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狂一個哆嗦,趕緊往燕回的身旁靠了靠,縮了縮脖子一副怕怕的模樣悄聲道,“怎麼?你懷疑,懷疑咱們……。咱們撞邪了?”

還不等燕回回答,輕狂好似想到了什麼,眼含驚恐,艱難的嚥了咽口水,“難不成,我們遇上狐大仙,她看中了你的色相和男兒精血之氣,這才先把你醫治好,以方便她接下來吸乾你?所以纔會對你這麼好,對我這麼殘暴?”

順勢摟住怕怕輕狂的燕回,見輕狂難得露出小女兒般的膽怯模樣,審視的眸子劃過一道寵溺光芒,很快,便被輕狂說出的這一番揣測弄得脣角頓時抽了抽。

意有所指的望着輕狂,“若是那狐仙如你這般,爺倒是可以主動獻身任憑索取……”

“你……流氓……。”輕狂面色漲紅的猛的推開燕回,狠狠的瞪了一眼。

實則心裏卻開始打起了鼓,暗自揣測,難道她露出了什麼破綻讓這混蛋看破了不成?

覺察到燕回那宛如透視儀一般注視,輕狂只得趕緊收斂心神,免得被這混蛋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給詐得露出了破綻。

正當沉默之際,突然,燕回沖輕狂伸出了手,笑眯眯道。

“既然你夫君我已痊癒,那麼,之前我寫給你的遺書也就用不着了,還給我吧!”

輕狂頓時一愣,隨即一臉迷茫,片刻後,這纔好似明白燕回所說爲何,痛快的往懷裏一抹,隨即驚訝道,“咦!怎麼就沒有了……。難不成是剛纔拾撿柴火是弄掉了?”

對於輕狂的反應,燕回並沒有言語,似笑非笑的望着輕狂,只把輕狂看得心裏發憷……。 聽到曲母這麼堅定的聲音,光頭男整個人臉色都在一瞬間變得不好了。

他微微皺了皺嘴角,似有憤怒,一雙圓目瞪得有如銅鈴般大,如果可以的話,他絕對會將曲母給活生生用眼睛給瞪死。

「我說曲大姐,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光頭男看著曲母,冷笑道。很顯然,從他的口氣之中能夠聽出他這個時候正壓著心中的火氣呢。

「我什麼酒都不吃,你們現在趕緊走,別打擾我和我兒子團聚,你要是再來騷擾我們,我就要報警了!」

曲母一副軟硬不吃的樣子回道。

「報警?呵呵!你要是想報警的話,正好隨了我們的心愿,我們隨時歡迎!反正我們是有正規手續的人,就算是警察來了,能夠把我們怎麼樣?我們不偷不搶,也沒有強拆,只是在跟你談判而已!再說了,開發這片區域,春城的幾個部門都同意了,規劃局更是給了我們優惠政策支持,你不信的話,我可以將手續拿出來給你看看!長長眼!」

光頭男越說越來勁,他的話語之中都充斥著滿滿的自豪,一副老子上頭有人罩著的樣子。

說著,他還特意揮了揮手,身旁的手下也是心領神會地從一個公文包里拿出了幾張複印的A4紙。

「你們不是不信嗎?看看這個複印件!噥,幾個部門的公章都蓋在這裡呢!還有文件,你們看看,是不是紅頭文件!這周圍,就剩下你們這個孤兒院跟個釘子戶一樣的,怎麼就讓爺遇上你們這樣的人呢!不知好歹!最後說一遍,五十萬,給我立刻搬走!」

「他們同意是他們的事情,房產是我的,我沒有同意,誰來都不行!這塊地皮是我給這群孩子的!想要我們搬走,不可能!」

曲母態度一如既往的堅決,直接拒絕道。

「呵呵,老娘們,真的給你臉了是吧,還蹬鼻子上臉了?我跟你說,要不是看在你這裡是個孤兒院,裡面有些孩子,就你這個態度,老子早就開挖掘機給你推掉了!你還站在這裡跟我橫?」

光頭男見到曲母這樣,言語更加的犀利。

「你大可以試試!我看誰敢推!」

曲母十分的正氣,即便他們怎麼威脅就是不退讓。

「你……」

光頭男被曲母氣的一瞬間都有些話說不出來,若是以前,他絕對就這麼幹了,可是最近這段時間不是管的很嚴,講究什麼文明拆遷嘛,上面下了命令,不要惹事,要是他們真這麼幹了,到時候他們也吃不了兜著走。

「這樣吧!念在你開這個孤兒院也是做了好事,我敬佩你這樣的好人,我保證,只要你們搬走了,等這邊的遊樂場建好了以後,孤兒院的孩子到這裡來玩,我統一給他們打五折的優惠怎麼樣?我這樣仁至義盡了吧!就當是我做一份善事,積一份德!」

