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我答應。」夜雲澈只盯著他手中的水晶石,毫不猶豫的答應。

他沒有騙自己,這塊玉確實是好玉,他很識貨的。

見夜雲澈答應的這麼爽快,帝豪傑有些不可置信,隨後鄙夷的瞪了他一眼,「我們走,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真是貪財如命,這麼小小年紀便這樣。他也是無語了。

臨走之前,幾人還紛紛朝夜雲澈投來鄙夷的眼神,便離開了。

楊帆影有些擔憂的望著少年道,「師父你真的要跟他比賽嗎?我可是聽說了他們帝家的人身體里多少都帶著一丁點兒古老的血脈,比如說天賦很高。

八卦女,咱倆沒完! 並且生下來他們便就被傳授煉造術法,而師父你跟他的情況不同,小時候有沒有看過這些,也才跟了夢機大人才不久的時間。

所以你可能贏不過他吧?

他們這些人真的很厲害的。

對了,不信你問問少雲,他也是帝家的。」

帝少雲皺了皺眉,點點頭道:「沒錯,而且帝豪傑也是我們帝家當中這一輩分,最為出色的少年,他的天賦最為出色,都快將近滿級了。」

「連滿級都沒有,那你們這麼擔憂幹嘛,小澈兒可是都爆級了哦!」雪羽在一旁鄙夷的說道。

「什麼爆級?這不可能吧?」帝少雲想到了什麼,瞬間錯愕的瞪大眼睛。

這個楊帆影是見識過的,他也點點頭,「沒錯,師父就是爆級,天賦高到能直接將水晶球都給炸了。」

夜雲澈謙虛一笑,「也沒那麼厲害啦,你們也很棒的。好了,既然答應了下來,我就趕緊回去複習吧,到時候一定不能輸給他,那塊玉肯定就是我的。」

「我們也去吧。」帝少雲和楊帆影也跟著夜雲澈一起回去了。

他們都是好朋友,要一塊跟著夜雲澈學習。

彼時,夜冰依幾人這邊。 彼時,夜冰依這一邊。

她們經過了兩天兩夜,長途跋涉,終於到達了目的地,虛幻之境。

這裡和它的名字一樣,一片青翠的森林被雲霧籠罩,煙霧渺渺,好像虛幻的仙境一般。

夜冰依幾人一起踏入了林間,發現這裡的人並不在少數,其中大多數都是穿著統一的服裝,不知道是什麼家族的。

上官雲燁開口率解釋道:「這些人並非什麼家族之人,而是學院當中的,他們這邊是飛鳥學院,飛鳥學院其中最厲害的學生實力在幻夢之境二階,就是不知道他們之後有沒有再突破。」

「都是學院當中的人?」夜冰依聞言眯了眯眼,「那麼,他們也來此地該不會也是跟我們一樣,來這裡找靈石想要提升實力吧。」

上官雲燁點了點頭,「這個極有可能,畢竟我們能夠想得到的,他們自然也能夠想得到。」

「你們看那邊,除了這些飛鳥學院之外,還有其他學院的,我猜他們也一定是來尋找靈石的,我們要注意一點,留個心眼,如果發現的話,要先下手為強,不要讓他們比我們先得手。」帝玄胤望著幾人,悄悄的說道。

當然了,他們一行人這麼大的動靜,來到這裡,其他的高手們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們。

青魚學院的學生們聚在一起小聲說道,「你們看,那個是彩翼學院的第一高手,上官雲燁。

他身邊的那些人,倒是從來沒有見過,不知道是什麼人?」

青魚學院的學生們眯起眼睛打量著帝玄胤他們,她們對彩翼學院的高手們很是了解,之前絕對沒有帝玄胤他們幾個人。

那要是他們是新生的話,恐怕上官雲燁也不會帶他們來這裡吧?所以這些人究竟是誰?

隨即幾人搖搖頭,不再關注他們,將主意打到飛鳥學院的學生們頭上。

惹愛成癮:總裁求放過 「彩翼學院的實力除了那個上官雲燁和第一公子那些人,其他的根本不足為懼,完全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倒是聽說飛鳥學院的學生又突破了,我們要多加小心才是,飛鳥學院的才是我們真正的強敵。」青魚學院的一些女子們議論道。

「上官雲燁也來這裡了?他身上的氣息,好像又有所突破,難道他又突破了?」一名年長的女子驚訝的打量著上官雲燁。

「哈哈,他再厲害又如何?難道還能比得上師姐你嗎,別忘了他們彩翼學院去年的排名可是墊底呢。」

「師姐,你現在可是我們青魚學院的幻夢三階高手,又是我們學院的第一高手,上官雲燁再怎麼厲害,也比不過你。

何況我們來到這裡尋找靈石,如果你的實力在有所晉陞的話,我們可以完全不把他放在眼中,還可以碾壓我們頭上的那些學院。」

「住口,說話之前你要先過一下腦子,難道我這一年努力修鍊,人家便一年坐在那裡玩嗎?

