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艾良言似乎不不吃這一套,我正在後面笑着,沒料想艾良言突然轉頭,一下子逮住我在後面偷笑的樣子,讓我有些尷尬,看着他一副“就料到你在面沒敢好事”的表情。

我輕咳了兩聲尷尬的問道:“那個,你就這樣把她仍在那裏不怕那些鬼在來找她麻煩?現在天色可是黑下來了!”

他確實挑挑眉回道:“她要是真的害怕就會跟過來!”

我聽他說的這麼肯定,不相信的撇撇嘴嘲笑道:“呵,說的這麼肯定,要是她不跟着過來呢?”

他卻是一副看白癡的眼神回頭看了我一眼說道:“你眼睛長後腦勺上了吧,回頭看看病房門口!”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大長老臉色一沉的看著墨九狸等人問道。

「你不是知道嗎?」墨九狸淡笑著說道。

「哼,既然你們想送死!老夫就成全你們!」說著黑衣老者對著身後的黑衣人道:「擺陣!」

隨著老者的話落下,24個黑衣人身影如同鬼魅般的竄動了起來,他們每一個的實力都在紫玄巔峰,有的甚至是在墨玄巔峰的實力。在這些人出現的時候,墨九狸就已經暗暗提高了防備!

剛才之所以出手殺了那個男人,那是她另有打算。但是對於面前這27個人,墨九狸還的非常謹慎的。

即便她現在的實力比這些人高出許多,但是她的作戰非常的少,這也是她最頭疼的地方,平日跟林月等人對打,他們根本就不敢傷她……

加上她微微懶惰的性子,和身邊有寶寶這麼一個愛用毒的小傢伙,讓墨九狸對戰的經驗更是少之又少了……

殺人這種事情,她們母子向來都是用揮揮手,散一把藥粉,就放倒一群的招數的……

「你們看著,他們交給我!」不等林月說話,墨九狸就率先開口道。

「丫頭,這些人的實力不低!你一個人……」

「放心吧!我剛剛晉級完,正好用他們歷練一下!不到生死關頭你們都不要插手!只要把人給我看住了,別放走任何一個就可以了!」墨九狸直接打斷道。

「主子,我和你一起!我也想晉級了!」林月走上前一步說道。

「好,我們一起!」墨九狸看了眼林月,見到她眼中的戰意,只好點頭答應道。

墨家三個老祖有些無語的看著站在自己等人面前,面對一群實力不低的黑衣人,一個個露出興奮表情的墨九狸和林月。他們深深的憂桑了有木有!什麼時候這些丫頭都變得這麼彪悍了啊啊啊啊……

黑衣老者看到墨九狸和林月兩個人走出來,不屑的冷哼一聲。真以為他們雪族的人,是他們這些世俗弟子能比的嗎?真是開玩笑……

要知道這一次族長可是派出了族裡最強的一支暗衛,來血洗墨家的!只是,他還是小看這些人,竟然讓他們將少主殺了!如果在他的保護下少主死了,而他又不能完成族長交代的任務,那麼他的日子也算是過到頭了,即便回去也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所以,這些人也好!墨家也好!都必須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雪夜冰陣開啟!」黑衣老者站在旁邊,指揮這24個黑衣人暗衛大聲喊道。

墨九狸和林月看到原本24個黑衣人的身影,這時不斷在周圍移動著,速度也越來越快,隨著他們的移動,他們的周身都泛起了冰冷刺骨的寒氣。林月忍不住都瑟縮了下身子道:「靠,什麼玩意這麼冷!」

「這些人竟然都是修鍊冰屬性的玄氣!看起來他們的身份不簡單呢!」墨九狸挑眉說道。

據她所知凌天大陸上,擁有冰屬性,風屬性等等變異屬性的人並不多?即便是在大陸第一學院凌天學院,也不可能擁有這麼多冰屬性的人,況且這些人的實力和身法,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修鍊者,這些人分明就是經過殘酷訓練的暗衛……

能夠擁有如此強悍的暗衛,又全部都是變異冰屬性的。剛才那個男子說他是隱,可是隱什麼呢?