光頭男心還不死,強忍下心中的怒火,說道。

他實在是不能對孤兒院用強,這裡可是孤兒院,慈善機構,要是傳出去了,那影響實在是太壞了。

「打五折?呵呵!你信不信,你現在要是還不走,我就把你打骨折了?」

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秦穆然突然發話了,他冷眼看了下光頭男,眼神犀利。

經過剛才曲母跟光頭男的對話,秦穆然算是徹底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果然,事情和他想的相差無幾,無非就是有開發商看上了春城這裡的這片地皮,覺得可以開發,那麼想要開發怎麼辦呢?只能夠先將這裡的住戶弄走啊!不過呢,商人重利,他又不想花多點的錢,便是極盡壓榨,就這個拆遷費,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被壓榨了。

五百多平的地皮,才五十萬,這個跟明搶有什麼區別!

聽到秦穆然的話,光頭男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他將目光看向了秦穆然,剛才面對曲母這個老人的時候,他能夠忍著不發作,但是現在面對秦穆然這個年輕人就不用顧忌那麼多了。

「你他媽誰!敢這麼跟老子說話,走過來!」

光頭男原本就被曲母說的一肚子的火,沒有地方發泄呢,秦穆然這句話直接便是讓他找到了發泄點,當即怒吼道。

「我的名字怕說出來嚇死你!」

秦穆然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根煙,自己點上,自顧自地吞雲吐霧,抖著腿,說道。

「呵呵!在這個春城還沒有我不認識的厲害人物!到底是何方神聖啊,能夠讓我嚇死?」

光頭男看到秦穆然這麼裝逼,不屑地說道。

「我叫疊帝!」

秦穆然說了句道。

「疊帝?什麼破名字,沒聽說過!」

光頭男不屑地回道。

「哎!乖兒子,你這麼說,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離過年還有一段時間呢,也不能這麼早給你壓歲錢啊!」

突然秦穆然臉上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

「媽的!你小子敢耍我!」

光頭男在心裡又默念了一遍疊帝,這特么不就是爹地嗎?這小子何著是在占自己的便宜啊!

當即,光頭男那心中的無名之火便是蹭地一聲燃燒了起來,這是他沒有頭髮的,要是有頭髮的話,恐怕此時也已經被胸中的怒火所燒光了!

「為什麼我不敢耍你?」

秦穆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著光頭男子。這個樣子落在了光頭男子的眼中,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你小子看起來就是個文弱書生,就敢這麼鄙視哥了?

真當哥出來白混的啊!真當哥手中的瑞士軍刀只是用來削水果的?

「小子,你很囂張啊?混哪道的?」

光頭男子終究還是謹慎許多,生怕遇到哪個扮豬吃老虎的傢伙,萬一來頭很大,招惹了,那就麻煩了。

「我哪裡都不混,我就是她的乾兒子而已!聽到我乾媽的話了沒有?這裡我們不賣,你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但是別再來了,要是再來騷擾我們,就打斷你們的狗腿!」

秦穆然冷哼一聲道。

「小子,你很猖狂啊!」

光頭男聽到秦穆然是曲母的乾兒子,一想到若是她的乾兒子來頭大的話,之前早就來算賬了,還用等到今天,頓時便是覺得秦穆然是個沒權沒勢的人,膽氣與說話也是強硬了幾分。

「乖兒子,別這麼跟爸爸說話,你要是嚇到了你奶奶就不好了!快,聽話,帶人離開吧!爸爸要和你奶奶,叔叔吃飯去了!」

秦穆然擺了擺手對著光頭男子說了聲,便是轉身要帶著曲母向著裡屋走去。 燕世子夫婦遭遇刺殺,墜入佛門寺後山的毒霧瀰漫的絕谷,生還的希望渺茫,皇帝當即便吐血暈死了過去,醒後雷霆大怒下令徹查,世人皆知皇上即便是世子成爲了廢人,依舊隆恩不減即爲看重,想起前段時間關乎燕世子被刺殺,被五皇子送去的貂皮內案場的螞蝗陰毒算計,朝中各位皇子無不人心惶惶。

生怕一個不小心,這一次的事件,就被牽連了進去。

這一查,很快,便查到了定王爺府中燕傾城郡主的頭上,即便是燕傾城在皇帝心目中的爲之是略遜於燕世子,但這一次皇帝徹底震怒了,出府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把燕傾城當即就被關入了大牢,等候水落石出後再處置。

燕傾城被皇帝關入大牢的舉措,這就只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劍域神王 皇宮內。

“咳咳……培安。”

培安見皇帝悠悠轉醒,眸子裏一片激動,暗自偷偷呼出一口濁氣,趕緊扶着皇帝半坐在牀,“皇上,您可算是醒了……”

眼前龍牀之上的皇帝,短短一夜的時間,彷彿老了好幾歲。

“可有……可有燕世子的消息?”