如果你只讓人家停止,只幻想我們學院的提升實力,那麼我們早晚有一天豈不是天下無敵了? 莊園大門口的陰影處,隨着天上太陽的逐漸高升,而漸漸變得面積狹窄了起來。

懷裏抱着一顆圓潤晶瑩圓珠子的鬼撲滿,綠豆大的小眼珠子在眼眶裏滴溜溜轉了兩圈後,對着趴在自己身下的四個小弟甩了甩尾巴。

臉上神情顯得有幾分淡然的陳志凡,忽地眼裏灰芒微微一閃,卻是在剎那之間感知到有一股淡淡的靈智波動在小傢伙和四隻大黑老鼠之間傳遞了起來。

“吱吱!”四隻大黑老鼠裏的老大大黑,仰頭看着鬼撲滿嘴裏尖叫了兩聲。

小傢伙小眼瞪的溜圓,毛茸茸的小臉上呈現出幾許憤怒的表情。

隨後,它嘟了嘟嘴,將圓潤靈珠一爪按在自己的圓滾滾小肚子上,然後伸出另外一隻爪子對着四隻大黑老鼠來回比劃了兩下。

大黑扭頭看了身旁的二黑它們三個一眼,吱吱叫着交流了一會兒後,齊齊仰頭看向了飄在離頭頂上方不遠的鬼撲滿。

“吱!吱吱吱!”大黑擡起上半身,半蹲坐地上,對着小傢伙連聲叫了好幾聲。

一旁,眼裏微微滾動着一道光亮的陳志凡,內心不無驚奇的暗自猜測道:小東西們這是在談判?又或者說是在商議怎麼分東西?

“靠哦,莫非才短短一個晚上的功夫,這四隻老鼠就真的成精了?”

看着四隻大黑老鼠同鬼撲滿好似甲乙兩方在正兒八經的談合同般,某青年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一抹詫異,輕聲驚歎了一下。

不過轉而一想,世間萬事萬物,各有其機緣。保不齊就有麻雀變成鳳凰,青蛇化成蛟龍的例子發生。

暗自感嘆了一番後,他靈臺頓時一清,於是脣角掛着幾許淺笑的看着五個小東西繼續在那用無形念波作着溝通。

少頃。

“哼,你們這四個傢伙,好貪心啦!”皺巴着小臉的鬼撲滿十分不滿的喝斥了一句後,砸吧着小嘴非常不樂意的用爪子來回比劃了四下。

看着小傢伙的動作,四隻大黑老鼠的四個小頭隨着它的爪子連連晃動了四下,隨後,大黑情緒顯得有幾分激動的仰頭叫了一聲:“吱!”

某青年一樂:不用問都知道,這是雙方達成共識,彼此已經同意了。

然後,他就看到鬼撲滿嘴一張,“噗噗噗噗”從嘴裏吐出了四顆迅速變成了拇指肚大小的白色丹藥。

“虧了!”

