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鬼王一呆,怒道:“原來是你們兩個叛徒!你們帶着葉知秋打進鬼門關,要幹什麼?”

千眼鬼王拱手:“兄弟,識時務者爲俊傑,你擋不住葉大師的,不要白白送了鬼命!”

“那就試試看!給我一起上,活捉葉知秋和這兩個叛徒!”鬼王一揮手,催動部下鬼兵殺來。

千眼鬼王等老鬼抖擻精神,就要迎戰。

“都回來!”葉知秋喝道。

兩個鬼王和鬼童子一起飄回,站在葉知秋的身後。

葉知秋一揮手,天師印已經祭出,向着羣鬼壓去。

“天師印,快躲!”對面的鬼王變色,急欲遁走。

可是大印來勢更快,帶着紅光砰然墜下!

“啊……”

鬼門關前,慘叫聲不斷。

那個鬼王,在葉知秋的手下,根本走不了一個回合!

葉知秋收回大印,向着鬼門關的門樓再一次丟出:“須彌出芥子,天師伏魔印!”

大印如山,撞向鬼門關的門樓。

鬼門關果然有禁制,面對大印的撞擊,自動生出濃厚的黑霧,將門樓徹底掩蓋。

大印一記記地砸在黑霧之上,發出砰砰巨響,地動山搖。exo之癡心不忘

關內關外,鬼哭狼嚎。

砰,砰,砰!

終於,關前的黑霧被天師印的撞擊漸漸驅散,鬼門關的門樓坍塌,兩山之間,露出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葉知秋收回大印,帶着鬼王鬼童子,從容走過鬼門關,踏上黃泉路。

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都趁機取出百鬼幡,在手裏揮動,招攬冥界的殘兵敗將,大叫道:“斗轉星移當前,所有的老鬼們,都難逃一死!各位兄弟,如果你們想逃過這次的劫難,只有追隨茅山葉大師!”

那些被殺散的鬼兵,半信半疑,有一小半,遲遲疑疑地飄了過來,進入了百鬼幡,算是從此歸順葉知秋。

黃泉路又直又寬,只是暗無天日,飛沙走石。

前方有鬼幡招展,又是大批陰兵迎頭而來。

鬼幡分開,露出一架鬼輦。

一個黑臉王者端坐鬼輦之上,威嚴肅穆,喝道:“冥界第五殿包閻羅在此,葉知秋,站住!”

葉知秋站住腳步,斜眼打量着包閻羅,問道:“你就是北宋時期的包拯?”

一直以來,民間都傳說,冥界第五殿的閻王,就是包拯。

據說包拯活着的時候,便是冥界的閻王,日審陽夜審陰。

他有一張陰陽牀,晚上躺在牀上,魂魄就到了陰間,開始做閻羅王。

活着的時候,包拯是兼職閻羅王;

死了以後,他就是全職閻羅王了。

王者聲如洪鐘:“正是本座!葉知秋,你如何如此欺心大膽,目無陰司,強衝黃泉路?”

葉知秋搖搖頭,譏笑道:

“老鬼,別裝了。楚江王五官王宋帝王,都在我手上。他們已經向我招供了,你根本就不是包拯!還有什麼韓擒虎范仲淹,也都不是冥界冥王。無非是一幫老鬼,借用包拯等人在陽間的威名,來魚目混珠,託名幻影,蠱惑衆生!”

傳說中,韓擒虎和《岳陽樓記》作者范仲淹,也是冥界十殿冥王之一。

只不過,葉知秋已經審過了都金城,知道這一切都是冥界的謊言!

包閻羅臉上更黑,瞪眼道:“一派胡言,世人都知道我包閻羅,豈有假冒之理?”〔6.27日,第三更。超級粉絲羣,羣號:八零七一、八零四、九四〕

〔本章完〕

2 包閻羅手下的鬼將,也紛紛呼喝,一個個化身怒目金剛,像要吃人似的。隨-夢.lā

葉知秋手裏託着天師印,冷笑道:“包閻羅,你且端坐,等我大印壓下,讓你現形!”

包閻羅一見天師印,嗖地飄走,一直退到鬼兵部隊的最後,喝道:“都給我一起上,拿下這個狂徒!”

葉知秋哈哈大笑:“包龍圖一身正氣,天不怕地不怕,會是你這個熊樣?”

包拯是龍圖閣大學士,所以民間又叫他爲包龍圖。

笑聲未落,鬼兵已經結陣撲來。

葉知秋冷笑,收起天師印,一磕乾坤膽,殺氣射出!

冥界的鬼陣可以抵擋天師印的碾壓,卻擋不住乾坤殺氣。

殺氣射出,立刻在鬼陣中撕開了一道口子。

“再讓你們嚐嚐五雷天師令!”葉知秋一聲大喝,身影忽然出現在鬼陣中間,五雷天師令向着四周一通亂轟。

但是鬼陣之中,葉知秋神出鬼沒,縱地金光閃動,身影隨心所欲地出現在鬼陣的各個角落。

所到之處,電光雷光不斷。

冥界鬼兵不敵,陣腳大亂。

葉知秋的鬼王鬼童子,也趁機撲上,展開剿殺。

“退守酆都城,退守酆都城!”包閻羅大驚失色,向後飛遁,一邊召集部下撤退。

鬼兵們巴不得撤離,一鬨而退。

千眼鬼王等老鬼大呼小叫,又追趕了一陣。

“窮寇莫追。”葉知秋招回了鬼王鬼童子,問道:“從這裏道酆都城,還有多遠?”

