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天仰着下巴解釋道,“誰叫我英俊瀟灑風度翩翩高大威猛,專招女人喜歡,所以他們嫉妒,就給我起了這麼個綽號。”

“你也不害臊!”侯小飛擡槓道,“英俊瀟灑,你不及龍川,風度翩翩,你還能跟上官塵比啊,高大威猛就更不用說了,你站在志剛旁邊比試比試?”

“這……”安小天語塞,憋了半天沒憋出一個字來。

我在旁邊看得哈哈大笑,心想這幾兄弟還真有意思,別看安小天在我面前咋咋呼呼的,可一碰到他這幾個兄弟就慫了。

我接着好奇的問道,“那龍川呢?他的綽號是什麼?”

提起龍川,這幾個兄弟突然集體沉默了下來,上官塵輕輕嘆了口氣,“行了,先辦正事兒吧。”

鬧騰一陣後,我們纔想起正事兒還沒辦,不過通過剛纔短暫的接觸,我對這幾人好感倍增,雖然他們表面上互相擡槓,但是我能看出,他們之間的感情特別深厚。

不過讓我覺得奇怪的是,他們提起耳機哥,就顯得有些怪異,從他們的表情中,我覺得他們像是很惋惜一樣,我想耳機哥的過去,一定有一段非比尋常的故事。

重生后我躺在皇叔懷裡做團寵 此處空間狹小,四周都是密閉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打開眼前摺扇密閉的石門。

可是這石門看上去何止千斤,要想靠人力打開,的確有些不太現實。

志剛退後幾步,大喝一聲,身上的疙瘩肉瞬間暴漲,整個人如同一尊天神一樣,砰砰邁着步子朝那石門衝了過去,快到石門的時候,一個墊步側身躍起,並在半空中狠狠朝那石門踹去。

轟隆!

石門發出一聲巨響,就連地面都顫抖了一下,可想而知志剛的這一腳力量有多大。

但縱然這樣,那石門卻紋絲未動。

侯小飛也急了,身子靈巧的騰起,在半空中朝着石門砰砰踹了一腳,可是他的力量哪能和志剛相比,這幾腳下去,就跟蜻蜓撼柱似的。

“奶奶的,這石門怎麼那麼硬。”

侯小飛見着石門遲遲不開,急得團團轉,“要不,咱合力試試,看能不能把這石門弄開。”

“得了吧,別瞎折騰了,這是地獄之門,哪兒那麼容易打開的。”安小天嘀咕了一句。

“你能耐你上啊,盡說風涼話。”侯小飛特別喜歡和安小天擡槓,不過雖然他那幾腳沒起到作用,不過還是把我看得暗暗咋舌,此人身體的靈巧程度,簡直比猴子還猴子,那幾個動作看得我眼花繚亂的。

“都別說話,退後。”

一直不語的上官塵突然說了一句,然後不緊不慢的走到石門跟前,對着石門仔細觀察了一陣,然後轉過身,朝着這密閉的空間上下打量。

好一陣子後,他嘩啦一聲將手裏的摺扇收起,開始走來走去,他走路的姿勢特別奇怪,步伐也很奇特,時快時慢,步子時短時長,好一會兒後,他突然停在石門正前方,猛得一側身體,對着那石門大喊一聲,“啓!”

話音一落,那石門便發出一陣隆隆的聲音,竟然緩緩向上升起。

“我去,上官,你是咋做到的?”安小天一臉驚訝道。

上官塵頭也不回,淡淡道,“這是一個地玄機關,要打開石門,靠蠻力不行,只能用地玄步伐開啓機關。”

“這你是咋知道的?”安小天一臉疑惑的問。

上官塵輕輕吸了一口氣,轉過身,指了指安小天的腦袋,“凡事兒多動動腦子。”

說完後,重新將摺扇嘩啦一聲打開,不緊不慢的朝石門裏走去。

安小天在後邊吐了吐舌頭,小聲嘀咕了一句,“就你能耐!”

