,我看你們還如何能逃得出去?”

陰陽社兩大護法林青龍和孟白虎的到來,立刻讓眼前的形勢大變,敵強我弱。

木蕭蕭等四個魔頭齊刷刷的跑到了林青龍和孟白虎的身旁站住了。

林青龍叫道,“幾位堂主,你們是怎麼搞的,怎麼和鍾家獵鬼堂的兩條漏網之魚在一起?難道你們還不知道他們就是敵人嗎?殺了銅屍和鐵屍的就是他們!”

幾個魔頭眼睛一翻,眼光閃爍不定,着這情形,似乎就想向我和小婢發動攻擊。

我心驚膽顫,小婢忽的就鎮靜下來,恢復了神色,忽地笑道,“林青龍,你說得不錯,這裏是一個孤島,只怕你也逃不出去了。”

只聽得林中“沙沙……沙沙……”聲響,那四條巨蟒率領十幾條毒蛇箭一般的竄了出來。

陰陽社四大堂主一見到那四條巨蟒,頓時腿就軟了。

我也感到特別驚訝,我早已經召喚羣蛇,但四條巨蟒現在纔來,這已經有點奇怪,而且來的蛇只有十多條,難道其他的毒蛇都不聽我的號令了?

不過,我看到來的這十幾條毒蛇都是羣蛇中最兇猛的那種毒蛇,才稍稍放了心,心裏想道,就算你陰陽社兩大護法有通天徹地之能,在毒蛇圍攻之下,至少也得兩敗俱傷吧? 哪料到林青龍縱聲笑道,“姓蘭的小子,你靠這些毒蛇做幫手,難道我就怕了嗎?”

看林青龍那個樣子,我開始還以爲是他故作鎮靜,在吹牛,但是再看了一會,果然發現了不妙,那四條巨蟒好像真有些怕他一樣,一竄到他身前兩三米的地方,便伏在了地上,不敢前進,只是昂起舌頭,“嘶嘶……嘶嘶……”的亂叫。

風伴斜陽歸 林青龍笑聲未絕,忽地大喝一聲,“你們這些畜生,是來找死麼?”

我看到林青龍在笑聲中一掌接着一掌向那十幾條毒蛇打了過去,那十幾條毒蛇登時縮作一團。

林青龍的掌風竟然帶着凜冽的陰寒之氣,那四條巨蟒忽地轉過蛇頭,竄回林中,另外那十幾條毒蛇卻動也不動了,竟似冷僵了!

小婢駭然的叫道,“降龍伏虎功!”

林青龍哈哈大笑,叫道,“小丫頭,算你還有點見聞,認得你道爺我的獨門祕技!你們還有什麼伎倆可用,趕緊用出來,否則的話就快快束手就縛!”

降龍伏虎功?看到小婢那駭異的樣子,我的心如掉進了冰窟。看樣子,這陰陽社四大護法之一的林青龍的確有兩把刷子,這次我和小婢可能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小婢忽地叫道,“木堂主、雲堂主,你們四個人如果能將這兩個人逐出這個小島,我馬上給你們解藥!”

我心中一動,也立即喊道,“你們將他們趕走,我立刻帶你們出海!”

那四個魔頭互相對望了幾眼,木蕭蕭首先叫道,“好,大丈夫一言既出……”

木蕭蕭話還沒有說完,小婢立即脆生生的接口應道,“當然是匹馬難追!”

木蕭蕭立即從腰間解下彩色的綢帶,一聲大喊,“三位堂主,爲了能夠解去五毒散之毒,我們跟他們拼了!”

雲飄飄、青海空、遲暮佬三個魔頭一怔,立即一擁而上,把林青龍和孟白虎圍在了中間。

林青龍大怒道,罵道,“你們胳膊向外拐,不要命了是不是?”

木蕭蕭森然說道,“林護法,對不住了,他們在我們身上下了毒,跟你們一拼,我們還有活命的機會,如果不跟你們一拼,我們就連活命的一絲機會也沒有了!”

話沒有說完,木蕭蕭招呼着其餘三個魔頭當即與林青龍和孟白虎鬥在一起。

離間計成功!我和小婢會心的一笑,兩人移動着步伐就欲偷偷的溜走,沒走出幾步,就聽到木蕭蕭叫道,“林護法,你和孟護法就認輸走吧,何必一定要在這個島上讓我們爲難?”

林青龍忽的說道,“你們是中了那小妖女的五毒散嗎?不用害怕,我也能解救!”

妖孽當道:至尊召喚師 聽到這話我和小婢急忙回頭去看,就看到木蕭蕭那四個魔頭將信將疑,攻向林青龍和孟白虎的攻勢緩了下來。

該怎麼辦?我和小婢大吃一驚。

小婢急忙叫道,“不要信他的鬼話,我們鍾家獵鬼堂的五毒散天下無人能解!”

林青龍厲聲長嘯,“小妖女,你不要嚇唬他們,你這五毒散是不是中毒之後的七七四十九天,就讓人全身潰爛而死?我說的對還是不對?”

