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吾也轉身而去,順着河面飛行,和柳雪南轅北轍背道而馳。

“知秋,葉知秋!”柳雪在河面上搜尋,大叫。

喊了幾千幾萬聲,柳雪還是一無所獲,眼前所見的,除了茫茫黑水,別無一物。

忽然間前方火光一閃,陸吾迎面而來。

原來,兩人背道而馳,順着弱水行走,已經各自轉了半圈,對面相逢了。

“陸吾,有沒有找到目標,有沒有發現可疑情況?”柳雪急忙問道。 陸吾懸浮在弱水上空,說道:“我看到若水之下,有一點隱隱的紅光,似乎是某種法器……”

“紅光?那一定是知秋的法器了!”柳雪大喜,說道:“知秋沒死,他還能催動法器、陸吾,快帶我過去!”

說起紅光,柳雪自然就想起了通幽щщш..lā

葉知秋身邊能發光的法器,似乎也只有這個通幽令牌了。

珠光寶妻【完結】 而且,令牌可以發光,就說明葉知秋還沒死,還在掌控着令牌!

“山主上來,我帶你走!”陸吾叫道。

柳雪點點頭,再次跳上陸吾的脊背。

陸吾一轉身,騰空而起,向着來時路飛去。

沒多久,陸吾停止前進,在河面上盤旋俯視。

柳雪心急,從陸吾背上跳下,分散搜索。

忽然間,腳下的河水翻騰起來,汩汩有聲,就像燒開了一般。

陸吾大吃一驚,擡頭向上看了看,叫道:“山主,無極亂氣生成,趕緊走!”

“無極之亂?”柳雪更是吃驚,說道:“我上次在外面推算,還得有兩個月,無極亂氣纔會經過這裏,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話一出口,柳雪忽然意識到,時間大約沒錯,而是這裏的時空,和外面不大一樣。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時空不同的話,說不定,外面真的已經過去兩個月了!

“我不知道爲什麼這麼快,只知道這是無極亂氣!”陸吾東張西望,緊張無比:“山主快走,別把自己葬送在這裏!”

“還沒找到知秋,我不能走!”柳雪叫道。

說話間,弱水河上空的黑霧,被漸漸撕開,頭頂上,有星光射下,嗖嗖如刀,凌厲無比!

陸吾急得來回盤旋,叫道:“現在不走,怕是走不了了,山主!無極亂象之中,萬物重歸混沌,山主!”

“不用多說,不找到知秋,我絕不會走!”柳雪斬釘截鐵,低着頭,在河面上搜尋。

既然無極亂象已經生成,柳雪就更不能走了,如果她走了,葉知秋就沒有一點點希望!

陸吾沒奈何,飛在柳雪的頭頂上,替柳雪遮擋空中射下來的星光殺氣。

也算是情動天地。

柳雪正在漫無目的地胡亂尋找,忽然間,看見前方紅光一閃!

“知秋!”柳雪大喜過望,急忙衝了過去。

可是這當口,柳雪卻忽然腳下一空,沉入了弱水之中。

“山主,無極亂象之中,弱水已經變化,沙棠果的功效也沒了,快上來!”陸吾驚恐地大叫,飛撲過來,探爪相救。

“你不用救我,在上面接應就行!”柳雪大叫,祭出無極符,護住全身,在弱水裏繼續搜尋。

或許真的如陸吾所說,無極亂象之中,弱水已經變質。

所以柳雪此刻,在水中並不是很吃力。

……

葉知秋一直呆在水裏,利用通幽令牌抵擋弱水的侵蝕。

忽然間,他發現水流有變,不再是一直向前,而是原地激盪!

同時,自己身邊的壓力,也驟然一鬆。

葉知秋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感覺到壓力減小,就奮力掙扎,試圖躍上水面!

剛纔是掙扎不了,沒辦法。

現在可以掙扎了,自然要試一試!

也就是葉知秋這奮力一試,恰好被柳雪看見了。

而且,葉知秋也隱隱聽見了柳雪的呼喚!

“雪兒!?”葉知秋恍惚了一下,還以爲是自己的錯覺。

身後忽然有柔和的黃光蔓延而來,葉知秋大喜,奮力游去:“雪兒,是你嗎!?”

那是無極符的光芒,葉知秋太熟悉了!

“知秋!”柳雪迎面而來,喜極而泣。

兩人擁抱在一起,那種劫後餘生,生死重逢的感動,無法言表。

冰冷而漆黑的弱水,在身邊沸騰、激盪,但是葉知秋和柳雪,卻都視而不見。

絕世武魂 這一刻,他們的世界裏只有彼此,別無他物。

“知秋,真的是你嗎?”柳雪流着淚,摸着葉知秋的臉龐。

“當然是我,雪兒,你怎麼也下來了?”葉知秋癡癡地看着柳雪。

“你掉下來,我當然也要下來了。”柳雪笑中帶淚。

“對了,煙兒的命魂,我已經找到了,在我身上!”葉知秋忽然想起這件事。..