然後我們也跟着走了進去,安小天給我簡單介紹了上官塵,說他們幾個兄弟中,就數上官塵的腦子最好使,他聖手書生的綽號不是因爲他有書卷氣,而是因爲這個人的大腦簡直變態,世界上的知識,天文地理宇宙科學,就沒他不懂的。

我聽完後越來越佩服這幾兄弟,真是的是各有所長,這幾個人組合在一起,簡直就是一道堅不可摧的屏障。

石門的背後,是一段長長的隧道,裏邊充斥着一層淡淡的猩紅色的光,不過沒有看見光源是從哪裏發出來的,那些光就如同霧氣一樣,憑空充斥着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剛一走進去,我感覺胸口憋得慌,而且感覺小腹特別不舒服,就像是有個東西在裏邊轉動一樣。

那條隧道很長,彎彎曲曲的,我們足足在裏邊走了十來分鐘,才遠遠的看見出口。

出口處遠遠看去,像是一塊巨大的血紅色水晶石一樣,想必那些霧氣一樣的紅光就是這裏發出來的。

靠近一看,發現眼前這團血紅色水晶石狀的東西,不是固體也不是氣體,而是一種介於而者之中,膠質狀的東西。

安小天嘗試着用燒火棍捅了捅,發現一點阻力也沒有,然後小心翼翼的把手伸進去,然後迅速縮回來,疑惑道,“奇怪,這玩意兒怎麼摸不着啊,就跟空氣似的。”

我也嘗試着把手伸了進去,感覺和安小天說的差不多,就跟摸在空氣裏一樣,什麼東西也沒有,那團紅色膠質狀的物體,就像是不存在一樣。

最後還是上官塵發話,“猴子,用你最快的速度衝過去,如果遇到危險,就大聲發出訊號!”

“得嘞,看我的!”

侯小飛退後幾步,突然猛的超前衝過去,然後用力一蹬,整個身體便閃電般的橫着衝進那團紅色的東西,身法快得肉眼根本就看不清楚,我直看到一道殘影朝我眼前飛過。

不過等了好一會兒後,那邊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既沒聽到侯小飛喊叫,也沒見他發出安全的訊號。

等了一陣子後,上官塵果斷道,“大家往裏衝,注意,不管後邊是什麼東西,大家第一時間匯合在一起!”

說罷,他自己先衝了進去,接着就是志剛,安小天讓我先進去,他在後邊斷後。

我深吸一口氣,退後幾步,用最快的速度朝那團紅色的東西衝了進去,可是剛一衝進去,我就發現不對勁兒了。

(本章完) 這團紅色的東西,摸上去並沒有什麼感覺,但整個人鑽進去之後,我感覺像是跳進了沸水裏一樣,渾身燙得無法形容,有種快要被煮熟的感覺。

而且那團東西並不像我之前想的一樣,只是個屏障,剛一進去,就像是一腳踩空了一般,整個身子急速往下墜,四周都是紅彤彤的一片,如同翻滾的岩漿。

那種痛苦,簡直有如地獄一般的煎熬,而且能夠聽到四面八方傳來無數的慘呼和哀嚎的生意,像是無數人在遭受着慘烈的酷刑一般。

我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我想喊,可是怎麼也喊不出聲來,就連呼吸都不受控制,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根本無法形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身體一直在往下墜,那種痛苦絲毫不減,要是昏迷過去還好,可我的意識卻偏偏越來越清醒,彷彿要讓人在最清醒的狀態下,去承受這種最煎熬的痛苦。

用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來形容我此時的處境一點也不爲過。

突然間,我感覺小腹一陣劇痛,像是有個什麼東西在裏邊飛速旋轉一樣,攪動着我的五臟六腑,這種痛苦可比剛纔慘烈多了。

但是伴隨着這種痛苦的是,我發現我竟然能動了,而且對那種灼熱的感覺漸漸減退。

我開始拼命喊叫着,並本能的揮舞着我的雙手,可一切都是徒勞,大概又過了幾分鐘以後,我突然感覺身體一涼,眼前的猩紅色也突然消散。

接着我就重重的摔在堅硬的地面上,但奇怪的時,我根本沒感覺到任何痛苦,在落地的那一瞬間,像是被人託了一下。

我肚子裏的疼痛感也驟然消失,但我卻依然能夠感覺到似乎有個東西在我的小腹裏緩緩轉動,一股股暖流通過我的經脈流淌遍全身,讓人有種說不出的舒適感,覺得視力和聽力也好了不少,有種耳聰目明的感覺。

我站起身,環顧四周,發現我任然處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裏,這個空間和剛纔的那個差不多一樣,四周巖壁上都長滿着紅鏽一樣的東西。

唯一不同的是,四面有數十個剛好能夠容納一人進去的洞口,有點像是蜂巢。

也沒看見安小天他們,估計是鑽進這些洞裏去了,我喊了幾聲也沒人迴應。

可是我就爲難了,四周那麼多洞口,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裏鑽進去的,也不留個記號啥的,說好的匯合呢?

