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逸雪冥黑如墨的瞳孔微微收縮,看着四周的刀光劍影,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你們站在那兒不要動,我過去!”辰逸雪說罷,回頭對陸續鑽出樹林的衙差和暗衛說道:“大家都小心些,沿着左側的山道撤退……”

很快,出了樹林的暗衛爲了掩護主人撤退,紛紛加入正在拼鬥廝殺的現場,僅留下野天和兩名暗衛一前一後護在辰逸雪身側。

四人一路躲過流矢,飛奔向金子和辰語瞳所在處。

“大哥哥…..”辰語瞳流着淚哽咽着喊了一句。

辰逸雪沁涼的手握住了妹妹和妻子的小手,將她們抱在懷裏,輕叱道:“語兒不懂事,難道珞珞你也不懂事麼?你……”

指責的話,辰逸雪說不出口。

他知道她們兩個人的性子,看似溫順的小綿羊,骨子裏頭卻倔強如同小牛,豈是旁人能說得動的?

到底是自己一時疏忽,累得她們跟着擔驚受怕。

辰逸雪心底滿滿都是自責和心疼。

“有什麼話,我們回去再說!”金子殘存着一絲理智提醒着她這裏絕非可以久留之地,暗衛和衙差,不知道可以支撐多久。

辰逸雪嗯了一聲,手環過金子的腰肢,將她緊緊地護在身側,又回頭囑咐野天和一名暗衛小心保護着辰語瞳。

一行人在元慕和暗衛們的掩護下,慢慢往左邊的山道撤退。

殺手首領那邊看到目標人物出現,眼中寒芒一閃。抓起背上的弩箭,瞄準目標,做着一擊命中的準備。

此時草地上殺手、暗衛、衙差廝殺成一團,誰也沒有注意到隱在草舍暗處的黑衣殺手。

而辰逸雪他們正在撤退的那一條山道上,這會兒也正有一隊暗衛隊伍趕來,爲首的兩人,一個墨發如緞。一個銀髮如霜。

龍廷軒俊顏沉凜。薄脣緊抿着,步履如飛,循着打鬥的聲音一路向上狂奔。

阿桑緊隨其後。吸着氣,頻頻向後招手,示意身後的暗衛快步跟上。

龍廷軒是在接到暗衛的回報後趕來牛頭山的,他將地點定在何家村。就是因爲這裏地處仙居府東郊,離辰府的距離甚遠。且金子身懷有孕,府中長輩絕不可能答應她出門,可沒有想到安插在辰府外面的暗衛卻說金娘子和辰娘子外出,帶着衙門的人馬趕來牛頭山支援。

她真是不要命了麼?

若是被霹靂堂的那些殺手誤殺了。那該如何是好?

龍廷軒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剎那便再也無法平靜的留在逍遙苑內等待消息,他害怕自己所擔心的問題會成爲現實。就算爲了那個位置,他可以不擇手段。可他終究不願意踏着自己心愛女人的血踩上去。

他不知道此時此刻趕過來,一切是否還來得及。他僅僅能做的,便是盡人事聽天命!

打鬥的聲音越來越近,龍廷軒提氣運行,加快腳下步伐。

金子被辰逸雪護在身前,一步步往下退,身側有冷光搖曳晃動,那是暗衛揮動長劍反射出來的銀芒。啪嗒一聲,有溫熱的東西落在金子臉上,腥甜的氣息充斥着整個鼻腔。

金子心頭一驚,回頭望去,剛剛護在身邊的一名暗衛直挺挺地往一側倒了下去,那飛濺過來的鮮血,便是來自於他。

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消逝於一瞬……

不及感慨,下一秒,呼呼羽箭破空飛來,金子琥珀色的瞳孔深處,似乎能看到長箭尾巴那微微顫動的白羽,箭尖直對着辰逸雪的後心。

來不及了……

金子回身,雙手緊緊的環住辰逸雪的蜂腰,腳尖在原地一個旋轉,借力帶着辰逸雪在原地旋轉,準備用自己的身體爲他擋住這致命的一箭。

“三娘……”

“珞珞…..”