“真的嗎?那太好了!九死一生,總算完成了既定的任務。”柳雪大喜過望。

葉知秋稍稍冷靜,說道:“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能不能上去?”

柳雪這才醒悟,看看四周,說道:“無極亂象生成,經過崑崙山,我們快走!”

“這麼快?”葉知秋吃了一驚。

“是的,我們快走,小太歲他們,都在崖頂之上,我們要回去救他們!”柳雪說道。

正在此刻,上方忽然火光閃動,陸吾的聲音在大叫:“山主,山主!”

“什麼妖物在上面?”葉知秋急忙護住柳雪。

“是崑崙山神陸吾,我的老朋友,他叫我山主,聽我號令。”柳雪拉着葉知秋,奮力向上掙扎,又道:“陸吾道行高深,可以帶我們飛上去!”

葉知秋聽得糊里糊塗,也不細問,和柳雪一起向上掙扎。

眼前一亮,已經出了水面。

陸吾的身影向下一降,大叫:“山主快上來!”

“知秋,跟我上!”柳雪一扯葉知秋,跳上陸吾的後背。

陸吾的後背上,一下子上了兩個人,頓時微微一沉。

“你行嗎陸吾?”柳雪有些擔憂,問道。

“我盡力,山主,護住上空的星光殺氣!”陸吾一咬牙,忽地騰起,帶着葉知秋和柳雪飛昇。

不過,陸吾的上升速度,顯然慢了許多,總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而且,四周風聲呼嘯,亂流叢生,颳得陸吾東搖西晃。

上空中更有凌厲的星光射下,如劍氣一般凌厲.

柳雪祭起無極符護在頭頂上,勉強抵禦這凌厲星光。

葉知秋在弱水裏損失修爲太多,此刻精疲力盡,坐在陸吾的後背上,說道:“雪兒,我們不是在地下嗎,爲什麼會有星光落下來?”

“現在沒時間說這個,知秋,你堅持住!”柳雪說道。

可是就在此刻,陸吾忽然一聲慘叫,身影向下一墜!

葉知秋一踉蹌,差點摔下去,急忙揮手,抓住了陸吾的一條長尾。 可是陸吾還在下墜,就像失事的飛機一樣,東搖西擺。

柳雪見勢不對,一把拉住葉知秋,叫道:“陸吾堅持不住了,知秋,這裏距離崖頂不遠,隨我空遁而去。”

無極亂象中,弱水性質被改變,失去了先前那種強大的吸力,所以,柳雪此刻可以使用奇門遁形。

“可是我不行,剛纔在弱水裏,幾乎修爲盡失!”葉知秋叫苦。

“我帶着你!抱緊我!”柳雪說道。

葉知秋咬咬牙,單手抱住了柳雪的腰,另一隻手拿着通幽令牌,以防不測。

柳雪身形一晃,帶着葉知秋忽地遁去,同時叫道:“陸吾,跟着我!”

陸吾身上的壓力驟減,再一次騰起,跟在柳雪的身後。

風雲激盪,亂象橫生。

……

小太歲等人留在崖頂上,此刻也是一片慌亂。

只見一陣陣旋風,一道道星芒,總是衝着小太歲而來。

旋風如刀,星光如劍,殺得小太歲魂飛天外,連聲慘叫。

無論小太歲躲到哪裏,風刀和星光就追到哪裏,似乎一定要弄死小太歲。

四個鬼童子也在盲目奔逃,沒頭蒼蠅一樣亂撞。

魁雀同樣驚慌失措,先一步振翅飛走,不知所蹤。

水精遊光也已經出了深淵,此刻也在崖頂上慌亂躲避。

唯有秦毛人安然無恙,甚至,這貨還傻乎乎地看着小太歲,不知道小太歲爲什麼亡命奔逃!

小太歲哇哇大叫,忽然發現了淡定如常的秦毛人,頓時眼神一亮,嗖地衝了過來:“秦毛人,禽獸,快護住我!”

遊光也反應過來,撲在秦毛人的身前,大叫:“秦毛人你躺下來,我們躲在你的身下,可以躲過一劫!”