在進來之前,上官塵還說過,進來之後什麼也不管,大家先匯合,可是現在連個人影兒都看不見。

我本來還琢磨着在原地等他們一會兒的,可是還沒過一分鐘,就感覺腦袋上刮來一股炙熱的氣息,本能的擡頭一看,頓時嚇了一大條。

只見我的上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一個籃球般大的火球,正朝我狠狠砸下來。

我連忙閃到一邊,那團火球轟隆一聲砸在地上火星四濺。

就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突然再次感到一股更加強烈的炙熱氣息,擡頭一看,心裏暗罵一聲我靠!

原來剛纔那個火球還只是一個開始

,現在我腦袋上空密密麻麻全是那樣的火球,要是集體砸下來,估計我就算是隻會飛的蚊子也避不開了。

趁着那些火球還沒開始往下掉,我連忙附身衝進離我最近的一個洞穴,前腳剛邁進洞穴,後邊就傳來轟隆隆的聲音,那些火球如同雨點一般砸了下來,要是我再稍微晚那麼半秒鐘,此時恐怕連骨頭渣子都得融化。

那些火球落到地面後,並沒有熄滅,而是融匯成岩漿一樣的東西,不斷的開始往洞穴裏灌,如同洪水一般。

我嚇得媽呀一聲,使出吃奶的勁撒丫子就開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到累得不行的時候,才發現那些炙熱的岩漿已經沒有追過來,這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算是又在鬼門關裏繞了一圈。

這特麼是什麼破地方啊!

我心裏邊暗罵一聲,一面四處打量起來,發現這裏邊就跟一個巨大的蟻巢似的,除了洞穴還是洞穴,縱橫交錯,到處都是路,完全不知道該走那邊。

現在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了,剛纔一通亂跑,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方向再好的人都得被繞暈。

可也不能就這麼幹等着,無奈之下,我只好又繼續隨便挑了個洞穴鑽進去,這些洞穴每走上大概兩百米左右距離,就會又出現一個剛纔那樣的圓形空間,圓形空間的四周同樣會有很多洞穴。

就跟一條條彎彎曲曲的線條,連着很多遠點一樣,說白的,就是一個超級巨大的迷宮。

我一邊走,一邊在走過的地方沿途留下記號,可是我發現,雖然我沒有走過重複的路,那也遲遲不見盡頭,這個巨大的迷宮就像是無邊無際一樣。

我開始越來越慌,在經過一個洞穴的時候,裏邊的光線突然暗了下來,我只好放緩速度,摸索着一步步朝前走去,突然之間,我感覺腳下碰到了什麼東西,那東西軟軟的,我低頭一看,發現竟然是個人躺在那裏。

我連忙俯下身,仔細一看,頓時被嚇了一條,因爲這個“人”和正常的人類有些不同,雖然有着一副人類的身子,但腦袋卻像是一種我從未見過的野獸,看上去怪異至極。

這讓我想起我在龍小蠻家看見的那些被燒焦的怪物屍體,看起來倒是和眼前這東西特別相像,都是人身獸首。

看見這隻怪物屍體後,我便更加確定了安小天的推測,襲擊龍氏家族的那股神祕勢力,肯定和這裏有關,否則不會出現一模一樣的怪物。

我仔細檢查了這具怪物的屍體,發現它的致命傷在心口上,像是被什麼利器狠狠紮了進去,血液已經凝固許久,看樣子已經死了好幾天了。

我們是剛剛纔下來的,所以殺死這隻怪物的,肯定不是安小天他們,這說明,在我們之前,一定有什麼人或者其它東西來過!

而我心裏邊最希望的,就是龍家的人,如果這樣的話,說明他們至少在幾天前還很安全!

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背後有動靜,扭頭一看,頓時把我驚了一條!

一隻體型足有水缸那麼大的蝙蝠倒掛在我的身後,更加詭異的

是,這隻蝙蝠竟然長着一張人的臉,只不過五官模糊,看上去更加滲人!