趕到山頂的龍廷軒忽而咆哮一聲。

辰逸雪剛剛未及反應,待看到那呼嘯而來的箭矢時,不由驚恐失聲,抱着她往一側躲閃,可是再快也快不過急速而來的羽箭,那泛着森森寒光的箭尖還是精準無比地沒入金子的背部。

金子身子一陣顫抖,鮮紅溫熱的血液順着辰逸雪的脖頸緩緩滑下。

龍廷軒最不願看到的那一幕,還是出現了。

他的眼睛一片血紅,揮動手中長劍,砍向擋住前路的殺手。

他們都忘記了一個問題,弩箭是可以幾箭連發的,在剛剛那一箭過後,又有一支帶着急勁罡風的羽箭接連而來。

眼看着那箭尖快要再次刺中金子,龍廷軒一個飛身過去,堪堪擋在了金子身後。

撲哧一聲,一口鮮血從龍廷軒口中噴了出來。

“珞珞……”辰逸雪從震驚中醒過神來,急急呼喚了一聲,聲音裏,帶着一絲難以抑制的心痛和哽咽。

緊接着,趕過來目睹眼前狀況的阿桑,陰柔而尖銳的嗓音也隨之破空響起:“少主……”

現場一片混亂,辰語瞳大驚,喊了一聲嫂嫂,推開護在身側的暗衛,快步奔了過去。

阿桑看到龍廷軒爲金子擋箭的那一刻,三魂已經去了七魄,白着一張臉衝了過去。

“少主,您怎麼樣?”

阿桑扶穩了中箭倒地的龍廷軒,聲音顫抖得厲害。

龍廷軒搖搖頭,目光落在陷入昏迷臉色卡白的金子身上,眸底深處,一片悽楚。

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辰語瞳這時候才發現龍廷軒的身影,含淚看向他的眼神,十分複雜。

“軒哥哥怎麼也會在這兒?”她揚起頭問他,嘴角帶着嘲諷的冷笑。

龍廷軒沒有解釋,只是回頭看着阿桑。吐出幾個字:“清理乾淨,一個不留!”

辰語瞳大驚失色。

這話是什麼意思?

包括他們麼?

龍廷軒沒有理會辰語瞳充滿指責和憤怒的眼神,緊緊盯着金子,啞聲道:“語兒,你醫術高明,一定可以救活三孃的對不對?請你一定要救她……”

他這話,是不打算對他們痛下殺手了麼?

辰語瞳提着的心。慢慢着陸了。

“這個無需王爺操心。嫂嫂一定會沒事的。”辰語瞳冷聲道。

她剛剛已經看了金子中箭的位置,還好大哥哥剛剛拉着嫂嫂往邊上躲避,羽箭偏離了位置。所幸沒有傷及要害。

她握住幾乎失魂的辰逸雪的手,緩聲道:“大哥哥,把嫂嫂抱下山,我要儘快爲她做手術止血。放心。她不會有事的!”

這話給了辰逸雪一顆定心丸,他看了一眼懷中的人兒。緊抿着薄脣,忍住滿腔的怒意,打橫將金子抱了起來,快步順着山道下山。

有了龍廷軒的暗衛加入拼鬥。金昊欽和元慕也各自領着衙差們護送撤退。

阿桑將龍廷軒的命令下達後,趕回他身邊,將受了箭傷的龍廷軒背上。緊跟着下山。

龍廷軒脫力地伏在阿桑背上,後背中箭的位置。鮮血在一圈一圈地氤氳開來,冷汗順着他臉頰的輪廓滑下,滴落在阿桑的肩背上。

“少主,您一定要挺住!”

阿桑心裏着急,他萬萬沒有想到少主竟會以身擋箭。

更想不到他會就此罷手,白白放掉這麼一個絕好的時機。

說到底,少主還是不夠心狠,還是逃不開一個情字。

阿桑加快腳步,直奔下山。

山下,金子已經被安置在車廂內。

眼下不能移動,只能在這裏完成手術了。

辰語瞳命小瑜將馬車上的羊角燈都拿進車廂內。

在手術之前,辰語瞳認真地查看了藥箱裏的一應藥品和手術刀具。

還好,需要派上用場的東西,一樣都不少。

金子懷着身子,不能使用麻醉藥品,且不能趴着進行拔箭手術,整個過程實施起來,有一定的難度。

辰語瞳來不及細想,將一會兒要縫合的羊腸線拿出來,命小瑜從暖壺裏倒出熱水,加入少許鹽泡軟消毒等待備用。

她快速地檢查了一下金子的身體情況,失血並不嚴重,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不然,這會兒上哪兒去給她找血型一致的人來給她輸血?