看着那四顆不出意外應該就是補元丹的丹藥逐一掉在了四隻大黑老鼠的嘴邊,陳志凡眉頭一挑輕嘆了一聲。

原本他以爲鬼撲滿他們幾個是打算將那顆用自己本命精血加上冰晶煙雲煉製而成的血元丹一分爲五,一小一份的。

結果明顯是小傢伙要更爲奸詐一些,只是拿出自己肚子裏的庫存:四顆補元丹,就把四隻大黑老鼠給打發了。

而它那顆血元丹是哪裏來的?某青年抖了抖眉,轉而將注視的目光投在了自己掌心被小蛇給緊緊纏繞的補元丹上。

一顆血元丹,讓鬼撲滿用一顆補元丹給換了,然後它爲了獨吞血元丹,又用四顆補元丹把該分給四隻大黑老鼠的份額給換了過來。

“唉,算了,太計較的話,這日子就沒法過了。”半是自嘲,半是調侃的搖頭低語了一聲後,他驀地掌心氣勁一吐。

“啪”的一聲輕響裏,被小蛇細長身體纏繞的丹藥,就憑空炸成了一團白色的煙塵。

頃刻間整個細長身軀就被散發出淡淡濃郁靈力氣息的煙塵所完全籠罩的小蛇,小嘴裏蛇信一吐一吸動作飛快。

而隨着它的吞吸,一絲絲、一縷縷的白色煙塵就肉眼可見的消失在了它的小嘴裏。

地上,四隻大黑老鼠以一種餓了三天突然看到一塊肥肉般的饕餮模樣,嘴一張,就迫不及待的將落在自己面前的補元丹給紛紛吃進了肚子裏。

片刻後,神情大振,身上氣息明顯又增強了少許的它們,紛紛眼裏冒着亮光的在地上一邊“吱吱”叫着,一邊快速的轉起了圈來。

陳志凡眼裏灰芒倏地一閃。隨即靈念一閃,徑直投入到了它們的體內。

當“看”到四隻大黑老鼠的腹部位置,隨着它們的運動,而有一團只有針鼻大小的淺淺白色氣旋在緩緩旋轉後,他嘴角掛着一絲笑意的輕輕點了一下頭。

氣旋生,妖靈成,這就怪不得四個東西會表現的如此有靈智了。

如果要求不那麼嚴格的話,此時這四隻大黑老鼠已經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鼠妖了。假以時日,一個妖族羣落會出現也說不一定。

暗自感嘆了一番後,陳志凡又將注意力放在了斜斜飄在四隻大黑老鼠頭頂上方的鬼撲滿身上。

注意到他投來的目光,小傢伙眨巴了幾下眼睛後,小嘴一張,躺在它肚子上的血元丹就迅速由大變小,然後唰的一下飛進了嘴裏。

砸吧了一下嘴巴後,它一邊伸出兩隻小爪子輕輕拍着自己那圓滾滾、軟乎乎的肚子,一邊奶聲奶氣的眯眼嘆道:“主人,人家吃的好飽哦!”

某青年狠狠瞪了鬼撲滿一眼:“你這小東西,得了便宜還賣乖。不行,我感覺非常不爽,你必須再補我點東西。”

微微一頓,他臉上帶上笑,語氣頗顯幾分隨意的接着說道:“嗯,我要求也不高,只要再給我三顆補元丹就行。”

“補元丹?”小傢伙微微一怔,隨後搖着頭稚聲說道,“主人,那可不是什麼補元丹哦!”

不是補元丹?

陳志凡眉頭微皺,一點靈念立時投入到了掌心那還剩一小半的白色煙塵裏。爲了驗證藥性,他乾脆又鼻端一翕,將一絲煙塵吸入到了鼻腔裏。

感受着一縷靈氣在進入肺腔之後,立時化作一小片溫和之氣慢慢浸潤了肺部一角,陳志凡眉頭一挑,嘴裏呢聲說道:“沒錯啊,這丹藥裏蘊含的藥性,分明就是增強元氣的。”

鬼撲滿聞言,毛茸茸的小臉上浮現出幾許訕笑的縮了縮脖子:“嘿嘿,主人,真的不是補元丹啦! 誘妻入懷:霸道老公吻上癮 不過,不過也跟補元丹差不多,是養氣丹啦!”

“養氣丹?”他眼裏灰芒一閃,然後屈指彈出一道指勁,“嘭”的一下就打在了小傢伙的小腦瓜子上,“補元養氣,不都是一樣的麼。”

伸爪捂着自己腦門的鬼撲滿,哭喪着臉可憐兮兮的說道:“主人,你打得人家好疼呢!但是那個丹藥的名字,真的就叫養氣丹啦!” “哼,你這小東西,要是打得不疼的話,我還不如不打。”陳志凡斜乜了鬼撲滿一眼。

少頃,他輕擰眉鋒,眼裏一抹幽澤若隱若現:“不過鬼撲滿哪,你肚子裏到底有多少好東西,嗯?當初你搞一堆垃圾差點把我給埋了,倒是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清點你肚子裏的存貨,現在……”

像往常一樣,只要一提到肚子空間裏的東西,小傢伙就伸出兩隻小爪子緊緊捂住了自己的小肚子,嘴裏奶聲奶氣的叫道:“主人,人家肚子裏沒貨!”

