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軒怒吼一聲,便是向著前方突圍而去。

他明白兄弟們的想法,同時他也不想這群兄弟的犧牲白白浪費。

他此時,身上負擔著這群弟兄們的希望!

「嘭!」

李成軒全身的怒火都噴發出來,他徹底瘋狂了。

眼前,瞬間有足足十來個人圍了上來,其中有兩個更是海皇殿的精銳,他們的實力同樣也在一流高手之列。

「嘭!」

李成軒直接將手中的武器扔在了地上,他要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來打開一條血路,來發泄心中的怒火,這群人便是發泄目標。

「殺!」

李成軒主動出擊,一步踏出,整個人有如離弦的弓箭,躥了出去。

「轟!」

李成軒一拳猛烈地轟擊出去,直接打向了海皇殿那名精銳的臉頰。

長橋橫打,運橋旁擊,一拳出,便是雷霆萬鈞。

海皇殿的精銳實力也不弱,李成軒這一拳轟出的時候,他便是感覺到了這群之中蘊藏的力量。

西方並沒有夏國的武術,但是他們卻有著格鬥,甚至自由搏擊。

再加上他們本身學習的就是殺人術,在李成軒拳頭探出的時候,便是做出了相應的閃避。

「嗖!」

就在李成軒的拳頭快要送到他們的臉前的時候,海皇殿的那名精銳頭向著一側微微偏去,同時一腳已經朝著李成軒橫掃而去。

「嘭!」

李成軒的反應何其的快,瞬間便是看透了對方的意圖,同樣踢出一腳與其對抗。

另外一名一流高手則是在這個時候也出手,向著李成軒殺了過去。

「嗖!」

一道寒芒橫空而出,李成軒一腳踏地,身體迅速向後撤去。

只是,終究還是晚了點,他的胸前,衣服被寒芒割出了一條血痕,而前方的海皇殿的一流高手的手中則是持著一把鋒利的匕首刀。

「bitch!f.uckyou!」

李成軒罵了一句,當即從地上撿起槍,朝著兩人掄了過去。

一流高手對戰,熱武器其實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了,近身戰鬥,勇者才勝!

「嘭!」

槍身朝著那個用匕首的一流高手掄去,力道之大,若是一個人站在那裡不動的話,絕對會被打爆!

「鏗!」

匕首與槍身相互碰撞,擦除刺目的火花,同時,李成軒已經接近了那人。

「死!」

李成軒手臂發力,將匕首震開,同時看準時機,一拳朝著那人的心臟抓了過去。

「嘭!」

這招出其不意的偷襲,直接震碎了那名一流高手的心臟,秒殺!

「該你了!」

李成軒斬殺一人後,沒有任何的停留,此時的他已經殺紅了眼,身上鮮血淋漓,甚是恐怖,但是這卻不能夠阻擋他的步伐。

兄弟們為了他而死,他必須活著,也只能夠活著。

他要這群人付出更加慘烈的代價!

「虎鶴雙形!」

李成軒有如猛虎下山,手臂的肌肉在剎那間凝成一股,然後躍出,身輕如白鶴亮翅,直接沖向了僅存的一名一流高手。

全身的殺氣爆發而出,四周的溫度都因為凌冽的殺氣降低了幾度。

「彈射踢!」

看到李成軒沖了過來,海皇殿的精銳也不甘示弱,原地起跳,一記側踢,朝著李成軒踢了過去。

李成軒目光一寒,手突然變化成爪,身體向著一邊側過去,用他的手臂,硬生生抗住了他的這一腳,隨後一晃,利用反勁和慣性扣住了那人的腿。

向前一送,向後一拉,再朝著地上猛烈一甩。

「嘭!」

一聲悶響傳來,那名還騰空的一流高手便是被李成軒牽著腿,甩在了地上,整個人都被甩的七葷八素的。

這一摔,直接將他的腿骨給摔碎了。

「啊!」

那人疼痛地慘叫了起來,可是李成軒看著他的目光沒充滿了陰寒。

「死!」

李成軒懶得跟他多廢話,一步踏出,踩在了那人的胸膛上面,同時腳尖發力,勁道直接震碎了他的胸骨。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清晰可聞,但是李成軒卻又用腳尖踢在了他的喉嚨,直接將他給殺了。