千眼鬼王說道:“以普通鬼魂的正常速度,是一天一夜。我們加快的話,一個時辰就可以趕到酆都城下。”

葉知秋點點頭,抓來兩個俘虜,問道:“你們酆都城,現在還有多少鬼兵,還有幾個鬼王在坐鎮?”

俘虜很老實,說道:“現在還有幾十萬鬼兵,還有第五殿包閻羅和輪轉王坐鎮,還有……地藏王菩薩,不過,菩薩在城外……”

地藏王菩薩既然在冥界,爲什麼不出來阻攔自己?葉知秋微微皺眉,又問道:“菩薩在做什麼?”

“菩薩……酆都城西門,抵擋……鴉鳴聻國的聻鬼。”俘虜說道。

“什麼?鴉鳴聻國的聻鬼,也打進了酆都城?”葉知秋非常意外。

難怪鬼門關和黃泉路上,冥界並沒有多少力量阻攔自己!

原來,冥界的主力部隊,在對付聻鬼!

俘虜說道:“鴉鳴聻國打過來,已經有一天了……他們偷開鬼道,直接出現在酆都城西門……地藏王菩薩,正帶着冥界鬼兵,拼死抵擋。”

“秦廣王和其他的老鬼呢?”葉知秋又問。

“秦廣王陛下,還在鴉鳴聻國,對付聻國鬼帝。”俘虜說道。

“哈哈,沒想到我還能趕上這一場熱鬧!”葉知秋大笑。

今日之局勢,被龍虎山天師說中了。

冥界攻打鴉鳴聻國,卻不料,反被鴉鳴聻國抄了老窩!

真是強中更有強中手,惡人偏遇惡人磨!

千眼鬼王說道:“老大,這真是天助我也!我們一路打進去,趁着冥界首尾不能相顧,一舉挑翻酆都城!”

“只怕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假如我們和冥界兩敗俱傷,豈不是便宜了那些聻鬼?”三頭鬼王說道。

“是啊,我們不做鷸蚌,要做漁翁。”許兆麟也說道。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三方勢力,齊聚冥界,誰是鷸蚌,誰是漁翁,還真的不好說……我們先進酆都城,走一步看一步。”

形勢很複雜,也很微妙。

葉知秋想將冥界和聻鬼們來個一鍋端,估計實力還不夠,只能見機行事。

兩個鬼王點頭,繼續開道,直衝酆都城而去。

一路上非常順利,勢如破竹。

也曾路過十幾個關卡,但是都被葉知秋迅速摧毀。

守關的冥界鬼兵,不是被剿滅,便是歸降葉知秋。

逼近酆都城之時,千眼鬼王和三頭鬼王,已經各自收了兩三萬冥界降兵。

千眼鬼王遙指前方的大城,說道:“老大你看,前面就是酆都城!”

葉知秋擡眼看,好一座惡城!

酆都城佔地廣大,黑氣沖天,四周的護城河裏,則升騰起濃郁的血霧,和鬼氣交匯在一起,將整個酆都城籠罩。

城中的建築,都在這黑霧血氣之中,若隱若現。

葉知秋開了天眼,也不能將酆都城完全看透。

三頭鬼王上前,問道:“老大,我們現在的位置,在酆都城的東門。聻鬼和冥界的交戰,在酆都城的西門。我們是直接攻城,破城之後穿城而過,去西門看熱鬧。還是不進城,繞行前往西門?”

葉知秋沒有猶豫,揮手道:“攻城!”

三頭鬼王得令,率領本部鬼兵撲向酆都城的東門。

酆都城城門緊閉,城門前的吊橋已經拉起,三丈多寬的護城河裏,血水奔騰,惡臭陣陣。

河水之中,不斷地有惡鬼浮浮沉沉,時隱時現,慘叫怪叫,張牙舞爪。

城頭之上,有無數鬼兵把守巡邏,如臨大敵,驚懼地看着葉知秋的部隊。

千眼鬼王指着護城河的河水,說道:

“老大,這河水裏有弱水的成分,更有無數怨靈沉在裏面。河水有封鎖魂魄的能力,陰魂墜入,便永世難出。你看河裏的惡鬼,百般掙扎也出不來;對於活人,這河水也有蝕骨化血的效力,你千萬當心。”

葉知秋點點頭,問道:“這河水,可以凌空而過嗎?”

“以老大的道行,自然可以。不過,老大沖過去以後,放下吊橋,我們兄弟才能過去。”千眼鬼王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叫陣!”