給皇帝倒水的培安手中動作一頓。

“皇上,先喝口水潤潤喉,再容奴才稟報吧!”

“說。”皇帝見培安這神情,心裏一沉,沉痛的雙眼一閉,隨即很快睜開,迸射出道道駭人的寒芒。

培安咚一聲跪下,身子微微發顫,硬着頭皮艱難哽咽據實以報。

“回稟皇上,燕世子他……。還未有任何消息傳來……。”

若是在戰場之上,沒有任何消息,至少還能有一半的可能,表明人還活着,可是,在那滿是毒瘴,從未有過人下去活着走出來的先例情況之下,這沒有消息,就只能表明,燕世子已經遭遇不測了。

皇帝雖然在剛聽到燕回墜入懸崖後,心裏就已經有了準備,可是,卻始終抱着最後一絲希望,然而此刻聽聞了這個沒有任何消息後,抱着僥倖的最後一絲希望曙光,徹底的熄滅了。

身子一軟,皇帝便整個人癱軟在了培安的身上,灰濛泛淚的穢濁眸子,透着無措與不甘,多年來的籌謀,部署,信念,以及前任國師最後一次對大燕未來國勢占卜的預言,皇帝神情突然間猙獰了起來。

“朕不信,朕就不信這天命打不破……。”

培安心裏猛的一縮,卻不敢發出半點的聲響。

回想起前任國師二十五年前的預言占卜: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切莫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

正當主僕兩人皆陷入回憶中時,神情憔悴的皇后和皇貴妃兩人親自端着湯藥膳食走了進來。

皇帝迅速閉眼平復着情緒。

皇后看着皇帝醒來,步子一頓,眸子裏飛快的劃過一道利芒,端着藥碗的手控制不住的捏得死緊。

爲錯失了這一次大好的機會,而惋惜不已,不過,穩住了這麼多年的後位,同宮中各嬪妃明爭暗鬥了這麼多年,皇后看似軟弱,但實則,卻也並不是個吃素的。

“菩薩保佑,皇上你可算醒來了……”皇貴妃端着膳食,瞬間便滿臉淚痕的踉蹌着急忙朝牀邊的皇帝衝了過去,面上激動啼哭不已,內心卻暫時鬆了一口氣。

卻沒有發現,她那鬆了口氣的細微身體反應,全都被皇帝看了個正着。

而皇后,表現得大體適度多了,扯起一抹牽強的笑意,疾步的走了過去。

“皇上,醒來了就好,醒來了就好……”

皇帝頗爲疲憊的擡眼瞄了兩人一眼,情緒不高的衝兩人擺了擺手,“都下去吧!”

“皇上,容臣妾和妹妹侍奉了你湯藥膳食後再離去吧!皇上你都睡了大半天了,不吃點東西怎麼成?”一貫恭順的皇后難得的駁了皇帝的意,關切的道。

一旁的皇貴妃也剛想要開口附和,卻被皇帝不悅的掃了一眼。

“朕有培安侍奉就成,下去吧!”

皇后和皇貴妃見皇帝已露出不悅,正要跪安告辭之時,皇后手中的藥碗卻不小心灑在了她自個一身。

“皇上贖罪,都怪臣妾笨手笨腳灑了皇上了藥,臣妾這就去讓人重新煎一碗過來。”皇后嚇得驚慌失措的趕緊下跪。

一旁的皇貴妃看着皇后灑了藥丸,好似猜到了些什麼,臉色瞬間大變。

而反觀一旁的皇帝,卻之時淡淡的掃了皇后一眼。

“行了,不就是一碗藥嗎?何須大驚小怪的,都下去吧!”

“是。”

皇后和皇貴妃齊齊跪安後,剛纔還喜怒不顯的皇帝,眸子瞬間凜冽了起來。

“朕的這些女人和兒子們,看樣子都是等不及了,朕今年纔剛邁入知天命之年,他們就恨不得朕即刻去死,想要取而代之……。可惜,也不看看自個是不是那一塊料,就這麼點手段,就想奪位,當真是不知所謂……”

聽到皇帝的低聲呢喃,對於這等涉及到皇權之事,饒是從小看着皇帝長大的培安,也不敢輕易表態發言。

皇帝說完,沉默了片刻後,便突然對身旁的培安開口道。

“宣趙太醫進來,查看一下灑在地面上那幾滴藥中有何貓膩,還有,即刻派人去宣國師進宮來見朕。”皇帝召見心腹太醫前來最終確認。

“是。”