隱?隱?隱世家族的人!原來這些人竟然是隱世家族的人!難怪,難怪他們能如此囂張,實力如此之高,竟然是隱世家族的人!她記得舅舅說過,自己表哥外公家族,就是隱世家族的月族……

而這些人一出現就輕鬆的抓到了表哥兩人,又是隱世家族的人,他們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應該就是那隱世家族雪族的人了……

那個當年被自己舅媽拋棄之後,懷恨在心的雪族族長派來的人才是……

想通這一連串的關係之後,墨九狸微微一笑看著老者道:「真是沒有想到,堂堂雪族的人,就只有這點本事嗎?雪夜冰陣?不知道你這冰陣怕不怕火呢……」

「你到底是誰?怎麼知道我們雪族的人?」老者聞言心中一驚,他們的身份極其神秘,怎麼可能會這麼快被對方發現了。看起來,今天這五人是非死不可了……

看到老者眼中凌厲的殺意,墨九狸諷刺一笑的說道:「是你自己蠢!也不打聽打聽俗世的情況,就一下子整出這麼多冰屬性的修鍊者,只要是個人都知道你們來自那裡好么……」

「既然你都知道了!今日你們就更加不能活下去了!全部都去死吧……」老者說道到這身邊的兩個黑衣人,向著墨家老祖三人就攻擊了過去。

「切,這話原封不動還給你!月月,上……」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說完和林月一紅一白兩道纖細的身影,直接對上了24個黑衣人,不得不說雪族的冰陣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24個人配合默契,360度無死角的緊緊將墨九狸和林月困在了其中。不過片刻的時間,林月的手臂就被寒氣划傷了……

而且那寒氣中似乎帶著一種腐蝕的力量,瞬間林月的手臂就腐爛見骨了!墨九狸看到時眼神一冷……

跟林月背靠背看了眼24個包圍著自己的暗衛,轉頭對著林月道:「月月你出去,讓我來!」

「主子,我沒事!」林月反對道,這點小傷對她來說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我知道你沒事,我只是不想繼續浪費時間罷了!天要亮了!」墨九狸看了眼微微泛灰的天際說道。

林月聞言,只好不甘的對著墨九狸說道:「主子,你小心一點!」然後身子一躍,在墨九狸的保護下,跳出了雪夜冰陣。

直接來到了墨家老祖等人的身邊,其中兩個黑衣人已經被墨家老祖滅殺了,只剩下黑衣老者,還在跟墨家三老祖打鬥在一起……

不過,顯然墨家三老祖是在故意逗著黑衣老者玩呢!林月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便轉身看向冰陣中的墨九狸……

當墨家兩個老祖和林月,轉頭看向冰陣中的墨九狸時,只是這一眼,三人就紛紛呆愣住了,他們都被眼前的畫面震撼到了…… 我聽話回頭看到病房門口兩邊站在兩個穿着警服的警察,臉唰的一下子紅了,低着頭有些尷尬的撓撓頭,卻碰到今天被打的地方,疼的我猛吸一口冷氣。

聽到前面頭頂又傳來一聲諷刺:“還真是豬一樣的隊友!”

“……!”

這次我確實是沒有看到,在加上頭痛,所以也沒有好意思跟他頂嘴。

最後被他帶着七拐八拐的進了一間會議室模樣的房間,一連是幾個身穿白大褂的人都坐在那裏一副看罪人的表情看着我們進來。

嚇得我還頓了一下站在門口,倒是艾良言像是看不到他們吃人的目光一般,自顧自的走到桌子旁邊自己拉開椅子坐下。

“沈院長,你也看到了我們在視頻中看到的都是,我們三個在停屍房把那些屍體分屍的,不,也可以說是看到我把那些屍體分屍的,這個我不想狡辯,這事確實是我做的,但是現在我想讓安之小姐幫我看一下視頻,沒問題吧!”

那院長眼神陰霾的看了我一眼,之後竟然沒有猶豫的點了點頭。

我看着滿頭白頭院長有點心虛,移動着腳步坐在了艾良言旁邊。

之後會議室的燈突然熄滅,大屏幕亮了起來,四周的黑暗,顯得大屏幕更加的清晰。

上面顯示着先是一個黑影先進入了走廊,不到兩秒又進來兩個人,正是我和艾良言,這些雖然不清楚,但是還是能分辨人的,這些都沒有引起我的注意,我緊盯着那邊發出白色亮光的地方,等待下面的那具屍體動起來。

可是卻沒有,我眼前出現的竟直接就是我和艾良言進停屍房的畫面,緊接着我看到那女孩顫巍巍的跑進去,之後竟然是艾良言在截肢屍體牀上的那具屍體!

這是怎麼回事?

我驚訝的回頭看艾良言,他也是一直在觀察我的表情,在看到我驚訝的表情時,眼神中有些深意。

轉頭對着院長微笑,點頭說道:“多謝院長,我們已經得到結論了,這件事我會請我們局長過來處理,給你造成了不小的麻煩,請見諒!”