「先收點利息,你們都給我兄弟們陪葬吧!」

李成軒解決了兩個一流高手,目光落在了其他酷天集團的人馬上面。

「不好,跑!」

有人發現不對勁,想要逃跑,可是在一流高手之下,這群人怎麼可能跑的掉。

李成軒一個健步,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后,沖入了人群之中。

拳影漫天,一拳落下,便是伴隨著一人的倒下。

李成軒出手狠辣,拳拳到肉,將他們的身體打的都扭曲變形了。

不過十幾秒,七八個人便是被打爆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海皇殿,辛昶安,你們給我等著!兄弟們,我會給你們報仇的!」

解決完了攔路虎,李成軒沒有任何停留,向著外面沖了過去。 黃大師大驚失色,一邊將鬼璽放在自己的身後,一邊從懷中掏出符咒打向魏延。

魏延嘴角露出一絲邪笑,手爪並沒有半分停滯,反而速度猛然加快。

“鬼璽是我的!誰也不可以搶走!”

黃大師眼中魏延的手爪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不甘的大聲吼道。

魏延嘴角的邪笑更濃,似乎在譏笑着黃大師。

“噗嗤~”

一隻染血的手爪穿過黃大師的胸口,抓住了黃大師背後藏着的抱着鬼璽的袈裟,輕輕一撕,袈裟爆裂,化爲碎片向着四周飛去。

“我要死了麼?不,我怎麼可以死?師父的心願還沒有完成,門派還沒有復興,我,我怎麼可以死呢?”

黃大師難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的手爪,腦中冒出這麼一個念頭,但隨即胸口傳來的疼痛好像潮水一般涌來,讓他瞬間清醒過來這並不是夢!

“啊~”

黃大師大叫一聲,腳下的桃木劍瞬間飛入他的手中,然後他狠狠地向着眼前的魏延劈去。

魏延嘴角的嘲諷愈加的濃厚,快速拔出自己的手,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

一劍劈去,黃大師看着漸漸在空中消散的殘影,憤恨擡頭向遠處看着,發現魏延正在打量着手中的鬼璽。

“鬼璽啊鬼璽,多少年了,你終於還是落在我的手中了!”

聽到魏延的呢喃聲,黃大師雙目赤紅就要衝上去搶奪鬼璽。

可是黃大師剛剛踏出一步,身體不由一晃,眼中的光芒漸漸地暗淡下來,然後一頭從天空中在了下去。

“黃大師竟然就這麼死了?而且還是被對方瞬殺?”

成浩心中充滿了震驚和恐懼,看向魏延的目光中充滿了警惕。

“這魏延本來就強悍,如今又有鬼璽在手,我們應該怎麼樣纔可以搶過鬼璽呢?”

葉楓心中有種沉甸甸的感覺,隱隱有一絲後悔,如果他知道對方是魏延這個頭生反骨的人,之前絕對不會和對方合作的。

“這黃皮子終於死了,雖然不是死在我的手中,但也算報仇了!不過接下來的魏延有些棘手!”

主任心中鬆了口氣,然後打量着魏延。

一時間,三人心中所想各不相同,但是都對眼前的魏延充滿了忌憚。

“你給我放開莧兒!別用你的髒手碰她!”

地上傳來一聲爆喝,瞬間驚醒了衆人。

衆人轉頭望去,發現帶着面具的王平身體恢復了原狀,向着魏延撲來。

“恩?”

打量着鬼璽的魏延回過神來,看向王平,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並指指向鬼璽。

盤踞在鬼璽上面那隻怪物眼瞳中光芒一閃,從上面飛出,化作一條巨獸向着王平這個原主人撲去。

“滾開!”

王平面具下雙目赤紅,看到怪物越來越近,口中大喝一聲,一把捏住那怪物的頸部,向着遠方擲去。

“轟~”

怪物狠狠地被砸在了地面,頓時地動山搖,揚起了漫天的灰塵。

“潛力倒是不錯,難怪諸葛那個老匹夫會這麼看重你,但還差點!”

一絲驚異在魏延臉上閃過,繼而魏延冷笑的說道,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

“魏延,滾出來!把莧兒還給我!快點把莧兒還給我!”

王平看到魏延消失不見,立刻像只野獸一般,在天空中嘶吼着,身上的鬼氣即使讓成浩也感到一陣心驚。

一道光芒閃過,魏延出現在王平的身前,王平看着魏延手中的鬼璽,眼中充滿了憤怒。

“這麼多年過去,沒想到你對穆皇后還是念念不忘,想必諸葛老匹夫也是當初看出了你這一點,才讓你守候祖地的吧!”