小婢冷冷的“哼”了一聲,正想反駁,林青龍已經大聲喊道,“你們幾個還怕什麼?怕島上的毒蛇嗎?怕沒船隻出海嗎?跟着我林青龍,什麼都不要害怕!嘿嘿……枉你們身爲陰陽社的四大堂主,卻給兩個後生小輩驅使,羞還是不羞?來,快把這兩個後生小輩一起殺了,我林青龍與你們一同取回《陰司寶典》向社長請功!”

林青龍這幾句說話,幾乎每一句都說到了木蕭蕭四個魔頭心坎上去了,他們眼見林青龍制服毒蛇,現在又聽到林青龍說能解去五毒散之毒,並且說得有根有據,這麼一來,我和小婢加在他們身上的威脅已經全部消除。

木蕭蕭首先一聲怒吼,“姓蘭的小子,你和小妖女侮辱我們也侮辱夠了,現在我要你門死無葬身之地!”

罵完,率先朝我和小婢站立之處撲了過來!

不好,我和小婢離間的計劃落空,危險!我來不及細想,拉着小婢的手叫道,“小婢,我們快跑,上船離開這裏!”

話一說完,我拉着小婢的手朝着海灘飛跑,林青龍、孟白虎率領着四個魔頭緊緊的追了過來。

他們但凡追近身邊,我就調動全身意念,發送飛刀,但就是使不出風雷*。我暗暗叫苦,幸好的是這些飛刀也還是阻擋了林青龍他們的追擊。

跑着跑着小婢就已經體力不支,跟不上我的腳步,我只有拖着她跑,她的手足被石頭刮破了好多皮,幾乎就快要跑不動了,我一看,離海灘還有一段路!

小婢掙扎着想甩脫我拉着她的手,哭喊道,“蘭師兄,你帶着《陰司寶典》趕快逃走,我跑不動了,你一個人先走!”

她無助的哭喊讓我心差些就碎了,我咬緊牙關一把將她背在肩上,叫道,“不,你閉起眼睛,不要害怕,我與你一起衝出去。”

幸好的是這段路程不是很長,我揹着小婢左衝右突,終於衝出了樹林,跑到了海灘。

我揹着小婢手忙腳亂的上了那條被四個魔頭修補好的那條船隻,剛準備,海面上忽然海嘯如雷,天空黑沉沉的,狂風大作,顯然是又起了海嘯!

我驚呆了,而此刻林青龍那一班人也已經跑到了海邊,我大叫一聲“不好”,就看到林青龍他們已經登上了另一艘海船,而且林青龍的手中突然飛出一柄飛刀,刀光一閃,將我和小婢乘坐的那條海船的繩纜給割斷了!

這島上共有三條海船,一條是我和小婢乘坐的那條,一條是陰陽社四個魔頭乘坐的,破破爛爛,一直沒有修理,現在又被颱風打成了碎片,還有一條是林青龍和減法和孟白虎乘坐的,拋錨在海邊,而林青龍和孟白虎等魔頭上的就是第三條海船。

我和小婢乘坐的這條海船繩纜被割斷之後,立刻被巨浪拋到海中,我大叫一聲,拖着小婢頓時就跌進了海水之中。

海水又鹹又臭,遠不是陽間的海水相比,一個浪頭打來,頓時把我和小婢拋上了半空。

我一雙手抱着小婢,俯衝下來,順着那個巨浪,衝出了數十丈遠,那條海船在巨浪中翻騰,居然還沒有沉沒。

我的心中燃起了一線希望,在小婢耳邊大聲喊道,“小婢,你看到沒有,我們必須抓住那條船方纔有活命的機會!”

小婢哭喊道,“你放開我,省力一些。”

我哪能拋下小婢獨自逃生?甚好的是我從小就長在江河邊,水性不錯,又有一股強烈的求生*支撐着我,我抱着小婢奮力的向前遊着。

大風伴隨着暴雨,電閃雷鳴,我拖着小婢,奮力追趕那條海船,距離漸漸拉近了,着來不用多久便可以追到了。

一個巨浪忽然打來,小婢尖叫一聲,頓時脫離了我的懷抱,被巨浪捲走。

我心急如焚,眼淚流了下來,大聲的喊道,“小婢,你不要害怕,我立刻來救你!”

小婢的身子在波浪中作着本能的掙扎,我奮力的向前游去,順着水勢,破浪前進,終於抓到了小婢,將她舉出水面。

小婢吸了口氣,喘息着說道,“我不行了,你一個人逃命吧?”

我怒道,“胡說,我們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你抱着我的脖子,抓緊我的肩膊!”