辰逸雪堅持要守在金子身邊,辰語瞳沒有辦法,只能讓他用鹽水淨手後,跟着入車廂,將金子的身子按側臥的姿勢扶好。

藥品工具準備停當後,手術開始了。

辰語瞳拿出泡在鹽水裏的手術剪,將金子中箭部位的衣料剪開,露出一個血肉模糊的傷口。

辰逸雪的心一下揪了起來,扶着溫軟身子的手,不停地顫抖着,心疼得幾乎無法呼吸。

一側臨時當手術助手的小瑜也忍不住掉下淚來。

辰語瞳穩住心神,用鑷子取了一團棉花,沾了自制的消毒藥水,將傷口進行消毒後,用帕子包住箭身,準備拔箭。

她深吸了一口氣,看着面色蒼白的辰逸雪道:“大哥哥,我要取箭了,你扶穩了。”

辰逸雪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榻上的人兒,木然的點了點頭。

辰語瞳雙手握住了羽箭,猛地一抽。

撲哧一聲,血濺了她滿身滿臉。

小瑜驚叫一聲,下脣死死地咬住。

辰逸雪冰涼的淚隨之奪眶而出。

辰語瞳擡肘隨意地抹了一把臉,攤手對小瑜道:“二號手術刀!”

小瑜黑嗔嗔的眸子掃了一眼泡在熱鹽水裏的小手術刀,憑直覺送了過來。

辰語瞳將手術刀呈握筆狀,切開傷口附近的皮肉,讓傷口完全豁開,用鑷子沾了消毒藥液,進行清創。

血水泅泅往外淌,將金子後背的衣裳浸溼了大片。

“語兒,快止血……”辰逸雪顫聲提醒道。

辰語瞳聚精會神從容不迫地進行着手中的手術,清創過後,用鑷子夾取紗布吸掉傷口附近的血水,上藥,準備縫合。

沒有傷及經脈,沒有傷及內腑,這是上蒼對他們最大的眷顧!

當傷口包紮完畢的時候,車廂內辰語瞳和辰逸雪身上的衣裳,都盡數被汗水浸溼了。(未完待續。。。) 第2766章

雖然風護法和花護法,包括小寧兒都覺得魔族的身份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離開九重天之後,他們所遇到的人,似乎都對魔族偏見很大!

那些人完全視魔族為異族,恨不能處之而後快呢!

「這樣不錯,這樣以後我們就會省去很多麻煩拉,花叔叔,風叔叔,那我們就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讓你們兩個多吸收一些靈力再繼續去找最後一把鑰匙好了!」小寧兒聞言笑眯眯的說道。

「好,反正我們只剩下最後一把鑰匙了,那我們就在這裡提升一段時間實力好了,這樣之後我們行動也方便點!」風護法聞言點頭說道。

當時他們跟著小寧兒去到九重天尋找寶寶,卻沒有想到寶寶已經離開了,最後小彩說寶寶去了天空之城,後來又得知天空之城的鑰匙,可能存在九重天宮的禁地內!

他們又跟著小寧兒去到了九重天宮的禁地,結果不僅找到了天空之城的鑰匙,還得到了一個可以直接來到天空之城的傳送陣,可惜那個傳送陣,也不知道是不是年久失效了!

將他們給傳送到這裡附近的殘頁山脈后,小寧兒還沒來得及收回傳送陣呢,傳送陣就直接爆炸了!

而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叫做魔幻森林,是距離天空之城最近的一處險地,從魔幻森林到達天空之城飛行的話,不到一個月就能到達的!

可是,即便如此,他們也無法進入天空之城,因為天空之城根本就沒有開啟的時候,想要進入天空之城的辦法,第一是等到天空之城開啟時,能夠成功通過城門的考察,可以進入天空之城!

還有一個,就是擁有天空之城的鑰匙,那麼直接就能進入天空之城了!

而天空之城其實也就是跟其餘大陸差不多的地方,雖然說是天空之城這一方世界是懸浮在九天之上的,但是這天空之城周圍,還有整個天空之城太大了!

大到根本沒有邊際,所以他們也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不是懸浮在九天之上的大陸!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天空之城是強者想要修成正果的必經之地,因為他們從殘頁山脈到魔幻森林歷練的這段時間,遇到了很多人,而那些人都是天空之城周圍各個界面的人!

有的人是高等界面的,有的是中等界面的,甚至還有低等界面,但是小寧兒等人發現這裡低等界面的人不多,幾本都是中高等界面的人!