我來不及多想,一鞭子就抽了過去,可是這隻人面蝙蝠速度奇快,翅膀一張就閃過我的這一鞭,但是沒有向我發起攻擊,而是撲騰着翅膀飛走了。

我虛驚一場,還以爲是什麼厲害角色,沒想到這麼容易就給嚇跑了。

我接着往前走,一路上又陸續發現好幾具獸頭人身的怪物屍體,死狀各異,有被刺進心窩的,有被一刀切斷喉嚨的,但能看出,動手殺死這些怪物的人身手不凡,而且乾淨利落,我還沒發現任何一具怪物屍體上出現兩道傷痕。

這就說明,出手的人都是一擊必殺,伸手了得。

不知不覺間,我再次來到一個四周佈滿洞穴的球狀空間,這次我有些泄氣了,怎麼繞都繞不出去,這麼走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可是還得繼續往前,總不能呆在原地等死,不過也不能繼續跟一隻沒頭蒼蠅似的胡亂撞下去了。

我開始靜下心來,仔細觀察這些洞穴,從外觀上看,這些洞穴並沒有什麼異樣。

我便站在洞口,把耳朵湊過去,挨個感受一下,看能不能查出點異樣。

我的這個笨辦法果然奏效,這些洞穴外表看起來相同,但仔細聽和聞,就能發現裏邊的不同之處。

比如說其中好幾個洞口,我站在旁邊都能感覺到一陣陣炙熱的氣息從裏邊傳來,這就說明前邊肯定有岩漿,便直接將這幾個洞穴排除。

剩下的幾個洞穴,雖然都沒有感覺到炙熱的氣息,但是我欣喜的在左側一個洞穴裏,隱隱聽見了滴水的聲音!

在這種情況下,能夠聽見水聲,簡直就像是沙漠裏找到綠洲一樣。我在這裏邊轉悠了半天,嗓子早就渴得冒煙,再這麼下去的話,別說什麼怪物襲擊了,我都的活活渴死在這裏。

我想也沒想就朝那個洞跑進去,滴水聲越來越清晰,又過了大概兩百米左右距離時,我欣喜的發現,這裏不再是那種佈滿洞穴的圓形空間,周圍也不是那種長滿紅鏽的岩石。

這裏是一個八角形的石臺,石臺的四周圍繞着一圈靜止的水源,而在這些水源的旁邊,各有一個龍形的雕塑。

一座小石橋架在上面,我從小石橋上走到石臺中央,發現石臺中央是一個臉盆般大小的坑洞。

啪嗒!

一滴水從上邊滴下來,正好落在這個坑洞裏,在空曠的空間裏,發出清晰的滴水聲。

我剛纔在洞口聽見的滴水聲,應該就是這裏發出來的。

我嗓子渴得冒煙,此時也顧不上這水有沒有問題,直接用手捧着就開喝,這水涼冰冰的,喝進肚子一陣舒暢,喝完後也沒感覺有什麼事。

就在我再次把手伸進那個臉盆大小的坑洞,準備捧水喝時,突然感覺在底部碰到一個東西,拿出來一看,我整個人都僵住了。

龍小蠻的手機!

我突然想起,最後一次打通龍小蠻電話的時候,就在電話的那頭聽到了滴水的聲音!

(本章完) 如果當時那個電話,是龍小蠻本人接通的話,那就證明當時一定出了什麼緊急的狀況,否則她不可能接起電話不說話,然後迅速切斷。

不過我記得很清楚,當時電話接通以後,我並沒有聽見什麼打鬥的聲音,除了滴水聲以外,就沒別的。

這樣分析的話,就只有兩種情況,第一種,當時接電話的不是龍小蠻。

第二種,也是我最擔心的一種,我連打鬥的聲音都沒聽見,就說明龍小蠻當時遇到的事情特別緊急,或者說攻擊她的人非常了得,能夠在一招之內將她制住,所以我就聽不到打鬥的聲音。

龍小蠻手機在水裏浸泡了那麼久,已經不能用了,而我的手機也在跳入血巢的時候就壞掉了。

我在石臺上查看起來,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麼蛛絲馬跡。

可是石臺上邊光潔如鏡,並沒有發現任何痕跡,就在我琢磨着各種可能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隱約的嗡嗡聲朝我剛纔進來的洞穴裏傳來。

那嗡嗡聲聽上去就像是無數只蜜蜂一樣,而且越來越近,就在我還在琢磨這是什麼聲音的時候。

只聽嗡的一聲,一團濃濃的黑霧從剛纔我進來的洞口噴涌出來,隨即如同一條長蛇一般朝我直撲而來。

速度快如閃電,轉眼間就到了我跟前,我本能的抽了一鞭過去,只見那團黑霧呼一下就散開了。

我這才發現,這哪裏是什麼黑霧,而是一大羣數不清的蝙蝠!