秦毛人愣了一下,隨即趴在地上。

小太歲和遊光,一起拱到了秦毛人的身下,尋求保護。

果然,那些旋風和星光,都漸漸散去,不再是先前那般凌厲。

遠處的幾個鬼童子發現秦毛人的妙用,也一起飄來,收縮鬼影,躲在秦毛人的身下。 失心前夫,求復婚

這是因爲秦毛人的屬性特殊,非人非鬼,身上毫無生機,所以,無極亂氣感應不到他的存在。

而小太歲和遊光,一個是土精,一個是水精,身上生氣強烈靈氣純淨,所以,第一個就被無極亂氣感應到。

現在,秦毛人護住了小太歲等人,死氣沉沉,切斷了無極之氣和小太歲等人的感應,所以,暫保小太歲等人平安無事。

……

柳雪和葉知秋在無極亂象中飛遁,忽然間,眼前景物一換,已經躍出了深淵,到了崖頂之上。

可是就在這時候,身後的陸吾一聲慘叫:“呀……山主!”

“陸吾!?”柳雪吃驚,猛回頭看,卻見陸吾的身影,正在旋風和星光的侵襲中,四分五裂,漸漸虛化!

柳雪帶着葉知秋一直向前,沒想到,陸吾已經被無極亂氣纏上。

“山主,快走……”陸吾最後的聲音發出,身影終於消散,就像一道青煙,被狂風吹散一般。

“陸吾!”柳雪心如刀絞,卻無法救護,眼睜睜地看着陸吾消散,歸於寂滅。

雖然柳雪還記不起前世和陸吾之間的關係,但是來到弱水深淵,短短的相處中,柳雪已經把陸吾當成最得力的助手了。

本來,柳雪打算找到葉知秋以後,再向陸吾打聽以前的事。

沒想到,陸吾終究湮滅在這裏。

小太歲聽見柳雪的聲音,大喜過望,從秦毛人的腋下伸出腦袋,大叫:“姐姐,姐姐,我在這裏,快來救我!”

柳雪一愣,急忙衝了過來,說道:“都起來,跟我走!”

陸吾已經死了,現在傷心難過也沒用,柳雪只能暫時放下,保護小太歲等人的平安。

葉知秋迅速取出收魂符,將四個鬼童子收了起來。

水精遊光,也重回那瓶水裏,被葉知秋帶在身上。

和上次一樣,柳雪閉上眼睛,用心感受無極之氣,趨吉避凶,帶着大家在無極亂象中躲避那凌厲殺機。

葉知秋知道秦毛人的作用,命令秦毛人斷後。

時光明媚不及你笑

果然,柳雪帶路避開殺氣,秦毛人斷後,又有隔絕生氣的作用,衆人魚貫而行,都平安無恙。

昏天黑地,步步殺機。

柳雪一邊領路,一邊問道:“魁雀呢,怎麼沒看見?”

“那鳥人不夠意思,看到危險,自己先跑了!”小太歲大罵。

“糟了,魁雀不懂得趨吉避凶,在無極亂象中胡亂躲避,一定會和陸吾一樣,神魂俱滅!”柳雪嘆息。

“死了活該,誰叫他亂跑?”小太歲哼了一聲。

柳雪正要訓斥小太歲,卻隱隱聽見黑暗中傳來慘叫之聲。

葉知秋也聽見了,皺眉道:“什麼人在慘叫?”

柳雪側耳聆聽,隨後緩緩搖頭:“無極亂氣橫掃崑崙山,這裏封印的所有靈物,都會醒來……然後又和陸吾一樣,在無極亂象中歸於寂滅。那些慘叫的,應該也是剛剛醒來的人……”

“要不要去救他們?”小太歲問道。

“敵我未分,怎麼救?而且我們也在危險之中。”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知秋說的有道理,斗轉星移當前,在劫難逃,我們還是明哲保身,先確保自己的安全吧。”

話音未落,忽然有勁風撲來!

葉知秋急忙用赤元劍向前一指,喝道:“什麼鬼東西,站住!”

“哈哈哈,沒想到這裏還有活的!”對面有洪亮的聲音大笑,隨後一個高大的黑影衝到眼前,打量着葉知秋等人,喝道:“你們是什麼人,認得我嗎?”

那黑影赤手空拳,面無人色,衣不蔽體,竟然是個古屍的模樣。

“阿貓阿狗,無名小卒,老子怎麼會認識你?”小太歲哼了一聲,罵道:“你認得本太歲爺嗎?”

柳雪和葉知秋都不說話,打量着對面的古屍,暗自戒備。

古屍聽見小太歲的話,勃然大怒,瞪眼道:“一團爛肉,也敢自稱太歲爺?”

沒想到,古屍一瞪眼,他的兩個眼珠子,竟然突出眼眶,一起掉了下來,經脈勾連,懸在兩腮邊!

“臥槽,好惡心!”小太歲眉頭一皺。〔5.6日。第一更。〕

〔本章完〕 剛纔這古屍說小太歲是一團爛肉,柳雪更加吃驚,喝道:“尊駕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