冒牌高人 那校長一副嚴肅的表情沒有說話,倒是旁邊的一個醫生冷哼一聲說道:“哼!這事是你做的,毀壞屍體,就算你是警察局的人,這事也不能輕易了結,等你們局長來了我們好好的算賬!這事可是關乎我們醫院的名聲!”

他越說越激動,直接拿着食指和中指在大理石桌面上敲打,聲音在這麼空曠的大會議顯得異常的響亮。

我見他這個樣子,不由好奇的看向艾良言,一想高傲的他被人這樣說,會做出怎樣的事情來?

我想到了好幾種,會不會像言情小說裏的直接冷麪留下一句:我會讓你們這個醫院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多霸氣!

或者是直接站起身,帥氣的走過去一巴掌拍在他面前,聲音低沉冷酷的說道:你在敢發出半點聲音我就割了你的舌頭,讓你下半輩子再也站不起來!多酷!

“好,這件事我會好好處理了。各位打擾了!”

說完起身點頭跟那幾人示意,轉身離開!多紳士!

說完這句話我纔想起來,剛纔最後那句不是我心裏想象的,而是艾良言本人說出來的,我也跟在後面快速走出去。

跟在他後面有些鬱悶,原來平時在他面前那麼毒舌的人,在其他人面前竟然這麼紳士。

腦子中因爲想着這樣的事情,竟然沒有發現艾良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下來,並且轉過身看着我!

一下子撞了個滿懷,沒想到的是他的身體這麼硬,撞得我的額頭鼻子有些吃痛。

“誒呦,你幹嘛呀!走個路都不好好走,突然停下來做什麼?”

我不滿的說道,卻對上他幽深的眼眸,嘴角的笑意也只是淡淡的,沒有了剛纔的和善紳士。

“你走路是額頭看路的嗎?長着這麼大的眼睛在當擺設?我在前面停下來你就讓看不到反而怪我停下來不走,你還真是有理!”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露出一副諷刺的表情,我看的甚是無語!

“說吧,在想什麼?”

他直接就開口問道,眼睛毫無波瀾的看着我,看的我有些心虛。

輕咳兩聲低下腦袋不敢和他對視,頭卻卻傳來他不屑的嗤笑。

“你們這些女生還真是,腦袋裏天天就裝着這些有的沒的,你在想不通我爲什麼會這麼平靜的處理這件事?”

他和我只對視了幾十秒,竟然能看出我心裏在想什麼,實在是太可怕了吧!

我有些驚訝甚至害怕他,這人看人太準了吧,準的甚至都有點變態!

他哼笑的看着我:“你在害怕什麼?我本來就是要準確的看出我想要看出的東西,看你心裏所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在心裏不要總隨便罵我,變態!”

我擦!

我竟然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辦,我現在在他面前怎麼像是透明的,從頭到尾都能被他看的這麼清楚,我害怕的往後退了兩步,心裏想着還是離他遠一點爲好!

“小朋友,還是少看那些無用的書吧,現實中太多事情不能用暴力和霸氣解決,有些事情自己做錯了就是做錯,沒有做錯就要證明自己沒有做錯!”他認真的看着頓了頓繼續說道:“我覺得我沒有做錯,所以接下來是我要找到沒有做錯的證據,懂嗎?”

我被他認真的說這些話給唬的一愣一愣的,他問我時,我腦子一片空白,竟然想都沒想就跟着昨天的話點了點頭。

“你們上那裏去了?”突然艾良言身後響起有些柔弱還帶着哭腔的聲音,語氣裏充滿了不滿和質問。

我聽着有些熟悉,忙側頭繞過艾良言去看,竟然是穿着一身病服,披散着一頭金黃色長髮的那個女孩,瘦弱的身子穿着寬大的病服,在帶上一副委屈的表情。

怎麼看都讓人有憐惜感,我看着心裏都覺得自己像是做錯了多大的事情一般,我正想着艾良言會不會走上前去哄哄,或者輕聲細語的解釋一下。

畢竟看着這麼柔弱的女孩,先不說男生,就連我一個女聲看着都心軟了下來。

“你管我們!”卻沒有想到艾良言竟然不冷不熱的冒出這麼一句話!

我有些驚訝的回頭看他,這傢伙不光是語氣不善,就連表情都是一副不耐煩,有些厭煩的樣子!