陳志凡看着鬼撲滿那一副生怕自己搶了它東西的防賊模樣,額角立馬掛起了三根黑色的大粗線。

沉默片刻後,他伸出右手食指隔空虛點了小傢伙腦門兩下,然後將視線移到了一旁,索性來一個眼不見,則心不煩。

地上,四隻大黑老鼠依舊在快速的轉着圈。

一點點常人肉眼不可見的濁氣,隨着它們的飛快移動而漸漸從周身皮毛裏緩緩滲透出來,散入到了周圍的空氣裏。

與此同時,一絲絲微弱至極的小小氣流,如同一條條山間潺潺溪水般,悄然流入到了它們腹部那一小團徐徐旋轉的氣旋里。

只是過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四隻大黑老鼠就生生在地上轉了數百圈,換來的,就是它們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最弱的都增強了至少一籌。

忽然,大黑驀地停下了轉圈的動作,微微仰起的毛茸茸頭上,一對小眼睛像是通了電的小燈泡般,唰一下變得透亮。

“吱!”

興奮的仰天叫了一聲後,它身上皮毛如同波浪般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涌動了起來,毛色也顯得越發黑亮了起來。

過了一秒鐘之後,先是二黑,接着是三黑,最後是四黑,都紛紛在仰天叫了一聲後,渾身皮毛涌動,毛色迅速變得烏黑髮亮。

“嗯,一顆養氣丹,足以抵過七七四十九天每日吞吸日精月華之功,你們這四個東西,總算是在修煉的道路上,入門了。”

看着四隻大黑老鼠精氣神十足的雀躍樣子,陳志凡輕聲嘀咕了一番。

隨即,他又不無惋惜的暗自搖晃了一下頭。就算是在天地靈氣還算充沛的近古時代,就憑四隻大黑老鼠吞下的這一粒養氣丹,至少也能增加近十年的修爲。

奈何當今世界的大環境,卻是修行文明的荒漠地帶。

發自內心的感嘆了一番後,陳志凡臉上表情一肅,用一種非常正經的語氣看着鬼撲滿皺眉說道:“不管是補氣丹,還是養氣丹,總之,你都要給我三顆。我的東西,也不是那麼好拿的。”

看着主人擺出了一副“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會給你好看”的淡淡威脅姿態,小傢伙下意識用自己的小爪子輕輕撫摸了幾下自己那圓滾滾的肚子。

綠豆大的小眼睛在眼眶裏滴溜溜轉了好幾圈後,它才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嘟着嘴點了點頭:“好吧,主人,人家就給你三顆養氣丹啦!”

腹黑總裁,我要離婚 說完話之後,鬼撲滿小嘴一張,“噗噗噗”接連吐出了三顆散發出淡淡靈力的丹藥來。

看着迅速由小變大飄在半空的三顆養氣丹,陳志凡略帶幾分無奈的揮了一下手:“唉,我說你這小東西,這回拿出東西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撩了撩眉,他接着說道:“先把丹藥給我收回去,我現在身上什麼都沒有,拿什麼來裝這些丹藥。等我說讓你給的時候,你纔拿出來不遲。”

眨巴了一下眼睛的小傢伙愣愣點了一下頭:“哦,知道啦,主人。”

癟了癟嘴後,它小嘴一張,一股吸力頃刻間就覆蓋住三顆養氣丹,然後藉由嘴巴這個通道,將之全部收回到了肚子空間裏。

看着三顆丹藥呼吸之間就不見了蹤影,陳志凡不無羨慕的暗自握緊握拳忖道:看來自己以後要抽時間去各方蒐羅一下,萬一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可以碰上一個非常方便的隨身空間儲物法器。

雖然目前爲止,在一定程度上來講,自己的丹田虛空確實可以收納一些物品。

但是總不可能像一般的尋常衣物,還有就是大部分經常用到的東西,也個個像是收垃圾似的全放進去吧。

一想到自己的肚子裏裝着一些諸如衣服、褲子、錢幣、手機之類經常用到的東西,他就感覺內心深處泛起了一股濃濃的古怪和十分的彆扭來。

說到手機,某青年微皺眉頭想了起來:自己的手機跑到哪裏去了?昨晚在拍賣會的時候,都還用過的。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大鄉武夫對着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下了最後通牒的最後一秒鐘,兩人彼此互看了對方一眼。

片刻後,臉上神情暗沉之中,又夾雜着幾許陰翳的秋山家主,忽地頹然低頭嘆聲說道:“大鄉家主,我們認輸!只要你放過我們,秋山、藤田兩家資產的一半,你可以儘管拿去。”