魏延出現,並指緩緩地向着王平的額頭伸去,而王平則像是着了魔一般,原本憤怒的表情化爲呆滯的神情。

“可惜,這鬼璽已經是我的了!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染指我的東西!”

魏延的話說完,指尖也正好接觸到了王平的額頭。

只見一道裂縫從王平的面具處慢慢地蔓延開來,然後蔓延到他全身的盔甲,最後王平的身體漸漸地恢復了原狀。

“死~”

看到恢復原狀的王平,魏延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口中低聲喝道。

王平身體一震,面具、盔甲瞬間化作無數的碎片向着四周激射而去,同時他本人也好像之前的怪物一般,狠狠地摔在地上,激起一片塵土。

魏延擊敗王平後,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然後轉頭看向空中的三人,輕笑道:“那麼下一個陪我玩的人是誰?”

葉楓、成浩、主任相互對視一眼,面色凝重的看着魏延,然後齊齊大喝一聲,向着魏延衝去。

天空中立刻又再次引發了一場大混戰。

正當郝大寶幾人剛剛登上埋骨峯山頂時,一道巨大的風壓向着他們衝來,李子豪立刻山上閃過一道紅芒擋在了他們前面。

“臥槽,耗子,剛纔的飛過來的一道光芒讓周圍的方圓十里的樹木瞬間枯萎了!現在地動山搖的又是怎麼回事?”

郝大寶從劉子豪的身後探出頭,看到眼前地面上巨大的深坑,其中一個長着大嘴,似蛇非蛇的怪物正在不停的掙扎着。

劉子豪皺着眉頭看着眼前的大蛇,愈發的感到事情棘手了。

正當他想說些什麼時,坑中的那隻怪物瞬間化作一道綠光向着天空中飛去。

郝大寶幾人的目光順着那道綠光向着天空望去,不由身體一僵。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神仙打架麼?這也太誇張了!還有那個龐大的身體難道是傳說中的巨靈神麼?還有那插着翅膀的傢伙們難道是天使?”

郝大寶看着飄在空中正在大戰王平和魏延,還有一旁觀戰的葉楓等人大呼小叫道。

劉子豪皺着眉頭打量着天空中,心頭越發的沉重,這裏的情況果然不出他所料,已經超出了他們能力範圍之內。

“我靠,這是什麼鬼?耗子,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正當劉子豪沉思時,郝大寶又驚叫一聲,只見一道人影直直的向着他們飛來。

“快躲~”

劉子豪反應過來,感受到那道人影帶起的巨大的風壓,臉色驟然一變,大聲喝道。

“轟~”

那道人影狠狠地落在了地面,頓時激起了漫天的灰塵。 李成軒突破這群人的圍攻之後,便是直接奪取了一輛汽車,離開了濟川碼頭。

身後,海皇殿的其餘精銳和酷天集團的人馬,則是對於負隅頑抗的冥王殿的精銳進行毀滅性的打擊。

雖然說他們的實力不弱,可是終究耐不住如此多人的圍攻,槍聲不斷響起,血箭不斷射出,冥王殿剩下的幾名精銳全部都被子彈射穿,倒在了血泊之中。

只不過,即便是死,他們的嘴角也是帶著笑容的,因為,他們用他們的死,換來了李成軒的生,無怨無悔。

李成軒駕駛著汽車,向著別墅開了過去。

駕駛位上的他,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情不自禁順著臉頰滑落。

已經多少年了,他沒有這樣哭過了,但是今天,看到自己的兄弟,為了保護自己,讓自己撤退,犧牲了自己,李成軒沒有忍住。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李成軒感覺自己沒有臉面再見秦穆然了,唯有以死謝罪!

李成軒離開,海皇殿的人也就沒有再追上去,雖然沒能留下李成軒,但是至少冥王殿這一輪的交手那是損失慘重了。

回到別墅,李成軒整個人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當推開別墅的大門以後,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秦穆然,李成軒「嘭」的一聲,直接跪在了秦穆然的面前。

秦穆然也被李成軒這突然起來的舉動嚇到了。

當看到李成軒身上的傷口以及血跡的時候,秦穆然瞬間便是知道發生了什麼。

「怎麼了?」

秦穆然面色沉重地問道。

「老大,對不起,都怪我莽撞,讓兄弟們進入了海皇殿的圈套,他們……他們都沒了!」

李成軒看到秦穆然,心中的所有情感在剎那間迸發出來,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來。

「沒了?!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