不出皇帝所料,皇后方纔那一碗藥,果真摻了毒,要是他喝上一口,指不定就一睡不醒,與世長辭了。

靠坐在牀上的皇帝,對於這個結果,並沒有多少的震驚和傷心。

畢竟,皇后和他,雖是少年夫妻,但卻什麼輕易,若不是皇后當初孃家家世不顯,他也不會爲了降低先皇和衆多兄弟的戒備之心而迎娶了她。

若是以往,皇帝定然會趁機廢了皇后,一個有着弒殺皇帝的孃親,太子繼位,自然就不可能了,也就更加便於他計劃的實施,可如今……

正當皇帝剛想到這裏之時,外面傳來了培安通傳之聲。

“皇上,國師駕到。”

“宣。”

當渾身攜帶着出塵仙氣,慈善,祥和之氣的國師一走進來,皇帝便趕緊招呼太監搬來了凳子,不等國師出言,便率先開口了。

“國師請坐,今日這麼晚召見國師,實乃情不得已,還請國師見諒。”

“皇上客氣了。”國師佛塵輕輕一揚,隨即便朝皇帝單手行禮後,便依言坐下。

舉手投足之間,無不散發着一股飄逸灑脫之仙氣,那張臉,更是美得驚人,但卻顯得神聖而不可侵犯,而那一雙通透幽藍之色的純淨眸子,好似能容納百川,知曉稍稍看上一眼,便能安定人心,讓人禁不住打心裏信任,崇拜,敬仰。

國師定定望着的皇帝,兩人隔空對望,國師笑得高深莫測,又似有所料。

皇帝卻神情複雜,想要仔細探究,卻又看不出個所以然。

片刻後,最終,還是皇帝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國師,素聞你一身武功高超,內力過人,燕世子征戰沙場,爲國爲民立下了汗馬功勞,如今卻被奸人所害,連同世子妃雙雙墜入佛門寺後山的深谷,就算他如今殘廢不能再次上馬爲國效力,但一身的應敵經驗和策略,卻是難得的寶藏,朕是乃無計可施,這纔想要麻煩國師一次,看能否幫幫忙,看能否救回燕世子……”

“哎……”國師輕嘆一聲,隨即開口道,“前幾日本國師巧遇世子妃,見其面相今日必有有血光之災,還出言勸其小心,怎麼還……看樣子,世子妃雖然爲世子沖喜擋煞成功了,卻世子妃被世子一身的戾氣所反噬,這纔有此一劫……”

皇帝眉頭頓時微蹙,“國師……”

國師佛塵一揚。

“皇上剛纔所言甚是,燕世子爲國爲民效力付出了這麼多,本國師自然都是看在眼裏的,罷了……既然皇上懇求,那本國師就冒險去一趟,只是,若是世子和世子妃得了老天的庇佑,那麼,接下來,世子妃絕不可再與世子碰面,如若不然……”

說到最後,國師輕嘆一聲,微微搖了搖頭。

皇帝見此心裏大喜。 看到秦穆然一直在占自己的便宜,光頭男徹底的怒了。

「你給我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光頭男近乎用吼的姿態對著秦穆然憤怒地說道。

「我在我家,我要走,還用跟你這個兒子請示嗎?」秦穆然反駁道。

「欺人太甚!兄弟們,給我廢了這個傢伙!」

光頭男徹底被秦穆然的話給激怒了!

「是!」

聽到自己的老大發話了,跟著光頭男身後的人紛紛從口袋裡拿出一根鐵棍,同時手臂猛然向著下方用力一甩,赫然是一根伸縮鐵棍。

「記住了,不要給我打死,打殘就好!讓他受點教訓,知道哪些人不能得罪!」

光頭男子看著秦穆然,目光寒冷地說道,似乎在他的眼中已經吃定了秦穆然一般。

「是!」

聽到光頭男子的命令,身後的小弟們,齊齊便是舉起手中的伸縮鐵棍向著秦穆然打了過去。

「天馳!」

秦穆然喊了一聲,頓時一直在秦穆然身旁沒有動的秦穆然,在這一刻動了!

只見一道虛影在原地閃過,曲天馳已經有如離弦的弓箭,向著前方殺了過去。

他也是知道這群人是要來強拆的,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幸虧今天他和秦穆然回來了,若是他們不在的話,放著母親一個人在這裡,後果可想而知!

一想到這裡,曲天馳心中的怒氣更甚,出手自然也是更加的狠辣。

「嘭!嘭!嘭!」

曲天馳鐵拳打出,漫天的拳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