不光是我驚訝,就連外面站着的女孩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被艾良言這麼一說,眼裏的閃光更勝。

我有些無奈的扶額,我去,這是又要哭的節奏嗎?

“你能不能別我面前哭,我很厭煩!”

看那女孩這個樣子,艾良言的語氣更加冷冽,那副表情更是吃屎一般的難看,直接從那女孩旁邊側身過去!

留下還在出於驚訝中的我還有一臉委屈的那女孩,我看到這種情況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走上前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你…你別哭!他是因爲今天的事情正心情不好!你被怪他,平時他可能挺溫柔的!”

我這話純屬是想安慰她,卻見她擡頭委屈的看了我一眼,轉身朝着艾良言那個方向走去!

扔下我愣在當場!

我擦!這是什麼情況?

這女孩是回病房還是要追着艾良言去道歉?

最後我都沒有快步跟上,只覺得自己頭有點眩暈,這麼久沒有好好吃東西,不眩暈纔怪。

我沒有他們兩個走的那麼利索,我幾乎都是靠着一手扶牆一手扶着額頭回到了病房!

這眩暈感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難道是剛纔一直處於精神緊繃狀態,所以身體也跟着緊繃?剛纔看了艾良言和那女孩一場戲神經就放鬆下來了? 只見墨九狸抬手之間,一道湛藍的冰屬性玄氣,在她的手中如同凝聚成了藍色的水晶。

墨九狸的身體輕盈的浮在半空,纖縴手指將手中的藍色玄氣向著黑衣人,好似輕輕的丟了過去,她手中的玄氣便迅速的划向黑衣人之間……

她的長臂一撩,湛藍色的玄氣水晶『彭』的一聲炸開,在夜空中如同美麗的藍色雪花飛舞著,純凈而美麗……

這還不是最美的,最美的是飛雪飄落的唯美畫面中,墨九狸站在其中,手指緩慢的打出一個招式。一招之威便攪動了漫天的雪花,忽快忽慢,靈動飄逸,於靜中蘊藏殺機!

總裁的一紙契約前妻 仔細看時,又發現看似簡單揮出的一招,其中包含了許多可以任意變幻的招式,如此高明的功法,真的是令人讚歎!就連墨家兩個老祖也看的的驚嘆不已……

瞬間,血腥味在空中愈加濃烈,此時還站著的黑衣人只剩下一人。地上橫七豎八的躺滿了屍體,卻沒有一絲血滲入地面,空氣之中,有著令人作惡的血腥味道瀰漫……

墨九狸素手一抬,在月色下,露出半截潔白碧藕,纖指一捻往後拉扯,前方的黑衣人想逃走的身形,便停在了半空,彷彿定格了一般,眼裡滿是惶恐與痛苦……

「啊——」

隨著墨九狸五指合攏,空中定格的黑衣人轟然倒下,血濺滿地,四肢分離了身體,而分裂的四肢,在他從空中墜落到地上的過程中,人竟然還沒有死掉……

也就是說,他是活生生的承受了四肢分離身體的痛苦,也承受了身體與地面重重撞擊的痛苦……

就連在跟墨家三老祖打鬥的黑衣老者,回過頭看到這一幕,瞳孔也是一縮,不可置信的看著墨九狸……

夜色中,墨九狸一襲紅衣懸浮在半空中,勾唇淺笑,那陰冷的笑容,竟然讓大長老有些瑟瑟發抖。這種彷彿與生俱來的霸氣,似乎是經過千錘百鍊的。

明明她看起來那麼的弱不禁風,是那麼渺小的人物,卻有著這樣的魄力。一舉一動都帶著巨大的壓力,沉沉的壓在他的身上,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養出的氣勢……

墨九狸粉唇開合,妖嬈嫵媚的笑容將她清麗脫俗的臉,襯托的更為美麗,有些嫌棄的看著墨家三老祖問道:「你殺一個人,怎麼比我殺這麼多人還慢?」

「啊,丫頭!我這不是太久沒動手,想多練練手嗎?再說隱世家族的人百年不出來一次,遇到了自然不能輕易讓他掛了啊!」墨家老子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是手上的動作卻忽然凌厲了起來……

雪族的大長老還沒有從墨九狸殺人的血腥一幕回過神來,致命的攻擊就到了他的眼前,讓他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直到咽下最後一口氣,他才終於知道自己錯了!這一次自己真是錯的離譜啊!他早知道的話,在一開始就不會同意少主,答應那個叫做墨九琪的要求,還不如直接帶著人潛入將軍府,殺了墨辰風和剛才那兩個孩子就回去呢!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