同樣神情顯得頗有幾分灰敗的藤田家主,猶自感到幾分不甘心的眼神一凝,沉聲說道:“不過大鄉家主,我要奉勸你一句,黑龍會可不是秋山、藤田兩家這樣的弱小勢力。哼哼,你們得罪了黑龍會······”

一旁,雙手像是抱着寶貝般將那把古斯特長槍緊緊摟在懷裏的大鄉衛門一臉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爸,這老傢伙是不是剛纔耳朵被堵住了?還說什麼得罪了黑龍會?哼,要是他看到剛纔黑龍會的會······”

“臭小子,就你話最多!”不等他說完,大鄉平川一巴掌扇過去的同時,嘴裏輕聲喝斥了一句。

“啪”的一聲脆響過後,大鄉衛門伸出右手一邊揉搓着自己的左肩膀,一邊一臉悻悻的咧了咧嘴:“爸你打我幹嘛?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啊!”

“事實?”大鄉平川瞪了他一眼,“就算是事實,那也不是你的功勞,所以現在根本就用不着你跳出來說!”

大鄉衛門聞言,臉上表情微微一僵,然後忍不住扭頭看向了莊園大門口,那道站立在陰影裏的挺拔身影。

沉默片刻後,原本心態變得有些飄的他,一抹肅然漸漸掛滿了整張臉。

是啊,就算黑龍會對現在的赤龍會來說,已經不算一個太大的威脅,但是這其中有自己什麼功勞呢!

從頭到尾,自己除了跟幾個黑龍會的打手打了一會兒外,壓根就沒有做其他什麼事情呀! 我倒總覺得,上官雲燁現在的實力早已經超過了我。」女子眯起眼睛,若有所思的望著上官雲燁道。

她能夠察覺得到上官雲燁的身上有一股雄厚的氣息。

眼中精光閃過,隨後招了招手,吩咐道:「你們跟我一起來,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我們兩方的實力如今都比不過上別的學院,倒不如我們一起聯手得到好處,總比再來一個強敵強。」

青魚學院的大師姐說著,便率先走了上去。

後面的學生聽了大師姐的建議之後,暗暗佩服,她們的大師姐果然不愧是大師姐,想的就是比她們遠久。

「哥哥,你看她們居然主動朝我們走過來了。」夜冰依望著眼前面色冷酷的女子,對上官雲燁道。

女子渾身自有一股沉穩的氣息,一看便是久居上位者的領頭人身上才有的氣息。

夜冰依還能感覺到她的實力不容小覷。

望著向自己走來的女子,上官雲燁對夜冰依解釋道:「她是青魚學院的學生,也是青魚學院最厲害的,學生名字叫做冷青竹,為人可以相交。」

夜冰依聞言,立即驚訝的眨了眨眼,沒想到還能從她哥哥的口中聽到除了自己,第二個得到他好評的女子。

「上官師兄好久不見。」夜冰依還正在胡亂的想著,冷青竹便已經走上了前,對上官雲燁打招呼。

「冷師妹。」上官雲燁也對女子微微頜首。

冷青竹的眼睛在帝玄胤幾人身上打量了一圈,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她先是被他們幾個人的容貌給驚艷了一把,隨後當她掃過帝玄胤身上的強大氣息,甚至都蓋過了上官雲燁,一顆心不由微沉。

他們不僅僅一個實力在自己之上,還多出了一個比上官雲燁還有強大的。

她們青魚學院在學院當中,算是比較差勁的,不過本來還有一個同樣落榜的彩翼學院作為比較,她的心中還算過得去。

但是為了想要爬到前幾名,她不停的刻苦修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卻沒想到如今再看他們,讓她頓時心灰意冷,又把她的自信給打沒了。

雖然她已經想的很透徹了,她知道自己在努力的修鍊,別人也可能在努力的修鍊。

但是冷青竹沒有想到,彩翼學院的上官雲燁他們的成長速度居然變得如此之快,讓她不得不服。

她再次抬眼望了眼帝玄胤幾人,面色鄭重的道,「上官師兄,你的這幾位朋友是什麼人?可否引薦一下?」

「這位師姐,我們都是彩翼學院剛入門的學生,我是上官哥哥的妹妹,這是我的朋友,這位是我的夫君,我們因為初來乍到,便跟著哥哥過來這裡增長一下見識。」夜冰依率先對著冷青竹笑了笑,自我介紹道。

原來是上官雲燁的妹妹……不過,她說她們都是新入門的學生?是真的么?

冷青竹不由再次看向帝玄胤,而此刻帝玄胤他們已經特意收斂了自己身上的氣息,讓她測試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