而他們之所以喜歡到天空之城附近的險地歷練,第一是為了提升實力,第二也是想進入天空之城中!

風護法等人這段時間,也算是打聽到了不少的消息,據說這天空之城只有一個入口,入口到底在那裡,又是何時開啟,完全沒有規律可循!

就算天空之城開啟了,想要通過天空之城城門的檢查規則到底是什麼,也沒有人知曉,曾經有人實力很低,就被放入了天空之城,但是也有很多強者,卻被天空之城拒之門外! 辰語瞳沉沉的吐了一口氣,擡眸對上辰逸雪的視線,低聲道:“得趕緊送嫂嫂回府,這裏入了夜氣溫太低,且連個煎藥的地方都沒有,不是久留之地。”

辰逸雪錯開目光,視線落在金子蒼白若紙的容顏上,手緊緊的握着她冰涼的小手,啞聲問道:“珞珞這樣,適合移動麼?”

“慢一些是可以的,來的時候,我特意在軟榻上墊了厚厚的褥子。”辰語瞳說完,眼眶一紅,哽聲道:“對不起大哥哥,是語兒的錯,嫂嫂懷着身子,我本該極力勸阻她纔是。”

辰逸雪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

現在說這些,已經太晚了。

他不怪自己的妹妹,也不怪自己的妻子。

她們只是太愛他了。

沉吟了兩息,辰逸雪方看着辰語瞳,露出乾澀的笑容道:“不是你們的錯!”

辰語瞳的眼淚撲簌落了下來,她細咬着銀牙,恨恨道:“是,這件事情有錯的,都不是我們。我真不敢想象,他爲了權勢地位,竟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真令人心寒!”

妹妹口中之人指的是誰,辰逸雪很清楚。

他失聲的一笑,心底升騰起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

這場襲殺是他策劃的,可最後卻也是他帶着人及時趕到才得以平息化解。

且最後的那一箭,若非他撲身相救,珞珞此刻……

他是因爲得知珞珞也在現場,才匆忙趕過來的麼?

如此看來,他對珞珞的愛,竟……

“逸雪,三娘怎麼樣了?”

車廂外。金昊欽難掩焦慮的聲音打斷了辰逸雪蹁躚的思緒。

他醒過神來,回頭掀開車窗的幕簾,漠然看着一身狼狽的金昊欽道:“語兒剛剛給珞珞拔箭包紮了,她會沒事的。”

金昊欽探着腦袋往車廂內張望,看着軟榻上陷入昏迷的人兒,眼中露出疼痛之色,顫顫地問道:“三娘真的沒事麼?她怎麼還沒醒過來?對了。腹中的孩子。也…..也沒事麼?”

辰語瞳一驚,她剛剛只顧着手術,卻忘了檢查嫂嫂腹中的胎兒是否安好。

聽到金昊欽所言。她忙拉起金子的手,細細的切起脈息來。

脈象搏動圓潤且有力,這說明孩子很好!

辰語瞳露出驚喜的笑意,點頭道:“孩子很好。不要擔心!”

辰逸雪一瞬不瞬地看着金子,直到視線裏。她姣美的面容輪廓漸漸模糊、朦朧起來。

“金護衛,我們先送嫂嫂回去了,其他事情,咱們明日再說吧。”辰語瞳挪着身子至窗邊。掃了一眼外頭黑沉沉的夜色說道。

金昊欽知道金子的傷必須要儘快回去養着,當下也不敢再多做耽誤,點頭回道:“在下護送你們回去吧!”

他說完。也不待二人回答,便催馬上前。在前面引路。

馬車緩慢的前行,辰語瞳回頭看着默然不語靜靜守在軟榻邊上的大哥哥,心頭一陣酸澀。

大哥哥若是恢復了原本的身份,回到那吃人的地方去生活,他將擁有無上的權力,他可以擁有手中的權力去保護他想要保護的人,只是他有朝一日,是不是也會被那個大染缸裏的水污染,成爲龍廷軒那樣的人?

辰語瞳不敢想象,未來是那麼的不可預料,她只知道,若是大哥哥也變了,她會很心痛很心痛……

一路上,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車廂內的只有彼此微不可聞的輕微呼吸聲,時間彷彿沉滯了一般,壓抑得讓人快要窒息。

忽而,一聲細微的輕吟打破了這份沉寂。