直到黑衣老者失去了氣息,墨九狸才緩緩的落到地面上,看著滿地的屍體斷肢,有些嫌棄的喚出了小黑,直接將所有屍體都燒的乾乾淨淨……

「主子,剛才……」林月看著墨九狸問道。她剛才似乎看到那個雪天城的魂魄逃走了。

「我知道,在這裡呢!」墨九狸說著手一揮,一個透明的光球中,裝著一個人的魂魄。此刻正在裡面瑟瑟發抖……

林月等人一看,不是別人正是之前靈魂企圖逃走的雪天城,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出來竟然落到這個地步……

他現在心裡簡直把墨九琪恨透了!該死的,如果不是那個女人的話,他也不會變得這麼狼狽……

而這白色的光球,墨九狸為其起名為獄囚,這是之前她在煉化那些黑色精華液體時,從中領悟出的一招。因為不能使用暗屬性的玄氣,所以墨九狸剛才情急之中就只想用新招囚禁住雪天城的靈魂,卻沒有想到無意中發現了,自己竟然還擁有光屬性的玄氣……

這倒是讓墨九狸微微意外的一下,看著光球中的雪天城,墨九狸微微一笑道:「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什麼都不說,從此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第二,說出所有你知道的一切,我放你走!」

原本在光球中瑟瑟發抖的雪天城聞言,眼睛一亮,有些不太相信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你真的會放了我?」

「是的!」墨九狸點頭道。

「好,我說,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但是,你一定要放了我……」雪天城認真的盯著墨九狸看了許久,發現她不像是在說謊道。

「好的,先說說你的身份,和你來風雲城的目的吧!」墨九狸淡淡的問道。

「我是隱世家族雪族的少主,這次來風雲城,是奉了我師父的命令,前來刺殺墨辰風父子三人的!本來我也沒有想要對你怎麼樣,是墨將軍府的小姐墨九琪找到我,讓我先抓了……」雪天城不敢有所隱瞞,將自己此行的來意如說告訴了墨九狸。

隨著雪天城的敘述,墨家三個老祖的臉色就變的越是陰沉!他們生氣隱世家族雪族的人,企圖刺殺墨家子孫的事情,更加憤怒墨九琪竟然是幫凶!如果今日不是他們出關了,不是墨丫頭現在實力強悍了。那麼,他們的墨家豈不是要葬送在那對母女的手裡了?

墨九狸倒是沒有想到,墨九琪竟然跟隱世家族的人也有交情,於是問道:「你認識墨九琪?」

「認識,多年前我曾經跟著長老出來歷練……」雪天城又將認識墨九琪的經過說了一遍。

聞言,墨九狸倒是微微放心了一點!至少墨九琪只是跟這傢伙認識,應該也是發現這傢伙對她有意思,才會利用自己的身體去做交易……

為了害她,墨九琪也算是真的挺拼的!這種對自己這麼狠的事情,估計也就墨九琪做的非非常順手吧…… 這眩暈感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難道是剛纔一直處於精神緊繃狀態,所以身體也跟着緊繃?剛纔看了艾良言和那女孩一場戲神經就放鬆下來了?

我胡亂的想着,嘴上還安慰自己馬上就到了,馬上就到病房了!

正這麼想着,我的兩隻胳膊被人給架住了,我以爲是護士看到我這樣過來幫忙,嘴上還說着謝謝,卻聽見一聲沙啞帶着哭腔的聲音:“傻瓜,謝什麼謝!你他媽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了?”

這聲音讓一驚,猛然見擡頭,果然看見尚卿卿紅着眼睛,一臉的埋怨和心疼看着我!

另一邊毛陽的也是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看着他們兩個心疼我的樣子,我幸福的笑了,被他們兩個扶着回到了病房,艾良言正站在窗戶旁邊打着電話,聽見病房的門響下意識的回頭看。

看到我是被兩個人架着回來的,表情有些驚訝,我從他笑了笑表示沒事,不過可能是我此時的表情是不是很好,他看到後眉頭皺的更深了!

跟着電話對方說說句:“嗯,我先掛了!”收回手機就快步向我走了兩步。

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我被他們攙扶着坐回了病房,傳了兩口氣,接過卿卿遞過來水杯喝口水不礙事的說道。

“沒事,可能是太長時間沒有好好吃飯休息,精神太緊張,現在猛然間放鬆下來,身體也就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