三頭鬼王立刻上前,衝着城頭上的鬼兵揮手,高聲喝道:

“守城的弟兄們聽着,我三頭鬼王回來了!茅山葉大師法駕降臨,兄弟們歸順了葉大師,才能躲過劫難!如果負隅頑抗,格殺勿論。葉大師神通之下,讓你們玉石俱焚!”

三頭鬼王的水平,還是不錯的。

這番話恩威並施,很有攻心力。

城頭上的鬼兵面面相覷,不敢答話。

對於冥界來說,現在也是內憂外患,背腹受敵。

冥界的鬼兵們,早已經軍心渙散,抵抗意識並不強烈。 包閻羅忽然出現在酆都城頭,衝着葉知秋大喝:

“葉知秋,你現在速速退去,我們還可以饒你不死。隨-夢.lā再敢前進一步,叫你死無葬身之地。而且,我們必將剿滅你們茅山派,所有的茅山道士,一個不留!”

“死到臨頭,還敢嘴硬!”葉知秋冷笑,抽出五雷天師令,向着城頭催動。

轟隆隆的雷暴聲中,一個個火球落在酆都城的城頭上,次第炸開。

鬼兵們結成陣法,以鬼氣抵擋。

葉知秋這是試探性攻擊,看看冥界的抵抗力和抵抗意志,也檢測一下酆都城的禁制機關威力。

因爲葉知秋未出全力,所以冥界暫時還能抵擋。

五雷天師令一番轟擊之後,葉知秋摸出了乾坤膽,笑道:“不知死活的一羣老鬼,既然你們不投降,那就別怪我了!”

說罷,葉知秋一磕乾坤膽,將凌厲無比的殺氣,迎着包閻羅射去。

包閻羅早有準備,嗖地一下消失在城頭上。

他原本站立的位置上,升起一朵黑色蓮花,來擋葉知秋的乾坤殺氣。

仔細看,那蓮花卻是黑色的不化骨做成,邪氣森森。

噗地一聲,殺氣和黑蓮花相撞。

黑蓮花爆開,乾坤殺氣也偏移了方向,兜了一圈,落回葉知秋的掌心。

“不錯,還算有兩下子!”葉知秋一揮手,將天師印祭出:“須彌出芥子,天師伏魔印!”

大印飛上高空,翻翻滾滾金光四射,變大以後,落向城頭。

城頭上,冥界鬼兵慌忙結陣抵擋,凝結鬼氣,化作一朵黑蓮,勉強托住了天師印。

葉知秋一招手,收回天師印,準備再來一下!

忽然間人影一閃,一個面目清秀的小尼姑躍上城頭,喝道:“葉知秋,住手!”

葉知秋一呆,急忙收回天師印,驚愕地看着城頭上那個尼姑。

來人正是齊素玉,峨眉山現在的術派掌門。

幾月不見,齊素玉神采飛揚,神光內斂,似乎修爲進展很快。

齊素玉的日月雙輪,分別持在左右手,板着臉,朗聲說道:

“葉知秋,冥界遭受鴉鳴聻國的攻擊,危在旦夕。陽間術派,和冥界休慼相關。你身爲三清弟子,理應輔助冥界,共同剿滅聻鬼才對。怎麼你反倒趁火打劫渾水摸魚,對冥界展開偷襲?”

葉知秋頭痛又蛋痛,苦笑道:“齊素玉,好久不見,你的大道理脫口而出頭頭是道,越來越像你師父定空師太了。”

齊素玉沉默了一下,說道:“只要道理是對的就好,我像誰不像誰,不重要。”

“行行行,你說的都是對的。”葉知秋搖搖頭,問道:“可是我不明白,你怎麼會在冥界?”

對於齊素玉的出現,葉知秋很鬱悶!

而且葉知秋也不明白,齊素玉的修爲,爲什麼進展如此神速?

在冥界裏縱橫自如,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齊素玉能夠出現在冥界,這本身就是一種實力證明。

齊素玉收了日月雙輪,合掌道:“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慈悲,已經將我收爲座下弟子了。如今冥界有難,我自然要協守酆都城。”

葉知秋一愣:“原來你已經是地藏王的徒弟了……難怪,難怪。”

想必地藏王在酆都城西門對戰聻鬼,無法分身,所以派出齊素玉來阻止自己。

齊素玉點頭,說道:“菩薩有旨,讓你立刻放出楚江王五官王和宋帝王等冥君,並且轉赴西門,配合冥界,共同剿滅聻鬼!”

葉知秋一愣,隨後哈哈大笑。

齊素玉皺眉:“葉知秋,你笑什麼?”

葉知秋忍住笑,說道:“我是三清弟子,不是沙門僧衆,地藏王菩薩,還沒有資格給我下旨吧?”

齊素玉面帶慍色,說道:“地藏王菩薩是幽冥教主,統管陰陽兩界,爲什麼不能號令你?葉知秋,你目無菩薩,心裏還有陰陽之道嗎?”

“齊素玉,你別跟我說什麼陽道陰……算了。”葉知秋搖搖頭,繼續說道:“齊素玉,我們相交一場,怎麼說也是朋友。我和冥界,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請你不要爲難我。”

其實齊素玉出現在這裏,葉知秋已經很爲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