這些蝙蝠個個都有臉盆般大小,密密麻麻布滿四周,撲騰着一對對巨大的肉翅,翅膀展開的時候,就像是一個人類的臉龐一樣,有着模糊的五官,發出嗡嗡的聲音。

我這才明白,剛纔那隻人面蝙蝠不是被我嚇跑的,而是跑去報信兒去了啊!

石臺上沒有任何屏障,我連躲都沒地方躲,雖說有修羅鞭在手,但一兩隻還好對付,可這密密麻麻一大羣,別說是兇狠的人面大蝙蝠了,就算是蚊子也能把我啃得骨頭都不能剩下。

嗡!

無數只人面大蝙蝠集體發出嗡的一聲,然後如同烏雲一樣朝我包裹而來,此時我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雖說手裏的修羅鞭揮舞出去打飛了幾隻,但根本無濟於事,轉眼之間,我就被無數人面蝙蝠撲倒在地。

感覺全身上下一陣灼痛,就在我以爲我要掛了的時候,突然聽見嘩啦的水聲,然後就感覺沒了動靜。

我疑惑的坐起身來睜開眼睛,發現那些人面蝙蝠像是受到什麼驚嚇一樣,四處倉皇逃竄,密密麻麻的又朝剛纔的洞口飛了回去。

我完全給整納悶兒了,難不成這些人面蝙蝠攻擊我的時候,也突然認出我就是傳說中玉樹臨風的張展寧,然後都被嚇跑了?

我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管他什麼原因,反正我算是又撿回了一條小命。

就在我剛準備站起身的時候,突然聽到後邊似乎有動靜,扭頭一看,頓時嚇得媽呀的叫了一聲。

尼瑪,原來那些蝙蝠怕的不是張展寧,而是被這個東西嚇跑了!

在我的身後,不知什麼時候,趴着一隻體型巨大的蛤蟆,只是趴在那裏就比我都還高,身上的疙瘩有拳頭那麼大,疙瘩上還有這數不清的小孔,就跟一個個蓮蓬似的。

這讓本身就有點密集物恐懼症的我,不由感覺頭皮發麻,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嗖——

那隻巨型蛤蟆舌頭一彈,一隻速度稍微慢了點兒的人面蝙蝠就被舌頭黏住,再一縮,就進了那隻大蛤蟆的嘴裏。

我本來想先下手爲強,一鞭子抽過去的,可是面對這隻長滿密密麻麻拳頭般大小疙瘩的大蛤蟆時,卻遲遲沒有勇氣下手。

大蛤蟆的兩個眼睛就跟燈籠似的盯着我看,估計在它的眼裏,我就是一坨比那些人面蝙蝠還要大得多的沒味食物。

我站在原地絲毫不敢動彈一下,而那隻蛤蟆也沒有要動手,噢,不,應該是要動舌頭的意思,只是瞪着一對燈籠般大小的眼珠子盯着我看,就跟看到什麼怪物似的,估計這之前它還沒見過人類吧。

一人一蛤蟆就這麼對峙了一會兒後,我也不知道是咋想的,看着那隻蛤蟆,支支吾吾道,“蛤……蛤蟆哥,我的肉不怎麼好吃,您吃了可能會拉肚子,要不您就看在,咱都是四條腿的份兒上,讓我走吧,等我以後出去了,肯定好好善待你的同類……”

嗚呱——

那隻大蛤蟆似乎聽懂我的話一樣,竟然張了張嘴,我感覺它是在笑我似的。

“蛤……蛤蟆哥,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啊,您在這兒歇着,我還有點事兒先走了……”

說着,我就朝旁邊移動了一步,瞧着這蛤蟆並沒有動靜,我就準備撒腿開溜。

可是剛跑了一步,就聽見嗚呱的一聲,接着感覺胸口一緊,就被那隻蛤蟆用舌頭捲住,我絲毫沒有反抗之力,便被它扯到嘴裏去了。

它大嘴一張,直接把我整個人給囫圇包住,我聞到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感覺都快要窒息了,心想這樣死,還不如被剛纔那羣人面大蝙蝠給撕了,也好過被這麼噁心的東西吃進肚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