小婢原本已經放棄了逃生的希望,這時被我一頓怒罵,登時再次鼓起了求生的勇氣。

我和小婢在大海中隨着波浪被拋起拋落,有如騰雲駕霧一般,狂濤駭浪拋得我頭暈目眩,但我任然以一股常人不能擁有的勇氣支撐着。

激流速度驚人,將我和小婢捲到了大海的中心,這樣一來,反而根本不必我再費力氣游泳,只需保持平衡,不讓自己沉下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地我眼前一亮,發現一條大船在大海中心打着圈圈,似乎就要沉沒的樣子,我大聲的叫喊也不見船上有人應聲。

雖然沒有聽到有人說話,但我還是隨着激流,很快的迫近了那條船,定睛一看,只見船上有兩個魁梧的身影,正準備將風帆卸下。

這兩個人正是林青龍和孟白虎!原來,他們幾個雖然懂得駕船,但卻應付不了這樣險惡的波濤,這時他們正陷入激流的漩渦中心,他們使盡技能掌舵划槳,船卻老是旋轉不停,無法脫出漩渦,眼着就要被卷沒海底!

我來不及細想,跟小婢就來到了船邊。

林青龍突然發現是我和小婢,大吃一驚,喝道:“小妖女,你們還沒有死嗎?”

說話之間我求生的勇氣迸發,大聲的喊道。“你們不會駕船,讓我來助你們脫險,不然我死了你們也要陪我死。”

林青龍一怔招呼着孟白虎將我們拉上來一邊罵道,“你小子和小妖女還沒有死啊?”

林青龍說着漳穩了舵,大聲命令道,“大家看好了,趕緊行動!?” 海船在巨浪中就像一個陀螺般的轉個不停,我一把搶過掌住舵,大聲的命令道,“你們兩個划槳,聽我的指揮。”

孟白虎氣呼呼的瞪着我,忽然“嘩啦”一聲,一個巨浪又打上了船頭,林青龍慌忙拿起了船槳,孟白虎失去了主意,也學着林青龍的樣子拿起了船槳。

我是第一次在大海中掌舵,心中又驚又懼,不敢分心,全神注視着漩渦的方向,大聲的衝林青龍和孟白虎叫喊,“向左,同右,向右……用力向後劃,好!”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海船順着激流的方向轉了幾個圈圈,終於脫離了漩渦的中心,我鬆了一口氣。

但海上的風浪還是很大,我全神貫注的掌舵,林青龍和孟白虎划槳,再過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樣子,風浪才漸漸平靜下來,暫時脫離了險境。

我無力的放下了舵,這時纔有空去照顧小婢。

小婢盤膝坐在我的身邊,像個滔湯雞一樣,臉色蒼白得可怕。我擔心的問道,“小婢,你怎麼樣了?”

小婢強自笑道,“蘭師兄,我好很多了,只是……只是渴得難受!”

我急忙應道,“好,我給你去找水喝。”

我的話音還未落,忽然聽到孟白虎一聲冷笑,抓起了他的兵器——一把彎弓是的的彎刀。

我一驚歷聲喝道,“你想怎樣?”

孟白虎猙獰的笑道,“姓蘭的小子,你神氣個屁啊!你以爲你是這條舶的主人啊?”

我口不擇言,答道,“我當然是!”

孟白虎怒道,“什麼當然是不當然是,我這就請你去做陰間的龍宮做主人。”他說着舉起彎刀便想朝我劈下。

小婢掙扎着站了起來,一聲冷哼,“你們這是過河拆橋啊?你們以爲風浪就過了嗎?我們跳下海去未必就被淹死。而你們幾個人,哼哼……說不定海里的那些大魚都等着你們做它們的點心呢。”

孟白虎的彎刀頓時停在空中,不敢劈下,林青龍乾笑一聲,將孟白虎拉到一旁低聲的說了幾句話,然後衝着我和小婢皮笑肉不笑的笑道,“嘿嘿……姓蘭的小子,你說我們這個時候是不是要拋棄所有的恩怨大家同舟共濟?你給我們掌舵,我就讓你們留在船上……”

這兩個魔頭被小婢的話給唬住了,我在心中冷笑一聲,權衡了一下利弊,如果此刻跟他們在船上翻臉動起手來,確實對我們不利,正準備開口說話,沒想到小婢叫道,“蘭師兄,我們不要上他們的當!這些魔頭比大海里的鯊魚還要可怕。”

林青龍哈哈大笑,“是嗎?那你想怎樣?”

小婢歷聲喝道,“除非你現在就把我打死,否則你們毀滅我們鍾家獵鬼堂的這個仇總是要報的!”

林青龍大笑道,“很好,那就留到今後再算吧。在這船上一天,我們彼此都拋開仇恨好不好?”

我擔心小婢再應出不利於我們的話來,趕緊答道,“林青龍,你這話說得也有些道理。好,君子一言,快馬一鞭,我同意你說的話!孟白虎,你暫時在船頭着守,我和小婢到裏面找水喝去。”

孟白虎雖然滿腔怒氣,但他也被這場風浪嚇伯了,而且林青龍已經與我談妥,他又不敢不依,只好服從我的命令,留在船頭着守。

林青龍帶着我和小婢走進船艙,哈哈笑道,“四位堂主,你們的老朋友來啦!”

我和小婢定睛一看,就看到木蕭蕭、雲飄飄、遲暮佬、青海空等四個魔頭橫七豎八的躺在船艙中,每一個人的臉色都蒼白得可怕,身邊嘔出一大堆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